扫码订阅

张雄文:张灵甫因何盖过王耀武成为74军的化身?

一、傲居五大主力之首的“常胜军”

解放战争之初,蒋介石虽有四百余万军队,但支撑其军魂的是黄埔嫡系部队里的五大主力:新1军、新6军、第5军、第18军(整编11师)、第74军(整编74师)。

这五大主力最终灰飞烟灭,化为蒋介石一统江山的“金陵春梦”。其中林彪指挥东北野战军歼灭了新1军、新6军;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歼灭了两个半:整编74师、第5军,以及派华野参谋长陈士榘带5个纵队(军)与刘伯承指挥的中原野战军合力吃掉18军;刘伯承则指挥中原野战军歼灭了半个18军。

粟裕与华东野战军不仅歼灭的五大主力占多数,而且1947年5月便首开先河,孟良崮战役中全歼五大主力之首的整编74师,令蒋介石和毛泽东都大感意外,毛泽东为此还兴奋地吃掉了一大碗红烧肉。

74军(后更名为整编74师)号称御林军,是抗战以来国内战场几乎唯一无败绩的中国铁军,它的编制序号虽然是74,但实际上当之无愧堪为“天下第一军”,其余四大主力难以与之抗衡。蒋介石曾不无自豪地说:

“自先总理手创黄埔以来,革命军队迭经内外战争,成就了许多能征善战的英雄之师,这其中新1军、新6军、第5军、第18军、第74军作风顽强功勋卓著,最为国人钦佩,而74军又是其中最突出之代表。74军不愧是国军的模范,军人的表率。”(注释)

美军顾问团也对74军青眼有加,认为“中国国军只有74军能打”。但这支蒋介石嫡系中的嫡系,王牌中的王牌,最终竟被华东野战军一锅端,几乎是上至师长下至马夫一个也没有跑掉,堪称粟裕军事指挥生涯的一大奇迹,令千古兵家荡气回肠。

蒋介石倾全国之力及美援供给的整编74师的武器装备,绝非华东野战军所能相提并论,试以整编74师与华东野战军主力4纵和6纵装备比较:

整编74师装备计有12门105毫米榴弹炮、36门75毫米山炮、108门105毫米迫击炮、108门81毫米迫击炮、108门37毫米战防炮、486门60毫米迫击炮、255具火焰喷射器、324具M1“巴祖卡”火箭筒、324挺7.62毫米勃郎宁M1917水冷式重机枪、1080挺7.62毫米1918A2轻机枪、2400支9毫米美制M1汤姆森冲锋枪和加拿大斯太令卡宾枪、4800支7.62毫米M1903A1春田步枪,军官配9毫米勃郎宁M1911A1手枪。无线电报话机配备到连,共有机动车约300辆、骡马1000匹。

华中野战军第1师、第6师加起来仅有各种枪13991支(其中冲锋枪92支)、各种火炮46门(其中山炮12门),无任何坦克汽车。

这一对比虽是1946年的数据,随后依靠各种缴获华东野战军的装备已非最初的“小米加步枪”,但1947年5月孟良崮战役时,依然不曾改善多少,与整编74师有不小的距离。

二、74军抗日战绩的主要创造者是军长王耀武

74军装备了得,它的指挥者也非等闲之辈。

74军从1937年9月组建到1946年3月更番号为整编74师,共经历了四任军长(师长),均为风云一时的人物。他们分别是首任军长、黄埔一期生俞济时,二任军长、黄埔三期生王耀武,三任军长施中诚,四任军长(师长)、黄埔四期生张灵甫。

四任军长中,以74军创建者之一、该军抗日战绩的主要缔造者王耀武与74军终结者张灵甫两人的名头最响,而这两人最终灰头土脸退出历史舞台,都与中共常胜将军粟裕有关。

让74军登于荣誉巅峰的是抗日名将王耀武。

他于1904年出生于山东泰安,比最后一任军长(师长)张灵甫尚小一岁。1924年11月,他借来路费前往广州考入黄埔军校第三期,以其精明强干、睿智冷静逐渐成为蒋介石倚为干城的爱将和黄埔系出类拔萃的骨干,是黄埔学生中第一个出任方面军司令官和省政府主席的人。

王耀武的成就与官阶都超过诸多黄埔一、二期学兄,国民党军中有“三李不如一王”之说,即同为山东人的李延年、李仙洲、李玉堂这三个黄埔一期生,都不如王耀武这个黄埔三期的同乡小弟。

王耀武还赢得了对手的赞誉,被中共名将粟裕称为“蒋军中指挥较有才干者”。粟裕处于蒋介石的重点进攻之地,一生打败、击毙与俘获的黄埔嫡系将领众多,能让他颔首称赞的仅有两人,一个是王耀武,另一位则是非黄埔军校出身的黄埔系骨干——“老虎仔”薛岳。

王耀武能在国民党军中出将入相首屈一指,基于两项超常本领。

一是擅长人际关系。进入黄埔军校前,他当过上海店铺小伙计,即小说中常见的“店小二”,可谓长袖善舞,很会来事。他与何应钦、刘峙等黄埔老师和长官的关系都不错,很快便升任为连长。

经过北伐、中原大战,1930年9月王耀武已顺利地当上了团长,军衔为上校,与黄埔一期的杜聿明出任团长的时间相差无几。也就是说,他虽然投身黄埔较晚,未能幸运地考入机遇更多的一期,但官衔却迎头赶上了一期的许多师兄们,为后来的出将入相打下了基础。

王耀武还有一个能耐是很会打仗。

1933年6月,王耀武率部“围剿”江西苏区的红军,对阵的是黄埔四期的林彪和他的红一军团——江西红军的第一主力。当林彪包围宜黄时,王耀武献计固守待援成功,受到蒋介石的当面接见,升任为补充1旅旅长,军衔为少将,开始独当一面的军旅生涯。

随后,他率部“围剿”方志敏与黄埔一期师兄刘畴西的红十军团,在皖南谭家桥再获大捷,红军名将、红19师长寻淮洲殉职。方志敏、刘畴西随后在怀玉山被捕,殉职于南昌。

时为红十军团参谋长的粟裕,率领800人左右的残部突出重围,这800余人后来成为新四军、华东野战军的来源之一。

这是粟裕与王耀武第一次交手,但他尚无战役指挥权,刘畴西又过于自负,在如何使用主攻部队上,拒绝了粟裕提出的以19师(前身为红7军团)负责主攻的建议,最终遭致惨败。

谭家桥战斗是粟裕唯一承认的败仗。多年后他重返谭家桥,对陪同的人说:“我一生基本上打的都是胜仗,就是在这里打了败仗(注释)!”

不久,补充第一旅被国民党军政部扩编为51师,王耀武也因功晋升为师长。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王耀武的军事才干得到更为充分的展现。

这年8月,日军30余万人大举进攻上海,蒋介石调集75个师和9个旅共75余万人迎战,即空前惨烈的“八·一三”淞沪战役。

王耀武的51师也是奉调参战的主力部队之一,任务是坚守吴淞口附近以罗店为中心的阵地,阻止日军从海上登陆,打破其从川沙登陆经罗店直趋嘉定,切断京沪线的企图。

淞沪战役打了整整三个月,虽然最终以中国军队的失利撤退而告终,但王耀武在战役中表现不俗。

他率领所部多次击退日军的海陆空协同进攻,期间还运用夜战战法主动出击,先后击毙日军联队队长竹田和炮兵联队队长莫森,受到总部的通报表扬,上海《申报》、《大公报》等大报都报道了51师的战绩,王耀武一时成为家喻户晓的抗日英雄。

战后的9月1日,51师与俞济时的58师在浙江正式合编为74军,军长为原58师师长俞济时,王耀武也成为74军的主要创建者之一。

1937年12月,74军又奉命参加南京保卫战。王耀武率51师负责淳化镇、牛首山一带的防御,拼死血战,多次击退日军进攻。但这一战役因日军过于强大,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又指挥失误等原因,仅进行6天便告结束,中国军队被迫撤退。

王耀武率51师负责殿后,经奋勇力战,虽损伤过半,但最终安然撤至长江南岸的浦口整补。

1938年7月,王耀武率部随74军参加江西的万家岭会战,毙伤日军4000人,74军一战成名。战后,王耀武被蒋介石擢升为74军副军长(仍兼51师师长),一年后又升为军长,成为最早担任军长的黄埔三期学生之一。

随后,王耀武的抗日战绩精彩不断,74军也成为全国对日作战唯一没有败绩的军队。

1939年9月,王耀武率74军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他运用反包围的战术,成功收复高安城。

1941年春,王耀武率74军参加了江西上高会战,与其他中国部队一道歼灭日军数千人。为此,74军赢得了“抗日铁军”的称号,被蒋介石授予飞虎旗。战后,74军作为首批五个军之一换装苏式装备,开始成为五大主力之一。

1942年到1943年,王耀武率74军先后参加浙赣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屡战皆胜,鲜有败绩。

1944年1月,深受蒋介石赏识的王耀武被升任为24集团军司令,由施中诚接任74军军长(下辖周志道的51师、李琰的57师、蔡仁杰的58师)。但74军依然归王耀武节制,与73、79、100军一道隶属24集团军。

1944年12月,蒋介石又破格提升王耀武为第四方面军总司令,仍然节制、指挥74军。

第四方面军是当时的四个方面军之一,直属陆军总司令部。王耀武的官衔已远远超过许多黄埔一、二期学生,升任较快的黄埔一期生关麟征也仅为第一方面军副总司令,许多黄埔学兄成为他的部下。

1945年5月,晋升中将不久的王耀武指挥施中诚的74军、胡琏的18军等主力共约30万人,一举歼灭日寇2万余人,创造了湘西雪峰山大捷,成为他一生最为辉煌的时期。

直到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1月,王耀武被调任第二绥靖区司令官,不久兼任国民党山东省党政军统一指挥部主任,他才与74军完全分开。这年春,74军调防南京,成为拱卫首都的“御林军”,军长施中诚兼任南京警备司令。

可以说,74军的辉煌与“抗日铁军”的雅号主要是王耀武创造,换言之,能与74军划等号的人只能是王耀武,而不是别的什么人,王耀武则是当之无愧的抗日名将。

三、抗战期间74军里的张灵甫并非首屈一指

但一段时间以来,抗战期间多半仅为74军中高级军官,最高职务的实职也仅为师长,且诸多重大战役并未参与的张灵甫,被人为歪曲取代了王耀武的位置,受到虚化的推崇,大有登上“神坛”之势。

张灵甫原名张钟麟,字灵甫,1903年8月生于陕西长安,20岁时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两年后又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步科。

与他履历相似的中共将领是红十二军军长伍中豪。他于1922年秋考入北京大学文学院,1925年5月又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步兵科,和张灵甫是同期同学。

同样是所谓“文北大,武黄埔”的才子,且都能写一手好字,但伍中豪远不如张灵甫一样受后人推崇。其主要原因之一是张灵甫生得身材高大、长相俊美,有“美男子”、“帅哥”的雅称。

抗战结束之前,张灵甫的人生主要有三个特点。

一是有过四任妻子,曾停妻、杀妻、休妻,被原74军人事处处长吴鸢称为“登徒子”(注释)。

张灵甫北大读书期间,与陕西老家的邻村女子邢凤英第一次结婚。近8年后的1933年,他在国民党军第1军团长任上停妻再娶,又与四川广元一名才貌双全的富家女子吴海兰结婚。

但好景不长。两年后,因同事一个玩笑,怀疑吴海兰与一名东北军军官有染,张灵甫怒而将其枪杀,一时舆论哗然。

吴家人自然不服,四处告状伸冤,最后幸运地通过张学良夫人于凤至的帮助“上达天听”,将状子转给了正在倡导“新生活运动”的宋美龄。

蒋介石不免怒其不争,下令严肃处理。但最终顾及黄埔学生的情面从轻发落,只让法院判处张灵甫10年徒刑,两年后又借抗战即将开始,正当用人之际予以释放,准其官复原职,“戴罪立功”。

期间,张灵甫第一任妻子邢琼英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也就是说,他与被杀的第二任妻子结婚后,仍然与邢琼英保持着亲密的夫妻关系,是典型的即便国民党也明令禁止的一夫二妻。

这场轰动一时“杀妻”案的来龙去脉原本清晰明了,张灵甫也坦然承认,从无异议。但70余年后,尚在人世的张灵甫最后一任妻子王玉龄,将张灵甫杀妻的原因翻案为吴海兰是“共谍”,因偷拿机要文件被枪杀,来源则是当年张灵甫告诉她的。

从小肚鸡肠的猜忌而草菅人命,到义无反顾地大义灭亲,张灵甫一时重新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当年宋美龄与蒋介石不曾想到的开脱理由,多年后的王玉龄轻轻巧巧便找到了。

这不仅是死无对证、迟到数十年的“孤证”, 而且极不道德,让当年无辜被杀的吴海兰雪上加霜,又蒙深冤,再度成为张灵甫美化所需的牺牲品。九泉之下,自然更难瞑目。

对张灵甫而言,女人的确有如刘备所说的“衣服”,随时可以轻松更换。1937年,获释出狱的他以其堂堂仪表与团长的官阶,很快又与西安妙龄女子高艳玉相识,娶回了第三任妻子。

这件“衣服”张灵甫也仅“穿”了七年多。1945年,这位42岁的关西大汉又看上了长沙某中学念书年仅17岁的富家女子王玉龄,很快便在尚未休掉高艳玉的情形下迎娶了王玉龄,成就了一些人津津乐道、歆慕不已的“名将与佳人”的“绝配”。

然而,这段婚姻只存在了两年多。1947年5月,一马当先进攻中共华东根据地的张灵甫,在孟良崮上被华东野战军击毙,王玉龄也开始了长期孤凄的守寡生活,从此只能生活在无尽的怀想里。

结婚之初,王玉龄听说张灵甫枪杀吴海兰一事后,曾天真地问:“要是我在外面乱交男朋友,你会怎么处置我?”久经情场的张灵甫自然轻巧地应付过去了。对王玉龄而言,张灵甫的离世虽然难免哀伤,却没有了更换“衣服”的风险,也不会再有吴海兰的遭遇了。

多年后,原74军人事处处长吴鸢回忆说:

王夫人美丽多姿,不甘寂寞,艳史遍传,如“灵甫号”的舰长就是她的情人之一。后来去台转美,入了美国籍,在美国泛美航空公司当了空中小姐多年。有友人自美国来,说她虽年逾半百,风韵不减当年,依然还是很活跃。(注释)

吴鸢最后感慨地说:“张灵甫若九泉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张灵甫第二个特点是抗战前的10年表现平淡,未见特异之处。

1926年10月,张灵甫黄埔军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国民革命军第一军担任见习排长,追随团长、黄埔一期学兄胡宗南,开始了将官生涯的起步。随后10年,他累官至第1军第1师独立旅第1团上校团长。

这一升官速度并不慢,与多数黄埔四期同学的履历相似。但黄埔军校毕业生前6期的升迁,与国民党军队特别是蒋介石的黄埔嫡系部队短期内急速扩充,黄埔生迅速被屡屡拔擢占据军中中级主官职务有关。

张灵甫所在的第一军虽是蒋介石最早的嫡系部队,但在北伐战争和“围剿”红军期间未见卓异战绩,随着志大才疏的胡宗南倍受信任逐渐升迁,1936年担任第一军军长,第一军的战绩便更差强人意,每况愈下。

因而,后来的蒋介石五大精锐主力名单里没有第一军。胡宗南表现一般,追随他的张灵甫也就更无可圈可点之处了。

这与胡琏的表现形成鲜明对比。

胡琏与张灵甫是黄埔四期的同学,1926年10月毕业后先被分配到20师,北伐战争中升至连长。随后他转入后来的五大主力之一18军(含其前身11师),随陈诚参加蒋桂战争、蒋冯战争、中原大战及三次“围剿”中共江西红军。因胆识过人,作战勇敢,他深受陈诚赏识,相继被提升为营长、团长。

抗战之前胡琏的官阶虽与张灵甫持平,但战功有迹可循,早期的军旅人生便精彩多了。

张灵甫的第三个特点是抗战开始才进入74军及其前身部队,直至日本投降前他从未做过74军军长,多半时间为团长、旅长和师长。也就是说,74军的象征与灵魂是其战绩的主要创造者军长王耀武,而非与下属师长周志道、李琰、蔡仁杰等人并列的张灵甫。

1937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前夕,在南京“模范监狱”轻松坐监,几乎等同于修身养性的张灵甫被提前释放。

回到陕西老家与邢琼英母子团聚,享受天伦之乐,闲居一段时间后,不甘老死林下的张灵甫一度悄悄运作,试图重回原来熟悉的老部队——胡宗南已担任军长的第一军。

或许张灵甫杀妻恶名过盛,胡宗南未予接纳,他又转而投奔正准备与58师合编为74军的51师,被厚道慷慨的师长王耀武“拉了一把”。因暂无合适的实缺,张灵甫只被授以51师师部高参的虚职。

但毕竟返回了离别两年的军队,张灵甫依然很满意。为表自己“洗心革面”,缩小杀妻带来的负面影响,他将原名改为“张灵甫”,“钟麟”则成为不需要常用的字。

令王耀武没想到的是,他于困窘之际急公好义接纳的这位黄埔学弟,后来不仅将他一手创建和抗战8年心血倾注的74军毁于一旦,70余年后还被人为抬高到取代他的位置,成为了74军的化身。

1937年8月,王耀武奉命率51师从汉中开赴上海参加淞沪战役,开始了74军抗日的第一场血战。

张灵甫此时远在武汉,没有随王耀武参战。退一步说,即便张灵甫随军到了上海,仅仅是高参虚衔而非实兵指挥,作用和战绩也将极其有限。

战后的1937年10月,51师所属的153旅新组建了第305团,王耀武任命张灵甫为团长。张灵甫此前没有参加过抗日战事,这一团长之职得来是因为有了王耀武早已内定的实缺,而非所谓“因功”。

随后,王耀武率51师参加为期6天的南京保卫战,张灵甫生平第一次接触日军。因整个战役中国军队一方部署紊乱,指挥错误,最终被迫匆忙撤退,酿成中华民族永久的伤痕——南京大屠杀。

1938年7月,国民党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指挥74军等部10万余人,在江西德安万家岭巧设“口袋阵”,毙伤日军近万人,史称万家岭战役。

这一战役中,74军军长俞济时奉命负责核心阵地张古山战场。率51师参加后期战斗的王耀武下令各团机关枪集中使用,同时指令张灵甫率部攻打张古山,最终毙敌800余名。

战后,著名戏剧家、《义勇军进行曲》词作者田汉,编写了话剧《德安大捷》。或许因为张灵甫的实职是团长,便于树立基层抗日典范,鼓舞民心士气,田汉没有将总指挥薛岳、前敌总指挥吴奇伟、军长俞济时和师长王耀武等人的真名写入其中,唯独写上了张灵甫。

张灵甫一时声名大震,这也是他在抗日战争中唯一风光的一次。这年9月,他被提升为51师153旅旅长。

1939年6月王耀武就任74军军长,开始创造74军更为精彩的传奇。张灵甫依然是旅长,居于三个师长李天霞、余程万和廖龄奇之下。

此后数年,王耀武率74军先后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上高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浙赣会战、常德会战、雪峰山战役,几乎每战必胜,为 74军赢得了“抗日铁军”称号。蒋介石不仅曾当面接见王耀武,还赞赏其善于带兵,有指挥才能。

这些战役,1941年冬才因廖龄奇被蒋介石处决而接替其职升任为师长的张灵甫,或者仅仅奉王耀武之令冲锋陷阵,没有大兵团作战中的全局部署与战役指挥之权,或者根本没有参加。

譬如惨烈的常德会战便只有74军57师(师长余程万)参加,而张灵甫的58师未能躬逢其盛。

最终歼敌27000余人的雪峰山战役,从1945年4月9日开始到6月7日结束,会战的中国军队主力是王耀武为总司令的第四方面军,下辖74军(军长施中诚)、18军(军长胡琏)、73军(军长韩璇)、100军(军长李天霞),其余还有汤恩伯的27集团军与王敬久的10集团军参战。

而张灵甫1945年2月便以少将副军长的身份保送重庆陆军大学甲级将官班第二期学习,直到6月才毕业。即便中途返部参战,作为国民党军队中虚职的副军长,他也不会是70余年后所谓的“因雪峰山战役大获全胜被称为常胜将军”。这个荣誉合适的对象是指挥四个主力军的第四方面军总司令王耀武,最起码也是74军军长施中诚。

还有一个明显的对比是,与张灵甫同时起步的黄埔四期同学胡琏1944年8月已是五大主力之一的18军军长,而张灵甫依然是74军虚职副军长。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74奉命担任南京守备,号称“御林军”,军长兼南京警备司令依然是施中诚。

因而,近来盛传的所谓张灵甫是日本人眼中“支那第一恐怖军军长”的说法极其荒谬,即便日本人说过74军是“支那第一恐怖军”,军长也只能是王耀武,至少也是俞济时和施中诚。

纵观抗战期间74军师级以上的将领俞济时(黄埔一期)、施中诚、王耀武(黄埔三期)、冯圣法(黄埔一期)、李天霞(黄埔三期)、余程万(黄埔一期)、廖龄奇(黄埔四期)、周志道(黄埔四期)、李琰、蔡仁杰(黄埔五期)与张灵甫(黄埔四期)等人,没有根据认定张灵甫可以首屈一指。

1946年4月,经过老上司王耀武的暗箱运作,非黄埔系的施中诚被明升暗降,调任第20集团军副总司令,张灵甫被任命为74军军长。从这时起,74军的战功才终于可以与张灵甫划等号,但抗战结束已8个月了。

一个月后,74军整编为74师,张灵甫改任师长,踌躇满志率军进攻粟裕负责的华中解放区,开始了这支五大主力之首王牌军的覆没之路。

四、张灵甫因何盖过王耀武成为74军的化身?

74军的四任军长中,名气较小的俞济时与施中诚1949年后都转往台湾,而王耀武和张灵甫最终都败在中共名将粟裕的手下,或束手就擒,或被当场击毙。

人生无常,盛极而衰。随着抗战结束,国共两党于1946年6月重新开战,王耀武虽然升任为第二绥靖区司令官,上马管军下马管民,但他遇到的对手粟裕最终让他失去了拥有的一切。

王耀武当年打败红十军团时,粟裕仅仅是参谋长,没有战役指挥权。1946年10月,中共的华中野战军与山东野战军联合作战(不久合并为华东野战军),毛泽东明令:“在陈(毅)领导下,战役指挥交粟(裕)负责。(注释)”粟裕由此成为王耀武的克星,终报当年谭家山战斗一箭之仇。

1947年2月,粟裕指挥莱芜战役,歼灭王耀武7个师共5.6万余人,当年战无不胜的王耀武风光不再,一战便几乎成为光杆司令。

1948年9月,粟裕又指挥华东野战军全军拿下了王耀武的首府济南,打掉了他10.4万人的老本。王耀武本人也成为阶下囚,结束了他的军旅生涯。

张灵甫比王耀武的终结还要早一年。1947年5月,粟裕精心筹划了孟良崮大捷,将整编74师予以全歼。以军长(整编师师师长)身份出阵的张灵甫,不仅终结了74军“常胜军”的辉煌,也终结了自己的短暂人生,被攻上山头的华野6纵特务团击毙。

整编74师是第一支遭到全军覆没的五大主力之一,已不再指挥这支起家老部队的王耀武闻讯哀叹:“有如丧父之痛。”

70余年后,在各种反思潮中,74军往日的辉煌得以还原再现。但与历史真实大相径庭的是,故纸堆里张灵甫的风头远远盖过了王耀武,成为指挥74军抗战与独领74军战功的“常胜将军”、“抗日名将”。

考究其原因,主要是两个。

一是相片里的张灵甫帅气逼人,不仅令当年的青春少女王玉龄怦然心动,甘于委身这位有过三房妻子的中年大叔,当今是非观已相当茫然的少年男女们,对“高富帅”的张灵甫也是油然而生顶礼心仪之念。

二是因不满现实政权里的贪腐,转而上溯追寻逝去的“美好时代”与“美好人物”。而民国诸多将领中,或如刘峙、胡宗南等人的无能;或如蒋鼎文、杨森等人的贪腐;或如郑洞国、傅作义等人的“变节”投诚;或如杜聿明、王耀武等人的不能“死节”。

王耀武抗日战场虽然英武,但成为阶下囚后,很快意识到内战中的错误,心甘情愿接受中共的改造。

被俘仅仅一个月后,他便接受新华社记者的采访,畅谈在解放区的观感,对中共的宽大政策表示衷心感谢。

不久,淮海战役开始,王耀武又与其他12名被俘将领在广播中向昔日的同僚公开倡议:“徐州方面国民党军官兵们、同学们、同胞们,请你们把自己的前途盘算一下,求生存,还是等待死亡?如果要求生存,最好在战场上起义。”

蒋介石听到这位昔日爱将呼吁“哗变”的广播时,怒火中烧,一脚踢坏了收音机。

国民党高级战俘改造期间,王耀武也表现格外积极。他不仅要求降低伙食标准,还主动洗碗擦筷,抹桌端凳,赢得了中共的赞许和认同。

多年后,怀想民国“美好”的人们自然舍弃了王耀武,但他统领74军独占鳌头的抗日战功又不愿抛开。而此时,当年战场被击毙、没有了被俘受改造机会的张灵甫成为道德“完人”,经包装为“自杀”后,王耀武与74军的抗战之功也全被安放到了张灵甫身上。

一尊可与千秋忠义的关羽比肩,完美、悲剧性的“战神”便在诸多同情中诞生了。

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若九泉之下有知,王耀武或许只能无语,张灵甫则不免汗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