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某些人所谓的“饿死几千万”

本人不是什么砖家,没有大堆大堆的统计来说事,只能拿自己的一些经历来说话。

本人老家江西,山比较多。祖辈时父母两家的四口人,到80年代时父母的兄弟姐妹已经是15人。到我这一辈,光父亲这一家总人口就已近六七十号。而且,本地自解放后,还经历了诸如“上山下乡”、“三线建设”,以及近年来的大规模城市建设,人口一直在增长,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本地自解放后有饿死人的事情。饥饿的记忆是有的,但这些记忆在老辈人的心里显然来得不如建国后的历次大规模建设来得重要。

仅以水库建设为例,自1958年后,本地掀起了建设水库的高潮。所建设的水库星罗棋布,大到方圆百十公里,具备防洪、发电、航运、养殖的大型多功能水库,小到几有几亩,只能灌溉养殖的山塘,本地人利用山谷丘陵间多回环地势的特点,建立了无数的水库。除了少数大型水库用的是钢筋水泥之外,其它的大多用古老的筑城技术一层一层地用土石打夯建起来。这些老辈人用诚实良心建起的水库,历经几十年的风雨,至今坚固如初,为农业默默地奉献着,保证了农业的高产稳产。

自50年代后期,国家对现代农业技术的大力推广。为此,本地特意将地方驻军的一大块土地连同部队机关驻地让出来,建立了一所大型的农业干部科技学校,所有乡镇的干部都要定期在这所学校里培训,经结业后方能回地方工作。这所学校发展到今天,已经是赣西首屈一指的综合性高等学府,以医学、现代农业及生命科学、师范教育为主并且广泛面向西亚和非洲地区招收留学生。

除此以外,本地在农业科技机构的建设上,国家也不花了大力的。本地光我数得出来的农业及科技部门就有:

地市(县)两级农业科学研究所

良种场(水稻培育)

果园场(水果良种)

果园场(柑橘栽培技术研究)

园艺场(水果种殖技术研究)

蔬菜科学研究所(蔬菜新品种试种与推广)

油茶科学研究所(林场、油茶技术改良)

畜牧科学研究所(良种猪培育)

发酵技术研究所(食用菌及酒类技术研究)

发酵研究所(蘑菇种殖)

这些机构可不是吃光饭的农业实体,仅以其中较小的县农业科学研究所为例,这个单位拥有数十亩上好的水田和一处山林,主要负责杂交水稻培育和推广。整个单位有近百人,其中技术人员就有20多人。单位在七八十年代的时候,拥有自己独立的气象站、有打字室、实验室、桓温育种实验室等一大批实验设备。此外还拥有自己的图书馆,在80年左右就用了黑白电视。该单位为后来的杂交水稻推广发挥了很大作用,到80年代后期90年代初,本地所有的农村都种上了杂交水稻,保证的农业的高产。

听我说完了这些,还有人会相信“饿死几千万”么?以二战苏联和蒋公公统治下的民国为例,战争带来的人口损失一个是两千万,一个是三千万,都是国家元气大伤。如果建国后真的发展过“饿死几千万”的事情,加上美苏两强包围,国家不早崩溃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