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已过去四天,哀伤情绪却久久不能褪去。今天,。。29名同胞遇难,140多人受伤,其中也包括普通的铁路保安,两死三伤,他们在暴力到来时挺身而出,尽到了自己的职责。

昨天(3月4日),51岁的刘春香躺在昆明铁路大厦副楼的内部宾馆里,一边哭一边念着“你不在了我咋个过”,从3月1晚到昨天中午,她几乎就没有睡着过。

这个可怜的女人,从小父母双亡,有心脏病,手掌有残疾,由大姐抚养长大后,嫁给了祖朝文。3月1日晚9点多,她永远失去了他。当晚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袭击中,29人失去生命,140多人受伤,其中包括铁路保安,两死三伤。

现年53岁的祖朝文,来自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县仁德镇坝者村委会小河边村。他有两个女儿,二女儿嫁出去了,大女儿招了个女婿入赘。

2月10号左右,祖朝文刚刚到昆明火车站的铁路小件行李寄存处当保安。此前,他在昆明铁路系统当保安三四年,调到昆明工作是希望多挣一点钱,给妻子治病。

祖朝文的工作从早上六点多到晚上11点左右,工资两千多块钱。这比他在老家种田要挣得多得多。

昆明之劫:那些伤亡的保安兄弟们

3月1日,昆明火车站遭遇严重暴力恐怖袭击事件。

案发当晚,祖朝文在自己的岗位上守着旅客们的行李。当时歹徒们已经砍杀了很多人,他却没有逃跑。后来人们提起他的时候都叹息说,他太实在了。歹徒袭来的时候,他抄起身边的木凳子抵挡,终不支被砍倒,歹徒又在他腹部划了一刀。他后来被救护车送到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不治身亡。

另一位身亡的铁路保安张建光,是在和歹徒搏斗时被砍的。当时歹徒正一刀砍向他的同事丁学富,张建光用手中的钢棍挡了一下,丁学富脑部被砍,但因为这一挡保住了命。

张建光又一棍过去将那个歹徒打倒,附近几个歹徒围过来,将他乱刀砍倒在血泊中。他后来被送往了附近的省第三人民医院,这里已经收满了当晚的受伤者,再转往昆华医院时,终未得救。

丁学富案发时也在和歹徒英勇搏斗。在火车站右手边的钟楼附近,他一棍将一个歹徒手里的刀打飞,上前欲将其制服。当时他用脚踩着歹徒的头部,一只手准备去按住歹徒的手,身后来了另一名歹徒,一刀砍向他的头。张建光的那一挡抵消了歹徒砍刀的部分力道。后来在医院里,丁学富反复提到他的兄弟张建光,是他最感谢的人。

46岁的张建光来自昆明市禄劝县九龙镇民权村。他的家乡禄劝,和同事祖朝文的家乡寻甸一样,都是国家级贫困县。他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都在昆明打工,妻子王树珍则在老家种田。

张建光原名张建尧,办二代身份证时弄错了名字。他要找回自己原本的名字,换发的新身份证快下来了,他却等不到那个时刻了。

张建尧是个极其执着的人。二十多年来他一直热衷于发明创造,自费投入研究,花了很多钱,到死的时候还欠着债。他的儿女以前不理解父亲的这些作为,到他死后才理解父亲的追求。

他们向人们展示了两本实用新型专利证书,一个是专利号为“ZL 2012 2 0424941.4”的喷水刷子,一个是专利号为“ZL 2012 2 0180481.5”的电瓶扫地车。发明人都是张建尧。2013年,张建尧还获得了一本“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的证书。

在“3.01”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袭击中受伤的铁路保安中,还一个叫李家全的。他在火车站右手边的停车场工作,案发时,他捡了一根木棒参与同歹徒的搏斗,木棒打断了,他的后背被歹徒砍了一刀。

李家全也四五十岁了,有点腼腆,说起自己的经历时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一直说希望社会多关心那些死者的亲人和家庭。他受伤到医院后,医生说你的伤轻一点,先救重伤者,他连说可以可以,还帮着搀扶病人。

祖朝文、张建尧、丁学富,都服务于云南鹰卫护铁保安服务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专门服务于昆明铁路局的保安公司,原本为昆明铁路公安局下属的保安公司,刚刚依照管办分离原则改制成立不久。

接受采访的时候,丁学富和李家全都反复提到,还要感谢车站广场上那些的车司机和摩托车司机,案发后,他们很多人都参与救人,丁学富和李家全就是他们送到医院的。他们很多人和铁路保安一样,都收入微薄,平时载客时分厘必究,这时都不要钱。


昆明之劫:那些伤亡的保安兄弟们



这些人其实都是“黑车”司机,常年在车站附近趴活,通常他们都是交警和城管驱赶的对象。经历这次事件后,他们和车站的秩序维护者们关系融洽了很多。一位昆明铁路公安局的警察向记者建议,应该写写这些人,不该忘记这些沉默的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