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蜀国的灭亡归咎到姜维实在是冤枉!(转)



伯约是我三国最喜欢的人物,没有之一,对他的评价我概括在下面四句话里,如有感情偏向,纯属必然。

品质高洁难全忠孝

才兼文武难觅机运

忠勤王事难得英主

死得其所难论公道

终其一生,伯约是一个生活在道德困境中的人,他本人清廉朴素,不爱良田美妾,家财俸禄随手分与士卒下人,极有节制。可以说是一个十分爱惜自己羽毛的人。

但据孙盛在《杂记》中记载 “初,姜维诣亮,与母相失,复得母书,令求当归。 维曰:良田百顷,不在一亩,但有远志,不在当归也。”

虽然寥寥几句,就彻底了断了慈母故乡的一切种种,想必对这个二十来岁,品质高洁的年轻人,不会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吧?伯约毕竟不是元直,虽然他可以做元直他人也不至于苛责。但他选择了一条更艰难的路,他是一个品质高洁的人,却更是一个抱负远大的人,他怀着和他老师同样的梦——“兴复汉室,还于旧都”,理想主义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忠于理想的代价就是破弃孝道,并承受一切由此而来的道德上的指摘。其实,我总感觉武侯对他的认同,绝不缺少对他与自己相通的理想主义情怀的认同。武侯初逢二十多岁的伯约,是否会想自己在起南阳的桑树,还有卧龙岗的迟迟夕阳?事实也证明了,伯约最终也没有辜负孔明对他品质的看重和认同。

蜀国的灭亡归咎到姜维实在是冤枉!(转)



终其一生,伯约也是一个欲求机遇而不得的人,这决定了他一生的壮志难酬。首先,关羽失荆州使得《隆中对》已成为画饼,北伐因粮道转运困难几乎已经不可为之。其次,伯约并非武侯,内朝外廷尚有各种掣肘。最后,仅有的几次机会,也如浮光掠影,一闪即逝,我觉得吕思勉先生《三国史话》中说的很公道:“……诸葛亮死后,蜀汉还有二十九年的命运。这二十九年之中,前十二年,总理国事的是蒋琬;中七年是费袆;后十年是姜维。蒋琬、费袆手里,都不甚出兵伐魏。姜维屡次想大举,费袆总裁制他,不肯多给他兵马。费袆死后,姜维做事才得放手些,然而亦无大功,而自己国里,反因此而有些疲弊。当时很有反对他的人。后来读史的人,亦有以蜀之亡归咎于姜维的用兵的,其实亦不尽然。”又云:“从魏齐王芳之立,至于高贵乡公的被弑,其间共计二十一年,即系入三国后之第二十一年至第四十一年,正是魏国多事之秋,蜀汉若要北伐,其机会断在此间,而其机会又是愈早愈妙,因为愈早则魏国的政局愈不安定。然此中强半的时间,都在蒋琬、费袆秉政之日,到姜维掌握兵权,已经失之太晚了。所以把蜀国的灭亡,归咎到姜维,实在是冤枉的。倒是蒋琬、费袆,应当负较大的责任。”

有人说,伯约伐蜀是穷兵黩武,志大才疏,殊不知北伐本为死中求生,知其不可而为非为之不可之事。君不见近在眼前的刘璋,张鲁,刘表的教训吗?刘表有长江之险,结果如何?张鲁有雄关天狱,结果如何?刘璋同样坐拥蜀汉地利,结果又如何呢?刘璋的才能应该不会弱于刘禅;他当政的蜀汉实力应该不会弱于蜀汉灭亡前期;以中原六州为后盾,邓艾为主将的雍凉军队,远超以半个荆州为根据的刘备军。结果又如何呢?如前文所述,伯约是一个比较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兴复汉室他本不是喊喊口号就能对自己有个交代的,那么他脚踏实地,认认真真地走上北伐这条崎岖小道又能说他什么呢?

终其一生,伯约勤勤恳恳,赤胆忠心尽到了自己的臣道,却很不幸摊上了一个“安乐公”的窝囊君主,这也是他梦想彻底破灭的原因。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扶不起的阿斗对一个民穷兵疲,偏安一隅的小国的作用并不比他屁股下的那张龙椅大多少,他不仅不能选贤任能为伯约的北伐创造条件,常常还总在关键的问题上起反作用。灭蜀之战本不该发生,伯约早就劝谏过阿斗阴平不可忽视,成都之降更是责在刘禅,伯约的军队其实已经离得不远了,刘禅只需稍作抵抗,灭蜀一战就将功败垂成。只可惜后人读历史,总喜欢将伯约和武侯作等量代换,北伐不成责之伯约,蜀汉灭亡却宽容阿斗。依照我粗浅的见解,北伐的失败,伯约的确有责,但蜀汉灭亡,则全是阿斗无能。试想连这样一仗都不敢打的君主,伯约若是稍有二心,以其威望,军权在手,前可效仿董卓,曹操;后可师法司马昭、孙綝,可伯约连何进都不愿做!非不能也,实不愿也,我想伯约一生最大的败笔,就是对这个糊涂的皇帝太过宽容。

伯约之死是他人生最富有争议,也是他一生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充分展示了他这样一个人到底有多么大的才干,如果他愿意的话,到底可以做成多大的事业。但也更无情地证明了拿破仑说过的一句话:“一个人不管有多大才干,没有机运等于零”。伯约没有选择像阿斗,谯周和评价他头头是道的郤正一般选择归顺,然后让自己的余生伴随那个昏庸的旧主在魏地的蜀乐里醉生梦死;也没有选择像北地王刘理,或者诸葛瞻那样或激烈抵抗,或自杀以成全自己的身后的万世烈名。他再一次选择了一条更加艰难的路,赌上自己身后的性命,名节,以及全家妻儿幼子的性命,玩了一个马基雅维利式的阴谋,希望能为老师的嘱托还有梦中的理想努力最后的五分钟。如果不是这个差那么一点就成功的阴谋估计还会有更多的后人质疑他的能力。按照司马昭的说法,他的阴谋注定最后也不会成功,但是没关系,死其所愿,才是真正死得其所。

《三国演义》读到姜维之死,总是让我叹息,不知道这位英雄在临死之际,除了徒谈天命奈何造化弄人意外,是否还会想到什么?会想到他的魂牵梦绕的故国吗?会想到他声声呼唤的慈母吗?会想到对他拳拳嘱托的武侯吗?还是会牵挂即将因为他的连累而吉凶难料的妻儿幼子?我更愿意相信他是彻底绝望了,也彻底解脱了,只因他做了他想做和能做的一切,他无愧于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