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网记者:洪泰)

近期,关于黑龙江省宝清县土地纠纷的一篇文章《“天价”的土地承包合同》在新华网、经济网、凤凰网等发表、转载,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重视,2014年2月25日下午3点半.宝清县人民政府组织尖山子乡柳毛岗屯村民朱会彬.周宝林.王宪振.杨海军.芦赛君座谈。

席间,村民代表朱会彬质问副县长王忠杰:我村集体土地。乡政府有权发包吗?这位副县长说:你们的土地虽然有6号文件。开垦那么多。那只是当时的计划。

村民王宪振说:在78.79.80三年开垦完这块土地就属于我们村的。再者当年划走这块地.你们只是口头说是否合乎国家的法律法规、

这位副县长没有回答,老百姓问的真好,难道县政府的“口头”效力大于国家法律吗?这朗朗乾坤就没有“王法”了吗?十八大倡导的“法治中国”在基层就变成一句空话了吗?

座谈会越开副县长王忠杰越理亏,居然用了“市井无赖”的语调:“81年发大水了.你们的土地撂荒了没人种。乡政府才给你们发包出去。合同已形成。就是有效的。已经无法更改了。如果把土地还给你们。我们也陪不起现在的承包人。所以就不能给你们。”

村民朱会彬马上反驳说:“我村里的房子有两年没住过人的。难道谁住就是谁的啊。”

王忠杰接着又说:“当年王震领着全体官兵开垦八五二和八五三农场的土地。难道你就能说.那地就是王震得吗?还说81年长大水地撂荒了。谁种就是谁的?”

村民朱会彬说;“国家为钓鱼岛事件还在维护主权那。”

王忠杰: 无语

村民质问:合同写的是150公顷。为什么耕种了300多公顷?有些合同不是到期了吗?为什么不把土地还给我们?

王县长说:你们的土地没确权。政府就有权发包。

这句话,就是彻头彻尾的无赖语言,土地确权,是政府的职能,政府的职能部门履行职责不力,能把责任往村民头上推吗?村民有权对土地确权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