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俄媒称俄扩建海外军事基地重返越南防范中国

据俄罗斯《观点报》3月3日报道,俄罗斯在海外开设新军事基地的宏伟计划将涉及从新加坡到委内瑞拉的广大地区,扩大海外驻军将有助于保护俄地缘政治利益。俄防长绍伊古近日表示,俄计划扩大海外军事基地网络,和一些国家的相关谈判已经接近尾声,包括越南、古巴、塞舌尔群岛、尼加拉瓜、委内瑞拉、新加坡等。

这份名单在某些地方完全符合预期,而在另外一些地方则完全出人意料。总体来说,这只是俄罗斯过去几年推行的重返世界舞台、在海外打造支撑点的外交政策的延续。毕竟按照阿基米德的说法: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

军事基地的重要性

海外军事基地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对世界上任何具有(或谋求)重要地位、拥有强大军队的国家来说,都是毋庸置疑的。海外基地能为本国舰艇补给燃油、弹药,提供维修保障,方便船员休息提供机会。如果有机场,就能保障飞机加油和飞行人员休整,能部署加油机、侦察机或反潜机,而在常驻地区监视相关国家军队活动的能力同样有益。对东道国来说,强大盟国军人的经常性存在,会大大降低他国,甚至是美国对其采取军事行动的机会。叙利亚就是实例,它已经证明,俄通过盟国军事基地不仅非常便于补给,而且不会过度渲染。军事基地的存在还为俄提供了灵活干预东道国局势的机会。在基辅独立广场事件造成的乌克兰混乱局面中,可以充分看到俄军驻克里米亚军事基地的重要性。

地中海是重中之重

俄海军早就在叙利亚塔尔图斯港建有维修服务站,虽然不大,却非常重要,因为它在不久前曾是俄海军在地中海唯一的基地。它的重要性在俄军决定派出地中海分舰队经常性部署,以及叙利亚战争爆发之后,显得特别重要。但是俄军不能像以前希望的那样扩大该物资技术保障站,必须等到叙内战结束之后才有可能扩建基地。更准确地说,现在只能保持适度的规模。叙政府和人民赢得这场战争基本上已成定局,只是时间还不明朗。俄军必须寻找其他地点维护和部署舰艇。

不久前,俄和塞浦路斯就俄海军利用利马索尔港口,以及俄空军航空兵利用帕福斯市“安德烈亚斯-帕潘德里欧”基地的可行性达成原则协议。尽管这暂时只是初步协议,正式协议尚在起草之中,但是俄海军地中海分舰队在叙利亚沿海和东地中海执勤时,早已开始充分利用利马索尔港加油和休整,俄军航母“库兹涅佐夫”号近日就在此地停靠。这样,俄在地中海将拥有第二个物资技术保障站,作为对塔尔图斯基地的补充,另外还将拥有一个军用机场。帕潘德里欧基地是军用航空基地和民用国际航空港共用机场,跑道长2700米,除了特大型飞机之外,几乎可以接纳任何飞行器。该基地由俄制“道尔-M1”地空导弹系统和瑞士制造的高炮防护空袭。

当然,塞浦路斯政府不想彻底恶化与反对俄军进驻的美国,以及同样希望利用帕福斯机场的以色列之间的关系,但是后者暂时没有资金租用该机场,只是声称,不能容许俄军航空兵完全货真价实地在此部署。塞浦路斯似乎不愿让俄空军把帕福斯当作备用机场,只允许对方在某些含糊的“紧急情景”下使用,而且只能用于运输和人道主义目的。这种用途在一般情况下不需要签署任何协议,它实质上只是转场降落。塞浦路斯也不愿意签署正式军事基地协议,使自己处于被动地位。但是塞浦路斯除了在亚克罗提利与德凯利亚有英军两个基地之外,还希望利用俄军的存在威慑自己的主要敌人土耳其。

有传言称,俄军在地中海地区还将有第三个“据点”,选中了埃及某个港口。在埃及伊斯兰主义政权被推翻,以国防部长塞西为首的军方重新上台之后,俄埃关系迅速升温。近期双方签署一揽子武器和军事装备供应协议,总价值约40亿美元。不排除在商定细节之后,俄军随即宣布在埃及建设海军物资技术保障站的可能性。此举必将令以色列、美国及其盟国震惊,毕竟俄军控制苏伊士运河,哪怕只得到某种程度的控制权,都将产生极其重要的影响。

重返越南

至于俄军重返越南金兰湾的问题早已谈论很长时间。金兰湾基地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它首先被法国军队控制。1904年沙俄太平洋第二舰队在驶往对马岛的途中也曾在此长期停留。越南战争期间,它为美军所用,建有极好的机场和军港。金兰湾地理位置和港湾环境得天独厚,非常适宜舰艇驻泊,方便导弹和高炮连部署以加强防护。1979年越南把金兰湾无偿租给苏联25年。当时越南刚在陆地边境同中国作战,随后又爆发了海战,因此特别希望借助苏联遏制中国。

苏军改建扩建金兰湾基地,虽然官方称其为海军物资技术保障站,实际上却是相当强大的军港,维修服务设施齐全,能同时接纳数十艘舰艇,包括航母级别的巨型战舰,还有一个防空部队掩护下的军用机场,驻有1个米格-23MLD歼击机大队和1个图-142M远程反潜机和远程侦察机大队。90年代苏联解体后,由于无钱维持基地,俄军将领开始大肆变卖资产,致使金兰湾军事设施开始慢慢消失。按照当时的条件,俄军无力支付每年5亿美元的费用,被迫放弃这个基地。但是现在该基地历史上又将揭开新的“俄罗斯篇章”。

越南实力的加强,还是让中国多少有点担心,毕竟已经导致武装冲突的西沙和南沙群岛争端至今尚未完全解决。越南还与美国和解,不过还根本谈不上任何美越同盟。毫无疑问,美国不会因为越南而与中国大动干戈。越南也不是非常信任美国这个“盟友”,毕竟在和美军炮火亲密接触后,越南许多地方至今仍然寸草不生。越南和俄罗斯的关系至今不仅没有破坏,而且还在不断改善,双方积极扩大在经济以及军事技术领域的合作。与此同时,中俄现在基本上已是盟友。因此,越南找不到比俄罗斯更好的“租客”。俄军得到金兰湾自然非常有利,毕竟俄海军舰队现在经常出海远航,太平洋舰队舰艇在前往印度洋、地中海战斗执勤,或者参与索马里沿岸反海盗行动时,经常路过金兰湾。重返金兰湾据点,控制最重要的海上交通运输线,对俄军来说,意义重大。美国对此极为不满,中国却出乎很多人的预料,已经明确表示不反对俄军在金兰湾建设物资技术保障站。另外,俄海军还将在金兰湾建设官兵休整和康复中心,协助越南建设俄制军舰和潜艇维修中心。

深入印度洋

塞舌尔群岛过去也驻有苏军官兵,在1984-1990年间允许苏联水兵和飞行员使用维多利亚港口和机场。现在塞舌尔虽然没有遭受任何威胁,却急需资金,因此只要价格合适,与俄签订驻军协议不会有问题。俄海军在塞舌尔建设物资技术保障站,能够保证自己在印度洋中部水域得到可靠的补给和保障。

还有消息称,俄军还可能恢复在安哥拉的军事存在。近年来,俄安军事技术合作注入新动力,签订了巨额军事装备供应协议,包括坦克、苏-30K歼击机、火炮和直升机。安哥拉富产石油的卡宾达飞地边界问题尚未彻底解决,俄军部署显然对其有利。俄海军将来可能在此建设南大西洋维护、修理和加油基地。另外,暂卢旺达也乐意接纳俄军舰艇,尽管俄海军并不经常前往卢旺达地区。

拉美桥头堡

古巴的情况与越南相同。90年代俄在古巴的驻军逐步撤离,但并未彻底结束军事存在。俄军先是撤出一个摩托化步兵旅,然后俄军舰艇不再访问古巴,到21世纪初关闭了俄军无线电技术和电子情报侦察中心。现在俄军舰和飞机开始重新出现在古巴,目前哈瓦那港口就有一艘俄军中型情报侦察舰“维克多-列昂诺夫”号停泊,类似于移动电子情报侦察中心。俄军进驻对古巴也有利,可以在军事上帮助防护美国侵略,在经济上弥补古巴资金缺口,帮助古巴重整军备。

至于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情况不太明朗。在绍伊古发表相关讲话后,尼加拉瓜议会反对派指责政府允许外国驻军违反宪法。委内瑞拉外长也发表了大致相同的言论。但是之前两国都已热烈欢迎俄军战舰和战略轰炸机光临。尼加拉瓜领导人准备开凿能与巴拿马运河竞争的大运河,自然担心国家安全问题。这条运河建设项目今年已经开始启动,使用中国专门为此成立的公司提供的资金,总成本超过400亿美元,计划在2019年开始使用,在2029年完工。中国已经得到该运河 100年的建设和使用经营权。俄公司也将参与该项目。计划还将在新运河沿岸建设1个机场、2个港口,以及输油管道和自由贸易区。尼加拉瓜非常担心运河项目遭到铁腕控制巴拿马运河的美国破坏,但是没有资金购买现代化飞机、地空导弹和其他技术装备,而且尼军规模太小,人数太少,因此需要能和美国抗衡的大国驻军,自然希望俄军进驻。但是,俄军可能不会在尼加拉瓜建设常驻空军和海军基地,毕竟俄在此地暂时没有重大利益,极有可能达成双边协议,简化俄军舰艇入港和航空兵临时进驻的手续。

委内瑞拉的情况稍微复杂一些,问题不仅在于是否违宪,还在于反对派相当强大。现任总统马杜罗手中的王牌不多,很难有效压制亲美反对派势力,不愿轻易招惹对手。在接替查韦斯之后,马杜罗试图保持和加强与中俄之间的关系,保障先进武器装备的供应,同时试图修复与美国的关系。但是他非常清楚,无论是新型坦克、步兵战车、装甲运兵车,还是现代化的苏-30MK2V歼击机,甚至是S-300VM地空导弹系统,都不可能使国家免遭美国的强势攻击,因此他还对俄军进驻很感兴趣,但是不会允许经常性部署。既然俄防长宣称相关谈判已经接近尾声,那么计划签署的驻军协议显然确实存在。

新加坡

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新加坡也准备和俄军签署类似协议,毕竟新加坡一直明显亲美。新加坡拥有至关重要的地理位置和巨额财富,成为大国争夺的诱人蛋糕,但是新加坡面积和人口较少,其人力和财力只允许建设一支少而精的军队。对俄罗斯来说,新加坡则是真正的堡垒。如果新加坡确实准备在某种程度上允许俄军进驻,那么可能只是简化俄军飞机飞越和舰艇入港的程序,未必会有其他重大突破。新加坡最为担心的可能也是中国,因为中国正在积极建设至关重要的海湾和非洲石油运输通道,积极开发非洲资源。或许新加坡人不太信任自己的中国亲属,发展与俄罗斯之间的特殊关系,显然会得到一个额外保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