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七十年代目睹解放军的一次打坦克演习

七十年代初已经是文革的后期,那时候我也已经是一个懂事的小孩,也看到了各行各业已经开始慢慢的恢复了正常,不再有像文革期间那些派性斗争散发传单文攻武卫游街示众乱七八糟的场面。电影院也像其他行业一样恢复了正常,晚上也经常有一些老的故事片和样板戏放映。那时有个不成文的程序在正式放映之前,我们还经常看到一些新闻简报,当时还没有电视,一些新闻画面的东西都是通过在电影院里新闻简报看到的。记得那个晚上,我们看到了一片中苏边境武装冲突的短片:一辆苏军的坦克在冰天雪地的边境上向我军阵地横冲直撞,我人民解放军战士一忍再忍没有打出第一枪,而是在雪地里用木棒和这辆钢铁的坦克周旋,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把坦克驱赶出去,但是,最终吃亏的,还是我们的解放军战士,有的战士被撞伤有的战士被辗压……苏军的坦克嚣张之极,解放军战士的无奈之举,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慨,电影院里的观众群情激愤,怒不可言,高呼:打倒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可想而知,那时候的爱国热情有多么的高涨!

那时候父亲被下放到公社的矿区里劳动,母亲还留在县城里工作。我们那时候也没有怎么样正常的上学读书,我就在公社和县城两头跑两头玩。有一次和同学一起在县城的大街上闲逛,远远就看到县装部的一队人民解放军战士全副武装,列队并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大街中心走来,那时候的解放军战士穿着草绿色红领章的军装,戴着红五星的军帽,肩扛着上了刺刀的步枪,那个架式威武不屈,令我们羡慕不已,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一直向往着当一名解放军战士!我们几位同学好奇地跟随了这对解放军战士的尾巴,一直来到了县郊的一块荒滩草地。

这里原来是解放军和当地民兵的一个打靶场, 我们来到这里没有发现解放军打靶,而是发现解放军在练习打坦克,这下子更激起了我们的好奇心,我们蹲在旁边的草丛里忍受着日晒蚊咬默不作声地观察:只见打靶场里,停留了几辆足以以假乱真制作得跟真实坦克的比例十分接近的木质坦克停在那里,我们看清楚了,坦克的机身是用木板钉制的,坦克的轮子不是履带而是用四个手推车的轮子代替,坦克的炮筒使用一长杆的竹筒涂上黑墨水做成的,整个坦克做得和龙和现让我们这些小孩看得目瞪口呆。解放军战士来到坦克的面前,由一位指导员拿着一包捆扎成炸药包型状的鞭炮做讲解示范,先示范讲解如何放置炸药包和放炸药包的位置,又如何的撤退隐蔽,然后,叫解放军战士分散开来,逐个的进行练习。只听指导员一声令下,坦克的前方几位战士使劲的拉动着一条粗大的绳子,把那辆木制坦克由东往西使劲地拉起跑动起来,这时候接到命令的第一位战士抱起炸药包,用葡步滚爬跳跃急速奔跑的动作,迅速的靠近了坦克的侧翼,沉着果断地将炸药包放倒了坦克的轮子上盖上拉响了炸药包里的鞭炮,然后猫着腰向侧面奔跑隐藏躲避。等待鞭炮声响完了以后,再进行第二个炸坦克轮子的训练,方法几乎一样,就是由士兵抱着炸药包向坦克扑去,将炸药包挂在轮子上拉响了炸药包的鞭炮,然后迅速地返回。最后一个练习就是战士扑向坦克,爬到坦克的机舱上,将机舱的上盖打开扔下用鞭炮做的手榴弹,然后迅速的逃离。在练习的过程当中,那位指导员不时的叫停下,做纠正示范,或者叫战士们重新再进行,把动作做准做熟而且还要求做快。看到战士们都练得差不多了,这位指导员又重新将木制的坦克调换了一个位置,把难度加大:将坦克由坡下往坡上拉动,攻击的战士选择由正面由侧面由后面抱着炸药包跑动扑向坦克,而拉动坦克的战士则把坦克拉得时快时慢,尽量模仿坦克攻击前进时的速度和状态,让那些攻击坦克的战士奔跑不己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之后这位指导员又调整了训练位置,将坦克拉过小河的中间,让战士们轮番抱着炸药包,奔跑在河滩水中向坦克接近并炸毁它。练习这个动作的时候,我们发现许多战士都摔倒在河里,被指导员吆喝着继续练习又从水里爬起来踉踉跄跄的扑向坦克,最后有几个战士因为反复的训练太疲劳已经力不从心,连坦克也追不上,或者追上了坦克也爬不上去了,只能老老实实的接受着指导员的严厉训斥,那个样子和看真打的一样十分过瘾。那个年代我们的年纪都还小,我们也没有资格来评论解放军战士的这种练习是否先进还是落后?但是有一点是完全可以肯定的:就是比我们看电影里的新闻简报,战士们用木棒打苏军的坦克要过瘾得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