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写在前面:上一篇回忆录,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激起我继续写下去的愿望。这些资料都是根据真实的历史回忆撰写的,不是创作,也不是虚构。为了增加阅读趣味性,略使用了一点写作手法,借以满足感兴趣网友的期待。

写这篇文章的动因是想揭开这段鲜为人知尘封已久历史的原貌,也是为了纪念那些因此牺牲和受伤的战友。之所以隐去了历史事件发生地以及人物的名称,是考虑到那个历史时期的特殊性,虽然属于传播正能量,可能会有一些负面影响,还是不说为好。经历这段历史的战友有数千人,驻地民众更是不计其数,根据文章内容,他们都可以猜出端倪、见证历史。历史不允许杜撰,应该加以保护和尊重,欢迎提出批评和质疑。下面言归正传。

1969年对我个人而言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充满了艰辛困惑,也很紧张刺激,富有传奇色彩。但是,纵有任何艰难困苦,都不可能动摇解放军官兵的坚定信念,这正是锤炼意志品质的大好机会。有了我们这个坚强的集体,即使是龙潭虎穴也敢去闯一闯跨进那处宽敞的大院,可以看出这里原来是乡镇供销社的办公场所兼仓库,农村一般是没有这么大的院落的。经小喽啰介绍,知道站在我面前的就是他们的司令了,森严的戒备、精良的装备都证明他们不是普通的群众组织,中年人的言谈举止也显示出他是个老谋深算、深藏不露的阴险人物,也许他正是我们今后需要严加防范的对手。“司令”装模作样地寒暄了几句,就开始打听我们部队来自何方,到农场怎么会带那么多大炮等问题,我心里有点紧张,表面还是若无其事,回答他说我们是到这里搞生产的,哪有部队不带装备的呢,其它就不再多说了。对方无计可施,只好叫手下招待我吃饭,这样的“鸿门宴”岂是随便能吃的?背后还不知隐藏了多少阴谋诡计哩!我赶紧搬出解放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进行搪塞,坚持不肯吃饭。无奈之下他只好拿出那封信,让我转交给部队领导,示意送我出去。

离开镇子不远,三个战士从树林子里钻了出来,看到我时又蹦又跳开心得都要哭了,说见不到我回去不好交代,我对战友们的深情非常理解,报以一笑。回到农场我立即拿着信直接去了团部,向团长详细汇报我所遇到的情况 ,也说出了我心里的疑虑,那些家伙训练有素,装备也好,绝对不是一般的队伍,特别提到他们有美式枪械。这种武器在我国早就不再使用,部队和地方都没有配备,连子弹都不生产了,莫非是隐藏下来的?这是需要弄清楚的问题。首长告诉我,这个地区形势极其严峻,地方上已经完全失控,没有政府,没有法制,也失去了正义,只剩下野蛮和血腥。据掌握的情况,两年前所谓的群众组织就开始冲击部队,抢夺枪支。他们无法无天,几乎掠光

了陆海空驻军的所有装备,抢走海防船艇大队的两艘巡逻艇,部队其它舰船都撤到了海上不敢再靠岸,连空军机场的战斗机也难以幸免,由于他们没有飞行员,只好拆下机炮当重武器使用。除了飞机,他们拥有解放军现役的所有武器。全国于1968年就消除了“武斗”现象,闹得最凶的成都、重庆、徐州等地也先后恢复了秩序,只剩下这里成为最难治理的“重灾区”。部队的处境将十分困难,需要加强警戒,保持警惕,所有人员不经团部批准不允许外出。我带回的那封信并没有实质性内容,只是他们摸不准我们的底细,想拉拉关系。后面发生的情况让我们明白,这根本就是一帖麻醉剂,麻翻了我们,他们才有机会实施罪恶的阴谋。

风云突变,从中苏边境传来了隆隆的炮声,部队接到命令准备战斗。部队官兵摩拳擦掌神情振奋,夜以继日地练习火炮、车辆上火车的装载技术,进行行进状态中的防空演习,高炮营虽然没有过来,想必在家里一定也是练得热火朝天,就等整个部队会合的那一天了。盐碱滩的地是苦的,水是咸的,空气也夹杂着海的咸腥味,连树都不长一棵,大片的土地如果不清洗,都无法种点蔬菜。八连的司务长不信邪,非要养上两只小猪仔,想改善一下连队的伙食,好不容易养了一个月,就被躲在芦苇丛中的野狼叼走一只,咬伤一只,气得直骂娘。部队经常没有菜吃就啃咸菜,从一公里外拉来的井水煮饭也是黄澄澄的,一股苦涩味,如此艰苦的环境没有难倒我们,谁都没有

半句怨言,只是困在这里太憋倔,天天听着“造反派”的枪炮声,心里窩着火。现在终于等到了报国杀敌的机会,要离开这片不毛之地,别提多开心,训练的斗志十分高涨,就等着出发命令了,根本不需要干部去动员。忙活了大半个月,上级忽然命令部队原地待命,中苏边境不打了!这一盆冷水浇下来让人凉了半截,这可忙坏了干部,反而要做思想工作了,安抚战士们的情绪,教育大家立足于农场,解放军战士以祖国的需要为己任,坚决不打退堂鼓。仗虽然打不成了,训练、种地还要继续搞下去,看似这大后方没有风险,其实一场更大的战斗正在悄悄向我们逼近,谁能事先预料到呢?

从四月份开始,部队一边训练一边下地干农活,农场的拖拉机忙着犁地,那些年久失修的水沟、田埂要靠人工修复,把地整好了,就要引水灌地冲洗盐碱,不洗两遍是无法种水稻的,下面就是育秧的季节了。大家都在田里忙忙碌碌,我也不闲着,这不,又到了需要去场部领给养的时候了。天色阴沉沉的,我一个人拉着一辆架子车顺着泥泞的土路向场部走去,走到农场中央的灌溉渠边,坐下来喘口气歇歇脚。不是唠叨,因为与后面内容有关,我必须简单介绍一下农场的大概情况。农场分南北两个分场,我们师两个步兵营、五个炮兵连负责南分场7-8平方公里土地,外带一个大学生连,他们是总参谋部选中先放在农场锻炼一年的大学生,暂时未穿军装。北分场面积

和这边相当,由XX军的一个团开垦,与我们不熟悉,不太往来,两部合起来有两千余人吧!眼看着从我们驻地边上开过来两部场部编号的军卡,满满的站着两车大学生模样的人,这事不奇怪,说不定要到场部有事办呢!可奇怪的是汽车驾驶室里挤了三个人,咱部队那会儿都是苏制嘎斯-51,嘎斯-63为多,驾驶室只能坐两个人,把司机挤在中间,这车还怎么开?从我身边过去的时候,我不由得白了他们几眼,暗骂他们真不懂规矩前面200多米的路边有步兵营的农舍,部队正在田里做活,几个炊事班战友在玩篮球,一个哨兵持枪游动着站岗,一派平静安宁的景象。

汽车径直朝他们开去停下,“学生”们纷纷跳下车向农舍冲过去,一声凄厉的枪响,哨兵倒在血泊中。突如其来的枪声惊呆了所有的人,空气仿佛都暂时凝固了起来,当大家缓过神来的时候,一个司号员从屋里冲出来想吹紧急集合号,他应该是营部的通讯员兼号手,一颗罪恶的子弹又射向了他,他也倒下了仅仅十多秒的时间,歹徒们就从各个屋里抱着枪冲了出来,仓惶向来路逃去。歹徒们在向我逼近,地里做活的官兵也举着农具追了过来,只有少数几个战士手里拿着武器。形势万分危急,一触即发。

一股热血涌向脑门,脑子里一片空白,喉咙干涩仿佛要冒烟,目睹这整个过程的我腾地跳起来,双拳紧握,青筋暴起,恨不得把这些暴徒撕成碎片,挂在身上的挎包是怎么摘下来的,里面还有不少现金和军票,事后一点也想不起来。惊惧、紧张被愤怒所取代,军人的使命告诉我必须阻挡他们的罪恶行径,什么也不必想,冲过去用身体挡住他们!“站住”,我命令他们停下来,当然谁也不会听我的,我一把拉住一个拿着半自动步枪的家伙,一脚踢过去。那家伙疼得蹲了下去,我拽过枪一拉枪栓发现没有子弹,后面的歹徒也没有向我开枪,这时我才想起,部队的枪和子弹平时是分开放置的,他们只顾逃命,根本来不及装子弹。有枪没子弹只能当棍子使,几个家伙围

上来,大家连砸带打滚在了一起,他们人多势众占上风,我被砸了几下,也感觉不到疼痛,“拿刺刀捅他”一个歹徒狂叫着。

就在危险关头,“哒哒哒哒”一排冲锋枪子弹檫着他们的头皮飞过,歹徒们吓得屁滚尿流,顾不上别的纷纷跳进旁边的灌溉渠中,游向对岸。过了渠就可以凭借地形逃之夭夭,不易再追上了。我回头看去,是步兵的一个干部在我危急情况下开了枪,救了我一命,至今都不知他是谁,实在太遗憾!部队有纪律,没有命令不允许开枪,在那种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打个“盖帽”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拦住了一个跑得慢的家伙,看他背着一支手枪,令我喜出望外,可拉过来一看气不打一处来,只有空枪套,手枪早被他吓得扔沟里去了,枪套上的备用弹匣里只剩两发子弹,我把它装在了裤兜里,拎着没子弹的半自动步枪又继续追下去一个歹徒压在一个小战士身上,双手死死掐住他的喉咙,战友危在旦夕,这时我的枪已经推上了刺刀,只需一个突刺就可以结果了那厮的性命,想到部队已有命令,我收住了枪刺,调转枪托狠狠砸在歹徒的腰上,歹徒惨叫一声趴倒在地,我一把拉起小战士,一口气追到了农场外边。前面还有几个歹徒拎着枪在逃跑,没有子弹追过去非常危险,我折回头发现顺着沙河大堤又来了一辆“造反派”的汽车,也许这些家伙来迟了赶了个晚场。只要他们冲下大堤,路上有我们很多官兵在捆绑俘虏,就能轧倒一大片人。我急得大喊“谁有子弹?”,连着叫了几声,二营的一个排长扔过来一个冲锋枪弹匣,仅仅扣出来两发子弹压进半自动步枪,汽车就冲到了跟前。我“呯”地一声对天开了一枪以示警告,另一颗子弹就准备留给驾驶员了。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驾驶员连忙刹车停住,战士们一拥而上把他们拖下车,拳头皮带像雨点般地招呼过去就在大家把精力集中在南部区域的时候,驻在北边步兵营的不少官兵也追到了这一面,北边的场部也传出了枪声,有一大股歹徒袭击了农场场部,掠走了一大批物资和一些武器,造成了一些伤亡,损失较大。等我们赶去支援的时候,已经慢了一步,歹徒们撤退了,没有抓住一个俘虏,亏大了!

战斗已经告一段落,俘虏押送到团部处理,部队回到农舍检查人员、枪支情况,派一部分人去清理战场,等候下一步命令。部队召开党委会,研究分析对手的企图和动机,对方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派不多的人员深入农场中

心地带引诱部队上钩,主要袭击目标应该是场部。这一战,虽然我们抓住了他们不少俘虏,打击了他们的锐气,但是他们对我们造成的损失更大,我们有一些伤亡,丢失一些物质,看上去双方打成了平手,实际我们在战术上

输了。大家判断对方只是一次试探,下一步可能还有更大的行动,我们应该调整部署,迎接更加严酷的战斗。新的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了。。。。。。(未完待续)http://bbs.tiexue.net/post_7083168_1.html 揭开历史:“国军”不消停,部队农场变战场(1)

本文内容于 2014/3/5 14:16:37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