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1987年国庆节前,我在旅政治部工作时接到部队赋予的一项任务,抽出来参加部队接兵,并担任集团军赴云南西双版纳州征兵总联络员,这一去就差不多三个月,除了完成工作任务外,也感受了一把西双版纳州这块神秘之地的少数民族地区的风土人情。

(一)由昆明向西双版纳前行

9月28日,我由成都到了昆明,便只身从昆明向西双版纳州府所在地景洪出发。

昆明汽车站的候车室大厅给人以新颖的感觉,圆形的厅室分别排着去往各个方向的候车坐位,特别是那个占了整个一面墙壁的大型壁画《孔雀公主》将人引入少数民族神话境地。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交通工具是长途汽车,这种客车介于旅游车与普通客车之间,靠背比较高,在当时来看还算是较为舒适的了。汽车沿呈贡、晋宁、玉溪市方向行进。山区公路许多拐弯、上下坡,这里的天气也是变化莫测,刚才还云遮雾障,转眼间烈日当头;早晨穿毛衣还冷,中午就只能着两件单衣了。公路两旁的树木倒还茂盛,连绵的山坡有高有低,长满了灌木丛,蜿蜒的公路多处很颠。汽车行至一个下坡处堵车随便就是一个多小时,下午5点多钟才把一车人拉到一个生疏的地方,叫做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境内的甘庄华侨农场。这里开有许多旅社饮食部。驾驶员只说了声“明早6点开车!”便各自为阵了。我单身一人写了个单间,只需6元钱,进餐、洗澡后才歇息。这附近没什么闹市,纯属是过往旅客歇脚之地。那些管理旅馆、小卖部的人讲话难懂,几乎都是华侨,说的大概是越南、印支及东南亚的语言。一同下车住进旅馆的还有两个“老外”,一男一女,另有我们军某步兵师的两个军官,但相互都不认识。

越往南走越给人一种偏僻的印象,少数民族的“品种”也多起来,同车的也还有一位傣族打伴的姑娘,因为只有她一人穿了筒裙,比较打眼。

乘车是辛苦的,长达700多公里的路程让人害怕,第一天只走了三分之一路程。一个人座在车上可以一整天不说一句话。

第二天早晨6点钟继续出发,这一天是最难熬的,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进脑袋基本是晕的,沿途看见不少车辆被撞坏,或者出现故障。途经元江、墨江两县,中午在能通关吃午饭,看到街上不少卖水果的,除了广柑、柿子、香蕉、香柚外,还有一些叫不出名的水果,民族地区味道很浓。下午5点车行至普耳县前面两公里处的云南地质局八一六队招待所,晚上就住这里了。我与同屋的老同志吃完饭后出去走一走,转了一下普耳县城,不大。这地方名气最大的要数“普耳茶”。我们并没有亲口品尝名茶,只记得上中学的时候,盛行手抄本《一只绣花鞋》,那书中就提到过云南“普耳茶”,我想回去时买几包也是可以的。同行的老同志就是西双版纳军分区的干部,好象已经退休。他向我介绍了那里的风土人情,西双版纳就是以景洪为中心,共辖三个县。他说是1963年就当兵了,一开始在民族支队,后调到景洪武装部,再到军分区,一直都在家门口当兵。他对现在当兵的年轻人看法又不太一样,认为各有自己的打算,入伍动机很难说是十分纯正的。他说西双版纳地区的傣族青年,比其他少数民族青年条件要优越些。傣族住在平坝子,没有山里面苦,自然也就吃不了苦,并且他们有些“狡猾”,脑袋反映不慢,特别有恋家的想法。我听到这里就担心今后这批傣族兵会不会开小差往回跑?他说边疆地区的人,生性是有些野性,这是长期历史形成的,也是地理环境所造成的。

第三天又是早晨6点钟出发,天亮后到达思茅,步兵师两个干部打了招呼下车,他们是担任思茅接兵联络员。汽车继续向前,翻山越岭,开到一个叫大河的地方停下,一个武警士兵背着一支冲锋枪上车逐个检查旅客证件,看样子这里已经属于边境地区,那武警战士并没有查看我的证件,只是点了点头,意思是相信我这个当兵的是外出执行任务,可是有两个小子属于证件不符被清下了车,汽车又朝前行,进入景洪地区后,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公路两旁有许多的油棕树、木瓜树、香蕉林、橡胶园,这些都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的热带作物。气候开始炎热,厚衣服已经穿不住了。

勐养是一个乡所在地,听说也还比较出名。少数民族中大多数是傣族,穿着筒裙的女子到处皆是。收割季节,田间一片繁忙,奇怪的是,他们竟用扇子当风车煽稻子,好象在田间跳舞,实在有些落后。下午一点半汽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景洪,看那澜沧江由北向南流去,水势湍急,颜色泛红。我来到大街上看见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太阳下行走,街面也不那么干净。在那位老同志的指引下,我找到了西双版纳州军分区位置,门卫哨兵说下午两点钟就上班,两个战士知道我是从四川省来的接兵干部,因为他们都是四川兵,感到十分亲切,过来问长问短。军分区副司令从里面出来,我简单说明了来由,他叫我先住下,然后再进入工作。天下当兵的是一家,我并在军分区机关食堂与战友们聚餐共庆祖国生日。

刚到西双版纳就赶上了国庆节,有一种奇特的感觉,想感受一下少数民族地区过节的气氛,于是上街看了看。总的印象不算太落后,毕竟是旅游胜地,据说平时都十分热闹。傣族姑娘的穿着确实花哨极了,这并不是过节才穿得如此艳丽,平常也是这般打扮,哪怕是下田也如此。而傣族小伙子一般都是穿着汉族衣服,只是从五官长相上可以辨认出来特征。这里性别有些失调,据说女性恐怕要占70%,难怪早婚现象十分严重。

天空只要放晴就特别蓝,蓝天白云给彩色照片增添了鲜艳感觉。如果是4月份来这里还可以赶上泼水节。那个时候人更多,街上人拥挤不堪。泼水节是傣历的新年,是傣族最隆重的传统节日。在傣族人看来,水是圣洁、美好、光明的象征——世界上有了水,万物才能生长,水是生命之神。关于泼水节,从《西双版纳风物志》一书中知道:“傣家人能歌善舞,也是最爱清洁卫生的民族。他们的新年就是泼水节,用相互泼水来祝贺新年。水,是圣洁、美好、光明的象征。傣家人认为世间万物,有水才能生长,水是万物的生命之神。泼水节在傣语里面叫楞贺尚罕比迈,即6月新年。”我读听那发音好象是“能和上海比美”。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二)到橄榄坝的体验民族风情

好象是在哪一次电视上见到过这般风土人情,后来回忆是看过八一厂拍摄的电影《勐陇萨》,偶象级演员王心刚主演。1950年春,解放军某边防部队指挥员江洪奉命率工作组赴云南傣族地区勐垅沙开展工作。当地头人布亢受潜伏的女特务刀爱玲的挑唆,禁止傣族老乡接近工作组,使工作组的工作难以开展。面对这一形势,江洪要战士克服畏难情绪,深入群众,为群众做好事,以取得他们的信任。同时,江洪又带头到苦大仇深的梅恩家访问……。过去没对外开放时,西双版纳真的是一片神秘之地,电影中的景象已经是现实了,我很新奇。

他们说,来西双版纳如果不去年橄榄坝就不算是到了西双版纳。按这一说法,促使我约上军分区小卢、小于等几个战士一同前往橄榄坝打探走访。

早晨来到澜沧江边,8点准时开船,沿澜沧江东南直下,两岸全是橡胶林、香蕉园和傣家寨子,风光独特涟漪。一个半小时便到达橄榄坝,这里又叫勐罕,传说是孔雀的尾巴,具有鲜明的傣族特色,我等上岸后并没急于看风景,而是找家川菜馆将肚子弄饱,尔后径直朝东边约两公里的曼听寺走。路上碰到一个小“龙鹰”(傣族称姑娘)她名叫依罕,长相姣好,肩挑竹箩筐,头戴尖锥开的草帽,身着红色筒裙,问她是在读书还是做其他事?她很大方,对我们说道:“我在州歌舞团学习,现在回家一趟”。原来是搞表演艺术的姑娘,她家就在橄榄坝的竹林深处,那一定是很幽静的。说罢还同我们一起照相。我们顶着烈日来到曼听寺,这个寺庙是正宗的傣族缅寺风格。傣族人全都信仰小乘佛教,男孩子到了七、八岁必须进入寺庙修行,长大后又还俗。

这里水果的确不少,让人大开眼界,椰子挂在树上,香蕉最好是芝麻香蕉,甘蔗象姑娘的胳膊一般粗。一位“老咪涛”(大妈)给我们每人一颗象青果一样的东西,咬一口很不是嗞味,但多咬几口就有了一种回味无穷的感觉,才知道是槟榔。看那些傣族人吃了槟榔后满嘴发黑真是有意思。

第二次去橄榄坝是为了陪云南武警总队参谋老贾。我们当天去了没能赶上返回的游船,只好住在了水管所招待所。这是附设的一个小吃店,做烹调的和管住宿的都是两个傣族表姐妹,模样很不错,她们算得上傣家有出息的了,因为都有正式工作,并且都念过初中,那妹妹十分想当兵,但却不可能,我们还耐心作了解释,一个州才几个女兵名额,且要有高中文化,所以根本轮不上。到了曼听寺白塔前照相后,横着一走,我们来到一家竹楼下竭凉,男主人出来一见是解放军,便热情地叫我们上去坐坐,我们试了试,问他不脱鞋可以不?他说也是可以的。因为我们看见竹楼下面堆了一堆鞋子。上去一看,屋里一家人正在吃饭,这已经是下午两点钟,傣族人吃三餐,但每餐都吃得很晚。我大概观察房子的结构,如同电影里面演的一样,木板拼起来,故意留了些缝隙。烧火是用一个火盆,将锅吊起来做饭,旁边也有电饭锅。三个人在家吃饭,主人说有的在外干活去了,剩下的是两个年轻妇女,不好称呼,看到桌子上面还有用芭蕉叶包的米饭。

下午沿着小路我们整整走了两个小时,把那竹林、树林、橡胶林、寨子、寺庙、农场全都看了个够,细想起来,到了橄榄坝也不过如此,只不过是名声在外。以后的许多年变化就大多了,我再去一看,完全变成了旅游景区风格,甚至商业气息很浓厚。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三)恰逢自治州自治条例颁布

赶在国庆节,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自治条例颁布,还在广场召开了一个庆祝大会和群众游行。我等暂无要事,也和军分区机关的战士们一道去那里看了热闹。群众集会不见更多,但《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自治条例》的颁布确是当地政治生活的一件大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结合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的政治、经济、文化的特点制定条例。属于地方性法规,过十年后才又有了修正本。

自治州地处祖国西南边疆,是傣族实行区域自治的地方。自治州内还居住着汉族、哈尼族、拉祜族、布朗族、彝族、基诺族、瑶族等民族。那《条例》更多的是给了边疆民族地区很大的自治权,所以说,自治州充分发挥自治州位于热带北缘,有大片原始森林和丰富的动物、植物资源,具有发展热带、亚热带作物和旅游事业的优势,在保护生态平衡的前提下,依靠科学技术,大力发展坝区经济,加速山区、边沿地区的开发和建设,大力发展商品经济,提高社会生产力,逐步提高各民族人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

对于老百姓来说也是个实惠,比如遇有全州性民族节日还可放假3天。这个大会开得还比较隆重简短,自治州机关和各行业、团体都组成了游行方队,穿着统一,好奇的是那些缅寺的和尚也组成了方队参加游行,好是热闹了一番。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四)与地方征兵办和武装部的磋商

1987年度的部队征兵工作,基本是根据国务院、中央军委于1985年10月公布实施的我国现行的《征兵工作条例》有关政策,结合各军兵种和武警部队的任务需求开展的。实施过程中多有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

1.征兵联络工作有分歧有合作

与西双版纳州征兵办和景洪县人武部协商有关送兵事宜很有一番口舌之战。

几年来采取由地方武装部征兵、送兵,部队派联络员监督送兵的改革做法难以真正体现它的成功之处。双方在具体商谈如何共同完成兵员征集任务过程中都摸索出了各自的一些“经验”。特别是地方上有一套对付接兵部队的办法,他们是老油子、坐地炮。而我们来自各部队,每年接兵都不一定固定人员,只是到是征兵季节才抽调干部组成联络工作组,所以对政策规定方面的条条一般都“灵活”不起来。为了求大同,存小异,在坚持原则不动摇的前提下,尽量维和与武装部和征兵办的关系。他们在与我们的商谈中,竭力想从我们这里得到点有利的东西,使交涉近似于谈判。

双方在一些关键性问题上总是不能顺利达成统一,也就是矛盾的焦点所在。比如,第一、经费原则问题;第二、一旦定下了标准是实报实销还是包干负责的问题;第三、汽车输送的办法和费用问题;第四、途中医疗费问题。

在一天下午的“会谈”中,我们几个接兵部队的联络员与景洪武装部的政委等人展开了“拉锯战”,继续协商有关具体问题。我们的答复仍不能使他们满意,相反,在某些具体事宜上已经到了“亮牌”的地步。

谈到车辆输送新兵,他们要求必须是要包一台车,不然就让部队出军车接。公路汽车输送我们是要拿出计划的,30人以上才能包车,而50人则倒多不少,却不能包两台车,但涉及到两个县的兵如何共用一台车?定不下来。

而在如何把好新兵质量关问题上,我们严格按照部队的规定,要求是否能进一步深入了解兵员质量,他们就用要我们也承担责任来压我们。新兵途中伙食标准他们要按每人每天1.48元来吃,其实经费标准,比如吃几类灶,地方上是一清二楚,可他们装糊涂,说是这个地区历年都是吃二类灶,给新兵吃好点,送兵就少些麻烦,甚至可以从中搞名堂。在有没有住宿费的问题上,他们坚持要住旅馆,而文件规定没有住宿费,一般是住兵站。考虑到一路要走好几天,送兵干部顾不过来,这个我们认为可以理解。反正摆出许多难题。

为什么要等到最后才明确新兵的去向?他们讲了许多理由,要我们理解其难处。政委颇有点“一锅端”的干劲来应付我们几个接兵干部。有的话按说他是不该讲的。前几天,他们先给我们创造了一点好的条件,送给我们每人一条香烟,又派车让我人去大勐龙景区看看。但我们只要一提出下去了解一下兵员状况,武装部就推脱说车辆调整不过来。

2.抽样调查兵员素质

在景洪县政府门口,我见到应征入伍的名单已经张榜公布了。我碰到两个属于城区的小伙子,虽然已经接到《入伍通知书》,但能看出他们面目低沉的样子,估计他俩是因为没去成武警部队而有点失望,我作为野战军的接兵联络负责人,不能更多地宣扬我们部队的好处,但又为这些年轻人不了解部队的实际情况而沉思。为什么在这一地区的青年普遍都不愿意去解放军部队而向往武装警察部队呢?仅仅是因为不想打仗吗?真不可思意。

有一天我们从勐腊县返回景洪,在车上偶然遇到一母一女,她们说是到州征兵办告状,主要是因为当女兵不成,母亲说是革命烈士子女为什么得不到照顾?这位女青年是勐腊县三个应征女青年体检、政审合格之一,然而在昨天的定兵会上被刷掉了,说是武装部搞了鬼,硬是定了县防疫站那个卢秀梅,她们不服气,说卢的父亲是县医院的,母亲是防疫站的,当然可以从体检中作弊,这里面还挺复杂的。大家都知道勐腊县一的一个女兵名额是为版纳州武警部队招的,所以争得厉害,看来是搁不平。这母女俩是受县公安局政委的指使到州里“上访”的。

3.地方武装部办招待

景洪武装部政委专门开车来招待所找我等4个接兵联络员,说是下午4点一定去武装部一趟,我们按时间去了,政委说要陪我们几位去周围的一家看看风土人情,了解生活习惯,说明了是去吃傣味。说罢便驱车去到曼听公园,先在缅寺看了看。政委本来是有点才,在部队做过群工干事,学过越语,又懂得傣语,能跟傣族人对话。在缅寺里他就有关傣族为何要信仰佛教给我们介绍了许多。

这种缅寺象征着傣族神圣的地方,那塑像便是释迦牟尼佛像。傣族人信仰小乘佛教,与缅甸、泰国是一个信仰。傣族是过去这里许多民族中最强盛的一个民族,男孩要想有点出息都必须先进寺庙当和尚,而这种和尚是要可以还俗的。和尚的戒律不严格,可以吃荤,还可以沾花惹草,难怪我们看到公路上有不少小和尚都骑着单车或摩托带着姑娘东游西逛。当和尚主要是继承傣族传统文化,学傣文、念佛经,今后长大成人还可以当头领,当干部。

政委还真是个民族通,关于傣族的习俗方面他十分清楚,不断给我们介绍情况。傣族人中基本都是没有姓的,为何又出现了许多姓刀的,这里有一个故事不细说,只是知道过去有一个国王赐给他们一把刀,于是就有了刀姓。男子多数姓岩,女子多数姓依,就这么怪。

傣族的语言、地名有许多说法。西双版纳在傣语中的意思是十二千田,版纳是行政区划,而勐又是版纳下面的一级行政区,曼又是勐下面的一级行政区,相当于村庄、寨子。缅甸有两个版块过去曾经也是我们国家的,由于清政府当政无能,划归了法国。泰国也一度想把西双版纳看成是他们的领土。有一年泰国邀请五十多个国家的武官来这个缅寺参加泼水节,还说跟回到家一样。傣语跟泰国语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就象四川人讲话,云南人、贵州人能够听懂一样。

出了缅寺,又到了曼景兰,也就是我们赴宴那个地方。曼景兰傣语的意思是花的村寨。有一家傣式竹楼十分阔气。进了那里面政委才对我们说,今天是我们一个应征入伍的傣族新兵家庭邀请我们聚一聚,品尝一下傣族风味菜,这是傣族人的最高礼节了。这一家看来比较富裕,是一个大家庭,亲朋好友许多都在州县做要员,不一会儿都陆续到来了。我们刚坐下,茶水、香蕉、香烟、“好罗所”(一种象年糕一样的食品)就端上来了。过了一阵,我们再上楼洗手、入坐,政委不时用傣语与主人家对话。这傣味的确有些独特,香茅草捆鱼、烤牛肉、油炸芭蕉、生菜、烤鸡等都是我们从未吃过的东西。还有紫米饭用手抓来捏捏就吃,风味十足。傣家人送子当兵感到荣耀,门口竟放起了鞭炮,把我们当作主宾对待,政委借此冒出几句话,说是我们配合的机会很少,但这次征兵合作得不错。他这个人有确是个民族通,在当地是混得非常熟的。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五)去勐海打洛中缅边境

住在西双版纳的时间很宽裕,我和云南省武警总队的接兵干部一行4人一致决定利用接兵联络的这个时间,去勐海县了解一些兵员情况并顺便到边境看看。

没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只好乘坐公共汽车,从景洪到勐海要走一个半小时路程。那司机倒是很热情,见我几个是军人,比较客气,目的还是为了多挣钱。沿途总是招手便停车上人,搭车的少数民族同胞给了车钱不要票,这些钱自然就直接进了司机的腰包。

沿途的稻田里傣族人正忙着用较为原始的收割工具干活,挥动蒲扇去煽盘子,煽几下又用脚在席子上挠两下,好象在跳“迪斯科”。

到达勐海县,首先找到武装部,政委热情接待了我们,了解到勐海县比景洪自然条件要差,相当部分地区没有高中生,尤其是少数民族只有少数初中毕业生,全县才一个农场,而景洪却有五个国营农场,兵员来源自然要大得多。武装部长是个爱伲族,他说与战斗英雄山达很熟悉,因为是同一个民族,相互还有联系。政委是河南人,有个侄儿前几年来到勐海做工,现在农场想当兵,但是一个初中生,条件有点不符合,看能否给予照顾。我们都不敢乱表态。

谈完工作,我们就直接去看风景了。勐海有个著名的景真八角亭,属于版纳州的名胜古迹。去到那里还未能停稳,就被一群中学生围住,要求想当兵,可惜他们全都有是初中生,于是我们一起合影留念。

次日晨继续打听什么地方乘车去打洛边境,结果在车站问到一位曾经在老十三军当兵的南下干部,他主动给我们介绍打洛那里的一些情况。打洛距勐海县城70公里,系傣语地名,意为不同民族共居的渡口。老人家说从缅甸进来的美式茄克不错,耐火、防水、耐酸,并指给我们看旁边一位小伙子穿着的样式,价值估计100元一件。这个季节边境的东西不好买,因为是农忙时节,东西过不来。

到了打洛镇,根本感觉不到什么边境小镇的热闹情景,既然来了,说什么也要到国境线上去看看。那年月内地人一般还很少有到这边境地方去的。一般来讲,出差来这里的人也是不允许到边境去的,因为只要一露面,一眼便认得不是边民和当地人。我们就化装吧,向一家开饭馆的老板娘借了几件衣服,再戴上一顶草帽,简直象个难民,实在好笑。四个人分成先后两伙便往界碑方向走。一条小河横栏着,桥那边设有个棚子,是武警检查站有人在执勤。这桥是竹子建成的吊桥,走在上面晃个不停,加上心理作用,让人找不到感觉。一过桥就被一个大嫂叫住,说是要收费,因为这桥是他们集资建设起来的,每位三角。武警一个兵要我们拿出证件,终于我们还是被认出是当兵的,他说你们何必这样装扮。老贾灵机一动,只好硬着头皮换上武警服装前去交涉,这才征得同意。但那个兵不允许我们单独到界碑去,这是他们的职责。一是怕我们会迷路不安全;二是怕我们逃出境去。经过好一阵交涉,他松口要我们找当地人带路才放行。后来有个傣族小伙子愿意给我们带路,但还得给他一点小费。

太阳当头,我们全然不顾,边走边照相。位于打洛镇南约3公里处、中缅交界线218和219两个界碑之间的那棵大榕树名叫“独木成林”。树高约30米,最宽处约120米,32根气根植入土中。树龄在二百年以上,是打洛知名的旅游景点之一。我等一直走到了219号界碑面前。这碑一米多高,一面刻有中文,一面刻有缅文。当我们站在缅甸一侧照相时,对面山上的老缅在吼什么,向导说有时他们会朝这边打枪,把我们吓了一跳,抓紧离开。向导还指着对面山上一个房子说,那是缅甸人民军一个副司令的家,果然不同于其他寨子。那副司令是个女人,并且是中国四川人。人民军因为是缅共军队,同政府军经常打仗,属于游击队性质,有时不受老百姓欢迎。因为他们一没有吃的用的就抢老百姓的东西。

215号界碑倒藏在竹林之中不那么起眼,照相留影,我们走过去走过来好象出了几次国。听老乡说,这一带还是比较复杂的,头一年广州来了4个大学生,其中1个女学生就莫明其妙死在这条河里。我看真是遇到鬼了,在界碑照的胶卷结果没走片,也就是基本没照上,有些遗憾,应证了昨晚上做的一个梦,也就是整个胶卷全部曝光了,就这么巧。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原创]多年前赴西双版纳征兵所见所闻(回忆文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这是真正的记忆。想当年,军民一家,鱼水情。遥想当年,“造反派”和一些不明真相的农民,手持着自动武器、鸟铳和砍刀,冲击着海口政府大楼和部队驻处。人民子弟兵们赤手空拳,用血肉之躯组成人墙,他们接到的命令是:绝对不能向自己的人民开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有些战士中了流弹,倒下了,但又有一个战士补上来;有的战士给石头砸得鲜血直流,但仍然咬牙坚持。

当天,那些“造反派”和不明真相的农民们给震住了。农民们似乎明白了什么,慢慢地退走了。第二天,只有几十个“造反派”在那里打冷枪。第三天,连“造反派”也退了.....

这,就是毛主席的部队,我们的人民子弟兵。

11楼 联横合纵
这是真正的记忆。想当年,军民一家,鱼水情。遥想当年,“造反派”和一些不明真相的农民,手持着自动武器、鸟铳和砍刀,冲击着海口政府大楼和部队驻处。人民子弟兵们赤手空拳,用血肉之躯组成人墙,他们接到的命令是:绝对不能向自己的人民开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有些战士中了流弹,倒下了,但又有一个战士补上来;有的战士给石头砸得鲜血直流,但仍然咬牙坚持。

当天,那些“造反派”和不明真相的农民们给震住了。农民们似乎明白了什么,慢慢地退走了。第二天,只有几十个“造反派”在那里打冷枪。第三天,连“造反派”也退了.....

这,就是毛主席的部队,我们的人民子弟兵。

13楼 tttt8866

如果你真是那个年代的人 作为晚辈的该称你为长辈了

历史的真相有时候说出来 让人感到人生观的颠覆

你可以查查 文革武斗惨烈 及其由来 是谁发起的

天涯 你搜索 文革武斗 帖子里面很多亲历者 写了当时的情况 尤其重庆是武斗第一枪 也是最惨烈的地方 大名鼎鼎的梁兴初都一筹莫展 你就知道谁有这么大的支持力度 让军队都无计可施了


看完了不知道你会怎么想

不,那是我父亲的亲身经历!

当时是六几年,我父亲在海南服役,他是林彪的部下,他们经了南海六几年那动荡不安的岁月。七几年林彪事件后,父亲所在的部队被解散,他本人被安排在一个远离故乡的国营小厂里当工人,直到退休。

父亲和他的战友们都认为自己是毛主席的战士,并引此为豪,个个不怕死,牛脾气十足。六十多岁的父亲,特别爱打架(好管闲事)。因为打了那些有背景的恶霸、流氓而几次被关进看守所,害得家人疲于奔劳,花钱无数!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