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喜峰口长城抗战记


喜峰口长城血战记

仅以此书纪念长城抗战80周年)



引 子

公元2013年4月21日,这一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在潘家口水库东岸,两辆中巴轿车沿着崎岖山路,缓缓开到喜峰口长城脚下。

喜峰口,群峰矗立,险要天成,是万里长城东部的一个重要关隘。北通辽蒙,南达京津,为冀蒙之咽喉,关内外交通之要道,兵家战略之重地。

1933年在这里爆发了著名的长城抗战,宋哲元率领的国民革命军第29军以大刀、手榴弹极其简陋的武器,打败了拥有飞机大炮的侵华日军,取得了震惊中外的喜峰口大捷。昔日刀光剑影的古战场,如今建成了风景秀丽的潘家口水库,喜峰雄关早已淹没在水底。这里是引滦入津的源头,四面群山,青松翠柏,墨绿如黛,一坡坡争相怒放的杏花,粉白相映,如诗如画。千顷水面波光粼粼,碧水如洗,湖区内舟楫往来,渔歌互答,一派安定、祥和的景象。

为了纪念长城抗战80周年,来自全国各地的29军后代,一行30多人,亲临河北省宽城喜峰口长城脚下,凭吊先烈,缅怀亲人。他们有的是七八十岁的老人,有的病体在身,不远千里数千里,寻访当年的古战场。同行的还有新闻媒体记者,新华社、中国新闻社、人民政协报、解放军出版社、凤凰卫视、长城抗战网、长城研究会和地方新闻媒体20多人。他们在宽城党政领导人陪同下,一起悼念抗日英雄。

年近80岁的赵登禹的女儿赵学芬,在别人的搀扶下,离开轮椅,慢慢走向喜峰口长城。她站在长城脚下,久久地凝视着前方老婆山、桃山高地,仿佛看见父亲手挥大刀冲向敌群,身后数百将士挥刀向前,舍生忘死,与敌白刃格斗。突然一颗子弹,射入父亲大腿,顿时血流如注,一个战士上来要搀扶他,父亲推开战士,大声喊道“不要管我,快去杀敌”。看着看着,赵学芬眼睛湿润了,她又把目光转向潘家口,沿着眼前的群山缓缓的向前移动:后杖子、三家、小喜峰口,蔡家峪,白台子,父亲当年就是沿着这条路线,夜幕下,亲率队伍,翻山越岭,奔袭敌营。那一处处山凹,那一片片巨石,仿佛就是父亲留下的的足迹。父亲魁梧的身影,时而闪现在巍巍的群山之中……,身后,一个、两个,无数的将士,身背大刀,腰挎手榴弹,紧紧的跟在父亲的后面,那不是王长海吗?还有仝瑾莹、胡重鲁、苏振元…….

在白台子长城抗战遗址,过静珺,过传良姐弟俩,抚摸着白台子长城抗战遗址纪念碑,仿佛抱住父亲的臂膀,不禁潸然泪下。“爸爸!爸爸!这就是你血染征炮,手刃日军大佐的阵地吗?这就是你九死一生,与敌人血肉相博的战场吗?这也是你的无数战友长眠的土地吗?”他们追踪过父亲的足迹,追溯过父亲的历史。他们知道在打响喜峰口战斗的第一天,他们的父亲过家芳副营长,就亲自带领一连士兵,以长城为依托,阻击敌人的进攻。日寇在大炮装甲车联合掩护下,数百日军蜂拥的冲向阵地,守军用大刀劈,钢刀砍,手榴弹砸,与敌人血肉相博,血溅长城,杀敌无数,自己也伤痕累累。两天后,11日深夜,他们夜袭敌人炮兵阵地,缴获敌人大炮18门,焚毁敌野炮装甲车全部,辎重物资接济车弹药无数,过家芳亲手血刃日本大佐敌炮兵司令,缴获敌作战计划图和满洲国地域图,摄影机一架。

李惠兰,何玟、佟兵、张木,张泉、孙一平,孙幼菊,谢咏才、冯强、金天愚,原启长等一行人,来到喜峰口长城抗战遗址纪念碑前。84岁的李惠兰教授是宋哲元将军的外甥女,也是这次活动的组织人,其他几位分别是何基沣,佟麟阁、张克侠、孙文涛,孙麟、谢振平、冯治安、金振中等抗日英雄的后人。在喜峰口抗日遗址纪念碑前,他们恭恭敬敬的向纪念碑行礼,合影留念。昨天他们在遵化29军烈士陵园为阵亡的将士献了花圈,在烈士墓前大家一起高唱起《大刀进行曲》:

此时他们耳边又响起另一只激昂的旋律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

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

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 起来! 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

前进! 前进!进!!

《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这千古绝唱的诞生正是源于这名垂千古的伟大的爱国主义的战争。

激动人心的旋律,把人们带入了战争年代,带入那场血雨腥风的殊死搏斗战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那些为国捐躯的军人们是伟大的,神圣的。29军,中国军队的楷模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