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马兰基地是个军架子的小型城市,部队共有两万人左右,分布在东西纵横十几公里南北纵横20公里的地域。 感觉很大了! 我就出生在乌斯塔拉西边的干打垒的老546医院!在124团住的是地窖,就是那种一大半在地下,窗户开在地表的地窝子!一直有种马兰是从我而始的地方的自豪感!基地周围都是戈壁滩,沙漠和天山,只有乌斯塔拉哩哩啦啦散布着几个维族和回族小村落,还有个和他们一样哩啦的农二师,和他们比我们是个大城市了!从不知晓在那之前,曾经有过更大规模的十多万众的部队在那里生活过,正是他们创造建设出了我们马兰这座戈壁滩上的“城市”!我们的一切都是他们创造的!知道了这些立刻有种渺渺裹裹的感觉!有种曾经幸福中的感觉!我说怎么小时候涉猎常在基地偏远的地方看见戈壁滩上那么多成片的红砖红瓦的空无人迹的营房,在那些房子上边掏鸟窝掀开的都是厚实的新瓦!现在只有通过这样的记忆才能找寻出他们曾存在过的痕迹!他们真伟大!原子弹爆炸!氢弹的大蘑菇云!东风酒泉那边打来的导弹!手遮帘仰头巡天给卫星查岗!从来都是以“那是我们的”心态去迎接的,从未听闻过在我们的前面还有另一拨“我们”,一拨比我们更多的有十万众的“我们”,那是一拨没有他们就不会有我们的“我们”!从未见到过两弹的红花别在他们的胸前!谁都没想起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早在我们登台前就已默默的悄悄退场!荣誉!来自“贺电的荣誉”上从未见过他们的名字!但他们就是我们!是比我们更早来的“我们”,比我们更艰苦的“我们”!樊叔叔跟我说过他在负责基地的军备供给的时候,工程兵的军装总是不够穿,一般部队一年一发,可是他们一套新衣服穿不过两个月,就穿碎了,注意,不是穿破了,是碎了!他去124团调查到底怎么回事,去了一看战士们一个月的新军装已经成布条了。肩膀部位的布已经磨透了,露着肉,找块破布或者毛巾披在肩上。每天干活太紧张,很多战士就用18号细铁丝把那些布条串联在一起,不断地增加最后就成了铁丝“网衣”,由此可见我们的先驱们的肩膀承载的是怎样的“分量”!那时候我们的军队还没有工作服一说,军装就是全能衣服。军装是军备,全军按年度统一配发,没有这么多多余的,只好向新疆军区求援,跑到军区仓库里边搜罗换军装时交上来的旧军装,还是不够又跑到兰州军区去要,搜罗一大批旧军装给战士们补充。没办法,那个时候穷呀!连个破旧的军装都金贵得很,都留着派用场呢!就这些还是凭着军委特级的最优先供给的文件好不容易才办到的!有如从别人的嘴里边把牙给硬拔出来一般!战士们太苦啦!那种艰苦是我们这代人根本想象不出来的!我出生时就生活在124团,知道了这些历史,我忽然再不敢以此为自豪了,我需怀着敬仰的心情尊拜于这个历史的面前,向我们的工程兵前驱们立正!敬礼!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