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昆明发生的暴力恐怖袭击案昨晚已经破案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和大家一样都很振奋。”4日,在北京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以此作为他的“开场白”。

朱维群说:“针对暴力恐怖分子,必然需要作出长期斗争、艰苦斗争。因为分裂主义势力,不仅丧失人性、手段残忍,而且能看得出有一定的组织性,经过了长时间洗脑和训练。分裂主义的产生有着历史、现实、国际等多方面根源。消除这些根源,我们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朱维群表示,中国已建立了自己的反恐体系,但仍应从多个方面进行改进和完善。

其一是快速准确灵敏的、有相当社会覆盖面的情报系统。朱维群认为,恐怖分子的行动特点,是以最少的人,造成对社会最大的杀伤和破坏、最大程度制造暴力恐怖影响,具有突发性和地点时间不确定性的特点。提高我们的信息情报工作的效能,建立更加完备的、有相当社会覆盖面的情报网,这是当务之急。

其二是实现专业反恐与“人民战争”相结合。“实际上,我们曾经有好的机制,但是随着社会条件的变化,群防群治在有的地方松懈了。加强群防群治,发挥人民群众作用,依然是中国反恐斗争特有的优势。”

其三是加强全社会的反恐教育。朱维群说:“要通过思想政治教育和专业的反恐教育,提高人民防范恐怖势力、保护自己的能力,使各族人民认识到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是大家共同的敌人。”

其四是加强国际合作。朱维群指出,中国和很多周边国家都有共同的反恐任务,且已通过上合组织等国际性组织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暴恐势力很多所谓经验,是从中亚、西亚一些国家的乱局中获得的,很多人员的暴力恐怖技能的训练也是在那里进行的。一些西方国家把这些地方搞乱了,使三股势力有了藏身之地。各国都有反恐需要,也有加强包括情报沟通等方面合作的前景。”

朱维群说:“虽然过程会很艰难,但是对于最后斗争的胜利,我是完全有信心的。和强大的国家和人民对立,恐怖主义只有败亡一途。”

朱维群指出:“对于涉疆涉藏的问题,西方总有一些不怀善意的言论。西藏和新疆都是我们的领土,涉疆涉藏问题从来不是我们的软肋,而是中国的拳头。既然西方有人要挑起争论,我们就要主动讲,包括登门去讲。”

朱维群主张,当一些国家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会见达赖、热比娅的时候,我们“不能打掉门牙肚里咽”:“必须采取相应惩戒措施,谁损害中国的尊严和利益谁就要付出代价。我们要让有些国家领导人认识到,损害中国的尊严和利益,最终也会使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害。当然,这也难免会使我们的利益受到损失,但是同中华民族的长远和整体利益相比,这种付出是值得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