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政治倾向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政治倾向


摘自《商江赞美金瓶梅》第XN页至第YD页


提要:政治,上层建筑领域中各种权力主体维护自身利益的特定行为以及由此结成的特定关系。是人类历史发展到一定时期产生的一种重要社会现象。政治对社会生活各个方面都有重大影响和作用。这一社会现象很复杂,各时代的政治学家都从不同角度和不同侧重点对它作过各种论述,但至今还没有公认的确切定义。政治随着社会从低级到高级的进程而发展,社会成员参与政治生活的深度和广度也随之向前发展。

关键词:领悟; 小说《金瓶梅》作者;政治倾向;


2002年4月22日,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分院戈玲在人民网发表《试析当代青年价值观念变化对其政治倾向形成的影响》[内容摘要]政治倾向是政治价值观念的一种表现形式,它的形成以价值观为基础。当代青年价值观念的变化必然会影响其政治倾向的形成。这种影响既有积极的一面,又有消极的一面,关键是要客观看待这些影响,树立新的观念,正确认识青年。

1989年04期《绥化师专学报》发表王启忠的文章[古代文学讽谕传统的新发展——试论《金瓶梅》政治讽谕艺术的特点]:我认为,《金瓶悔》就题材而论,是由家庭生活、市井风俗生活、经济生活和官场生活四个系列构成;就其思想内容来说,有着政治、经济、文化三重内含及其价值。从它所蕴含的独特的政治价值去观照,应是一部政治讽谕小说。这一点虽有人简要提及,却少有系统阐发与论述。

2010年11期《名作欣赏》发表河南财经学院文化传播系徐继忠的文章[《金瓶梅》的政治图式]:[摘要]:《金瓶梅》是一部反映中国晚明时期社会罪恶的伟大作品。小说通过对以西门庆为代表的众多艺术形象的塑造,突出地展现了丑恶灵魂演绎出的腐败政治和黑暗经济。小说的政治价值在于,通过半资本主义化的原始资本积累过程,将裹着封建专制主义内核的腐败政治暴露出来,并借此对这一腐败政治给予了深刻的现实主义批判。

有人说小说《金瓶梅》是世情小说,这种说法或许忽视了作者的政治倾向,扭曲了小说严肃的政治主题。

《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武二郎冷遇亲哥嫂》:说话的,这等一个人家,生出这等一个不肖的儿子,又搭了这等一班无益有损的朋友,随你怎的豪富也要穷了,还有甚长进的日子!却有一个缘故,只为这西门庆生来秉性刚强,作事机深诡谲,又放官吏债,就是那朝中高、杨、童、蔡四大奸臣,他也有门路与他浸润。所以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搅说事过钱,因此满县人都惧怕他。因他排行第一,人都叫他是西门大官人。

《金瓶梅》第十七回《宇给事劾倒杨提督 李瓶儿许嫁蒋竹山》:女婿陈敬济磕了头,哭说:“近日朝中,俺杨老爷被科道官参论倒了。圣旨下来,拿送南牢问罪。…

《金瓶梅》第六十六回《翟管家寄书致赙 黄真人发牒荐亡》:又云:杨老爷前月二十九日卒于狱。

《金瓶梅》第九十八回《陈敬济临清逢旧识韩爱姐翠馆遇情郎》:韩道国走来作揖,已是掺白须鬓,因说起:“朝中蔡太师、童太尉、李右相、朱太尉、高太尉、李太监六人,都被太学国子生陈东上本参劾,后被科道交章弹奏倒了。圣旨下来,拿送三法司问罪,发烟瘴地面,永远充军。太师儿子礼部尚书蔡攸处斩,家产抄没入官。

小说《金瓶梅》开篇就把西门庆与朝中高、杨、童、蔡四大奸臣联系在一起,在结束前写奸臣受到惩处,表达了作者的政治倾向。


一、小说《金瓶梅》作者反对政治腐败


《影响中国历史的100事件之 第四部分》“第52节靖康之变,宋朝南迁”:正当新建立的金朝来势汹汹,欲染指中原的时候,恰好是北宋有名的昏君宋徽宗在位。他任用奸臣蔡京为宰相,重用童贯、王黼、梁师成、杨戬、朱勔、李彦、高俅等人,使北宋的政治进入最黑暗、最腐朽的时期。

《金瓶梅》第三十回《蔡太师擅恩锡爵西门庆生子加官》:看官听说:那时徽宗,天下失政,奸臣当道,谗佞盈朝,高、杨、童、蔡四个奸党,在朝中卖官鬻狱,贿赂公行,悬秤升官,指方补价。夤缘钻刺者,骤升美任;贤能廉直者,经岁不除。以致风俗颓败,赃官污吏遍满天下,役烦赋兴,民穷盗起,天下骚然。不因奸臣居台辅,合是中原血染人。

《金瓶梅》第四十九回《请巡按屈体求荣 遇胡僧现身施药》:却表巡按曾公见本上去不行,就知道二官打点了,心中忿怒。因蔡太师所陈七事,内多舛讹,皆损下益上之事,即赴京见朝覆命,上了一道表章。极言:“天下之财贵于通流,取民膏以聚京师,恐非太平之治。民间结粜俵籴之法不可行,当十大钱不可用,盐钞法不可屡更。臣闻民力殚矣,谁与守邦?”蔡京大怒,奏上徽宗天子,说他大肆倡言,阻挠国事。将曾公付吏部考察,黜为陕西庆州知州。陕西巡按御史宋盘,就是学士蔡攸之妇兄也。太师阴令盘就劾其私事,逮其家人,锻炼成狱,将孝序除名,窜于岭表,以报其仇。此系后事,表过不题。

《金瓶梅》第七十回《老太监引酌朝房二提刑庭参太尉》:朱太尉令左右抬公案,当厅坐下,吩咐出来,先令各勋戚中贵仕宦家人送礼的进去。须臾打发出来,才是本卫纪事、南北卫两厢、五所、七司捉察、讥察、观察、巡察、典牧、直驾、提牢、指挥、千百户等官,各具手本呈递。然后才传出来,叫两淮、两浙、山东、山西、关东、关西、河东、河北、福建、广南、四川十三省提刑官挨次进见。西门庆与何千户在第五起上,抬进礼 物去,管家接了礼帖,铺在书案上,二人立在阶下,等上边叫名字。西门庆抬头见 正面五间厂厅,上面朱红牌匾,悬着徽宗皇帝御笔钦赐“执金吾堂”斗大四个金字 ,甚是显赫。须臾叫名,二人应诺升阶,到滴水檐前躬身参谒,四拜一跪,听发放。朱太尉道:“那两员千户,怎的又叫你家太监送礼来?”令左右收了,吩咐:“在地方谨慎做官,我这里自有公道。伺候大朝引奏毕,来衙门中领札赴任。”二人齐声应诺。

《金瓶梅》第七十回《老太监引酌朝房 二提刑庭参太尉》:翟谦又拉西门庆到侧净处说话,甚是埋怨西门庆说:“亲家,前日我的书上那等写了,大凡事要谨密,不可使同僚每知道。亲家如何对夏大人说了?教他央了林真人帖子来,立逼着朱太尉来对老爷说,要将他情愿不管卤簿,仍以指挥职衔在任所掌刑三年;何大监又在内廷,转央朝廷所宠安妃刘娘娘的分上,便也传旨出来,亲对老爷和朱太尉说了,要安他侄儿何永寿在山东理刑。两下人情阻住了,教老爷好不作难!…

《金瓶梅》第八十回《潘金莲售色赴东床 李娇儿盗财归丽院》:张二官见西门庆死了,又打点了上千两金银,往东京寻了枢密院郑皇亲人情,对堂上朱太尉说,要讨提刑所西门庆这个缺。


二、 小说《金瓶梅》作者反对执法不公


《金瓶梅》第二十五回《吴月娘春昼秋千 来旺儿醉中谤仙》:西门庆前边陪着乔大户说话,只为扬州盐商王四峰,被按抚使送监在狱中,许银二千两,央西门庆对蔡太师讨人情释放。

《金瓶梅》第三十回《蔡太师擅恩锡爵 西门庆生子加官》:来保等在下叩头,说道:“小的主人西门庆,没甚孝意,些小微物,进献老爷赏人。”太师道:“既是如此,令左右收了。”旁边祗应人等,把礼物尽行收下去。太师又道:“前日那沧州客人王四等之事,我已差人下书,与你巡抚侯爷说了。可见了分上不曾?”来保道:“蒙老爷天恩,书到,众盐客就都放出来了。”

《金瓶梅》第四十八回《弄私情戏赠一枝桃走捷径探归七件事》:曾公大怒,差人行牌,星夜往扬州提苗青去了。一面写本参劾提刑院两员问官受赃卖法。正是:污吏赃官滥国刑,曾公判刷雪冤情。虽然号令风霆肃,梦里输赢总未真。

《金瓶梅》第四十九回《请巡按屈体求荣遇胡僧现身施药》:公人扬州提了苗青来,蔡御史说道:“此系曾公手里案外的,你管他怎的?”遂放回去了。倒下详去东平府,还只把两个船家,决不待时,安童便放了。正是:公道人情两是非,人情公道最难为。若依公道人情失,顺了人情公道亏。

《金瓶梅》第六十七回《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应伯爵)伯爵因问:“黄四丈人那事怎样了?”西门庆说:“钱龙野书到,雷兵备旋行牌提了犯人上去从新问理,把孙文相父子两个都开出来,只认了十两烧埋钱。”伯爵道:“造化他了。他就点着灯儿,那里寻这人情去!你不受他的,干不受他的。虽然你不稀罕,留送钱大人也好。别要饶了他,教他好歹摆一席大酒,里边请俺们坐一坐。你不说,等我和他说。饶了他小舅一个死罪,当别的小可事儿!”

《金瓶梅》第七十六回《春梅娇撒西门庆 画童哭躲温葵轩》:西门庆到衙门中坐厅,提出强盗来,每人又是一夹,二十大板,把何十开出来,放了。另拿了弘化寺一名和尚顶缺,说强盗曾在他寺内宿了一夜。正是:张公吃酒李公醉,桑树上脱枝柳树上报。有诗为证:宋朝气运已将终,执掌提刑甚不公。毕竟难逃天下眼,那堪激浊与扬清。


三、小说《金瓶梅》作者反对劳民伤财


《金瓶梅》第六十五回《愿同穴一时丧礼盛守孤灵半夜口脂香》:黄主事道:“昨日宋松原多致意先生,他也闻知令夫人作过,也要来吊问,争奈有许多事情羁绊。他如今在济州住扎。先生还不知,朝廷如今营建艮岳,敕令太尉朱勔,往江南湖湘采取花石纲,运船陆续打河道中来。头一运将到淮上。又钦差殿前六黄太尉来迎取卿云万态奇峰──长二丈,阔数尺,都用黄毡盖覆,张打黄旗,费数号船只,由山东河道而来。况河中没水,起八郡民夫牵挽。官吏倒悬,民不聊生。宋道长督率州县,事事皆亲身经历,案牍如山,昼夜劳苦,通不得闲。况黄太尉不久自京而至,宋道长说,必须率三司官员,要接他一接。想此间无可相熟者,委托学生来,敬烦尊府做一东,要请六黄大尉一饭,未审尊意允否?”

《金瓶梅》第六十五回《愿同穴一时丧礼盛守孤灵半夜口脂香》:那县中官员,听见黄主事带领巡按上司人来,唬的都躲在山子下小卷棚内饮酒,吩咐手下把轿马藏过一边。当时,西门庆回到卷棚与众官相见,具说宋巡按率两司八府来,央烦出月迎请六黄太尉之事。众官悉言:“正是州县不胜忧苦。这件事,钦差若来,凡一应祇迎、廪饩、公宴、器用、人夫,无不出于州县,州县必取之于民,公私困极,莫此为甚。我辈还望四泉于上司处美言提拔,足见厚爱。”言讫,都不久坐,告辞起身而去。

《金瓶梅》第六十八回《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西门庆吩咐玳安、琴童、四个排军,收拾下暖轿跟随。才待出门,忽平安儿慌慌张张从外拿着双帖儿来报,说:“工部安老爹来拜。先差了个吏送帖儿,后边轿子便来也。”慌的西门庆吩咐家中厨下备饭,使来兴儿买攒盘点心伺候。良久,安郎中来到,西门庆冠冕出迎。安郎中穿着妆花云鹭补子员领,起花萌金带,进门拜毕,分宾主坐定,左右拿茶上来。茶罢,叙其间阔之情。安郎中道:“蒙四泉过誉。一介寒儒,辱蔡老先生抬举,谬典水利,修理河道,当此民穷财尽之时。前者皇船载运花石,毁闸折坝,所过倒悬,公私困弊之极。又兼贼盗梗阻,虽有神输鬼役之才,亦无如之何矣。”


四、小说《金瓶梅》作者反对社会动乱


《金瓶梅》第一百回《韩爱姐路遇二捣鬼 普静师幻度孝哥儿》:一日,不想北国大金皇帝灭了辽国。又见东京钦宗皇帝登基,集大势番兵,分两路寇乱中原。大元帅粘没喝,领十万人马,出山西太原府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