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30年代国军制式武器优化方案(上)

30年代国军制式武器优化方案(上)

(序)

20世纪30年代,日本侵略中国的脚步日益临近。国民政府在德国顾问的帮助指导下,开始了整军计划,核心就是建立兵工装备体系和统一军队编制。在抗战爆发前,整军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并对抗战初期的战局发挥了积极作用。

但是,无论是国民政府的军队领导人还是德国顾问,都存在时代的局限,对制式武器的选择存在一定不足,影响了作战效果。本文讨论的内容就是为抗战时期的中国军队选择最为合适的陆军制式武器,从而能在抗日战场上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

这种假想绝不是凭空胡编乱造,给国军装备一大堆先进武器,那样就太没有意义了。本文所有的论述都建立在20世纪30年代前期和中期的时代背景,仿制武器都是中国当时的工业水平所能生产的,进口武器都是当时国外已经存在并且适合中国国情的,绝对不会出现超越时代的先进武器,也不会突破当时中国的所能够达到的生产能力(或许稍微提高一点)。

当然,我们现在讨论这些事,是基于几十年来的经验总结,掌握了前人所不能获取的大量信息。因此,我并无苛求前人做得不好的意思,只是想探讨和真实的历史相比,能否有更为科学的陆军制式武器规划,会达到怎么样的效果,以为后人借鉴。欢迎各位网友一同讨论指正。文章分上下两篇,上篇是中国有能力仿制的武器,包括步枪,重机枪,轻机枪,冲锋枪,手枪,迫击炮,山炮;下篇是需要进口的武器,包括野炮,榴弹炮,高射炮,反坦克炮,大口径机枪。

(一)步枪弹

步枪弹是所有弹药中影响面最广的一种,涉及到每个一线步兵。步枪弹的选择直接关系到步兵战斗力的发挥,也决定了步枪和机枪的制式,必须慎重考虑。

20世纪初到抗战爆发为止,中国军事领域受德国和日本的影响很大,因此国内使用的步枪弹主要也是以德式和日式为主,德国7.92×57mm毛瑟步枪弹最多,日本6.5×50mm有坂步枪弹其次。其他很多种类的枪弹,如苏联7.62mm 莫辛-纳甘枪弹、奥地利8mm曼利夏步枪弹、意大利6.5mm卡尔卡诺步枪弹、英国0.303英寸李恩菲尔德步枪弹、法国8mm勒伯尔步枪弹等,国内都有使用,但装备数量都比较少。直到抗战后期,随着美国援助物资的到达,斯普林菲尔德0.30-06步枪弹的使用有所增加,但仍然不及德、日两种子弹普遍。

近年来,随着网络普及,特别是军事玄幻小说兴起,各种以讹传讹的说法流传开来,给人们造成不少错觉。仿佛7.92×57mm毛瑟步枪弹和中正式步枪的组合,完全克制了6.5×50mm有坂步枪弹和三八式步枪的组合,抗战时中国军队的轻武器优于日本军队。实际上,7.92mm毛瑟步枪弹并非完美无缺,6.5mm有坂步枪弹也不是人们想像的那么差。就我个人的观点而言,在抗战时期,7×57mm毛瑟步枪弹才是中国军队的制式步枪弹的最佳选择。

7.92mm毛瑟步枪弹的优点是威力大,杀伤效果好,缺点是全弹的尺寸和质量都比较大,后坐力太大。基本上,当时流行的全威力枪弹,如7.92mm毛瑟步枪弹、斯普林菲尔德0.30-06步枪弹和苏联7.62mm 莫辛-纳甘枪弹都有类似的特点。口径在7.5~8mm之间,枪口功能都超过3500J。这类枪弹的远距离存能好,更适合作为机枪子弹,用于远距离火力压制;而作为步枪子弹,则显得威力过剩。

7.92mm毛瑟步枪弹的后坐力对于身长体壮的欧美人种还能承受,对于个头普遍矮小一些的东亚人种而言就显得太大了。当时中国士兵普遍营养不良,身体瘦弱,尤其是对新兵而言,一下子使用这种全威力枪弹,很难控制好枪支。再加上当时中国军工生产能力薄弱,军队实弹训练少,没有机会去慢慢适应强大的后坐力。最终造成的后果就是士兵在战斗中控制不好步枪,射击精度不佳,子弹的杀伤力再大,打不准又有什么用?同时,在大规模战争时期,参战部队往往要持续作战好几天得不到休息,过大的后坐力很容易导致士兵疲劳,体力迅速下降,从而影响部队的持续作战能力。

6.5mm有坂步枪弹的优点是射击精度高,后坐力小,缺点是远距离停止作用偏小。经过网络的渲染,人们对该弹的印象就是杀伤力小,容易形成贯通伤,毫无可取之处。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全面,有坂弹容易穿透人体,并不是子弹本身的问题,而是发射该弹的三八式步枪枪管膛线缠距过短,子弹出膛转速过高引起的。所谓“一枪两个眼”的情况也不是很常见,只是概率高一些而已。况且这个问题解决起来并不困难,战争后期日本军工生产质量下降,子弹的外形误差变大,进入人体后反倒更易翻滚,杀伤力增大,可谓歪打正着。有坂步枪弹后坐力小,有利于提高射击水准,特别对训练新兵很有帮助,减少其恐惧感,能很快掌握步枪使用要领。针对当时中国士兵缺乏训练的情况,实在是很有意义的。

当时世界上采用6.5mm口径子弹的国家也不少,比如意大利使用的6.5×52mm卡尔卡诺步枪弹、荷兰/罗马尼亚使用的6.5×54mmR曼利夏步枪弹、瑞典使用的6.5×55mm毛瑟步枪弹等,其中以瑞典6.5mm毛瑟步枪弹性能最佳。这些6.5mm口径的枪弹枪口动能都在2500J到3000J之间,如果用于机枪火力压制,的确存在远距离停止作用偏小的缺点。但在用于步枪时,只要其威力能够满足在一定距离上精确射杀目标的要求,就已经足够了。后来发展的7.92×33mm和7.62×39mm等中间威力步枪弹的枪口动能都只有2000J上下,却很少听到有人说它们不行,因为它们的威力已经够用了。

如果能有一种子弹,既有较小的后坐力,又有较大的杀伤力,既适合步枪使用,又适合机枪使用,那对提升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减轻后勤负担是很有帮助的。考虑到当时中国的工业水平,不可能设计全新的弹药,只能在当时已有的子弹中选择一种最符合上述要求的型号仿制。这种子弹就是7×57mm毛瑟步枪弹,由于最早为西班牙军队所装备,俗称西班牙毛瑟弹,实际上德国、比利时、捷克、英国都生产过,以比利时产量最大。网上搜索到的关于该弹的数据多半是早期的圆头弹,事实上该弹后来也改为尖头弹。《金属与火焰的回忆:二战军用枪弹全接触》一文中就有图片。

7×57mm毛瑟步枪弹的枪口功能约为3300J,弹头设计合理,初速高,后坐力较小,杀伤力较大,精度也很好,平衡兼顾了步枪和机枪两种需求。而且它的弹壳与的7.92×57mm步枪弹的弹壳基本相同,只是弹头收口处更小些。鉴于国内各兵工厂生产7.92×57mm步枪弹的经验较多,工艺设备调整量也不大,因此很容易大量生产。从性能和生产能力两方面结合来看,这种枪弹都很适合抗战时期中国军队的需求。

有人提出,从清末开始,中国的弹药种类已经很多,其中的主流枪弹又一直是德国7.92mm毛瑟步枪弹,改用一种新口径的弹药会增加兵工生产和后勤补给的困难,还是用7.92mm毛瑟步枪弹为佳。这种看法其实并不科学。第一,既然弹药种类已经很多,那再多一种也没什么大不了,为何不干脆选择一种最合适的弹药。第二,中国之前使用7.92mm毛瑟步枪弹其实是圆头弹,已经落后于时代,即使采用7.92mm毛瑟步枪弹作为制式步枪弹,也肯定要改用尖头弹。圆头弹和尖头弹直径不一样,无法通用,其实和增加一种口径没有什么区别。所以采用7.92mm毛瑟步枪弹(尖头弹)并不能起到简化后勤补给的作用。

综上所述,在抗战时期,7×57mm毛瑟步枪弹是中国军队的制式步枪弹的最佳选择。

(二)步枪

抗战前,各路军阀从各种渠道进口了大量步枪,种类五花八门,国内各个兵工厂也仿制了多种步枪。归结起来看,进口步枪中,以德国毛瑟98系列和日本三八式数量较多。其次是奥匈曼利夏M1895、意大利卡尔卡诺M1891和苏俄莫辛-纳甘,前两者都是一战后的作为剩余武器出口到中国;后者一部分是苏俄内战后流入中国,另一部分则是苏俄在国共合作北伐时期的军援。其他种类的步枪比如英国李恩菲尔德、法国勒贝尔1886等进口数量都较少。而美国斯普林菲尔德M1903和M1917是在抗战后期才作为军援进入中国的,早期国内并没有装备美制步枪。国内自行制造的仿制品中,主要是汉阳造、毛瑟98系列和三八式。

上述众多列举的步枪中,按技术和性能来讲,有的已经过时,不太适合二战的环境。法国勒贝尔1886是世界上第一种使用无烟火药的枪械,年代最老,性能最差。汉阳造源自德国1888式委员会步枪(注意不是毛瑟),经过了中国人的改进,国内制造和使用的经验都比较丰富,有利于扩大产量,简化后勤;然而其性能已经落后于时代,大规模装备只能是浪费资源。奥匈曼利夏M1895和意大利卡尔卡诺M1891性能相对好一些,但也比较过时。

而几大军事大国的制式步枪,苏俄莫辛-纳甘、英国李恩菲尔德、德国毛瑟98、美国斯普林菲尔德M1903和日本三八式步枪各有特色,性能差别不是很大,作为手动步枪都能满足二战的环境。当然,和半自动步枪、冲锋枪没有可比性,战术要求不一样。

莫辛-纳甘易于制造,维护简单,但枪机设计较为复杂,操作感觉有些笨拙,人机功效较差。日本三八式射击稳定,后坐力小,但杀伤力的确弱一些。李恩菲尔德在手动步枪中弹容量最大,射速最快。总体而言,德国毛瑟98和美国斯普林菲尔德M1903的精度、杀伤力、工艺性、可靠性等指标比较平衡,综合性能在上述所有步枪中最好。其实美国斯普林菲尔德M1903本来就是德国毛瑟98的美国版仿制品,只不过改了口径而已,两者性能类似。

抗战前制式步枪的选择,一是要考虑步枪的性能,不一定最好,但也不能过时;二则要考虑本国的兵工现状,最好是选择有仿制经验的,有利于扩大产量。当然,仅限于手动步枪,半自动步枪根本还没有成熟,也不是中国能玩得起的。

三八式步枪以阎锡山的太原兵工厂仿造较多,其他兵工厂如广东兵工厂、巩县兵工厂等主要仿造的都是毛瑟98系列。其他诸多步枪几乎都没有仿制经验,如果另起炉灶需要时间,不能满足国军急切的装备需求。在保证性能不落后的前提下,自然要选择对兵工设备工艺调整量最小,对后勤供应体系变化最小的步枪,所以制式步枪选择毛瑟98系列中的一种是最佳方案。国民政府的大方向是正确的,但在具体选型上却出了偏差。

毛瑟98系列在欧洲有G98(最初型号)、98a、98b、1924标准型、FN 1930和98K等,国内仿制品有元年式、四年式、辽十三式、巩造98式和中正式等。按枪管的长短又可分为长枪管和短枪管两大类,G98、98b、元年式、四年式、辽十三式、巩造98式均为长枪管;98a、1924标准型、FN 1930、98K、中正式则为短枪管。三八式步枪则是典型的长枪管。

相对而言,长管步枪的年代早一些,枪管长度在750mm左右;短管步枪的年代晚一些;枪管长度在600mm左右的步枪。短管步枪是进入二十世纪后的战争形式变化和技术发展的产物。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陆战的主要形式是野战环境之下的大规模运动战。比较长的步枪有利于士兵在开阔地上击中距离更远的敌人,在白刃拼刺时也具有显而易见的优势,因此各国步兵装备的步枪普遍比较长。到了一战时期,阵地战取代野战成为主流的陆战形式。长管步枪拥有750mm的枪管和最大射程远至2km之外的表尺,虽然在理论上可以击中极远距离的目标,但是在这个距离上击中在战壕中只露出头和手臂的敌人的概率极小。同时较长的枪身也造成了在战壕里活动不太方便。

同时,进入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后,随着技术的发展,发达国家军队机械化程度日益提升。重武器和装甲车辆的装备数量的增加强化了远距离火力打击能力,步兵交战的距离则缩短到不超过400m,不再需要靠长枪管来保证远距离的精确射击。同时乘车作战的模式也开始普遍,较长的枪身不便于随车携带。

基于上述的两个原因,较长的枪身变得弊大于利。因此各国纷纷将原来的长管步枪换成了短管步枪。

抗战前,国民政府最终选择了短管步枪,即基于1924标准型的中正式步枪作为国军的制式步枪。从表面看,似乎是跟上了发达国家步枪更新的潮流,但仔细研究之下,事实却并非如此。

问题的根源还是在当时中国的工业水平,无法提供足够的重武器以保证远距离火力打击,弹药补给能力也非常薄弱,无法保证火力的持续性,机械化更是空谈。所以中国战场的陆战形式事实上还停留在一战之前的水平上,总体上双方决定胜负的仍然是步兵集群在野战战场上的对决。在这种客观环境下,一战之前流行的拥有更好精度而且在拼刺中拥有长度优势的长管步枪才更符合中国战场的需求。

国民政府和国军的相关负责人没有仔细考量当时中国的工业水平,高估了国军炮兵和装甲兵发展速度,高估了国军的弹药补给能力,对于白刃战在迫在眉睫的中日战争的作用认识不足,因此超前地采用了中正式步枪作为制式步枪。中正式步枪由于枪身短,拼刺能力较弱,于是不得不配备了很长的刺刀。即便如此,中正式安上刺刀后仍然比安了刺刀的三八式短一截;而刺刀太长外加制造工艺不过关,又极易变形和损坏。结果是既在火力上处于劣势,又在白刃战也处于劣势。

通过上述的分析可以看到,抗战时期中国军队采用长管步枪才是符合国情的选择。在当时国内已经有的长枪管毛瑟98系列仿制品中,有元年式、四年式、辽十三式、巩造98式。元年式和四年式同出一脉,是民国初年的仿制品,元年式最初采用6.8mm口径,后来改为7.92mm口径就变成了四年式,两者都使用圆头弹,规格较老。辽十三式量产于1924年,为奉天兵工厂所造,和国内其他毛瑟步枪仿制品有所不同,可以说是毛瑟和三八式的混合体。巩造98式量产于1933年,为巩县兵工厂所造,是在G98的基础上参照辽十三式的图纸改进而来,采用尖头弹,规格相对较新。

综合比较下来,并且在口径上做改进,使用7×57mm毛瑟步枪弹,成为一支全新的制式步枪(姑且称之为巩造新98式)。这样,从子弹杀伤力看,新枪要超过三八式;从使用角度来看,新枪的后坐力较小,便于精确射击和士兵训练;从白刃拼刺能力看,新枪不次于三八式。在中国军队应该以巩造98式为基础,缺乏重武器的情况下,该新枪作为中国士兵手中最基本的轻武器,性能超过了日军,将成为抗战的有利保障。

(三)机枪

机枪是步兵最基本的火力支援武器。最初的机枪都是重机枪,轻机枪出现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通用机枪则要到在20世纪30年代才被德国首先装备。

民国时期各路军阀最初装备的机枪都是重机枪;轻机枪起初数量很少,直到20世纪20年代后期才开始大量装备;通用机枪更是在1949年前都不曾出现在中国。网上的军事玄幻小说中,动不动拿MG34、MG42装备国军,根本不考虑当时的中国是否造得出、玩得起这种武器。MG34的确先进,但工艺复杂,以中国当时的工业水平,制造难度极大,比如为保障高射速所需的金属弹链就造不出来。所以在机枪的选择上,不能好高骛远,还是老老实实按照重机枪和轻机枪分别装备。

1. 重机枪

当时世界上主要的重机枪有德国马克沁MG08,苏俄马克沁M1910,英国维克斯,法国哈奇开斯,日本九二式,美国勃朗宁M1917和美国勃朗宁M1919A4。历史上的中国主要仿制了其中两种,仿德国马克沁MG08的民二四式和仿美国勃朗宁M1917的卅十节。

重机枪可分为两类,水冷式和气冷式。水冷式的优点是持续射击能力强,制造对钢材的要求较低。缺点是重量较大,移动不方便;射击过程中会蒸发水汽,容易暴露位置;一旦缺水或水筒被打坏,就无法使用。气冷式则相反,优点是重量较小,移动方便些;射击过程中会没有水汽,不容易暴露位置;使用不受水的限制。缺点是持续射击能力差,制造对钢材的要求较高。

气冷式重机枪比水冷式重机枪诞生得晚,最初的型号如法国哈奇开斯,日本九二式的重量和水冷式差不多,因此优势不明显。但后来出现的美国勃朗宁M1919A4,捷克ZB-53,意大利布雷达M37,苏俄郭留诺夫SG-43的重量都大为减轻,逐步取代了本国的水冷式重机枪。原因在于现代战争的远程打击能力增强,重机枪长时间保持在一个阵地很容易被迫击炮、无后坐力炮等火力消灭。其持续射击能力强的优点变得多余,而其重量较大,移动不方便,受水限制的缺点凸显出来。所以气冷式取代水冷式是大势所趋,后来的通用机枪则完全是气冷式的天下了。

民国前期军阀之间的战斗强度很低,远程打击能力很差,因此可以发挥水冷式重机枪的优点而不必考虑其缺点。但对日作战则不同,历史上淞沪之战国军的水冷式重机枪还是按照国内战争的方式使用,结果很快就被日军的掷弹筒和平射炮摧毁大半。因此,中国军队的重机枪应该选择气冷式。虽然持续射击能力有所减弱,但生存性显然更重要。

上世纪30年代前期,其他比较先进的气冷式重机枪都还没有问世,仿制美国勃朗宁M1919A4无疑既是最佳,也是唯一的选择。它的总重量只有20kg左右,比马克沁的50kg左右减轻了一半多,机动性大大。虽然气冷式对钢材的要求比较高,但只要有决心有投入,不是不能攻克的难题(历史上联勤部二十一兵工厂1945年开始研究将水冷式马克沁改成气冷式,于1947年成功造出样枪)。同时把口径改成7mm,使用7×57mm毛瑟步枪弹,做到步机枪弹药统一。

2. 轻机枪

轻机枪由于重量轻,能伴随步兵快速机动,因此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大量装备各国军队。中国很早就进口并仿制过轻机枪,如丹麦麦德森、法国哈奇开斯M1909、法国绍沙M1915、日本大正十一年式(就是歪把子),但这些轻机枪年代较早,性能不佳,因此装备和仿制数量都很少,不成规模。

直到20世纪20年代后期,中国才开始大量装备并仿制轻机枪。仿制品最多的是捷克ZB-26(著名的捷克式),其次为瑞士启拉利。抗战前进口但没有仿制过的有法国哈奇开斯M1922、比利时勃朗宁FN1930、芬兰拉提M26和德国MG13。抗战中进口或援助的有苏俄捷格加廖夫DP、美国勃朗宁M1918和加拿大勃然式。

除去早期的轻机枪,上一节列举轻机枪中,除了加拿大勃然式,在30年代前期都已经面世。大部分轻机枪有其优点,但缺点也比较明显,比如,瑞士启拉利结构最简单,制造最容易,但精度差一些;芬兰拉提M26精度很好,但零件太精密,加工难度较大;捷格加廖夫DP弹容量较多,但弹盘的故障率较高,全枪重量和尺寸都偏大,携带不变,等等。而捷克ZB-26和比利时勃朗宁FN1930的精度、杀伤力、工艺性、可靠性等指标比较平衡,综合性能更好。

捷克ZB-26和比利时勃朗宁FN1930相比有个优势,就是能够快速更换枪管,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创造。气冷式重机枪可以通过采用重枪管加大热容量,开散热孔的方式来延缓升温,而轻机枪为了控制重量很难采用重枪管。射击一段时间后枪管发烫,就必须停下来等待冷却,否则不但子弹失去准确性,还会影响枪管寿命。能够快速更换枪管,就可以保持火力的连续性,在战场上好处是巨大的。捷克ZB-26开创了先河,在其之后的轻机枪纷纷添加了该项功能。再加上捷克式结构简单,容易操作,历史上中国军队选择捷克式作为制式轻机枪应该说是个明智的选择。

然而捷克式也有一个不足之处,就是弹匣置于枪身上方。这带来两个问题,一是其瞄准装置只能采用偏出枪体的瞄准方式,虽然并不影响射击的精确性,但是影响了射手的视线;二是整支枪的重心相对偏高,造成枪容易倾斜,转动射击左右方向时也不好控制枪身。而比利时勃朗宁FN1930的弹匣在枪身下方,就没有这两个问题。

那么,有没有一种轻机枪,结合了捷克ZB-26和比利时勃朗宁FN1930两者的优点呢?有的,那就是比利时勃朗宁FN D型,它是勃朗宁系列中的最新、最先进的改进型,定型于1932年,具备快速更换枪管的能力。(“D”这个字母来自法语“Demontable”——意思是“可拆卸”。)它的基本弹匣容量和ZB-26一样为20发,有些偏少,但是弹匣在枪身下方,所以还有改用大容量弹匣或者弹鼓的潜力。

比利时勃朗宁FN D型的各项指标都很出色,综合性能一流,制造也不比捷克式复杂,非常适合当时的中国。而且中国是在20世纪20年代后期才仿制捷克式,还没有形成大规模,选择一种新型号并不会影响原有的兵工生产和后勤保障体系。中国军队应该选择比利时勃朗宁FN D型作为制式轻机枪,并和重机枪一样,把口径改成7mm,使用7×57mm毛瑟步枪弹,做到步机枪弹药统一。

(四)手枪和冲锋枪

1. 手枪弹

大多数国家的手枪和冲锋枪用同一种子弹。要确定手枪和冲锋枪的制式,先要确定手枪弹。20世纪30年代比较流行的手枪弹主要有:9mm帕拉贝鲁姆手枪弹,9mm勃朗宁手枪长弹,0.45英寸(11.43mm)柯尔特手枪弹,7.63mm毛瑟手枪弹。从现代的眼光看,0.45英寸柯尔特手枪弹停止作用最好,9mm帕拉贝鲁姆手枪弹性能最平衡。所以帕拉贝鲁姆弹和柯尔特弹在21世纪继续流行,尤其是帕拉贝鲁姆弹已成为世界通用标准弹,而另外两种手枪弹已经逐渐消失,是有道理的。

0.45英寸柯尔特手枪弹停止作用虽好,可弹道性能较差,后坐力也较大;美国人比较喜欢,不太适合中国人的体格。所以抗战前的中国应选择9mm帕拉贝鲁姆手枪弹作为制式手枪弹。

2. 手枪

中国在20世纪前半期最流行的手枪莫过于毛瑟军用手枪,俗称盒子炮,历史上中国曾大量进口并仿制。盒子炮在出生地欧洲并不受重视,没有一个国家把它列为制式武器。因为它和一般手枪相比价格高几倍,重量和尺寸也大;和步枪冲锋枪相比威力又过小;显得高不成低不就。

它在中国流行其实是因为民国初年的连年内战,国际联盟对中国实行了长达十年的“武器禁运”,步枪和冲锋枪都不能合法地进口,而各类手枪却不在受禁之列,可以堂而皇之地大量进口。盒子炮的枪管长,弹容量大,因此射程、精度和火力持续性都超过了普通手枪,它在中国其实是作为冲锋枪的简化版替代品,被广泛地使用,以中国各路军阀步枪冲锋枪数量的不足。民国初年的军阀战争烈度都不大,盒子炮还能风骚一时。但到了抗日战场,正面战场的战争烈度大大增强,近战火力还是应该以正规的冲锋枪为主,盒子炮这种替代品就该退出历史舞台了。当然,在敌后的游击战中,盒子炮还是能发挥很大作用的。

手枪的选择,则应真正回到其自卫武器的定位。勃朗宁M1935式手枪,采用9mm帕拉贝鲁姆手枪弹,弹容量大,达到13发,性能出色。相比之下,早期勃朗宁设计的M1900(枪牌撸子)、M1903(马牌撸子)、M1910(花口撸子)的弹容量小,威力不足;柯尔特M1911后坐力较大。勃朗宁M1935式手枪是制式手枪的最佳选择。

3. 冲锋枪

冲锋枪诞生于一战,但在一战到二战之间的这个时期发展缓慢。大量优秀的冲锋枪是在30年代末和二战期间诞生的,比如德国MP 38/40、意大利伯莱塔M38、英国斯登、苏俄波波沙、美国M3等。在30年代前期,可选择仿制的冲锋种类不多,无非是德国MP18、美国汤姆森和芬兰索米。其中性能以芬兰索米最佳,但其加工过于精密,仿制难度和成本较高;美国汤姆森重量偏大,结构复杂,同样不利于大量生产;只有德国MP18,结构简单,操作方便,适合中国这样工业基础薄弱的国家。

MP18伯格曼冲锋枪,由于枪管上有多空散热套,在中国被形象地称为“花机关”。它只有30几个零件,零件也并不精密,不需要高精度的加工工具,即使零件出现少许误差,也不会影响射击的精度和稳定性。历史上,中国不少兵工厂如上海、金陵、广东、巩县等都曾经仿制过,可见其结构之简单,工艺之普通。

MP18的性能相当不错,坚固耐用,射击精度较好,易于操作和维护。在一战中,MP18参战不过几个月,就取得了很好的战果。在德军投降以后,英法立即下令,德军未来都不得继续研究和装备MP18冲锋枪,可见其对英法军队打击之大。因此中国应采用MP18冲锋枪作为制式冲锋枪,加强近战火力和战术灵活性。

(五)轻型火炮(迫击炮和山炮)

1. 迫击炮

迫击炮自问世以来,一直是支援和伴随步兵作战的一种有效的压制兵器。它的射角大,弹道弯曲,特别适合于用来对付遮蔽物后方的目标;操作简单,装弹容易,射速很高(20~30发/分),火力猛;质量轻,体积小,中小口径迫击炮可以人背马驮,打了就跑,能快速转移阵地,机动性强。

对于当时缺乏重武器的中国军队来说,迫击炮是一种非常实用的武器。最为关键的是,迫击炮的技术难度和成本都比其他火炮低得多,易于大规模生产。一般火炮身管要承受很大的膛压,需要高品质的钢材,加工要求也很高,这对30年代的中国工业水平是个很大的障碍,难以大规模制造。迫击炮则不同,由于膛压低,只需要普通的无缝钢管就可以制造,非常适合中国国情,可以迅速扩大产量。

历史上,中国很早就有仿制迫击炮的经验,但在抗战前对迫击炮的战术作用认识不足,制造和装备数量并不多。开战后吃了日军掷弹筒不少亏后,才加大了迫击炮的产量。如果能够早日仿制比较先进的迫击炮,并大量装备,必将取得良好的效果。30年代最为出色的迫击炮莫过于法国布兰德60mm和81mm迫击炮,中国应当以此为基础,发展60mm、85mm、120mm三个级别的口径。

在抗战之初,60mm小口径装备到营,85mm中口径装备装备到团,120mm大口径装备到师,形成梯次火力。随着产量的扩大,可以考虑把60mm口径装备到连,85mm装备到营,120mm装备到团,逐级下放,进一步增强步兵伴随火力。

有些人会提出仿制日军九二式步兵炮。其实九二式步兵炮的性能不怎么样,口径只有70mm,重量却达200kg。80mm级别的迫击炮威力和它差不多,重量却只有60kg左右。所以中口径迫击炮完全可以替代步兵炮的作用。

2. 山炮

山炮其实是轻型榴弹炮,它通常可以分解后由马驮载,或者直接由马拖拽,特别适合山地作战,因此才冠名为山炮。20世纪30年代,世界主流山炮一般都为75mm口径,重量都在1000kg之内。

山炮的技术难度不算高,中国从清末开始就有山炮的仿制经验。清末江南制造局于1905年仿制德国克虏伯14倍径75mm山炮,称沪造克式75mm山炮。汉阳兵工厂于1921年,太原兵工厂于1924年,奉天兵工厂于1925年,分别仿制日本四一式75mm山炮成功,称汉10式、晋13式、辽14式75mm山炮,其中以太原兵工厂产量最大。可见,国内的兵工企业有制造山炮的能力。因此在进口先进山炮的同时,也要积极加以仿制,争取早日国产化。

历史上,中国进口了一批瑞典博福斯M1930式75mm山炮,属于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山炮之列,重量约700多kg,射程达9km。相比之下,国内仿制量最大的日本四一式山炮重量较轻,不到600kg,但射程也较短,约6km多,而且年代较早,总体设计不如博福斯山炮先进。和博福斯山炮性能相近的其他75mm山炮有法国施耐德M1923式、捷克斯柯达M1928式和美国M1A1(又称M116)。一战之后,为了规避《凡尔赛条约》的限制,德国把一些军事工业转移到邻国去发展,德国克虏伯军火工业就收购了瑞典博福斯兵工厂部分股权,并开展合作研究。在中德军事合作的前提下,取得博福斯山炮的技术相对于其他国家可能性大一些。因此采用博福斯M1930式75mm山炮作为制式山炮是最佳选择。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其实武器还不是最主要因素,最主要的还是人!国军在军事指挥、后勤补给、兵员训练和协调方面都很差,再加上从没有打过高烈度战争,吃亏是必然的。

这种贴子没有讨论的必要,那时西方国家爆发经济危机,最惨的时候只要掏钱什么都买的到。在这期间,毛子成功的从农业国转型为工业国。而秃公的民国呢?在这期间可曾引进过什么生产线,建立过什么工厂?41年美国参战后,又可曾要求美国援助过一台机床?

首先应当肯定:楼主对步枪口径发展的把握是准确的。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英国人经过大量实验,提出北约未来的步枪口径是7毫米。美国人为把控轻武器领域的主导权,在六十年代初弄了个5点56毫米小口径,在越南战争使用完善后即大规模扩广。阿富汗战争中美国火力支援系统因特殊的地理地貌往往不能及时支援步兵分队作战,而小口径枪弹固有的中远程压制杀伤能力差的缺陷无法改进,美国出现了“重回中口径”的呼声。为避免与英提法相同(死不服输,死要面子),美国人提出6点8毫米弹径慨念,并正在实验。悲催的美国军队现在为保证步兵分队战斗力,往往在同一步兵班中装备7点62毫米的M60机枪和5点56毫米的M249机枪,导致一个班有两种口径的两挺机枪。

但楼主死抱着57mm发射药定量不放,缺乏科学考量。

事实上57mm定量并不适合中国士兵体能,不少新兵在射击中对枪枝强大的后座力心怀恐惧。口径改小后,弹丸质量变小,发射药应随之减小。考虑到目前西方7点62口径步枪弹装药定为52mm,有效射程4百米,再综合当时中国士兵的实际体能和军事技能,以及抗战时期中国缺少重武器,步枪在中国军队中地位重要的实际情况,建议采用7*53毫米步枪弹作为中国军队的制式机步弹。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