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开国上将之子陈延滴遭谷俊山及其同伙诬陷被通缉

开国上将之子陈延滴遭谷俊山及其同伙诬陷被通缉

我是陈延滴,我父亲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在黄埔军校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开国上将陈伯钧。我现就谷俊山同伙于2014年1月8日利用公安系统通缉我事件上网回应如下,至于谷俊山一伙对我迫害之详情请查看网上《谷俊山及其同伙嚣張时乃开国上将之子灾难日》一文,在此我仅对通缉我之谬论做简单评述!

全国闻名的总后原副部长谷俊山巨大贪腐案曝光以来,新闻不断,惟不见有关我东方晟威公司厢白旗甲8号50亩土地事件的只言片语。

此事要追叙到2005年初,我公司得到消息总参管保部要招标出售上述土地,经了解情况,我们相信招标应该公平公正及相信部队所做的承诺,决定参与招标,在招标前谷俊山派人恐吓公司退出招标被拒绝,并于2005年4月1日参加投标,即以最高价中标,主要竞争对手谷俊山公司落标。那时我们浑然不知中标意味着坠入谷俊山陷阱和军队土地转让潜规则中,在这种陷阱和潜规则中我们公司面临的只有死亡!

在谷俊山无所不用其极的阻挠下,历经3年,军方总算完成了土地性质转换和建设规划变更一事,土地正式转让到我公司名下,此后我公司依法办理了工程建设所需所有文件,并正式开始施工建设。其实我们哪里知道这时危险已降临,谷及其同伙对坠入其陷阱的我公司按其潜规则已开始进行有计划的残酷迫害。

首先在2010年4月,他们在天涯网上始发了一篇污篾我们东方晟威公司的文章,称该地产项目是军方与开发商内外勾结,将本来为军队干部建设住宅的土地贱卖给了民营企业,且该民企背后是军方高层。接着在2010年7月,内容相似,一封伪造开国上将、大将遗孀们签署的上诉信(这封假信最大的漏洞是里面居然还包括我母亲陈琳的簽名),得到中央领导的批示。谷同伙曲解执行中央领导意图,肆无忌惮地查封项目,逮捕人员,冻结财产,最后把我逼出海外。

我只身蒙冤浪迹天涯,一直等待着可以伸冤理枉的一天。2012年初,谷俊山因贪腐被撤职查办,新闻一出我心中燃起了希望,并不断写信给有关部门,希望可重申此事,洗脱冤情,早日回家。可谁知更深刻的迫害才刚刚开始, 总参管保部现在居然自行委派施工队伍,以我们东方晟威的名义,在东方晟威属地上继续进行施工建设。最近总参还用我公司名义在出售我公司房产!负责出售我公司房产的竟是一名总参军队干部!一个真正的现役军人!总参既是土地出让方,又是纪检方,又是检察院,又是法院,同时还是房地产开发与销售公司;说我们规划手续不合法,却又照我公司原有的规划手续以我公司名义继续进行施工建设?!而且现今还在以我公司名义卖售我公司房产!他们这不就是利用手中公检法权力公开抢劫厢白旗甲8号项目吗?!

谷俊山垮台了,被谷俊山迫害的我们不但未获自由反而遭到更加深刻的洗劫,可与我们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谷俊山公司还在照常继续建设,并把他们项目大门正式地开在了我们东方晟威的土地上。

而今我还遭谷同伙诬陷被通缉,实在到了沉冤莫白之程度,惟发此公开信以述我不白之冤!(我可提供军队相关总部所出所有文件信函及录音为依据!因事涉谷俊山及其同伙,诚恳呈请广大人民群众及中纪委领导支持并详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