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新疆阿克陶县暴乱平息纪实(组图)

“那是1个经过长期策划的阴谋。”董建生在办公室里忆起18年前的那1幕,觉得就在眼前:“先是一小撮‘东突’分子在昆仑山下的阿克陶县西南的巴仁乡,成立了1个所谓的‘东土耳其(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打着宗教的幌子进行反对人民政权的活动。”1990年3月27日伊斯兰教斋月开始后,这伙人更加猖獗———上街卖酸奶的小孩,瓦罐被他们砸碎;卖烟的,烟草被他们倒在街上。他们还扬言,妇女上街要剪掉头发,饭馆敢营业就砸毁。“东突”分子甚至扬言:“星期四(4月5日),我们要把旗帜插到乡里去!”(注释来源:《西海都市报》2008年11月22日A9版《1990年新疆巴仁乡“东突”暴乱始末》)

1990年新疆阿克陶县暴乱平息纪实(组图)

图为:生产建设兵团民兵参加平暴战斗。

4月5日凌晨,“东突”骨干纠集约200人,打着手电筒在街上列队行进,边走边念表决心的经文。他们的目标是:拿下巴仁乡,然后扩大地盘,成立所谓的“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鉴于有群众被“东突”分子裹挟在其中,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和阿克陶县立即派领导前去制止说服,但那些人置之不理。当州公安局长带领62名武警前去维持秩序时,居然在乡政府门外遭到围攻,5名前去执行任务的民警被扣为人质。接着,“东突”骨干分子和被他们煽动起来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开始向乡政府的院子里扔石头,2名武警和2名司机被打伤(1)。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4楼 德军最高统帅
识破敌人的诡计后,追剿分队向东南方向猛追。当他们追到1个名叫皮得力克的村子时,“东突”分子占据村中的有利地形与战士展开激烈枪战。这场持续了3个小时的战斗,以6名“东突”分子被击毙,3名被俘暂告一段落,其他几名“东突”分子则逃往更深的大雪山中。

1990年新疆阿克陶县暴乱平息纪实(组图)

图为:参战的生产建设兵团民兵

4月9日凌晨,追剿分队向雪山深处挺进。不多时,马队进入雪山,两边是千仞绝壁,顶端云雾缭绕,沟底雪深过膝,无法行走,只有绝壁上的1条羊肠小道可以穿行。战士们衣着单薄,几天没吃1顿热饭,但他们毫不犹豫地跳下马,在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上爬行。当翻越冰坡时,还下起了大雪,战士们冒着生命危险勇敢前进(4)。

我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是生在新疆,长在新疆的一名兵团人!我的父亲是一名响应党的号召64年来疆屯垦戍边的一名军人,虽默默无闻,却为新疆的稳定和繁荣富强奉献了一生!看见我们兵团人的照片,我很亲切,也很激动,我们没有优越的生活条件,没有........,但是我们都在为新疆的建设、稳定、繁荣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都杀人了还那么克制,真没搞懂政府是怎么想的,没伤人就可以好好说,只要伤了人只有一种结果,杀无赦

16楼jklang


回复:undefined


看到那疏于打理的三七开发型,那种茶色眼睛,还有这些穿着,想起了我爸他们年轻时候的照片,也想起了过去的日子,我们的祖辈和父辈真的很辛苦,没有享受过什么物质的东西,一生都在为生计和家庭忙碌着,现在还要操我们这些小辈的心,心里酸酸的,我们一定要珍惜今天的幸福,社会和生活不可能是完美的,关键是人要知足。

对于恐怖分子没有什么好说的,看到一个杀一个,直到杀光为止

21时,那些人的气焰更加嚣张,前来增援的武警部队遭到拦截和袭击,13名战士被打伤,2辆军车玻璃被砸碎。武警下车将他们驱离后,才得以进入乡政府院内。23时,乘1辆小车前往巴仁乡执行联络任务的4名武警干部和战士,又在乡政府旁边的大桥边遭“东突”骨干分子的拦截,被他们惨无人道地用斧头和长刀活活砍死。不久,乘另1辆车执行任务的2名武警战士也惨遭杀害,携带的武器装备均被抢走。

1990年新疆阿克陶县暴乱平息纪实(组图)

图为:正在休整的参战民兵。

4月6日凌晨,“东突”分子向乡政府大院内投掷了10余枚手榴弹和炸药包,接着开枪扫射,5名武警被打伤。当“东突”分子用炸药包炸开乡政府的3处围墙,准备冲进去时,武警开始进行有克制的反击,正在现场指挥武装暴乱的“东突”头目则丁·玉素莆,被愤怒的武警战士1枪击毙;另1名“东突”分子则在引爆土制手榴弹时被击中,手榴弹炸死3名“东突”分子,还有2名“东突”分子也被击毙。4月6日9时,增援的武警部队和各族民兵相继赶到,“东突”分子向昆仑山逃窜(2)。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