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栗东生辞任谜团:多消息源指其涉中石油窝案

中石油四川石化总经理被带走 疑卷入日企女优服务丑闻

中石油四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栗东生。(资料图)

尹一杰

又一名中石油系统的“要员大将”倒在了尚未平息的腐败案里。

两会前夕,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几天前的公告称,四川省人大常委会接受了栗东生提出辞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生于1956年的栗东生系山东东平县人氏,早年毕业于沈阳化工(3.94,0.00, 0.00%)大学,曾供职于中石油辽阳石油化纤公司,担任副总经理,随后担任大连圣亚(14.10, 0.12, 0.86%)海洋世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04年辞职,并于三年后重返中石油系统,担任中石油四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川石化”)总经理、党委副书记。

即便全国人大常委会并未就栗东生辞去人大代表身份的原因做出详细说明,但多名接近四川石化的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栗东生因卷入中石油腐败窝案涉嫌严重违纪,早已于2014年春节前夕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

“个人提出辞职只是说的好听一点,他是因为彭州石化(四川石化位于彭州市的炼油项目)工程中暗箱操作,配合总承包方操控招标被带走的。”一名熟知四川石化的知情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涉嫌违规采购

截至目前,围绕栗东生涉嫌违纪的细节仍不得而知,但多个消息源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证实,因与同卷入中石油腐败案的惠生工程存在巨额利益输送是栗东生被调查的关键原因。

公开资料显示,彭州石化项目属国家能源发展战略布局重大项目,由中石油和四川成都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建设,项目主要由1000万吨炼油/年和80万吨乙烯/年炼化一体生产组成,是目前国内外一次性单体投资规模最大的炼化一体项目,总投资金额高达380亿元人民币。

这一原本计划2008年初完成立项的**型石化项目在“5·12”汶川地震后被迫延期,但在历经选址争议、环保质疑等多重阻力后,彭州石化项目最终得以启动。

2009年9月25日,在位于成都天府大道的中国成大工程有限公司会议中心,栗东生身着浅蓝色衬衫与惠生工程总裁华邦嵩出席了签字仪式,惠生工程这家中国最大的私营EPC(设计、采购及施工管理)服务供应商也一举拿下了彭州石化项目六套装置的PC总承包合同,这也是惠生工程在中石油系统获得的最大订单。

这一纸合约在沉寂四年后终于露出利益关联的冰山一角。2013年9月2日,惠生工程发布公告,称其创始人、最大股东华邦嵩正协助相关部门进行调查,但并未说明具体原因。

消息人士透露,由于彭州石化项目规模庞大,需要采购大量仪器设备,其中在乙烯项目中的色谱仪则极为关键。而在项目启动后,包括美国厂商在内的多家供应商也随即对这一工程发起竞标,但在后续的设备招标过程中,惠生工程则成为了左右招标的主导者,而其负责采购的项目经理与四川石化采购部门负责人也让这一项目招标变成了一场暗箱游戏。

“当时参与竞标色谱仪的除了美国两家品牌公司外,还有日本岛津公司,业内对日本岛津公司的产品都很清楚,配置和自动化程度都很一般,相比而言美国厂商的设备要更稳定,但最终日本岛津公司拿下了这个大单,很多行业内的人都不能理解,因为这影响到整个乙烯项目后续的运营。”上述消息人士说。

来自四川石化的内部职员称,在设备招标过程中,日本岛津公司是由北京华尔达科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尔达公司”)代理投标,而两家美国公司则是直接投标,由于中间存在代理环节,日本岛津公司的竞标价格空间也非常有限。

但在几家供应商的角逐中,惠生工程最终公布了日本岛津公司代理商胜出,并与华尔达公司签署了总价格约200万美元的供货合同。

而未经四川石化证实的消息还指出,在竞标成功后,合同三方又签订了一份变更协议,在供货价格不变的情况下大幅度降低了设备的配置,而降低配置所“节省”的费用则变成了相关负责人的“佣金”。

“在这个项目上,栗东生只是参与者,并不是主导者,惠生工程能拿下这个业务完全是周滨的关系。”一名知情人士说。

曾被终止的调查

事实上,在中石油腐败窝案爆发之前,围绕四川石化违规招标的调查就已经启动,但几个月后,这一调查却无故终止。

2012年5月,利益关联公司为中石油高管在日本提供“女优”服务的丑闻被爆出后瞬间成为舆论焦点,而多名消息人士证实,为日本岛津公司代办彭州石化项目招标的华尔达公司正是为此埋单的“幕后人”,而四川石化负责采购的相关负责人也正是“女优”丑闻的主角。

“当时日本的一些媒体也报道了这一事件,由于影响恶劣,中石油内部曾对此事进行了调查,最后发现背后牵扯的关系太复杂就停止了。”上述知情者说。

来自华尔达公司的官方网站资料显示,其实岛津(香港)有限公司、日本电子公司分析仪器的代理商,是中石油电子商务能源一号网成员,可参与中石油旗下所有单位的商务招标活动。

中石油内部人士透露,能源一号网作为中石油的招投标、交易和采购平台,表面上看招标程序符合法律法规,但在实际操作中,其仍是一个封闭的领域,“没有过硬的关系根本挤不进去。”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能获得华尔达公司针对彭州石化招标项目的正面置评。而在这一招标链条中,上述知情者则表示,华尔达公司虽然只是惠生工程挑选的供应商,但其与中石油集团层面的“背景关系肯定非同一般,程序上好像是惠生工程有筛选供应商的权利,实际上最后都是中石油说了算。” “当时日本的一些媒体也报道了这一事件,由于影响恶劣,中石油内部曾对此事进行了调查,最后发现背后牵扯的关系太复杂就停止了。”上述知情者说。

来自华尔达公司的官方网站资料显示,其实岛津(香港)有限公司、日本电子公司分析仪器的代理商,是中石油电子商务能源一号网成员,可参与中石油旗下所有单位的商务招标活动。

中石油内部人士透露,能源一号网作为中石油的招投标、交易和采购平台,表面上看招标程序符合法律法规,但在实际操作中,其仍是一个封闭的领域,“没有过硬的关系根本挤不进去。”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能获得华尔达公司针对彭州石化招标项目的正面置评。而在这一招标链条中,上述知情者则表示,华尔达公司虽然只是惠生工程挑选的供应商,但其与中石油集团层面的“背景关系肯定非同一般,程序上好像是惠生工程有筛选供应商的权利,实际上最后都是中石油说了算。”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