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近来不仅变本加厉在国内肆意否认或美化侵略历史,还妄图通过申遗等举动将这种歪曲的历史观推向世界:日本右翼势力除了想将“神风特攻队”遗物申请“世界记忆”遗产,同时还企图将曾奴役中韩劳工的军国主义扩张遗迹“明治日本产业革命遗产群”申请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世界遗产中可以看到奥斯维辛集中营和《安妮日记》等与二战相关的文化或记忆遗产。中韩也正在发起或准备为“南京大屠杀”档案及慰安妇遗物等申遗。但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毫无羞耻地公开为自己的侵略遗物或遗迹申遗。德国申请的世界文化遗产或世界记忆遗产,没有一件与纳粹有关。多国学者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都称,世界遗产项目是为了保留人类共通的一些价值和理念,如果妄想借申遗来美化侵略历史,就是对人类遗产的亵渎和对后代的毒害。《环球时报》记者在对妄图将“神风特攻队”申遗的日本“知览特攻和平会馆”采访时,深深感受到日本歪曲的历史观对民众的毒害。针对日本的行径,韩联社1日引述韩国总统朴槿惠的话称,“越否定历史,将越发陷入窘境,仅仅为了政治利益而无视历史真相,只会使自身处于更加孤立的境地”。

“神风特攻队”会馆充斥“玉碎”、“报君”字眼

为“神风特攻队”发起申遗的是位于日本鹿儿岛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环球时报》记者日前电话采访了该馆负责人桑代。他说,申请将“神风特攻队”队员遗书、信件列入世界记忆遗产,是南九州市政府的计划。桑代介绍,遗书和信件的英语翻译已经完成,并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寄出了申请书。

《环球时报》记者问道,作为一个曾经的侵略国,为什么要将这样一些侵略者的遗书等申遗?桑代辩称,“申遗不是否认或美化特攻队员的战争行为,而是希望大家能够更多地了解年轻生命在那种极限状态下的所思所想,了解战争的残酷与无情,从而让世界进行反思,更加珍惜和平”。他说,“明年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现在,特攻队队员的遗属越来越少。为此,我们希望将特攻队员内心的想法及想要传递的信息,更加广泛地传播出去。”

除了“神风特攻队”队员遗书申遗外,日本1月还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将“明治日本产业革命遗产群”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这个所谓“遗产”中,包括曾奴役中国和韩国劳工的矿区,以及日本帝国海军造船厂等见证军国主义扩张历史的产业遗迹。

在日本媒体上,“反思战争”成为这些申遗的借口。《南日本新闻》一篇评论称,“特攻队员遗书等并不是美化战争的东西,而是体现战争的残酷,相关部门应多做工作,让其他国家正确认识”。《日本经济新闻》称,世界记忆遗产指那些应留存在人们记忆中的重要文书,《人权宣言》及《安妮日记》等都被列入其中。但该文章没有提及东京等多家图书馆馆藏《安妮日记》等书籍遭毁坏一事。

不过,与日本官员、媒体所说的完全相反,参观“神风特攻队”遗物展览馆的日本民众很少能从中反思战争。《环球时报》记者曾参观“知览特攻和平会馆”,会馆虽冠以“和平”,但馆内解说词和解说员的解说却表现出对那场战争中特攻队队员“英雄”似的崇拜。一进门就看到馆内满是军旗、军刀、血书,“玉碎”、“报君”等字眼在遗书中随处可见。一些右翼学者更赤裸裸道出了这次申遗的真实目的。日本学者樱咲久也公开在媒体上宣扬,“有人认为愚忠的特攻队员是‘犬死’,事实并非如此。回忆起这群20岁左右年轻人的义举,现在的日本人应扪心自问:如果是我,能不能做到。包括特攻队员在内的300多万日本军人,把亚洲各国从欧美列强中解放出来,从这一点上说,他们就值得留在人们的记忆里,他们的遗书与信件就应该成为世界记忆遗产”。

申遗原则:“不允许世界记忆有偏见”

对于日本为当年侵略者的遗物或遗址进行申遗,《环球时报》记者在法国巴黎采访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项目高级专员茹瓦·斯普林格。斯普林格表示,该组织确实于日前收到一份来自日本鹿儿岛的申请,文献内容是一些日本士兵的书信,但她不愿证实其是否与“神风特攻队”有关。她对记者的提问态度非常谨慎。关于对申请的处理,她一再强调所有审核将按标准严格执行。斯普林格提到,审核的标准在指导“世界记忆”名录申报的《世界记忆名录指南》中写明。记者查看《世界记忆名录指南》,文中写道,有些类型文献不可以被选入世界记忆国际名录,《指南》解释说:“我们不允许任何人指责世界记忆有偏见。”

不少欧洲媒体对日本为“神风特攻队”申遗提出质疑。德国“和平论坛”网站3月1日把“神风特攻队”称为“世界历史上最有名的自杀式炸弹袭击者”。该网站称,日本准备为此申遗,以便“供奉”这些自杀者,这显然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维护世界和平的目标相反。

英国《卫报》称,日本把“神风特攻队”队员描绘成“为国献身的英雄”,但实际上“神风特攻队”中的一些人是被迫参战的。在世界上,“神风特攻队”一词与“疯狂、狂热和自我毁灭”等同。德国《世界报》称,日本宣传“神风特攻队”,蕴藏着政治潜意识。文章称,日本将这些人的故事出版成漫画书等,并将这些人描绘得比美国人优秀。这些自杀飞行员,也成了日本人心中的英雄。因此在潜意识中,日本也在洗刷二战中“可耻的历史”。

德国柏林洪堡大学文化学者海尔穆特3日对《环球时报》表示,在德国目前共有30多处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还有17件“世界记忆”遗产,但是德国的榜单中却没有一处为二战中与侵略相关的遗物。在世界遗产中,从来只有类似奥斯维辛集中营遗址和非洲奴隶贸易中心戈雷岛等成为人类遗产,而没有侵略者为自己侵略遗迹申遗。

海尔穆特说,按照《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规定,世界文化遗产申报标准共有6条,其中包括“特殊的历史事件对人类的影响”。他称,一个发动侵略战争的国家没有权利为侵略的遗物申请世界遗产。试想如果德国用二战时与侵略相关的遗物或遗迹去申请世界遗产,世界会怎么反应?他认为,日本“神风特攻队”申遗通过的可能性很低,日本这样做是企图为侵略历史正名,让世界误认为日本是受害者,但这对和平毫无意义,实际上是为和平制造麻烦。

南京大屠杀档案、慰安妇遗物、韩国西大门监狱纷纷纳入申遗程序

对于日本为侵略者遗物遗址进行申遗,中韩等亚洲邻国更是义愤填膺。“侵略者遗物能申遗吗?‘神风特攻队’是二战中法西斯行为,日本公开拿出去申遗?简直是毫无羞耻,那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气愤地说,历史是要继承的。这些法西斯的东西妄想通过申请世界遗产,是对人类文化遗产的亵渎,会受到全世界的谴责。朱成山说,世界文化遗产应该有人类共通的价值和理念,比如人类不应该再有战争,法西斯主义及侵略战争更应该受到谴责和唾骂。为此,他们也正准备发起“南京大屠杀历史档案”的申遗工作,这些档案已经被列入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日前,相关部门已表示将该档案申遗列入议事日程,并优先推荐。

在韩国,从政府到媒体、民间对此除了口诛笔伐外,还积极推动慰安妇及西大门监狱申请世界遗产。韩国《京乡新闻》称,日本首先应考虑清楚一个问题,将自己当作人体炸弹进行自杀式攻击的“神风特攻队”申遗,与“9·11”事件的恐怖分子申遗有何不同?

韩国《世界日报》的社论称,世界遗产的重要性在于符合人类普遍价值,而日本将“神风特攻队”遗物申遗,就是在地球人面前否认过去的战争犯罪。该评论称,日本应被评为“与历史认识和记忆决裂”的国家,韩国必须强化应对,除了在国际上揭批日本的罪行外,国际合作和共同历史研究也不可少,对日本这种拿着战犯国历史敲国际社会大门的行为,韩国绝不能坐视不管。

韩联社称,面对日本持续将否定侵略历史的行径推向世界,中韩等国也将联合把慰安妇遗物申请世界遗产。日前中韩学者在上海召开了相关的学术会议,认为不仅要强化在慰安妇问题方面的合作研究,还应该与印尼、菲律宾、中国台湾等与慰安妇有关的国家和地区联合进行相关问题的研究和活动。会议达成了联合将慰安妇遗物申遗的共识。

韩国KBS电视台3月1日称,日本帝国主义于1908年在韩国设立西大门监狱,曾经审讯和监禁过众多韩国独立斗士。现在韩国已经正式准备将其申请世界文化遗产,这将是韩国首次将日本殖民统治时期遗存申请世界遗产。报道称,负责该项申遗的市民联合机构打算与中国沟通,力争将安重根殉难的旅顺监狱也申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