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特战队摧毁乌军通信 最后时刻即将到来


俄军特战队摧毁乌军通信 最后时刻即将到来

资料图:进入乌克兰的俄军。

尽管俄军在乌克兰克里米亚集结的军力越来越强大,美国与欧盟主要国家也不断渲染“俄罗斯向乌克兰开战”的气氛,但国际政治分析家和军事观察家却认为,俄罗斯迄今为止主打的仍是心理战,以“军事”促“外交”,以期达到“不战而屈乌克兰”的战略目的。

俄军持续施压乌克兰武装

“俄军向乌克兰陆军和海军下了最后通牒!”代行乌克兰总统职责的议长图尔奇诺夫3月2日在全国电视讲话中宣称:“俄军北高加索师师长命令驻克里米亚的乌克兰陆、海军在当地时间2日凌晨2时前交出所有的武器装备,离开营地投降。”

尽管最后期限过后俄军并没有对乌克兰军队诉诸武力,但俄军3日继续将乌克兰陆、海军官兵围困在克里米亚基地内,其中一支俄军特战队还割断了通往乌克兰海军司令部大楼的电力供应线,另一支突击队则突入乌克兰陆、海军的多个通信基站,摧毁了通信线路。不过,在所有行动过程中,俄军只是“默默动手”,没有向乌军开一枪,但这种诡异气氛恰恰给乌克兰军队官兵施加了强大的心理压力,以致少数乌军官兵“弃阵脱逃”。

与此同时,俄军还从海上和空中两个途径继续向克里米亚增派军力。据乌克兰边境守卫部门透露,他们目击更多的俄罗斯装甲车在克里米亚南部城市刻赤集结,其纵队一直延伸至俄罗斯沿岸。另有报道称,俄罗斯海军在邻近塞瓦斯托波尔的黑海也有活动的迹象。更让外界感到担心的是,俄军3日突然屏蔽了克里米亚部分地区的手机信号,而这已被一些媒体解读为俄军全面军事行动在即的前奏。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克里米亚集结的俄军总兵力已达到6000人,而增兵的趋势还将继续下去。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2日就乌克兰的最新表态是:“如果乌克兰的秩序继续不稳定,那么必将发生新的革命,必将会有新的流血!”

美欧口头力挺乌克兰新政府

面对俄军在克里米亚排兵布阵步步紧逼,乌克兰新政府只得“对内动员,对外求援”。

在乌克兰新政府发布“全国战争总动员”令后,乌克兰军事委员会坦承“收效不佳”,首日战争总动员的报到率不超过登记人员的1.5%。乌克兰军事委员会的一名官员表示:“在那些递交报告的州中,到军事委员会报到的人数占所有预备役人员的比例都在1%至1.5%之间,且主要是大学生。”基辅军事委员会工作人员也证实,通过拨打电话通知预备役人员前往指定地点集结的做法同样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这名工作人员说:“一般是女人接电话,说家里没人。”

除了预备役人员无法准时到位外,乌克兰军队的武器装备状况也十分糟糕。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的最新报告显示,乌克兰现役军队仅为13万人,其空军的作战飞机中没有几架能升空,而唯一的一艘潜艇也因缺少零部件而无法投入实战。

在克里米亚,支持乌克兰政府进入“完全战斗准备状态”的人更少,只有在克里米亚首府能看到数名抗议者举着“克里米亚属于我们乌克兰人,俄军吓坏我们”的标语。

眼见“自救无望”,乌克兰新政府转而集中精力向美国与欧盟求助。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甚至直截了当地说:“俄罗斯向乌克兰宣战等同向美英宣战,美国及英国永远不会违反协议,将以所有可能的手段保护乌克兰的未来。”

事实上,美英近来也确实有所行动,美国总统奥巴马2日与英国首相卡梅伦进行了长达90分钟的电话交谈,双方共同表示要让俄罗斯为其在克里米亚的行动付出“沉重的代价”。

美国国务卿克里2日向媒体透露,美国与欧盟正在考虑对俄罗斯采取“强烈制裁”,其中包括禁止俄罗斯政府高官的出行美欧的签证,对俄罗斯的贸易和投资实施惩罚,集体抵制原计划于今年6月在俄罗斯索契召开的八国集团(G8)首脑峰会,甚至威胁将俄罗斯逐出八国集团组织。稍早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时已经警告说,美国将暂停参加八国峰会预备会议,如果俄罗斯“继续违反国际法,将面临更深的政治和经济孤立”。2日,英国、法国、加拿大已相继宣布退出原定在俄罗斯索契举行的八国集团峰会预备会议,以此来“抗议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干预”。

除抵制八国峰会预备会议外,英国首相卡梅伦2日称考虑到当前的乌克兰局势,英国政府官员不会出席即将在索契举行的冬季残奥会。英国白金汉宫随后宣布,英国爱德华王子取消对俄罗斯的访问行程,不再参加即将于3月7日至16日举行的索契冬季残奥会。这将是2003年爱德华王子成为英国残奥会赞助人以来首次缺席冬季残奥会。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与俄罗斯真刀真枪的军事实际行动相比,美国与欧盟对乌克兰的支持目前只限于口头。

俄美欧会否上演军事对抗

就当前的乌克兰局势,不论是乌克兰国内当局的“四处求救”,还是俄罗斯普京政府的强硬言行,又或是美欧“站台打气”的反应,都与2008年的格鲁吉亚危机如出一辙。那么,普京会否在乌克兰重演“格鲁吉亚模式”—入境全面进行军事打击?美欧俄会否爆发军事对峙?

对此,曾在克林顿政府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查尔斯·卡普兰分析称,虽说当下俄军在克里米亚行动的严峻性远超过2008年俄军对格鲁吉亚动武,但美俄之间出现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卡普兰指出:“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乌克兰)局势会向哪个方向发展,只知道普京指挥下的俄军已经进驻了克里米亚,实质控制了这个半岛,可俄军是否会大举控制整个乌克兰东部,还有待观察。”

卡普兰分析说,普京确实跨过了“不入侵其他国家”的红线,因而,奥巴马总统现在面临着巨大的考验,需要与欧洲、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日本的领导人进行合作。不过,卡普兰也坦言:“美国和北约的选项确实不多,我想最大的可能是北约向波兰增兵,然后向俄罗斯领导人发出一个信号:“‘你不是想玩吗,我们陪你!’不过,我个人认为,美国真不愿意走到这个地步,因为那意味着局势会继续对峙升级。”

英国简氏防务集团的俄罗斯军事观察家谢尔曼也表示,俄罗斯领导人其实也不想朝着全面军事冲突或者战争的方向走。谢尔曼分析说:“他(普京)现在既然已经完全控制了克里米亚,已经在美欧和乌克兰面前抢占了心理战的制高点,那么就可以非常轻松地手握主导权去跟乌克兰和美欧讨价还价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