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不评。只将事实条缕如下:

——1931年9·18事件和哈密事件爆发后,日本公使在土耳其首都安哥拉(现叫安卡拉)和埃及的开罗分别会见了会见了当地的泛突厥主义分子。日本驻埃及武官会见了土耳其流亡贵族穆罕默德·谢夫凯特,宣布日本军部支持在新疆成立一个独立的“土耳其斯坦国家”。日本还在阿富汗、哈尔滨、新疆等地招纳属于中亚民族的白俄和苏联逃民,并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末代苏丹的弟弟阿布都·穆哈伊提阿比提搜罗到手,准备把他扶植为新疆未来的“土耳其斯坦”傀儡国王。

——同一时期,聚集在柏林的泛突厥主义份子们也和日本驻德国使馆武官不断往来。鞑靼族(塔塔尔族)人阿牙孜·依斯哈克在柏林出版的鞑靼文杂志《民族新路》(《Miliy Yol》)上不断发表文章,宣传东突厥斯坦独立。由日本驻法国大使馆资助,在巴黎的乌孜别克族人木斯塔帕秋开耶夫也出版刊物《青年土耳其斯坦》(《Yash Turkstan》)进行同样的宣传活动。

——1933年,南疆的地方豪强乌斯满和铁木耳在喀什地区进行暴动。在日本、土耳其、德国和英国等方面的支持下,阿图拉的沙比提大毛拉于1933年11月12日(回历1852年7月24日),在喀什宣布成立“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由阿克苏的分裂主义份子和加尼亚孜为“总统”。“外交部长”是和田人哈生木江阿吉,“军政部长”是喀什人乌拉孜拜克,“教育部长”是阿布都喀里木可汗,“司法部长”是喀什的知识分子扎里夫·哈里阿吉。军事首脑是玉素甫江。1934年,这个政权被败退南下的军阀马仲英的军队推翻,其头目纷纷逃往土耳其、英属印度(克什米尔)和日本。

——1937年初,东突将领,被收编为骑兵第六师师长的麻木德发动叛乱,日本在叛乱过程中曾为其提供中国军队的情报。1937年4 月,叛乱失败,麻木德流亡印度,在日本大特务,满铁株式会社高级官员竹内义典的帮助下,一行十五人随即前往日本。在日本,东突流亡分子曾多次与日本官员接触,试图获得日本的支持重新进行叛乱。但是,1939年以后,日本由于集中精力于太平洋方面,对新疆的关心逐渐冷却。竹内义典在北京西单(后改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开设“竹内公馆”,专门容留东突人员。

——2005年9月间日本人大林成行和东俊孝在中国新疆非法测绘。2005年,新疆的安全部门依法暂扣了二人的测绘相关器材和物品,并将二人递解出境。2005年11月16日,案件由新疆的安全部门正式移交给新疆测绘局。2006年4月6日,新疆测绘局依法对二人作出没收测绘工具和测绘成果,行政罚款8万元人民币的的最终处罚。

——2007年3月,日本公民相马秀广等人在新疆艾比湖区域开展生态环境演变考察活动,未经测绘行政主管部门批准,使用手持GPS接收机在该区域非法采集地理坐标信息,并将其标注在携带的外文版我国区域地形图上。相马秀广等人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第七条和《外国的组织或者个人来华测绘管理暂行办法》第六条第三款规定。新疆区测绘局于4月24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对相马秀广等人做出责令停止违法测绘行为、没收测绘工具及测绘成果、罚款人民币2万元的行政处罚。

——2008年6月,东突分子,“世界维 吾尔大会”副会长赛义德到日本活动,临离开之前专门到多摩陵园拜祭了那里的早期东突分子墓地。

——2009年7月5日,在新疆的乌鲁木齐市发生了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时隔未久,7月29日,这一暴力事件境外幕后遥控者——热比娅却在日本大放厥词,对中国政府进行恶意攻击。尽管中国政府事前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但日方并未理会,坚持为热比娅赴日放行。2000年以来,除了福田内阁以外,自民党当政者几次三番地批准李登辉、达赖访问日本,引起中方强烈不满。这次,日本敏感时期外务省又批准热比娅入境。

——2009年7月25日《印度电讯报》报道,热比娅曾于2009年年初向印度驻德国使馆申请签证,但遭到拒绝。一名印度政府官员表示:“我们与中国政府达成过谅解,不允许有人借印度领土从事反华的政治活动。日本才不管这一套。

——2009年7月27日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世维会在美国总部的人员表示,他们不愿说明热比娅这次访问日本是受到了谁的邀请。这简直是莫大的讽刺,在邀请者眼里看来,这是一次光明正大的访问活动,既然是光明正大,何以不愿公开身份?究竟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在日本的记者发布会上,主办方日本记者俱乐部一再撇清与热比娅的关系,表示自己并不是邀请方,发布会上还特地用幕布把现场的“日本记者俱乐部”的标志遮住。

——2009年7月27日中国驻日本大使崔天凯对日方的做法提出批评,哀求日本在对待暴力事件制造者的问题上“将心比心”。

——2009年7月29日日本共同社报道,热比娅当天上午访问了自民党总部,并同参议员、自民党政务调查会副会长卫藤晟一等自民党议员举行了会谈。自民党方面对此的解释是:“我们只是提供了让她和我党所属议员进行会谈的场地而已。”

——2009年7月29日日本《产经新闻》报道,在自民党议员与热比娅的会谈中,双方达成了所谓的“申请由日本向中国派遣调查团,查明7•5事件真相”的共识。会谈结束后,热比娅立刻对着媒体记者大肆抹黑中国,称军队向示威者“开炮”,“炸死数千人”。随后,日本议员卫藤晟一也附和说:“听到我们邻国发生了这样的人权问题,我感到十分震惊。日本派出调查团是理所当然的。不然的话,日本就不是一个正式的主权国家。”

——2009年10月19日消息人士透露,日本鸠山政府已经再次向热比娅发放了签证。热比娅计划于20日从美国飞抵日本。

——2009年10月20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20日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对日方不顾中方坚决反对允许热比娅入境,表示强烈的不满。

——2009年10月30日热比娅在东京举行记者会时说,“美军快来拯救我们的土地和人民的生命吧!”。自10月20日到达后,这位“世维会”主席在日本巡回活动,在东京、鹿儿岛和京都等多个大学和教会等机构举行讲演会和记者会。据透露,热比娅在日本一直停留到11月上旬,还将参加与她本人有关的书籍出版纪念会。

——2010年2月20日,新疆塔城地区测绘局接到群众举报,发现某日本公民携带手持GPS接收机在塔城地区进行测绘活动,立即进行了立案调查。经查,2010年1月31日至2月18日,该日本公民以旅游、环境考察为名,使用手持测量型GPS接收机采集我国境内地理信息坐标598个,其中588个位于新疆自治区内,涉及塔城地区军事管理区的有85个。该日本国公民的测绘活动未经国务院测绘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擅自开展一次性测绘活动,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第七条和《外国的组织或者个人来华测绘管理暂行办法》第六条关于外国人来华测绘管理的有关规定。

——2010年4月27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就日方允许热比亚访日答记者问时表示,中方对日本政府执意允许热比亚赴日从事反华分裂活动表示强烈不满。

——2010年5月20日是热比娅这次访日的预定日期,其参加在东京和大阪举行的研讨会。

——2012年4月,为配合“世维会”在日本举行大会,日本自民党公然在其党部成立“日本支持维 吾尔国会议员联盟”,由该党议员古屋圭司任会长、安倍晋三任顾问。

——2012年5月14日起“世界维 吾尔大会”在东京千代田区的宪政纪念馆举行,“奋起日本”代表平沼赳夫出席了开幕式,并宣称中国主张钓鱼岛是中国领土,将其视为核心利益“对日施压”。“我们必须团结一致,也为了维 吾尔而战斗”。日本政府放分裂分子包括他们的头头热比娅入境,在日本召开世界维 吾尔大会,这是这个会第一次在亚洲开。可以说,亚洲没有任何其他国家会让、敢让这个会在他们国家开。别看印度政府虽然常常口水战指向中国,但她多次公开声明尊重我国主权,不允许藏独利用印度领土反华。亚洲有很多穆斯林国家,但他们对中国没有敌意,比较友好。连土耳其,这个东突的老基地,在2009年事件中还出言不善,但2012年年也公开承诺,不允许在土搞反华活动。

——2012年5月14日,“世维会”有关人员于5月14日参拜靖国神社。

——2012年5月18日热比娅向东京都捐款10万日元用于非法购买钓鱼岛,是委托“奋起日本党”党首平沼赳夫转交的。平沼赳夫生于1939年,自1980年开始担任议员,曾经担任小泉纯一郎内阁的经济产业大臣等职务,是政坛保守派的“老前辈”。他的养父平沼骐一郎曾于1939年担任日本首相,是建立“国民精神总动员委员会”等社会控制机构、把整个国家推向太平洋战争的直接当事人之一。热比娅建议日本人购买中国的新疆。

——2012年5月19日日本新闻网报道,为阻止“世维会”在东京举行,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8日致函部分国会议员,希望他们不要支持分裂中国的行为。在日本自民党内,超过百名国会议员收到信函。程永华在信中说,“世维会”是分裂中国的反华组织,日本允许该组织在东京举行会议是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希望这些国会议员不要接触也不要支持热比娅等人。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与其他46名自民党国会议员随后联名向程永华发出抗议信,宣称日本是承认思想和信仰自由的民主国家,程永华的行为“严重干涉日本内政”。

本文内容于 2014/3/4 15:38:25 被小编a26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