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昆明暴恐事件中,北京路派出所的10多名民警是最先赶到现场,增援火车站派出所的民警。其中3人重伤,2人轻伤。”

3月1日晚9点25分左右,北京路派出所值班室内,值班平台上张华星听到对讲机呼叫值班室,“广场有一班人在砍人,打群架,多名人员被砍伤,要求增援。”协调之后,1号巡逻车和2号巡逻车赶往现场增援。1号巡逻车上有民警章建龙和一名苟姓协警,2号巡逻车上有民警谢启明和协警周明伟。当晚值班的另外6名民警和几名协警也随同两辆巡逻车赶往现场。

鸣枪

奔跑中,谢启明对着暴徒喊“把刀放下”,几名暴徒并未止步,顺着北京路,一路追赶几名民警。

谢启明开着巡逻车还没驶近,四处奔散的人群就向着警灯亮的地方奔来。谢启明将巡逻车停在广场岗亭附近,发现人流后面,好几名身着黑衣手持砍刀的蒙面暴徒正在追赶。

见此情况,几名民警下车,掏枪,朝天鸣枪示警。谢启明说,就是这几声枪响起了作用,“那几个暴徒没有再砍路人,向我们冲来。”歹徒冲向民警时,仍然挥刀砍杀附近的平民,谢启明对着人流大喊:“赶快跑,跑快些,躲起来,这里不安全!”

隔着人群,怕有误伤,民警不能贸然开枪。谢启明、周明伟和其余几名民警将五六名暴徒从站前路引向北京路。奔跑中,谢启明对着暴徒喊“把刀放下”,谢启明喊这句话是用的普通话,“不知道他们听没听懂,他们也朝我们吼,说的啥,我们也没听懂。”几名暴徒并未止步,顺着北京路,一路追赶几名民警。

追赶至北京路与永平路路口时,民警打算对暴徒进行围堵,“但当时周围人多”,民警决定将几人引至人流量较少的三叶饭店附近再进行围堵。

搏斗

对着暴徒开了两枪后,5名暴徒转移目标,开始围砍谢启明,谢启明不停开枪,打完了枪里的子弹。

从永平路口往三叶饭店的过程中,有民警使用灭火器对几名暴徒进行喷射和进攻,周明伟说,在三叶饭店门口时,他正准备将一名暴徒制服,此时,26 岁的协警王洪光赶来协助,从后来赶来的另外两名暴徒挥刀对着王洪光的下身便砍。王洪光只觉得右腿和下体一阵疼痛,意识到被砍,“周围人叫我赶紧跑”,王洪光立即跑向马路对面。

3 名暴徒开始和几名民警对峙。在几名民警继续用灭火器对付暴徒时,又有几名民警赶到,打算前后对该处的五六名暴徒进行围堵,周明伟从前方跑上前拦截,被两名暴徒逼到路边。灭火器的烟雾里,周明伟看不清路况,被路边的护栏拦腰绊倒,一名暴徒冲上来砍向周明伟,周明伟一闪躲过,暴徒的长刀砍到了护栏上。此时,谢启明上前支援。

对着暴徒开了两枪后,5名暴徒将目标转移到谢启明身上,开始围砍谢启明。谢启明不停开枪,打完了枪里的子弹,“子弹没了,拿肉挡”,穿着防弹衣的谢启明被砍中一刀,头顶开了一个口子,鼻子被砍断。此时,谢启明身上的防弹衣已被砍破,胸口、裤子上流满了血。

追击

胡喆找了一根木棒,袁某抄起一个锥筒,两人朝7名暴徒追去,“领导给的指示是能堵就堵,能拖就拖”。

事发时,派出所带班领导张云洲带着民警袁某,协警胡喆和马某在附近检查,接到张华星的汇报后,也带着3人赶往现场。

23 岁的胡喆还记得,4人赶到站前路时,一眼望去,北京路和永平路交叉口处有7 个左右黑衣着装人手持三四十厘米长的匕首和一米左右的长刀,正沿着北京路朝三叶饭店方向奔跑。胡喆跑到广场前的岗亭找了一根木棒,袁某抄起一个锥筒,两人朝7 名暴徒追去。“领导给的指示是能堵就堵,能拖就拖。”

袁某追到一名暴徒后,另外两名暴徒也看见了袁某,胡喆赶紧追上去,堵住打算往袁某靠近的两名暴徒。两人一男一女,女子戴着黑纱,手持两把匕首,双刀对着胡喆砍去,胡喆一闪一躲,左额、左手被砍中,“伤口不是很大,但是血流下来,遮住了我的眼睛,我没看清”,两名暴徒袭击胡喆后继续往前跑。

负伤

张华星边走边开枪,开到第二枪还是第三枪的时候,“我听到后面有冲锋枪点射的声音,特警来了”。

“事态很严重,我也得去”,张华星向带班领导汇报情况后,一个人开着警车赶往火车站。

张华星来到广场,发现广场铜牛两侧多名人员被砍倒在地,此时,三叶饭店的方向传来枪声。张华星拔枪往枪声的方向跑去。

在北京路和永平路路口,张华星看到一名蒙面黑衣人倒在地上,在一名小伙儿的帮助下,张华星打算将黑衣人捆绑起来。此时,从北京路方向跑来4 名黑衣人,张华星拉上小伙儿开始后退,边走边开枪。

“开到第二枪还是第三枪的时候,我听到后面有冲锋枪点射的声音,特警来了。”张华星称,此时,原先躺地的黑衣人也爬起来,随后5 名黑衣人都被打倒在地。在后退过程中,张华星右脚被子弹碎片扎伤。

暴徒被击毙后,张华星和同事立即在现场进行了调查取证,对于右脚被扎一事并未在意。一直忙到次日早上7 点左右,张华星方觉得右脚疼痛,被同事送往医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