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走向何方:东西分裂不可避免 – 铁血网

乌走向何方:东西分裂不可避免

乌克兰形势的突变,使俄罗斯总统普京去年11月阻止乌克兰加入欧盟联系国的成功基本被颠覆。3月1日,俄上议院批准普京对乌动武申请。虽然俄方强调尚未决定动武,但已确认有装甲部队在克里米亚行动。克里米亚半岛透出了浓浓的火药味。

欧美在与俄角力中利用乌克兰

乌克兰东与俄罗斯接壤,西邻欧盟国家。对于志在东扩的欧盟和意图保住苏联解体后战略纵深的俄罗斯来说,乌克兰的地缘政治地位非常重要,一直以来都是俄欧极力争取的对象。

在2008年俄动用武力制止北约向独联体国家进一步扩张的企图后,欧盟没有停止东扩的步伐。2009年,欧盟与前苏联六个加盟共和国签署《东部伙伴关系宣言》,许诺这些国家达到一定标准后可以和欧盟签署《联系协定》进入欧洲市场,在达到入盟条件后有资格加入欧盟。欧盟和乌克兰就结盟展开了长期谈判。但考虑到对亚努科维奇政权的亲俄立场和腐败政治,更担心乌克兰的经济落后会给自己带来拖累,欧盟吸收乌克兰的愿望并不迫切。美国对普京借打造欧亚联盟塑造“当代世界多极中的一极”的企图抱有警惕,希望欧盟把乌克兰这个独联体核心地带国家拉过来。欧美利用俄罗斯举办冬奥会无暇顾及乌克兰局势的机会,在乌克兰联合导演了又一场“颜色革命”。

俄罗斯决不会放弃乌克兰

俄罗斯无法承担失去乌克兰的战略损失。乌克兰领土横跨东西欧,拥有4600万人口,实力在独联体中排名第二。在俄罗斯多数人眼里,乌克兰和亚美尼亚或格鲁吉亚不同,它是“俄罗斯文明的摇篮”,俄乌有难以割舍的“共同思想、共同历史、共同文化”。美国的俄罗斯问题资深分析家布热津斯基也早就断言,俄罗斯将与乌克兰一起重新成为帝国;没有乌克兰,俄罗斯是一个不完整的民族国家。对于普京希望联合前苏联国家并恢复俄在该地区影响力的努力来说,乌克兰是一个明确的不可或缺的政治盟友。普京“真诚地相信欧洲东部斯拉夫人的东正教是天然统一的”。乌克兰远离俄罗斯而靠拢欧洲,在他看来“是违反自然的,甚至是堕落败坏的”。

乌克兰国防工业综合体对俄罗斯意义重大。苏联解体后,原苏联30%的国防工业留在了乌克兰境内,其中不乏世界一流的军事科研机构以及军工生产制造企业。比如“黑海造船厂”,是前苏联惟一能制造航空母舰的造船厂,俄目前唯一的航空母舰“库兹涅佐夫海军上将”号就是该厂建造的。除 了舰船,乌克兰的火箭、导弹、作战飞机、坦克等军工产品的制造和研发也走在世界前列。苏联解体时,俄罗斯没有一样战略武器不依赖于大量进口乌克兰配件。经过多年努力,俄罗斯军工企业逐渐降低了对乌克兰的依赖程度,但是还远没有做到彻底摆脱。

持续3个月的乌克兰危机显示,俄罗斯比美国和欧盟都更想要乌克兰。而且普京握有不少好牌,经济尤其是能源牌最为有效。乌克兰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全球最大买主。形象地说,如果莫斯科愿意,基辅的灯光就会熄灭。乌克兰近期内无法摆脱这一困局,欧盟也无力帮它解决,因为欧盟自身也有约1/4的天然气供应来自俄罗斯。如果乌克兰加入欧盟,俄罗斯很可能会禁止从乌克兰进口商品以保护本国市场。这个损失也不小:2012年乌克兰对俄罗斯的出口额达123亿欧元,仅次于出口欧盟的129亿欧元。

军事牌也在可选之列。有报道称,一名俄罗斯官员曾透露,为保护俄罗斯民族的人民以及俄罗斯的军事资产,“俄罗斯愿意发起一场战争”。普京数年前曾在圣彼得堡一次半公开的讲话中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边界成了问题,因为2500万俄罗斯人生活在另一边,他们的命运是“战争与和平的问题”。俄格冲突之后,俄罗斯已经从法律上扩大了境外用兵的权限。2010年颁布的俄联邦军事学说规定,在“反击对驻外俄军的攻击”、“保护境外俄公民安全”等情况下,俄军可以在境外实施军事行动。但如果采用类似于俄格“五日战争”方式强势介入,国际舆论环境将对俄严重不利。出兵选择将会非常慎重。

因此,俄很可能打出一套综合牌:出牌时主打内战和分裂的政治牌和天然气供应等经济牌,手中不时晃动军事牌,给对手造成巨大的心理威慑――这种威慑已经在2008年8月建立起来。对于乌克兰各派而言,这种相当现实的压力:“向东”好处固然不多,但“不向东”的坏处却绝对是很多的。从另一方的态度看,一方面,欧盟和美国都无意出比普京的150亿美元贷款和廉价天然气更高的条件来帮助乌克兰摆脱困境。另一方面,欧盟和美国对使用武力的决心明显不足。美国已经有过2008年对格鲁吉亚的背弃。奥巴马近日警告“任何对乌克兰的军事干预都将付出代价”,有分析认为,“代价”最多是奥巴马和欧洲主要国家领导人拒绝出席八国集团索契峰会。在这种情况下,乌将身家安全押在西方不会踏实。俄有信心让将来的新政权考虑俄的利益关切,至少是重回欧俄传统二元平衡外交格局。

乌克兰东西分裂似乎不可避免

亚努科维奇的政治生命接近完结,但他不愿接受被罢免的现实。只是政治上他已完全破产,还面临着腐败和镇压人民的指控。其实亚努科维奇并不是一味持亲俄立场的人,他与其他多数独联体国家领导人一样,希望在欧洲与俄罗斯之间左右逢源。乌克兰目前处于经济衰退中,中止欧盟协议的原因之一是为避免国家出现重大经济困难。而当他拒绝签署结盟协议时,希望乌克兰转向西方以“过上美好生活”的那些人也没有了耐心。

现在,基辅内部的权力斗争和外部的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权力斗争交织在一起。而这主要关系到一个问题:未来乌克兰走向何方。因为所处位置和历史,乌克兰是一个中间国家。东部就是东部,西部就是西部,每个乌克兰人如今都不会怀疑这一点。不可调和的对抗性矛盾和俄、欧两大外力的拉扯,正在无情地撕裂着乌克兰西部与东南部之间的历史血脉。虽然定在5月重新举行大选,但包括刚刚获释的季莫申科在内,目前还找不到一个让东西部民众都能接受的政治人物。无论哪一方的政治家获胜,分离主义思潮都会在另一方表现得更为强烈。即便双方达成谅解,在乌建立联邦制国家,也只能推迟危机全面爆发的时间表而不能消解乌存续已久的东西部结构性矛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