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人那么着急?——与一个朋友qq空间随便说说


为什么有些人那么着急?——与一个朋友qq空间随便说说

为什么有些人那么着急?——与一个朋友qq空间随便说说

为什么有些人那么着急?——与一个朋友qq空间随便说说

为什么有些人那么着急?——与一个朋友qq空间随便说说

为什么有些人那么着急?——与一个朋友qq空间随便说说

为什么有些人那么着急?——与一个朋友qq空间随便说说

为什么有些人那么着急?——与一个朋友qq空间随便说说

为什么有些人那么着急?——与一个朋友qq空间随便说说

为什么有些人那么着急?——与一个朋友qq空间随便说说

为什么有些人那么着急?——与一个朋友qq空间随便说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 铁杆小卒没奈何
我很想文明的回复一下,可就是忍不住~~

到现在还有些二逼以为普世了就会有更多的面包

世界各地白死那么多人了

这特么已经被普世公知操得射进骨髓了~~还在叫爽~~

就这逼脑子,到哪儿都是失败者,别说普世了,就是普宇宙了,照样混得惨兮兮~~

而且自己兴高采烈的把原有的家底都打烂了,还想混得更好?你以为你老婆是莱温斯基啊~~

3楼 扬风
唉,我不好说什么,其实我这位朋友日子过得不错,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需要“民主”“自由”。。。

看,我另一个朋友的回复

原因其实很简单,也很正常。

没饭吃的时候想饭吃,有食物可以果腹了以后,又会想吃好的,吃了好的又会想泡妞,泡了妞以后又会想到哪里玩,又会想着有房子有车,让一家人生活好,然后又是养孩子,孩子受教育~~人就是被一个一个的愿望所引导着去追求的~这属于基本的人性,无所谓好还是坏。人人如此。可以说愿望塑造了人的追求。追求塑造着人。

问题是什么愿望。现在认为,衣食住行食、安全、交往和性所欲是原始性生存愿望,这种愿望保护着人的维生基本需要。在现代观念里,这属于基本人权。一个社会必须让每一个生着的人能够获得这种最基本的维生权利。对于那些因老弱病残,或者特殊困境不能拥有,或暂时不能拥有这种维生条件的人,社会要通过提供福利的方式加以满足。这可以算是当今现代化普世价值。关于这种基本维生权利,现代化概念里应该划有一个基本内容。


问题是政治概念上如何划分必要的权利?往往认识的差别就出现在这里。按说笼统的政治权利,这个大家都承认,人人要有政治权利这应该是属于上面基本权利里的内容。这才有剥夺政治权利这一说嘛(但是我就算没有被剥夺政治权利,貌似我也没有行使自己权利的机会。我能问政吗?到哪里去问政呢?尼玛,杭州某男子想要公开一下上海的萌芽杂志社搞的一个什么“新概念”作文比赛,有权力推荐直接上大学的啵,要查当初的评奖档案,看获一等奖的韩寒有没有作弊。霍,这个难呀,两次上法庭都被判无权公开。而且媒体连这个人的名字都不愿意上报,某男子,哈。比赛是对社会公开的,比赛过程和结果却不可以公开,或找不着可以去查找的门路。公民的权利在哪儿呢?看来我们国家在实现公民政治权利上是有问题)。要说在社会里,如果某些人可以拥有和动用另一些人没有的政治权利,那这个社会必然会发生严重的人欺负人的问题(你别说,我现在还真有些害怕。别遇上事,一遇上事,彼此一掰手腕,就知道什么叫不对等较量了。那不是能力品格的较量,你根本就上不了台)。可是政治权利具体有什么内容,这个现在就没有清晰的普世认同的概念(所以才有人积极对推广民主自由概念,让它成为普世价值)。比如要求独立当然是一种政治主张,如果按照人人具有政治权利的概念笼统地套下来,追求独立是合理的,应该受到支持的,但要求独立是普世权利应该必然地受到支持吗?支持者说他们有这个权利(于是上街游行没人可管?),反对者说如果这个权利都是必须的,那他们和反对独立者两群人如此对立的立场,谁是谁非?谁应该听谁的?他们有妥协共处的余地吗?很显然,独立的政治主张就是排他的、极端个体的权利,它和社会组成的基本要求——“同一社会的人是在承认并接受一个共同的规则下实现共处”这个要求是对立的,所以在一个社会里,这种主张独立单过的权利是反社会权利。支持独立的主张,就是支持瓦解社会。所以说类似于独立这种政治主张,不是也不可能是人人必须享有的普世权利。这属于超出狭隘社会概念范畴的,属于丛林法则里力量较量才能够解决的事情。


再来看民主。我们所说的一切的所谓权利都是由社会提供的。要权利,是向社会要求承认我的权利的正当性。如果这个社会不存在,就没有权利这一说。光着屁股在大森林里,你向谁要权利去?拿起武器和工具去谋生存去吧。显然,民主是一种社会主张,是要求社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政治主张。那么民主的前提首先是不能以瓦解这个社会为代价。一说,我就是要先瓦解再重构。这样你就不能无视他人对于你可能做不到通过瓦解再重构的手段,打造一个比现在更好的社会的警示。可以说,一切无视这种警示,极端推行民主政治主张的人,都不是在正当的行使政治权利。他们应该首先被确认为意欲破坏这个社会的人,然后再来甄别看他是否真正据有他所号称的为社会谋福祉的动机和能力。孙中山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孙瓦解旧政权有功,重构社会无能。建立在他无能力的基础上的所谓三民主义的良好愿望,事实证明不过是个幻梦(三民主义里甚至根本就不包含一套可行的构建社会秩序的理论框架,他只有愿景,所以后来才被蒋介石所利用,打三民主义的旗,行军事独裁的实,社会只是在那里信马由缰,我行我素)。瓦解大清政权之所以算有功,因为当时那个社会已经腐朽溃败,早日瓦解掉的话,应该算是功大于过。但是大清政权倒掉以后,原来维持社会成形的权力消失,造成军阀割据,战火不断。尤其是蒙古、新疆和西藏,他们被满人以各种严厉手段折服,他们只信满人,满人政权消失后,可以说他们和中央政府的联系变得非常脆弱。这里还真可以看出满清倒了以后的历任军阀政府在维护国家主权上还都是很卖力气的。说如果时间再长一点,就蒋介石那种对外软弱的政府,新疆、西藏都会和外蒙古一样被割裂出去是大概率事件,说起来真让人心惊。自满清倒台一个正常完整意义上的社会形态在中国大地上已经不存在了,直到49年共和国建立。以新生共和国强大的生命力,强大的革新除弊能力,和现在社会这种如此明显的蓬勃的上升势头,要推翻现在的政权,就算是瓦解掉这个社会也在所不惜的人,首先要被问到到底居心是什么,其次要被追问,你是否有能力做得比现在更好。从根上说,民主也不过只是一种社会构成的构想,实现公民权利自由的一种主张(道理肯定不止这一条)。很显然,把民主作为普世价值当成排他性信仰的人,是在拉大旗作虎皮,不是居心不良,就是上了居心不良者贼船的无明之徒。面对已经存在的社会,重构,谈何容易。觉得萨达姆不好,把他的政权端掉,结果,原来通过萨达姆维系的伊拉克社会宗教、部族矛盾立刻爆发,想比萨达姆时候更好?难。就算将来经过社会力量较量重新实现社会归一,让伊拉克能够重拾生机,那当中这几十年混乱由谁买单呢?这是伊拉克人应该承受的吗?社会重构,就像已经生出个狗熊,你觉得它不可爱,偏要动刀子把它整成个熊猫~这个,要满足你这个愿望可以,只是你要加起十二分小心,严肃认真的对待这个事情。

是的,社会这点和人一样,是个生命体概念。

本文内容于 2014/3/6 11:00:18 被罗贯东编辑

2楼 铁杆小卒没奈何
我很想文明的回复一下,可就是忍不住~~

到现在还有些二逼以为普世了就会有更多的面包

世界各地白死那么多人了

这特么已经被普世公知操得射进骨髓了~~还在叫爽~~

就这逼脑子,到哪儿都是失败者,别说普世了,就是普宇宙了,照样混得惨兮兮~~

而且自己兴高采烈的把原有的家底都打烂了,还想混得更好?你以为你老婆是莱温斯基啊~~

3楼 扬风
唉,我不好说什么,其实我这位朋友日子过得不错,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需要“民主”“自由”。。。

看,我另一个朋友的回复

这就是美帝强大宣传机器的洗脑结果。

其实“民主自由”当然好,“普世价值”其实就是“所有的动物都有飞翔的权力”,极具有诱惑性。但先决条件是你要有翅膀,没有条件就会摔个半死。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就是真正的高级形式的“民主自由”,“民主自由”的先决条件就是发达的生产力水平和足够的物质基础,不明便这一点就很容易被美帝的宣传机器误导。


其实有一个问题追求“民主自由”的朋友一定答不出来,那就是: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是依靠实行民主制度变得国家强盛人民富裕的?


这个真没有。


“民主自由”搞得好的国家都是通过或专制、或掠夺、或战争等等手段积累财富盘剥血泪发展生产力最终得来的,没有例外。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