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7-19世纪初的欧洲依然是冷热兵器混用时代

17—18世纪两百年间,是人类历史上冷热兵器并用,并逐渐转化成热兵器作战的时期,欧洲战场上的战争模式也被誉为最进步的战争模式(当然,最进步不等于最强)。但却是最体现文明气息的战争(虽然战争本身就不文明)。试想当时战争的幕幕场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辽阔的欧洲平原上,青草飘香,不远处的丛林边上,却是两军对垒,军号声声,旌旗飘扬。双方的军队穿着洁净的军装,无论军官或士兵,均穿着绅士般的礼服,鲜艳华丽,光彩夺目。战场上排列出一个又一个整齐的方阵,军官们驰马奔走于各方阵之间,不停的发号司令,战阵上飘扬着优雅的交响乐,双方的士兵严阵以待,大战蓄势待发。

炮兵的火炮被大量的聚集在一处,排成一排,或几列,看着指挥官军刀的举起,炮兵们开始从容有序放药装弹,在军刀划落声中纷纷点火发射,顿时阵地上炮声四响,烟雾弥漫,散发出浓浓的火药味。双方的炮火此起彼伏,有节奏的连续不断的响起,炮弹在双方的阵地上落下,扬起一缕又一缕的青烟,尘土激起的泥泞沾染了士兵们洁白的军裤,战争的序幕正慢慢拉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步兵伴随着军乐队的瑟斯风和小鼓,踏着鼓点,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前推进。士兵们冒着猛烈的炮火,义无反顾的勇往直前,迎风招展的军旗正猎猎作响,军旗两旁的护旗军士手执长矛,长矛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闪耀的光芒,兵士们坚定的目光始终注视前方,身旁的战友在前进中不断倒下,他们对倒下的人甚至连望都不需要望一眼,仿佛他们仍然就在身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步兵踩着正步,距离敌人70-50米处立定,随着军官的号令声起,举起了手中的滑膛枪,密集的枪阵一轮又一轮的把铅弹射向敌人,双方重复着机械的动作持续对射,适时即无物遮掩,也无法后退,拼的就是毅力,拼的就是纪律,前排的倒下,后排的顶上,待我方损失了百分之七,敌方损失了百分之十之际,敌方士兵的心理开始承受不住了,前排已经有人向后退出,敌方的军官开短铳胡乱杀了几个人,仍然制止不住士气的恐慌,恐惧就像瘟疫般蔓延,这时敌方前锋步兵有三分之一的人已经选择落荒而逃。

敌方前锋的心理防线已基本瓦解,哭喊着向后退却,我方步兵斜握步枪慢跑前行,边走边进行自由射击,待冲到敌方30米处突然提速,我们齐声呐喊,挺起刺刀开始冲刺(冲刺这个词就是从拼刺刀这里来的),敌人的统帅带着督战队把枪口对着他们,挥舞着军刀喝止败兵溃逃,敌人这时又有很多人回过头来,与我们短兵相接,双方在呐喊声中以刺刀决定最后的胜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的骑兵则环伺在中军和两翼,同时有一队隐蔽在树林里,看着敌军前锋已呈败象,然而身后不远处还有大量的预备队,正准备蠢蠢欲动,我军使者这时从主阵飞马来到树林,带来了中军统帅的号令,骑兵指挥官对身旁的司号员一番耳语,噌的一声拔出了配刀,众骑士见状纷纷拔出马刀,顿时丛林中银光万点,夺目生辉,这时只听得清脆的号声响起,中军两翼的骑士们迅速出击,意图包抄敌军两翼,我军作为骑兵预备队则奉命攻击在树林旁边村庄处结阵的敌军,他们的背后正是占据了制高点的炮兵。

胯下的战马嘶鸣声声,欢腾雀跃,我们列队开始小跑,密集的队形在奔跑之际逐渐拉开,贵族骑士们穿着三分之一甲,带着华丽的头盔,头盔上飘扬着长长的马尾,和璀璨的羽毛,待距离敌军200米处开始快速冲击,挥舞着被阳光晒得雪亮的战刀,呼喊着冲向敌阵,敌方步兵方阵排成密集的队形,对我们进行三段式排枪射击,村庄的入口处还有一些敌兵,排成散兵线向我方自由射击,在火枪的轰鸣声中,但见前面火光不停的闪烁,前排穿着华丽军服的骑兵一个个掉下马来,后排的骑兵毫不畏怯,继续英勇的冲向敌兵,有的骑士因马匹中枪,被摔下马来但并未受伤,幸运的又跨上了后面空鞍的马背(有的骑士人被打中了,马却没中枪还在跑),继续作战。

骑士们以迅猛的速度进入到敌方阵地,挥起战刀砍翻了一个又一个的敌人,马不停蹄,马蹄过处,尘土四起,马刀闪耀的地方,敌方步兵应身倒地,敌军的尸体在马后倒下的越来越多,我们成功的冲破了敌人的步兵防线,接近了敌军的炮兵阵地,炮兵指挥官盯着望远镜在呼喊,士兵们试图移动大炮,调整射击点,但已经来不及了,敌军纷纷丢下大炮,高声哀叫,四处狂奔。这时敌方骑兵从一旁的村庄里冲了出来,没想到对方在这里还有一支伏兵,而且敌军骑兵是人手一杆挂着小旗长矛的枪骑兵,正是我们的克星,可是我们的战马已经疲累,对方是生力军,我们回头肯定会被追上,只好用手中的马刀死命硬拼,双方骑兵进入到混战阶段,四处来回冲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骑战中几轮交锋,双方战马均已疲惫,我方轻骑已成功的攻取对方的两翼,而敌军炮兵阵地业已被我方骑兵攻陷,没有重炮火力的支援,敌军已无胜望,开始全面溃败。这时传令兵传来了原地休整的命令,我驻马停鞭,抚摸着大汗淋漓,不断喘气的战马,回望自己部属,一百余人的骑兵中队,还紧跟着自己的不过五六十人,我下令原地休整片刻。这时中军的骑兵预备队作为生力军换上我们,开始追击败逃的敌军,预备队骑兵在我们身旁风一样的掠过,我方步兵大部队则在骑兵后面徐徐跟进,完全占领了敌方阵地,辎重兵有的已经开始打扫战场了。至此一场战役完美结束,战场上炮声骤停,枪声零落,又从远处飘来了悠扬的军乐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法军的炮兵阵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独立战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南北战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英军的骑兵冲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南北战争时的骑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拿破仑兵败莫斯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法军的骑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法国的步兵方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法军里头手执长矛的枪骑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海军舰队进攻陆军营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风帆战列舰列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战争,残酷的战争,同时又是一幅雄壮的艺术华章,整个场景都是凄美的,18世纪的战争,是被硝烟掩盖着的血腥,随着大炮的怒吼声中,宣告着热兵器时代的到来。

本文内容于 2014/3/6 0:13:52 被梓凌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4楼梓凌

3楼 公司乌龙
全面战争系列,罗马、中世纪、幕府、帝国,还以为就快做到一战了呢,结果又做回罗马2……

看来躲在战壕和防空洞里的战争,的确是没有一个一个方阵之间对垒的好看啊。

战争的发展成就了热兵器,但热兵器却毁掉了战争的美。

我以为,18世纪的冷热兵器混用时代是人类战争史上最美的画面,纯粹的冷兵器,刀刀见血,略显残酷,近现代的纯热兵器,更是一炮下去,血肉横飞,极度血腥。因此在硝烟弥漫的烟雾里头砍杀拼刺,在华丽军装之下的点点血迹,就显得略为平和。


19楼翰光

14楼 bbcleaf
其实自动武器发明前 冷兵器一直都还是有市场的 比如在马克沁没有出现前 来无影去无踪的骑兵依然是步兵的梦魇
16楼 我是小p孩
八里桥之战是近代军队与封建军队的一次经典战役。英法联军当时已经经历过拿破仑战争锤炼,和最新克里米亚战争中的考验,兵员是义务兵役制加职业军官团。不仅装备的是配备刺刀的前膛燧发枪和滑膛炮。部分使用了,刚刚发明不久最新的线膛火炮和线膛步枪。使用的是空心方阵和三排阵列的战列步兵线等最新战术。而八旗军是以冷热兵器混用为主的步骑混合军队,绿营军装备的是少数进口和仿制的旧式滑膛枪、自制的本国鸟枪,抬枪,抬炮、劈山炮、和大刀、长矛等冷兵器。十九世纪欧洲的近代军队在面对世界各地的封建军队作战时,有不少压倒性的胜利的。八里桥之战,三万多清军伤亡过半,英法联军只有十二人阵亡。指挥战斗的法军将领孟托班回国后,被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封为“八里桥伯爵”,还让他当了参议员。法皇提议再给他年金五万法郎作为奖赏,但遭到了多数议员的反对。议员们认为,发生在八里桥的不过是“一场引人发笑的战斗”,说:“在整个战役期间,我们只有十二个人被打死,不值得再给他那么高的奖赏!”

八里桥大战,英法联军伤亡数字为千余人,数百人,数十人三种说法。

参考了英法联军的战报和僧王的奏章后得出结论,联军出动8000人夺桥,在夺桥的时候因为是攻坚战,与在树林里的1万多清军步兵对射和白刃战里,联军就伤亡了近千人。

到了1万多清军骑兵发起冲锋,清军宁愿在40-50米处顶着联军猛烈的炮火来驰射,也不敢冲过去近身搏斗,联军步兵与清军的骑兵对战斗里轻伤数百,英军2人死亡,29人重伤。法军则为十二人死亡,数十人重伤。联军骑兵一千余人出动,居然无一伤亡。

而联军打扫战场统计出,清军骑兵死亡的,加上还有受重伤而逃不动的,再加上被俘虏的总数为1千2百人,因受轻伤而逃走的骑兵为1千余人,清军步兵受伤的约数百人,联军与清军的伤亡比在1:3之间。

当时伤亡的清军士兵留在战场上的火绳枪是千余支,而且不是步兵的,居然是骑兵的,证明了这些清军骑兵很多在马上不是使用弓箭,居然是用火绳枪来与联军对射的,这样打得中才怪,我们知道当时马背上使用火枪比使用弓箭更难射得中 ,联军这么先进的火枪也不敢在马上骑射,清军们居然就敢,真不知道清军是怎么想的。

当时联军为了夸大他们的战绩而把此战歼灭清军的人数夸大了20倍,后来被证实后,法国的议员们嘲笑说这是“一场引人发笑的战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次鸦片战阵时的绿营清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背火枪的清兵被联军骑兵用长矛刺中。

本文内容于 2014/3/6 1:16:09 被翰光编辑

6楼梓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太阳王路易十四,与中国的康熙皇帝处于同一时代,其统治下的法兰西军队,普遍使用火绳枪,同时有三分之一的军队使用刀剑,斧戟,长矛等冷兵器。



本文内容于 2014/3/5 13:49:47 被梓凌编辑

22楼翰光

虽然燧发枪在17世纪中业已经发明,但一直到18世纪初,过了差不多100年的时间,欧洲的很多主要国家里头,步兵的火枪仍然多数是火绳枪,燧发枪只装备骑兵。

18世纪中叶以前,欧洲国家和中国的步枪都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以火绳枪为主,燧发枪要经常跟换火石,同时故障率也比火绳枪高,而且结构复杂,难以维修,当时用惯火绳枪的很多欧洲军队都不喜欢用燧发枪。

直到18世纪中叶过后,欧洲军队才完全普及使用燧发枪。火绳枪在骑兵面前就更加不堪一击了。不记得清朝哪个驻沿海的总兵说过,只要给我8000铁骑,就可以横扫欧罗巴洲。这话虽然自大浮夸,但听着挺舒服的。

全面战争系列,罗马、中世纪、幕府、帝国,还以为就快做到一战了呢,结果又做回罗马2……

看来躲在战壕和防空洞里的战争,的确是没有一个一个方阵之间对垒的好看啊。

战争的发展成就了热兵器,但热兵器却毁掉了战争的美。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