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革命后需,西方将再次屈服于俄罗斯的意志

乌克兰革命后需,西方将再次屈服于俄罗斯的意志2014-03-0321:34

西方理所当然的认为俄罗斯将无法从索契冬奥会脱身,这场冬奥会给俄罗斯带来了荣誉与机会,尽管有部分的西方国家元首拒绝出席开幕式,但西方仍旧认为忙于索契冬奥会善后的俄罗斯将无瑕顾及乌克兰。乌克兰是苏联解体之后仅次于俄罗斯的独联体国家,俄罗斯的战略武器,从航母、舰艇、导弹以及飞机的配件有赖于乌克兰的生产,从亚洲到欧洲的乌克兰领土将为俄罗斯提供广阔的战略纵深,这在北约东扩之际尤为重要。对于俄罗斯来说,乌克兰是俄罗斯不可或缺的“天然盟友”,失去乌克兰就意味着斯拉夫家族的彻底分裂,这对俄罗斯来说显然是不可接受的。

在西方,没有人认为俄罗斯是真正的世界强国,因为她无法也无力恢复前苏联的荣耀,尽管苏联解体已经20余年了,尽管在格鲁吉亚西方曾经屈服于俄罗斯的力量。苏维埃联盟曾是西方的噩梦,所有人为止胆战而心惊。20世纪最大地缘政治海啸-苏联的解体让西方从睡梦中也感谢上帝的眷顾,美国人一直认为她是上帝的选民。东正教一直以来被认为是基督的敌人,虽然俄罗斯人认为她是上帝的子民。苏联的解体为西方提供了消灭异端的机会,不管是从政治上、还是文化上。俄国人自来都是西方的敌人,尽管在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曾和同盟国协同作战,结束了来自纳粹的威胁。当共同的敌人被消灭之后,丘吉尔的“铁幕演说”很快就结束了西方与苏联的蜜月期,拉开了东西方阵营的序幕。

苏联解体之后,西方一面忙着收割“冷战”的战利品,一面给俄罗斯提供了一贴称之为“休克疗法的良药”。“休克疗法”让俄罗斯全面的放开了资本的管制,私有化的大潮席转了绝大多数俄罗斯人从苏联继承的财富,很多俄罗斯人成为了穷光蛋,虽然俄罗斯的超级富豪数量产生速度之外一度超越了所有西方国家。从曾经的世界革命大本营,不管是军事的还是技术的财富和物质源源不断的从莫斯科流向世界的革命大火中去,到转而不得不去求助于西方的援助,俄罗斯似乎就此沦落为二、三流国家。虽然普京总统的强势让俄罗斯挽救了失败的迹象,但显然俄罗斯已不再风光,俄罗斯的再度崛起一定程度是因为世界能源价格的疯狂上涨,这种靠贩卖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的获取的巨额财富使得整个俄罗斯精英群体为止为忧心。

无论俄罗斯是否已沦落为二流或者是三流的国家,俄罗斯的军备力量仍是西方所忌惮的。但显然西方不会因为惧怕俄罗斯的军事力量而停止干涉,于是西方在上世纪军事干涉了同为斯拉夫家族的南联盟,并成功肢解了南联盟,将其时南联盟的总统米洛舍维奇捉拿归案,这标志着西方军事干涉的成功,在其后的军事干涉中,西方似乎无所不胜,从欧洲北约的持续扩张,到泛伊斯兰地区的军事干涉,西方都获得了预想的胜利。

如果说,数年前俄罗斯对格鲁吉亚的军事干涉出乎西方的预料之外,其时的西方被动的接受了俄罗斯军事力量事实占领格鲁吉亚领土的事实,那么今天当俄军坦克开进乌克兰领土克里米亚的时候,西方却悲哀地发现她什么都做不了。且不说欧盟至今仍身陷经济危机泥潭中,如果全面制裁俄国,那么来自俄罗斯的1/4的能源断缺问题,如何解决不得不将摆在西方的桌子上。欧盟明白,她既无能力给予乌克兰的革命青年们有利的经济援助,也无底气与俄罗斯正面交锋,即使美国人也做不到这点。

看看西方是如何回应俄罗斯陆军部队“进入”乌克兰领土克里米亚的吧。一名西方匿名外交官2日对以色列《国土报》谈及俄罗斯出兵乌克兰时称,“这可能是自1968年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以来欧洲面临的最严峻形势。就现实而言,我们不得不认为克里米亚在俄罗斯手上,现在的挑战是阻止俄罗斯接管说俄语的东部乌克兰。”从上可以看出这位西方外交官的的言语恰是说明了西方的无力,西方可能已经在准备牺牲乌克兰的利益作为交换条件以换取俄罗斯的停手。俄罗斯出兵乌克兰领土克里米亚的借口是:“保护当地的黑海舰队,以及保护当地的俄罗斯人”,这一俄罗斯版“人权高于主权”的军事干涉行为在乌克兰的领土上演,西方将不的不吞咽这个恶果。

虽然美国《芝加哥论坛报》认为,“这是美国与欧洲的慕尼黑时刻”。但据阿拉伯电视台2日分析称:“俄罗斯将乌克兰推到了悬崖边上。克里米亚当前被俄军控制,6000名海军陆战队控制了这里的所有战略设施,乌克兰迫在眉睫的威胁是俄罗斯可能进一步向乌克兰其他地区部署军队,尤其是东部城市顿涅斯克、卢甘斯克、哈尔科夫、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

乌克兰动荡的局势对于中国来说,也不啻是一次机会。如果西方坐视俄罗斯主导乌克兰局势,那么西方的信誉将受到极大的打击,中国在东海、南海的困局将予以纾解,如果西方强力回击俄罗斯的军事布署,那么中国在东海、南海的困局也将予以纾解。同时,动乱中的乌克兰重建社会经济所需的资金将为中、乌两国深化军事合作带来莫大的机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