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中越自卫反击战中因公然“违抗军令”,她曾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在老山战斗中最前线的炮火中,她孤身闯入战场这个男人的世界,蹬猫耳洞,抢救伤员,负伤不下战场,她又被战士们誉为“战地女神”,谱写了一个老山女兵的许多传奇……

荣立一等战功的对越反击战“战地女神”(组图)

中越自卫反击战“战地女神”、一等功刘亚玲

1987年1月7日,中越战争老山前线代号“黑豹突击队”的1·7战斗,将于早七点正式打响,大战一触即发,此时,我军139师的一名战士却接到了首长下达的一项特别任务,阻止我军中的一个女兵进入前线阵地,这个女兵就是刘亚玲。

刘亚玲说:堑壕很窄,就这么窄的,一人宽刚能过去一个人,有个兵就在那守着,说今天你就别再上去。我说平常挺熟悉,今天怎么就,就说啥都不让上,他说对,没有通行证就是不准过,说啥今天就是不准你过。

荣立一等战功的对越反击战“战地女神”(组图)

刘亚玲正在战场上实施救护

在狭窄的战壕里这来自同一阵营的男兵和女兵对峙着,突然之间女兵从裤兜里掏出一枚小小的手雷。

刘亚玲说:已经把光荣弹的弦就在我裤兜里套好了,套在我手指头上然后抓出来,我说这就是通行证,你要不要?那兵一下子傻眼了,然后气得就跟哭了一样,一跺脚我不管了,你们让她过去,我不管了,你们让她过去吧。

战士们觉得刘亚玲简直像疯了。阻止我进入前线阵地的战士吓傻了,他就一闪身,那你不管了那我过去,你以为我不敢过呢,我就走了。

大战前夕为了阻止战友上战场,同一部队的两兵战士险些兵戎相见。这看似根本不可思议的一幕就真实的发生在1987年1月7号,中越战争的主战场老山之上,而最终“获胜”的这名女兵,在当时的老山其实已经几乎是上至首长,下至普通士兵尽人皆知的一个传奇人物。她既是一个屡抗军令受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刺儿头”,又是一个战士们私下里口口相传的神秘偶像。还有人干脆给她起了个外号叫“战地女神”。

而她的大幅照片也被1986年8月24号的《解放军报》刊登在了头版之上,在当时的媒体她被称为是“猫耳洞里的南丁格尔”。这种种纷繁甚至是有些矛盾的称谓,集中在了这样一个瘦瘦小小的,戴着眼镜看似很文静的女兵身上,那么这众人瞩目的女兵到底是何许人也呢?刚刚我们看到的那名战士为什么要拼尽全力阻止她进入阵地前沿呢?

刘亚玲,文山陆军67医院的一名护士。然而就是这个普通的女医务兵却在服役期间数次未经批准孤身进入最前线,并在1·5战斗中负伤,两天后的1·7战斗带伤的刘亚玲又混进了营地,摸准她个性的首长为此专门派了一个士兵守在战壕里,任务只有一个,专堵刘亚玲,绝不准她再进入前沿阵地。

刘亚玲早已经知道首长派战友阻止她上前线阵地,她给师长打电话,师长已经不接电话了,可能不忍心让我再去牺牲了吧。

为什么就一定要上去?这个冲动就大到这种程度。

刘亚玲说:我就觉得我都到了这个份上了,打仗肯定是有伤员,有伤员我都在眼皮底下你还不让我上,你还要拦着我,拦着我干什么呀。

1987年1月7日早7点,1·7战斗正式打响,在万炮轰鸣之中,女兵刘亚玲再次冲进了她无比熟悉的战场。刘亚玲1963年出生于陕西西安郊区农村,1980年代初她考入第四军医大学附属护校学习护理,1984年面临毕业的刘亚玲做出了一个令同学老师惊讶的决定,她放弃了去北京301医院当护士的机会,而是报名上老山。

当时分到北京是一份很好的工作啊,可是刘亚玲说:301是大医院,解放军最大的医院。但我觉得我这种脾气不适合当保健护士,一辈子能逮着个上战场的机会,这才是难得的,整天的当兵当了一辈子,连个枪响炮火那个啥的都没见过,战争是个啥样都不知道,我觉得其实挺遗憾的。毕业典礼的会餐的时候他们都哭,我就问我们同学,你们都哭啥呢?他们说你不知道我们哭什么?我们哭你呢,哎呦我说奇怪,我还没哭你们给哭了,我说别哭别哭安慰他们。我们队长说刘亚玲你一定要多保重,我说哎呀没事没事,真没事,我肯定会回来的。

1984年8月刘亚玲进入云南文山陆军67医院,这是离战场最近的一所驻军医院。面对源源不断的伤员,刘亚玲和同事们投入到紧张的救护工作当中,在工作中她了解到最前线的战士负伤第一时间赶来紧急处理的是那些从士兵中挑选出来临时培训的卫生员。而在从阵地到医院的漫长转运途中,很多战士的伤情加重,因此截肢甚至牺牲,如果能在第一时间获得更专业的救治会怎样呢?

刘亚玲说:那天我去烈士陵园的时候,发现了有一个头发花白的有一个看着像个老将军的样子,在一座坟那块哭,哭完了以后被两个兵给搀扶下去了。那一个山坡全部都是烈士的墓,我当时就在那琢磨就说,不知道躺在这儿的有多少人其实是能救活,可能躺不到这来。看了以后我就觉得我肯定要上前线,前线就是那种伤员一负伤一倒下,我立马就去给他包扎的那种,让我待到医院里边算什么。我就写申请,一连写了七份申请,都是没人理。

荣立一等战功的对越反击战“战地女神”(组图)

刘亚玲在老山猫耳洞

1986年4月“蓄谋已久”的刘亚玲终于逮到了机会,她向领导请了一个月的探亲假,离开医院她没有返乡,而是踏上了早就“串通”好的陕西同乡战士,乘坐他开的军用卡车直奔我方防御作战的最前沿哨所。彼时中越双方的猫耳洞阵地同处密林,反复易手,犬牙交错,最近处相距仅几十米。而进山路上地雷密布,冷枪不断,埋伏四伏,更是险象丛生。

刘亚玲说:我右手提着手枪,保险都打开,左手揣着光荣弹,万一越军要在这设伏的话,我坚决不能当俘虏,那衣领里边还放了一把20号手术刀片。

记者问刘亚玲,你知道这里有多危险,你心里是没有恐惧。

刘亚玲说:我是属于那种心理素质好的,就跟杨利伟上天一样心跳都不加速。我也是那种心跳不加速的那种人,无所谓,到啥时候说啥话,我不会提前把自己先吓死的。

一个女兵突然出现在猫耳洞这个纯男人的世界,立刻引发了战士们的好奇。但他们很快发现,这个女兵根本不需要额外的照顾,甚至比很多男兵还多了一份狠劲儿。进山第二天刘亚玲就救治了一名负伤的战士,几天后前方哨所打来紧急电话,出现重伤员。

刘亚玲说:抬下来了,我发现是徐良,我认识他,叫一下也不吭声了。我就赶紧给测血压,一测血压,血压是零,就是已经昏迷了。

荣立一等战功的对越反击战“战地女神”(组图)

刘亚玲和徐良参加英模报告团在北京时与徐良的合影。

徐良,中越战争中的标志性人物之一,他以一个学音乐的大学生的身份主动报名上前线,在大学生还是“天之骄子”的1980年代,他获得了众多媒体的报道。而进入部队他又主动要求到最艰苦的61号哨所,这个猫耳洞极度狭小,人半躺着方可进入,而又紧邻越军阵地极度危险。1986年5月2日,徐良在作战中身负重伤,此时刘亚玲进入前线正好一个星期,她马上给徐良输了一千毫升代血浆和一千毫升盐水,并亲自护送他到最近的医疗点。

刘亚玲说:堑壕就一会儿宽一会儿窄的,一下从宽的进到窄的那个地方,我就给卡住了。我前进不了后退不了,我就缩到担架底下,有时候那个战士抬着他就滑倒了嘛,我就在底下顶着,徐良他摔不着,我在底下顶着嘛。

刘亚玲说:反正那就跪着走,当时膝盖都就是磨破。我觉得但是膝盖磨破的时候也没觉得辛苦,我说哎挺好玩,怎么跟我小的时候玩泥巴一个样,莫名其妙地想起自己小的时候玩泥巴那种(情景),因为那地上挺泥的。1986年4月,部队医院女护士刘亚玲瞒着首长进入最前线的猫耳洞,并且这一进就是一副扎下根来的架势。

记者问刘亚玲,你上去之前你打算在那待多久?有预计吗?

刘亚玲说:没有预计,就想去了再说。当然因为我的供给关系不在那块儿,所以我吃的全是那些战士他们省下来的口粮给我的,他们说我们供得起你,你给我们救伤员嘛。

当战友们负伤的第一刻,刘亚玲在他们身边的时候,对他们是一个极大的安慰。

刘亚玲说:至少让他们知道我在他们跟前,他们是安全的,负伤了我随时包扎你,不用怕。

进入阵地后,刘亚玲第一时间救治了包括著名战斗英雄徐良在内的多名伤员,这名唯一的女兵和战士们结成了生死之交。渐渐的她的故事传出了阵地,一天一个名叫袁熙的军部摄影干事来到猫耳洞,抓拍到了这位传说中的神秘女兵。

刘亚玲说:我跟袁熙说不准发表,我一不想被宣传,二你登到报纸上我妈要看见了。一看我在这种环境下生活,那把我妈不吓坏了,他说那行,他就不发表。

袁熙刚走,刘亚玲又听说一个名叫梁子的女摄影干事也要来了,一向讨厌虚名的刘亚玲又犯了倔脾气。

刘亚玲说:打仗就打仗,救伤员就救伤员,采访我干什么呀,我特别不愿让人采访,然后我就睡觉,睡不着我就跟那个卫生员要两片安定。我睡了你就走,结果这家伙也挺有毅力的,就跟我一样倔,她就也不走。

事后刘亚玲才得知,为了采访她,梁子也是违抗了女兵不得上前线的军令偷偷上山的,耐不过梁子的软磨硬泡,刘亚玲最终接受了梁子的采访。而这两个惺惺相惜的女兵也就此成了朋友。第一次偷上前线已经远远超过了探亲假一个月的时限,在院方的一再严令催促之下,在猫耳洞中呆了72天之后,刘亚玲才不情愿的下了山。

刘亚玲说:他们当时下阵地让我写检讨,我估计我这处分,其实我检讨要写得深刻一点也不会得。但是我那种脾气,那时候那么年轻,我就说我上前线救人是没错的,你同意我了我不就是有组织有纪律了吗,因为是组织让我去的呀。

刘亚玲这哪是检讨啊。刘亚玲说:你说哪个领导看了,能说这是检讨,这哪是检讨啊,简直是声讨书。

最终因严重违纪刘亚玲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几乎与此同时,梁子给刘亚玲拍的照片也上了解放军报的头版。1986年10月14日,中方制定“蓝剑计划”,欲展开对越军的大规模夺点作战,大战在即,身背处分的刘亚玲早已“蠢蠢欲动”。

刘亚玲说:10·14战斗的时候还是不让我去,我说好,处分都给了还不让我去,那就再给一个处分呗。他们开誓师大会的时候,梁子他们在前边拍照我就在后边站着,也不写血书,也不写决心书,反正就跟着就是要上。

主打10·14老山战斗的47军139师,来自兰州军区绰号“西北狼”。刘亚玲在第二次偷上前线的半路上再次幸运的遇到了陕西同乡,军用卡车直接将她拉上了老山主峰。13日深夜,刘亚玲独自摸进了最前沿的团指挥所,第二天中午,战斗正式打响,大规模拔点作战不同于平日的防御作战,激烈的枪炮声几十分钟后,潮水般的伤员瞬间就挤满了指挥所。

刘亚玲说:一小时从我手里能经过五六十个伤员,就是一分多钟或者不到一分钟我就得救一个伤员,当时就是两手血,从两个手到胳膊肘全是血。打完仗以后我才开始吃那压缩干粮,压缩干粮其实是最难吃的,拿着压缩干粮就那样吃,手上全是血。然后等那天晚上战斗结束了以后,我要撤回来的时候特别瞌睡,有一个指导员还是什么,他说你睡吧,反正他拽着我,我也到不了雷区。

刘亚玲说:走着就睡着,然后他说到了到了,到了就到了,就那样能睡着,我可以走着一边走一边睡。我们那天晚上走的时候有月亮,我就觉得挺好,这个照的挺清楚,免得走到别处去。

10·14战斗,139师全歼越军两个高地的部队,而我方也付出了惨重的伤亡。1987年1月5日,特别能战斗的“西北狼”47军再次发起1·5战斗,以夺回老山310高地。此时两次独闯阵地的刘亚玲已经成了部队首长的“重点盯防对象”,派专门“陪同保护”她,但战斗打响通讯中断,一片混乱当中刘亚玲借机摆脱“盯防”,再次冲上了前线。

刘亚玲说:后来就伤员也送不下来,整个失去联系,看我的人也不知道哪儿去了,我就自己跑了,自己跑到前沿去了,因为伤员送不下来肯定堆在前面。伤员送不下来那我就得到前边去,以最快的速度就跑过去。结果跑到半中央还是,正跑着我就感觉谁踢了我一脚,本能吧就告诉我负伤了,我想一个伤员都没救自己就伤了,就叫出师未捷身先死我说真是。我就扑倒到一个山缝里边,当时山缝里边已经有几个兵在那儿躲着就防炮嘛,回头一看我负伤的那个部位,那个弹片能露有不到一公分,赶紧先拔出去就扔了。扔了以后再压住,压住以后就在想,唉,不对,我应该捡起这个弹片做留念,这不管咋说这就是打中我的一个弹片应该做留念。

但是又一想,唉不对,我要是再跑出去捡弹片再打一炮我就牺牲了,到时候传出去不好听,人家说刘亚玲是捡弹片做留念牺牲的,我一想划不来,不干这事。

1987年1月5日,在1·5战斗中刘亚玲被弹片击中,她自认为伤势不重,继续冲进阵地救治伤员,战斗结束后,她来到医院,因为伤在臀部,外科又都是男医生,刘亚玲找了个内科的女医生给自己简单处理了一下。两天后1·7战斗打响,带伤的刘亚玲再说前线却发现首长已经专门派了一个士兵在战壕中堵住她,无奈之下,刘亚玲掏出兜里的光荣弹,并拉开了保险。

刘亚玲说:到了这个份上了,有伤员都在眼皮底下你还不让我上,你还要拦着我,拦着我干什么呀?战场那是分秒必争的,反正就是要救他们,我觉得我救了他们,他们才能活,他们才能尽量的不残。

刘亚玲想的就这么简单。她用手中的光荣弹吓退了阻拦自己的战士,刘亚玲冲进了前沿指挥所,1·7战斗超乎想象的惨烈,大量的重伤员堆满救护所的地面,血腥气息令人窒息。有的哭,也有不吭声的,救人要先救不吭声的,因为他说不出话来了。也有就是说死活不下去的,就是伤得很重了你让他下去他还不下,我还要再上去为谁谁谁报仇。当然牺牲了太重了,我不是神,我也救不活,一看肯定没救了,一看这种伤情就不要去救,肯定是不可能活着。一二三,一抬扔到一边,因为我不能让烈士去挡着伤员的路啊。

但是,真正抬那些没救的战友时候,刘亚玲就是很木然的,抬到一边扔到一边,扔到一堆,完了以后赶紧再救下一个。在这时候就是必须得特别冷静,容不得你说,你的情绪有任何波动。

刘亚玲说:如果情绪有任何波动,那样才是不道德的,如果你哭了以后你不去救伤员,那才是不道德的,不能那样,那样才叫逃兵呢。

战斗结束后,刘亚玲才知道被他们扔做一堆的烈士当中有不少她很熟悉的战友,其中就包括第一个拍到她照片的摄影干事袁熙。

荣立一等战功的对越反击战“战地女神”(组图)

图为刘亚玲在战场上和副师长秦天(秦基伟之子,现任国防大学科研部副部长、少将)战友赵慧(右一)合影。

荣立一等战功的对越反击战“战地女神”(组图)

战地摄影干事梁子与护士刘亚玲在262阵地上合影

刘亚玲说:因为他是摄影的,他的照片能被解放军报头版头条能发表,对他来说也是个很大的鼓舞,但是我挡着不让他发表。总觉得挺对不起他的。我当时是1·7战斗大概两三点钟战斗结束了我才撤下来,我在那个营部那块儿裤子挽上来,正在洗那个脚上的泥的时候,我在这洗,一边洗一边在就想着我再也见不着他们了,都挺熟悉的,可是再也见不着他们了。营长的那个警卫员他看到我了,他就说哎,大姐,你别伤心了,战争嘛就是这样残酷的。你赶紧休息吧,反正你也累了一天了,也没吃没喝也没休息了。我一听他的声音,我就想他还活着,可是那些我熟悉的人就再也见不着了,就永远的就离开了,见不着就是见不着了,就是牺牲了。那时候突然一下子眼泪就全出来,流眼泪能留了半个小时,流完了眼泪一擦,该干嘛干嘛。

1·7战斗后,刘亚玲在1·5战斗中负的伤,因为她自己的忽视伤心已经化脓感染,整条腿都肿了起来,当战友们最终把她送进医院时她已经昏迷,由于前线抗生素短缺,一个医生用一管青霉素眼药膏涂在感染处,总算救了刘亚玲的命。

刘亚玲说:因为我救过的那些伤员他们有好多跟我住在一起,我刚做完手术下不了床的时候打饭啊什么的都是他们帮我打。打洗脸水有时候是他们帮我打,他们有时候一个胳膊受伤,拿另外一只好手给我端饭,去端那个洗脸水啥的,都是他们伤员之间互相照顾。尤其过春节之前,我又躺床上不能下来的时候,他们就有七八个拄着拐棍,胳膊上吊着绷带呢,跑过去就说刘大姐,我们伤病员慰问团来慰问你来了,拿着他们发的瓜子啊,糖啊什么,大家一块吃。

这种感情就是生死之交其实是,所以我觉得我就应该去救他们。

1987年的春节后,27军换防老山,刚刚伤愈的刘亚玲再次进入了前线猫耳洞,这次医院和部队的首长们都不再阻拦她了,他们给她荣立了一等功,并命令她下山参加英模巡回表彰会。

刘亚玲说:你看我所有网上搜的我(照片),只要是戴着军功章开英模代表会的我全部吊着脸。我很不高兴,我说我在这救伤员,干嘛要让我去开会,开什么英模会嘛,等我打完仗去开不行吗,非得让我现在就下阵地,就是很不高兴。可是那时候我们领导上来说刘亚玲,你不能再无组织无纪律,无法无天了,还是那么任性,你总得成长吧。叫你开会,开完会你再上来也不迟嘛,连骗带蒙把我给弄下去到北京开会。照相的时候我很不愿意被人摆来摆去的去照相,就吊着个脸,照吧就这样,你们爱照不照。

1988年中越边境冲突接近尾声,刘亚玲离开了战斗四年的老山回到母校第四军医大学研读本科,四年间她七上阵地救命伤员130余名,是名符其实的在战场时间最长,距离前线最近的女兵。

2013年9月,我们在西安市高桥乡的某座乡村医院里找到了50岁的刘亚玲,2005年刘亚玲退役,她选择自主择业,回到她出生的家乡,建起了一座小小的医院造福相邻。

刘亚玲说:还是回到自己的家乡去我觉得要踏实一点。农村嘛挺可怜的,看病总是很难弄个医院,让大家看病要方便一点,保家卫国几十年,再给我们村的老百姓再看看病,我觉得天经地义的。

在刘亚玲的乡村医院里,我们看到一块写着“老山女神”四个大字的匾额,刘亚玲说这是被她治好病的老乡为表示感谢不由分说挂到墙上的。如今三十年过去了,世界变化很大,还知道“老山”二字的人也越来越少。但是刘亚玲好像没怎么变,她还像是战场上的那个女兵,那样冷静、坚定,那样能吃苦,很少儿女情长。很多人说刘亚玲真是个特殊材料做成的女人,可是她自己却说其实自己很普通,比如说呢她最怕蛇,在猫耳洞里曾经被一条大蛇吓得半死。她说她负伤之后每次大夫要给她打针,她都会裹紧被子不肯打,因为她很怕疼,刘亚玲说要说自己有什么特殊,可能还真的只有一条,那就是我天生就属于战场。

荣立一等战功的对越反击战“战地女神”(组图)

刘亚玲(中)在前沿阵地抢救伤员

荣立一等战功的对越反击战“战地女神”(组图)

1986年8月24日曾刊登在《解放军报》头版刊头的刘亚玲照片

刘亚玲说:去到陵园就是看看那些牺牲的战友,树已经长得很高了,所以我觉得反正我们回来是幸运的,他们永远留在这里。我觉得假如说还有战争,如果我能去我还是希望我去救援,尽管我老了,我可能没有过去那么个好体力了。

但我不是冲动,我是理智的,好多人就会觉得,你怎么还贼心不死啊?我觉得没啥。我不去谁去,我这么好的心理素质不去怎么行,那不可惜了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