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官员收入:公务员基本工资不高 隐性福利好


2月11日,一个湖南冷水江市财政系统网站遭遇网友围观。因其查询密码设置得过于简单,很快有网友查到该市各政府机关、单位的公务员工资,发现绝大多数在2000~4000元之间,以致有跟帖者大呼意外,公务员的收入真有这么“惨”吗?

官员收入的秘密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里,不少公务员恐怕都没有往年“好过”。

最实际的,就是单位里发的年货少了,甚至没了,过去还能收到的“红包”也快绝迹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年终奖金少了。

“我们平时实发的工资不多,过去都指望着年终这一块——目标考核总还有个几万元,今年才发了不到一万元。”某副省级城市的一名副科级干部对记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表情不无沮丧。其实,比起很多公务员,他已经很“幸运”了。

高的真高,低的真低

有人说,相比基层公务员,在省、市任职的公务员收入还是要高一些。

不久前,湖北蕲春县株林镇党委书记陈菊珍谈到基层公务员的待遇时,语带辛酸:“我是正科级干部,每个月工资2400元;我们这里刚毕业的大学生工资只有1500元。过去,兄弟姊妹们羡慕我在机关工作,吃‘国家饭’;现在随便一个打工的都挣得比我多。政治上没有奔头,经济上没有盼头,如何调动大家的工作积极性呢?”

蕲春县地处湖北省东南部,是著名的“教授县”,以人才辈出著称,在官方2012年的全省80个区县综合实力排名中,名列第50位。以此类推,蕲春县公务员的收入情况可以代表湖北的中等偏下水平,如果属实的话,的确不高。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上月底,黄冈市纪委通报,蕲春县公安局副局长胡文雄借女儿婚嫁大操大办、收钱敛财,属于顶风违纪,给予其免职处分。在这场婚宴中,胡文雄到底收了多少呢?官方数据是“接受其下属94人所送礼金46900元”,那么,平均下来一个人就是近500元,联系到陈菊珍给出的当地普通公务员1500元的月薪,赶这个场子,可能要花去他们月薪的1/3。

事实上,婚丧嫁娶的支出,对基层,甚至在县城工作的公务员而言,并非小钱,知名媒体人马昌博就曾撰文分析过,“这些普通公务员一年的份子钱就够人受了”。《长沙晚报》在去年11月采访了宁乡县一名有20多年工龄的张姓公务员,他每月工资3000多元,2012年总收入约5万元,但是参加各类红白喜事花费两万多元,压力很大。

这则新闻点出了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即公务员的收入除了基本工资,还有其他构成,且比重不小。上述张先生如果仅靠基本工资,估计是无法正常生活的。

津补贴,无疑是实行“阳光工资”后,普通公务员群体每个月能拿到手的最大一笔收入。廉政瞭望采访得知,一些地方公务员基本工资和津补贴是分别打在两张卡上,前者拿来扣医保和公积金等,且都是按照统一的级别标准来核定,实际到手的很少。在冷水江市被曝光的工资条中,我们就清楚地看到,当地公职人员的津补贴额度几乎是基本工资的两倍。

于是,津补贴的多寡,几乎成为衡量一个地方公务员收入的重要标准,而每个地方、每个部门的津补贴又是有差异的。那么,这就回到我们一开始的问题,基层公务员收入真的低吗?

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不少地方的津补贴发放标准是和地方财政挂钩的。上述官员对廉政瞭望表示,抛开福利而言,在同一个省里,普通公务员的收入呈现出“乡镇<区县机关<市级机关<省级机关”的态势,越到基层越低。当然,发达城市的情况恰恰相反,“不少政府都靠的是土地财政,而乡镇和区县一级是离土地最近的”。

谁是月薪最低的公务员

廉政瞭望记者查询过大量的政府信箱,发现有个特点,但凡公务员写给领导的信,大多是反映“工资不高,或待遇没落实”的。

如甘肃景泰县看守所文职人员就向省委书记王三运反映过编制和工资的问题,官方的回复为1500元/月,和湖北蕲春县的标准基本一致,但这果真就是目前最低的吗?

去年7月,广东省政协特聘委员、省流通业商会会长崔河曾表示,粤西北一些县委书记、县长的工资只有1500元,甚至不如来广州做保姆的工资。这又引发了大家一个猜想,这些地方的局长、科长、科员的收入又是多少,恐怕要接近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下线了吧。据数据显示,2013年5月,广东省刚刚上调了粤西北地区的月最低工资标准,为1010元。

看过了广东欠发达地区县委书记的工资,再来看看旁边的海南省情况。海南省澄迈县委书记杨思涛2009年在做客新华网海南频道时,自曝过一次工资。

杨思涛出身于中海油,他在那次访谈中称自己每个月工资加上补贴大概是3900元左右。他还透露了澄迈县几个局长的工资,接近3000元。

几乎众所周知的是,国企老总收入要高过同级别的官员很多,杨思涛称自己2000年底在中海油的档案工资是5300多元。那么,向上引申,国家部委的处长们月薪能有多少呢?原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曾透露过,国资委的处长们每月收入约3000多元。不过,他认为要是跟央企的职工比,还有不少职工比较困难。

我国实行的是省、县、乡三级体制,说完县处级,说说省部级官员,他们的收入又该是多少呢?原海南省委书记卫留成说过:“书记省长一年工资也不少了,虽然在这里不好晒收入,但现在要想买套房子,我看也买不起。”但究竟工资多少,他并没有给出直接答案。

不过我们可以通过李荣融的一次讲话中了解到一些情况。他当时表示,自己1个月的收入大概是1万,扣税之后拿不到这么多,“也很不错了”。

最后,我们再说一说政治局委员,换算过来也就是副国级领导。2011年6月24日,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在讲话中称,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月薪为1.1万元。他还说,“不高也不低,比韩正市长稍低些。”

在更早一点的2007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在中国国际商会会员代表大会上也透露过个人收入。她说:“我现在每年所有收入12万元人民币,这还包括保姆费。我相信你们都比我拿得多,你们谁敢说没有别墅?我希望在座诸位要廉洁,只拿该拿的,一定要拿得正当!”

厅级官员的工资是有迹可查的。2011年,在河南焦作市财政局官网上,就可以查到时任市委书记路国贤的工资单:职务工资1410,级别工资1387,国家保留津贴40,工作性津贴1200,生活性补贴1640,住房公积金738,所得税39.76,应发5677,实发工资4899.24元。其实,类似杨达才那样藏着掖着只是少数。

工资是“死”的,收入是“活”的

不少人注意到,随着新一届政府为戒除政府官员的奢靡之风而三申五令,不时有公务员“叫穷”:自2004年阳光工资改革以来,公务员的收入水平已经长期处于中下水平。但有相当一部分人对此“并不买账”,那就涉及到公务员的“隐性收入”问题,这个照样花得是纳税人的钱。

不少受访者认为,公务员的基本工资的确不高,但这没有包括饭补、房补、防暑费、取暖费、书报费这些五花八门的收入……

“凡是工资条上有明细的,都算不上‘隐性收入’”,多名官员均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十八大的新风之下,大部分地方已经对补贴进行了规范要求,但那些看不见的福利仍在延续。只要预算外资金依旧泛滥,那么,规范公务员隐性收入的意义就不大,甚至完全不可能实现。”

某沿海城市市直机关的一名处级干部透露,自己每年最多可拿18个月的工资(如被评为精神文明、计划生育等名目繁多的先进单位时,每项增加一个月的工资)。而他们单位的一把手年终则有多项挂钩的奖励,如招商引资、安全生产、维稳等等,加起来至少在数十万元。

与此相对的,是一些“隐性福利”,我们不妨就从衣食住行开始看。

据《南方周末》去年报道,南昌的绿地悦城楼盘只面向该市公务员团购,价格是每平米5000元,保守估计,仅是该地段市场价的70%。总数达三四千套房源,科级以下是144平方米,处级213平方米,厅级更大。而不少手里有多套住房的公务员纷纷将团购资格向外兜售,指标费已经炒到50万每套。

这不是孤例,在全国一些大中城市里都有类似这种面向一定范围公务员的福利买房机会。“这种好处,几乎相当于近十年的工资。”上述人士表示。

此外,还有人称,在中国人最看重的教育、医疗和养老上,公务员也有着一些“好处”。公务员不交养老保险,一年至少能省下几千元。当然,他们对此也承担着一定风险,如辞职或被开除后不会有养老这一块的保障。

而除去众所周知的干部病房、特需门诊,公务员子女在求学上也有相当程度的“方便”,本身读个在职学位,也有一些优惠。“你看,不少大学就开设了一些研究生特色班,设置的门槛要相对低一些。”

来源:四川在线-廉政瞭望杂志 作者:舒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