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新疆分裂势力策划实施的昆明火车站严重暴力恐怖事件令整个中国陷入震惊和愤怒之中。截至2日晚,事件共造成29人死亡、140多人受伤。凶徒持刀见人就砍的残忍一幕印证了他们的丧心病狂,也激发了中国舆论场“将暴徒彻底铲除”的呼声。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示政法机关全力侦破案件,坚决将暴恐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罕见的暴力事件也令国际社会震惊。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以“最强烈的言辞”谴责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俄总统普京向习近平致慰问电,“强烈谴责这一令人发指的行为”。路透社称,这是新疆分裂势力首次在新疆之外发动如此大规模的袭击。美国《外交政策》称,“3·01”事件将在今后多年中国的集体记忆中刻下不可磨灭的印记。从去年10月驾车冲撞天安门金水桥,到如今在昆明制造大规模血腥事件,分裂恐怖分子何以如此嚣张?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分裂势力试图将“火”引向内地,以煽动仇恨,制造恐慌,对此我们一方面必须加强防范,同时必须对他们强硬打击,决不能手软。

“1日晚发生在中国西南部城市昆明的袭击标志着以新疆为中心的动荡进一步升级,这是新疆分裂势力首次在新疆之外发动如此大规模的袭击。”路透社2日的分析将此次暴力事件与中国整个反恐形势联系起来。报道称,去年10月,来自新疆的分裂势力曾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驾车冲撞游客,导致车内3人和2名路人死亡,此后中国加强了新疆的治安。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称,此次袭击是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导致近200人丧生后最致命的暴力事件。乔治·华盛顿大学学者罗伯茨说,昆明暴力事件是一种新型袭击——有预谋,发生在新疆之外,但武器依然原始。

恐怖分子为何将目标放在遥远的云南?2日在从北京前往昆明的飞机上,与《环球时报》记者同机的高级别反恐官员表示,这起事件暴恐性质非常明显,首先,暴力分子挑毫无防备的软目标下手,车站内的遇袭者都是手无寸铁的普通民众。车站人流密集,他们想最大程度地制造社会恐慌,实现他们所谓的影响力。他们制造暴恐事件的时间挑在两会即将召开之际,显然是为了挑战政府的安保。另外,他们还避开了安保措施严密的北京、上海和新疆等地区,挑选了人们没有防备或者说防备意识没有那么强的云南下手。

一名新疆反恐人士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他们一直关注“东突”等分裂恐怖分子在云南和与其接壤的邻国的活动情况。该人士说,一些“东突”分子将云南视为出入国境的“便利通道”。与新疆通往境外通道受高寒、高山等自然条件约束和边防管控严厉略有不同,云南边防线漫长且形势复杂,许多边境地区存在“一寨两国”、“一家两国”和“跨沟出国”的客观复杂性,加上一些接壤国家的政府无力控制民族地区,因此部分“东突”分子将云南边境地区视为外逃和潜回的“便利通道”。

“天安门金水桥事件是个节点,‘3·01’事件是另一个重要节点。这说明新疆分裂势力试图将‘火’引向内地,未来内地的各大城市都可能面临暴恐问题。”新疆社科院中亚所所长潘志平2日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强调,现在必须要打掉新疆分裂势力的嚣张气焰,要把全国警方动员起来,这不仅是新疆的事,必须要有全国意识。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宏伟表示,金水桥事件后,中国可能再也没有一个地方是远离恐怖主义的安全岛。包括新疆在内的中国各地区,都必须有反恐意识,建立反恐应急体系和反恐能力。我们一定要在新疆之外的大城市构建城市反恐怖应急体系。必须动员社会方方面面,培养全民的反恐意识。

对于顽固的恐怖分裂分子,中国丝毫没有让步的空间。韩联社2日称,最近的事件表明,“**”分子的活动呈现向周密计划的恐怖袭击方向发展的特点。中国政府对“**”势力的这种变化采取了“强硬一边倒”的举措,因为从苏联分崩离析的历史教训看,如果纵容这种分裂行为将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环球时报赴云南特派记者 邱永峥 环球时报驻外特约记者李勇 李珍 王刚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胡笳 高颖 王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