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所接触的外族人

中华民族的民族政策一向都是非常包容的。春秋时期的楚国就是少数民族政权,一样是战国七雄之一。当时的说法应该是虏近中华而中华 意思就是少数民族只要按照中华民族的生活习惯,礼节制度来要求自己那么他们就是中华民族而不是胡虏。同时我们也在不停的吸收学习少数民族的优点和长处,当年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使得其成为一代霸主也是通过学习少数民族的优秀经验得来的。

五代十国期间很多少数民族进入中原,最后却被融入到中华民族当中。鲜卑之类的很多民族早已经消失,但消失的原因并不是汉人的民族灭绝政策而是少数民族仰望中华民族的繁荣而融入到汉族或者中华民族当中了。

元朝入主中原,因为在入主中原之前接触过天主教文明和伊斯兰教文明,所以对当时的儒家文化没什么太大兴趣,拒绝民族融合,拒绝接受儒家文化,最终仅仅九十年代后就退回草原留下了“胡虏无百年之运”这句话。

清朝作为中国最后一个帝王朝代虽非常注意保持自己的民族特性(禁止满汉通婚 推行满文满族服饰等)但最终还是被同化,溥仪讲汉语,英语也很流利但没听说他会说满语。现在的满族更是如此,身边的朋友中有几位是满族的格格、阿哥只有一个有满语的名字。至于说会说满语能看懂满文的一个都没有……

这就是中华文明的魅力所在。只有包容性强大才能使国家强大,美国是现在最大的移民国家,一个街区里这家祖上是英国人,那家祖籍可能是法国人,但现在大家都是美国人。就好像我的籍贯是山东 但是我爷爷的爸爸小时候就已经来到辽宁 我爸爸 我 我儿子都是在沈阳出生,我们爷仨的籍贯还都是山东蓬莱,但我们爷仨却是地地道道的老沈阳人,老爸还有一些爱吃面食的山东人特性 到我这反而更爱吃东北人都爱吃的大米。

说几件我身边遇到或者听到的事情作为结尾吧

·A是老爸的同事,回族,他父亲是阿訇,结果A娶了一个汉族新娘,一开始还算风平浪静,但是A的老婆怀孕的时候就想吃肘子,迫于无奈A就范,让老爸帮忙给做 做好了之后用饭盒装好拿回A的老婆家躲在被窝里面吃,A的孩子算是我的发小,就喜欢吃我妈包的猪肉大葱馅包子,A也知道但也只能默许了。

·B是我在驾校认识的一个朋友,加上我以及另外一个汉族同学号称当时的三剑客(贱客才是,整天就知道胡闹,呵呵)驾校想快点下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把师傅弄明白结果我们三个天天请师傅吃中午饭,当时驾校是半天的练车时间,上午练车,中午开喝,喝完了我们仨接着练车一直到晚上。喝了三个月票下来了,我们都不知道B原来也是回民,父母都是纯回子(我们这边对回民的称呼)后来B也娶了个汉民做老婆,等到他儿子那一辈,除了户口本上面的民族是回族之外,其他的与汉人无异了吧。

·2010年秋季开学的时候遇到的C,那时候我在东北大学的校园里面卖手机卡,C同所有大学新生一样,穿戴看上去有些土气,说话声音很小尽管非常认真的说普通话语速也很慢但很难听懂,不过特有礼貌,选好了手机号之后登记身份证,一看是西藏的,虽然跟我对藏区的女孩子的想象出入很大,但一时间也成为跟身边人吹嘘的资本(那时候大家会比赛看谁的客户离沈阳更远,后来一哥们把手机卡卖给一马来西亚的留学生之后我的记录才被打破)后来跟东大的一位老师聊了这事,得知这样的学生都是少苏民族的分配生,有加分而且还有生活补贴,要不然她的分数来东北大学肯定够呛,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走出西藏,国家的目的就是让那些偏远地区教育欠发达地区的人走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外面的世界,用自己的心去分辨是非,而不是被谎言所蒙蔽欺骗。昨天看新闻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句话“东突分裂组织中的80后、90后成员95%以下只有初中以下学历”也有就更好的证实了这样一句话“贫穷和无知是产生暴力的温床”

·D是让我最难忘的人,那时候我是一个网店的摄影师,老板突发奇想的想找外国模特,但首先我们支付不起高昂的模特费用(那时候俄罗斯模特最便宜 一天也要1500-2000 好一点的要3000以上,但不得不说俄罗斯的妹子身材真的很棒,而且从小就学习芭蕾气质真的不是国内的模特能够比拟的)这时候D出现了,(维)吾尔族,在沈阳医科大学学习法医专业,小麦色的头发(后来证实是染的,她的发色更接近黑棕色)高鼻大眼,欧洲人的相貌,身材还可以,但就是髋部有些大(这样的女孩子应该生育能力比较强,道听途说而已 呵呵)跟我身边的这些90后女孩没什么区别,镶钻的苹果4、戴美瞳、泡夜店,时不时的会在空间或者微博里弄一些酸溜溜的小清新,之前没做过模特,想利用业余时间多多锻炼自己有钱赚而且还有免费照片拍,要的不多,300元一天 中午肯德基就搞定 比较爱美拍个三五张就要自己看看拍的怎么样,搞得我工作进度一拖再拖,影棚拍摄还算好,如果拍外景,每组衣服都要附赠几张糖水片,搞的我可不堪言,不过D的性格真的很好,是第一个请我吃棒棒糖的模特,整天傻乎乎的跟小孩子没啥区别。合作了一年多,关系也从最开始的工作关系发展到后来近似于情侣的关系,毕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从一开始就是倒数计时的,她曾经跟我说过她做警察的父母已经为她在当地谋得了一份司法方面的工作,具体的我没多问,毕竟我这种小市民能做的有限。

他的弟弟是消防战士,长得非常帅气,作为男人看到都会有流口水的冲动(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哈哈)

她也会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跟同学尤其是同寝室的同学有一些小摩擦,碍于面子不好发作找我诉苦。

她有一个神奇的胃,怎么吃都不会胖,而且要知道,作为女孩子,她的食量可以用惊人来形容。

她有时候会疯疯癫癫大大咧咧的,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出来。

她的线条有些粗,在超市里跟我讨论哪个牌子的卫生巾好用,但有时候也会很小女人用一种哀怨的眼神看的你发毛。

她喜欢柳永的词,但我总是背不出来,她告诉我很多次李商隐《无题》的后四句,但我总是只记得前四句。

关于民族问题的聊天好像只有一次,就是关于7.5事件,她的原话是“别说汉族,就是我们(维)族也不会在那天上街的,你能把一群疯子怎么样?”再后来她毕业了,联系也就少了,现在时不时的会有一两句问候,但间隔也越来越长了。她要结婚了,丈夫是一名汉族警察,而我,儿子已经两岁了。对我来说沈阳离乌鲁木齐曾经很近很近……

本文内容于 2014/3/4 10:24:32 被九天一色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啥民族不要紧主要是思想

不能叫外族人,我们都是中华民族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