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据《焦点访谈》,原题:《央视采访被捕“东突”分子》

近年来,在我国境内外的“东突”势力为实现建立所谓“东突厥斯坦国”的目的,策划、组织了发生在我国新疆和有关国家的一系列恐怖暴力事件,严重危害了我国各族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并对有关国家和地区的安全和稳定构成了威胁。9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正式将“东突伊斯兰运动”列入安理会颁布的《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名单》。这些“东突”分子承认曾接受本·拉登的资助并在中国境内制造了一系列恐怖事件,他们还参加了阿富汗内战和车臣战争。

前不久,中国、美国、阿富汗和吉尔吉斯斯坦四国共同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了关于“东突”恐怖组织的相关材料。9月11日,安理会正式将“东突伊斯兰运动”列入安理会颁布的《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名单》,中国与国际社会进行反恐合作取得了积极的成果。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孔泉对此发表谈话说:“正像大家所知道的那样,‘东突伊斯兰运动’是国际恐怖势力的一个组成部分,在中国的境内外制造了大量的恐怖事件,对地区安全与稳定构成了严重威胁。中方将与国际社会继续加强合作,共同打击包括‘东突’恐怖主义组织在内的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的活动。提起“东突”分子的恐怖活动,有关人士对此仍记忆犹新。

1992年2月5日,乌鲁木齐市52路和30路公共汽车相继发生炸弹爆炸,这起发生在当年春节的系列汽车爆炸案共造成3人死亡,9人重伤,14人轻伤。

52路公共汽车售票员李发玲(回族):等到我的眼睛睁开以后,我就看那辆车,简直就成了渔网那样子了。一个少数民族男的,也就30来岁,当时就炸掉两条腿,我把他扶了一把,他又躺倒了。

记者:你受伤了吗?

李发玲:受伤了。我耳朵到现在还是耳膜穿孔,大穿孔,一条腿炸了个洞。

事隔5年之后,1997年2月25日,恐怖分子又在乌鲁木齐10路、44路、2路公共汽车上再次制造了一起公共汽车爆炸案。

受害人莫塔拜尔(维吾尔族):我醒来以后一直在哭,当我要跨出左脚的时候,就是起不来,特别恐怖,全身都是血。

当时12岁的莫塔拜尔在爆炸时炸伤了双腿,而与她同乘一辆公共汽车的两名不满10岁的维吾尔族小学生被当场炸死。制造这两起汽车爆炸案的是一个名为“东突伊斯兰党”的恐怖组织。

记者:制造这个爆炸案的目的是什么?

“东突”恐怖组织成员伊卜拉音·托乎提:当时杀他们的目的,具体我不清楚,我作为下属只能是服从命令、听指挥,他们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记者:你知道“9·11”恐怖事件吗?

伊卜拉音·托乎提:听说了。

记者:如果你的头儿让你去做这样的事,你也会去吗?

伊卜拉音·托乎提:因为当时按照自己的想法,头儿让干什么,我们就得去做什么,所以我有可能去干。

近10年来,“东突”恐怖组织先后在新疆各地策划组织实施了一系列爆炸、恐怖、暗杀等活动,共造成166人死亡,440多人受伤。

“东突”恐怖组织成员亚生·阿卜拉:当时我们抱的态度和思想,就是最终成立伊斯兰政权,当然反对和阻碍建立伊斯兰政权的任何势力,它们都是被攻击的对象。

1996年5月,喀什市艾提尕尔清真寺的主持、全国伊斯兰教协会常委、已经70多岁的阿荣汗·阿吉,在自己家门口被恐怖分子砍成重伤。

阿荣汗·阿吉:我在喀什地区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的时候,一个懂维语的汉族医生对我说:“我给你缝了22处的伤口,我的手也被砍伤了。”

记者:为什么要那么仇恨阿荣汉·阿吉呢?为什么要杀他呢?

“东突”恐怖组织成员阿吾提·马吾提:当时我们认为他是宗教败类,他背叛了宗教,我们要纯洁宗教,所以我们一定要杀掉他。

1996年,为制订恐怖分子的培训计划,确定严密的组织体系,“东突”恐怖组织在和田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

“东突”组织成员亚生·阿卜拉:当时我们规定说,加入组织的人一切都服从命令,听指挥,不能擅自行事。如果有人违反纪律,要根据情节的轻重给予处罚。

近年来,新疆警方先后捣毁了44处“东突”恐怖组织的窝点,缴获了大量的枪支弹药;1997年,“东突”恐怖组织头目艾山·买合苏木叛逃出国,在境外成立了“东突”伊斯兰运动,并在阿富汗建立了恐怖分子训练基地,培训恐怖分子。

记者:经艾山·买合苏木培训的人到底有多少呢?

“东突”恐怖组织成员木塔里甫·哈斯木:据我测算可能有500人,我是1999年6月回国的,那以后又增加了多少我不清楚。

记者:培训费用由谁提供?

木塔里甫·哈斯木:主要是本·拉登负责。吃、穿、医疗、生活及其他费用,全部由本·拉登负责。

记者:你本人见过本·拉登吗?

木塔里甫·哈斯木:我见过一次,但是没有握过手。

记者:是什么时候呢?

木塔里甫·哈斯木:1997年10月,我和艾山·买合苏木去本·拉登的基地时,本·拉登正在基地,艾山·买合苏木问我,你认识他吗?我说不认识,艾山·买合苏木说,他就是本·拉登。

记者:那在你看来,艾山·买合苏木跟本·拉登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呢?

木塔里甫·哈斯木:他对艾山·买合苏木的帮助来说,什么都可以舍去。

“东突”伊斯兰运动不仅在本·拉登的资助下训练恐怖分子,而且还直接参与了阿富汗内战。

木塔里甫·哈斯木:在阿富汗,有许多新疆籍年轻人都参加了塔利班的战斗,也有一些人战死,这些人都和艾山·买合苏木有联系。

“东突”恐怖分子不仅参加了阿富汗内战,还参加了车臣战争。

记者:你在车臣打仗打了多长时间?

“东突”恐怖组织成员阿卜力克木·库尔班:5个月,参加了20多次战斗。

记者:你跑到车臣去帮杜达耶夫他们打仗,那如果有朝一日,按照你们的计划,当你需要为自己打仗的时候,你觉得车臣人会来帮你吗?

阿卜力克木·库尔班:当时我们五六十人住一顶帐篷,他们说只要你需要,我们一定会去。

“东突”恐怖分子的活动不仅对中国国内的稳定构成了威胁,而且严重影响了周边国家的安全。2000年5月,境外“东突解放组织”为了筹集资金,在吉尔吉斯斯坦绑架了一名新疆商人并纵火烧毁了比什凯克中国商品市场。5月25日,恐怖分子策划袭击了中国赴吉尔吉斯斯坦处理绑架、纵火案的工作组,造成一人丧生两人受伤。行凶后,恐怖分子逃往哈萨克斯坦,并于同年9月在阿拉木图枪杀了3名哈萨克斯坦警察。

记者:美国的军事打击之后,你觉得艾山·买合苏木现在会在哪儿?

木塔里甫·哈斯木:我觉得他现在还在阿富汗。

记者:他们会继续他们的计划吗?

木塔里甫·哈斯木:会继续他们的计划,因为本·拉登不是一个人,他是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一个恐怖组织。

近年来,新疆警方已抓获100多名受境外恐怖组织派遣回国的恐怖分子。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厅长张秀明:我们有能力控制这种局面。

记者:在新疆来说,打击恐怖犯罪的群众基础怎么样?

张秀明:在这里生活着中华民族47个民族的人民群众,不管各种宗教、各种文化在这里怎样交汇,它都没有使这个地方脱离过中央政权,新疆人有着一种维护祖国统一,维护这里的民族团结这么一种广泛的群众基础。近年来,由于坚决依法打击“东突”恐怖势力在境内的非法活动,新疆的暴力恐怖事件呈逐年下降的趋势。新疆目前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各民族生活水平逐年提高,这里正成为西部开发过程中一片投资与发展的热土。

“东突”恐怖势力在我国新疆及其毗邻地区制造了许多骇人听闻的暴力恐怖事件,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今天,打击“东突”恐怖势力已经成为国际反恐怖斗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国将与国际社会继续加强合作,共同打击包括“东突”恐怖组织在内的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活动,以维护国家的安全和世界的稳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