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在日本学到了什么

中国国民党的领导人蒋介石在日本的军旅生涯从高田起步,他在这里打下了军事基础。这已为人们所熟知。但是,在高田还有纪念蒋介石“在日体验”的场所,这在日本人中也几乎无人知晓。

日本曾战胜清朝时的中国和俄国,蒋介石想要学习日本的军事制度。在接收海外赴日军事留学生的预备校、东京“振武学校”里学习3年后,1910年12月5日,蒋介石被分配到驻扎于高田的陆军第13师团野炮兵第19连队第5中队。

该师团在日本第一个将滑雪正式导入军队。当时的师团长是在日俄战争中因攻打203高地而军功卓著的长冈外史。现在高田还保留着一部分当年的驻屯地,陆上自卫队第5设施群和第2普通科连队等约1000人规模的自卫队驻扎在这里。

当时,蒋介石作为“清国留学生队”成员,以一等兵的身份乘坐军队专列从东京来到了高田。那时蒋介石用的是上学后的学名蒋志清。据说与他同年级的、被分配到高田的中国人有15人。蒋介石在1911年6月成为上等兵,同年8月晋升为下士。但当年10月同一批士兵们晋升为中士,只有蒋介石一个人没能晋升——蒋介石绝非成绩优秀,19连队的中国人中,他的成绩排在成绩册最后面。

然而,就在他为此忧心忡忡没多久,蒋介石在高田的生活因1911年10月爆发的辛亥革命而突然终止。

以蒋介石为首的多名留学生希望回国,他们直接去找长冈师团长交涉。但对方表示“在日本成为一个优秀的士官后再回国多好”,不同意他离队。为此,蒋介石假装休假离开了连队,回到中国。蒋介石10月8日到达上海,赶上了参加革命。而另一方面,根据日本当时的记录,蒋介石在1911年11月11日被记录为“因事故而退队”。他并没有因为逃脱连队而遭受处罚,看来那个年代的日本人有时还挺宽宏大量的。

高田驻屯地内有一处“乡土资料馆”,原封不动地使用旧陆军时代的建筑物。在该资料馆内一角有个“蒋介石资料室”。

展品包括与蒋介石相关的照片、蒋介石日记的影印以及他的书籍等。日本投降时蒋介石发表一段因“以德报怨”而闻名的演说,这段演说的日文和中文版也张贴在资料室的墙壁上。

特别引起我兴趣的是一个大挂轴,它由蒋介石在高田入连队时拍的照片和他送给长冈外史的题字照片等组成。蒋介石后来再次到访高田时,曾赠送给长冈外史一幅题字“不负师教”。据驻屯地方面介绍,是谁在何时赠送来的已经无从考证,因为当年没有留下记录。但上面的“赠送者”是“国民党党史委员会主任委员秦孝仪”和另外一个人——“国民党文化工作委员会主任宋楚瑜”。秦孝仪担任国民党党史委员会主任委员是从1976年至1991年,很难推定具体时间,但宋楚瑜担任国民党文化工作委员会主任是在1984年至1987年。所以大概是在这段期间于某地将这个大挂轴赠送来的吧。

据该驻屯地介绍,时不时会有像我这样的历史爱好者到访这里,但从中国大陆或台湾来的人还没有。对外国人来说这实在是个偏僻之地。

蒋介石原本非常想进陆军士官学校。就读于陆军士官学校对当时的中国年轻军人来说是非常令人憧憬的事,这也是他克服重重难关赴日本留学的最大理由。如果蒋介石那时不回国的话,因为他已被认定为“第一种学生”(将来应可成为将校者),所以1912年他应该会在高田的连队结束训练期后进入陆军士官学校。

然而,蒋介石选择了参加革命之路。结果,虽然蒋介石在日本的军队履历比其他人都差,但却因为对革命的贡献而镀上了一层闪耀的光环。这对蒋介石日后的出人头地来说,比留在日本更有意义,这一点非常明显。从这层意义上来说,蒋介石在1911年这一极其重要的时期所做出的人生决断、选择的道路可以说是正确的吧。

只是,对于当时的中国军人来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是一种荣誉,是所谓的“最高学历”。被日本人视为“军阀”的阎锡山、孙传芳等人也是陆军士官学校的6期毕业生。蒋介石的部下张群是10期,何应钦、谷正伦是11期毕业生,这些如同璀璨群星般的人物都曾在陆军士官学校学习。

在台湾的一些资料中有时可以看到关于蒋介石进入了陆军士官学校的记述。蒋介石自己的身份证上“教育程度栏”里也写的“日本士官学校”。蒋介石谎称自己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这件事,在他生前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但在国民党一党独裁的年代里没有人能大声指出这件事。这也可以看出蒋介石的虚荣心之强,以及想要美化自己的性格。

那么,蒋介石在高田都学习了什么呢?

蒋介石在后来的演说中提到自己在高田的生活时写道:“完全是军旅生活,非常单调且严肃紧张”“正是有了这一年的士兵生活和训练所打下的基础,自己一生的革命意志和精神才像今天这样强固,不畏惧任何事”。据说有一次蒋介石没把马匹整备好就想牵马回马厩,被上司狠狠责备,并在一段时间内禁止他骑马。当时的战场上骑兵是主力,战马的价值非常高,军队中甚至有“士官、下士官、马、兵卒”的说法。

另外关于严寒的天气,蒋介石曾讲述自己的经历,“这么大的雪在我国北方也几乎很少见”,“不管天气有多冷、雪下得有多大,我每天早晨5点起床,起床后端着脸盆去井边,用冷水洗脸”。在此基础上他还总结出深刻的教训:“我们如果想实现民族复兴、讨敌雪耻的话,比起谈论武器,首先必须要谈论用冷水洗脸。在这么小的事情上都战胜不了日本人的话,其他的就无从谈起了。”

对蒋介石来说,用冷水洗脸的行为象征着日本的道德观和精神性,这也是最根本的“在日体验”。蒋介石将侵略中国的日本成为“日寇”,在抗日战争中与之殊死战斗。但他对日本军人的尊敬之心并未消逝,其原点无疑就是在高田的日日夜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