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北京雾霾已经成为一个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大问题。作为新北京人,青衫老祖对北京是打心底里热爱的。“我爱北京天安门”这是从小就爱唱的歌曲,成为北京人,也是幼年心中挥不去的梦想。所以,尽管北京有拥堵、有雾霾,但是,爱北京之心至今不变,也永远不会变。就像那首京剧歌《大碗茶》所唱的“走遍了南北西东、许多的名城,最爱的还是我的北京。”


爱北京,不是爱雾霾,而是爱北京的文化。北京的文化不同于纽约、也不同于伦敦,纽约和伦敦都是商业文化,把钱和物看得高于一切,所以,“楼压人”,是纽约和伦敦的基本文化内核;北京不同,北京的楼再高,也会从拓宽道路方面解决楼对人的压抑感问题。人至上、人压楼,这是北京文化的灵魂。所以,作为北京人,大多会心胸开阔、志向高远,极有全球视野和人文精神。


雾霾是自然现象,也不全是。至少,北京的雾霾并不完全是自然现象,其中有很多人为的因素。那么,人为的因素都有哪些呢?是经济结构问题吗?显然不是。北京的经济结构已经是后工业现代化的经济结构,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超过76%,不亚于所有世界城市,在全国是最高的。不像东莞,色情产业占14%,北京的金融产业是第一位,要占15%左右。所以,北京的雾霾不是工业气体所致。也不能说是汽车造成的,北京的汽车排放都欧4了,已经是全球最高的了,基本没有多少尾气排放,用崔永元的话说,跟人放屁差不多。但是,北京的雾霾确实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如果说2011年前阳光很多,雾霾天很稀奇的话,现在,阳光已经比金子更难得了。


那么,北京的雾霾天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呢?青衫老祖经过反复研究得出一个结论,是北京城市建设的总体规划造成的。顶层设计出了大问题,导致雾霾成为必然。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得搞清楚北京的总体设计是什么。什么呢?一言以蔽之,就是北京的天际线理论,也就碗状辐射理论。北京的总体设计以紫禁城为中心,由低向高,梯次辐射、增高,形成一个碗状辐射的天际线。现在,北京的所有规划设计都服从这个天际线,即所谓限高设计。但是,青衫老祖感觉,提出“天际线”理论的人很可能有两个没有想到:一是没有想到北京会有这么多摩天大楼,而且会有3环、4环、5环、6环乃至7环这样的大饼布局。二是没有想到北京会“汽车社会”化。600万辆车,天天在不到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跑。有这俩没想到,问题产生了。一是搂越往外越高,到了北京东三环,楼高就先后突破330米,并很快要突破500米。这就形成一个“人造盆地”。西部和北部是海拔在1000米以下的太行和燕山山脉;南部和东部则是海拔在500左右的人造山脉。紫禁城最低,不过20米上下,北京尊最高,据说要高达518米,盆底与盆边的落差高达500米。这样的盆地,难道不必四川盆地要深(相对)吗?有了这样的盆地,北京的风水坏了,雨少了,雾多了,与各种工业和汽车废气一结合,就变成令人窒息的雾霾了!


北京的风水原本是非常好的。西部和北部高,当西北风劲吹的时候,太行和燕山作为突然屏障,可以降低风速,也可以吹走北京上空的戾气,所以,冬天也不是特别寒冷;当东南风劲吹的时候,太行、燕山也会把云彩挡下来,给北京带来足够的雨水。由此可见,天高西北、地倾西南,也是有道理和好处的。如果这样的格局不变的话,北京会有雾霾吗?青衫老祖认为,不会的。因为风是顺畅的,雨是充沛的,汽车尾气是很容易烟消云散的。现在呢?不行了。已经成为“盆地”了,地不倾东南了,西北风出不去了,东南风进不来了,雨没了,雾起了,尾气散不了了,仙雾缭绕成了雾霾沉重了。所以,有人戏说,环保靠“风”,其奈风很少何?


因此,青衫老祖认为,所谓“盆装天际线”完全是个错误。这个说法放在农业社会是好的,放在工业和汽车社会就成立谬误了。由于这个学说产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其对中国未来的看法基本停留在农业社会,根本想不到北京会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搞到今天,我们还墨守成规,不出问题才怪!因为,假定北京的楼高不超过100米,即使有这个天际线也不会产生“盆地效应”;但是,这个天际线说的提出者,做梦也不会想到,北京的楼高居然要超过500米了,比北京西北部的大多数山峰都要高了!


面对大幅度变化了的新形势,北京的城市设计者应当警醒,不要再搞“人造盆地”了!特别是,不要追求500米以上的摩天大楼了!在东南留个缺口吧!当年女娲补天,也在东南方向留了个缺儿,那是有科学道理的。北京,不能没有东南的缺儿!否则,所谓治雾霾,我恐怕只是一个难圆的黄粱美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