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机动题10)

通过采取在时间“3”时选择前置滚转,并且保持恒定的机动平面直到时间“5”的方法,处于高位的战斗机此时实际上与敌手的位置达到了平衡。在半滚倒转的前半部分使用前置跟踪的方法,后半段使用后置跟踪的方法,也可以在整个机动的过程中达到纯跟踪同样的效果(即保持升力矢量指向目标)。这一技术可以使处于高位的战斗机的角度增量和能量效率达到最大。 接近位置“5”,防御方飞行员确定避免冲前的间隔不足。因为在纯垂直俯冲中,它进行了另一次前置滚转,在机动动作的底部改平,并尽可能地接近目标的后侧。机动动作的这一部分类似于在水平剪刀机动中描绘的反转以及随后的冲前。在时间“5”越是具有攻击性的前置滚转,在冲前时处于高位的战斗机的前后间距和航迹交叉角就越小。如果提前量过大,则很可能在冲前时处于目标机的前方并丧失进攻的机会;如果提前量不足,处于高位的战斗机将在机动的底部从攻击方战斗机后面较远处通过,将相当有价值的间隔拱手让给对方,使之可以用来转向防御方飞机并接近防御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剪刀滚转战术运用) 在这一阶段需要进一步考虑的极为重要的问题是处于高位的战斗机在它开始改出俯冲时的飞行速度。由于在即将到来的冲前之后,要计划进行另一次垂直机动,飞行员就必须确保在斤斗的底部有足够的飞行速度,以便在斤斗顶点有足够好的操纵性完成机动。应当在时间“5”时的无载荷俯冲中尽可能迅速地取得这一速度。接近预期的飞行速度时,使用的过载接近当时飞机所在高度/速度的稳定过载,开始退出俯冲。随着两架战斗机在能量性能方面越来越相近,通常导致俯冲的战斗机在冲前时高度低于敌机的高度。当俯冲的战斗机通过底边时,只要双方的高度差不至于大到让目标可以进行航炮快速射击时,这种态势就是可以接受的。另一个要把握的是,在达到预期的速度之后,俯冲战斗机的飞行员推迟改出俯冲是没有益处的,如果可能的话,从目标的上方通过会更好一些。 冲前之后,在时间“6”,防御方继续拉起到垂直姿态,在到达斤斗顶点时,向敌机上方的一个点进行滚转。拉起飞过每一个垂直机动的顶点时,对处于高位的战斗机飞行员来说,不要犹豫不决或在无过载条件下改平,但继续增大过载使机头迅速回转,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通过顶点后的任何延迟,都会使敌机有时间把机头抬得更高、减慢向前的速度并缩小航迹间隔。每次通过斤斗的顶点后过载值通常较小(在1至2个过载之间),由于大多数战斗机在这一点速度较小,拉杆量不能太大。(如果战斗机在顶点的速度不小,则可能是在前一次改出俯冲时获得了剩余速度)。不过,重力增加一个过载,有助于提高小速度稳定转弯性能。当稳定过载的大小适中时,与在机动的底边时不同的是,通过斤斗顶点时应当使用最大允许过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垂直和水平机动)

通过斤斗顶点时需要进一步注意的问题是:在滚转剪刀机动过程中(如剪刀滚转战术运用图所示),攻击机没有必要穿过目标的航迹。根据目标急转弯的程度,攻击机为确保穿过它的航迹,有必要延迟向下的机动。就像其他任何推迟减少了随后的优势一样,这样做是没有优势的。在这种情况下,向下机动到敌机水平运动轨迹的内侧更好一些,如上图所示。但是,除非可以确定在机动的底边可以避免冲前,应当确保继续拉到垂直姿态。 在本例子中的位置“7”,处于高位的战斗机有必要的间距避免另一次冲前,因此,如前所述,不是进行前置滚转、改平、退出俯冲,而应当在时间“8”时进行滚转改出,到达可以进攻的后置跟踪位置。 万一事情不能如预料的那样顺利,防御的一方可以寄希望于从滚转剪刀机动中脱离并退出战斗。作出这一决定的时间是在向下机动到垂直俯冲状态的过程中,即本例子中位置“5”和“7”。假如此时情况不容乐观,则处于高位的战斗机的飞行员应当调整改出时机,使下一次通过时的间隔最小并使航迹交叉角最大。在理想的情况上,它希望直接从目标上方以一个准确的对头航向(航迹交叉角为180度)通过,并用从下图中所描述的首尾间距的扩展机动俯冲脱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平面剪刀机动中脱离)

再扼要重述一遍,在滚转剪刀机动中最有效的技术是限制所有垂直面内的转弯(即机翼平直地向上拉起或向下机动),除非达到纯垂直的姿态。所有航向的变化(水平转弯)都是通过在垂直姿态时的滚转来完成的。在爬高或俯冲时,通常都使用前置滚转。每次通过斤斗顶点时都使用最大过载,通过底边时使用稳定过载。速度控制非常重要,尤其是在改出俯冲时。 再回到第一副图,考虑到促使滚转剪刀机动生成以及攻击机最终丧失进攻的机会的条件,是在时间“1”和“2”之间发生了冲前。假如攻击机尽早意识到这种情况,它能在时间“1”时进行滚转(完成四分之一横滚),垂直拉起,使冲前量最小(很象高悠-悠),这里即使形成了滚转剪刀机动,也可以保持进攻的态势。 当两架战斗机性能相近并且都采用这种战术,滚转剪刀机动通常都会演变成在垂直面内的尾追。除非不需要滚转,否则仍应采用同样的技术。成功的飞行员必须控制速度,调整载荷使飞行速度保持在最佳的机动性能,并前置拉起通过斤斗的顶点(即使用最大的过载),而在斤斗底边时保持后置(使用稳定过载)。

防御性螺旋下降

防御性螺旋下降实质上是在直线下降过程中进行的非常紧凑的滚转剪刀机动。当一架战斗机对付一架慢速飞机,已经完成后半球接敌、占位时,常常会发生防御性螺旋下降。如下图所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防御性螺旋下降)

为了形成一定的航迹交叉角以破坏攻击方的航炮瞄准跟踪,速度慢的防御方可能会利用重力的作用,在滚转倒飞的状态猛地向下拉杆。为了保持进行航炮攻击所需的前置量,攻击机跟随目标进入机头向下的螺旋下降,如时间“2”所示。此时,双方的战斗机都在进行滚转以求将升力矢量指向对方,并且进入垂直下降的滚转剪刀机动或防御性螺旋下降。由于机动平面经常变化,滚转机动对于破坏航炮瞄准跟踪、躲避射击是十分有效的,但是显然这种战术的持续时间有非常现实的限制——那就是大地。

像滚转剪刀机动一样,防御性螺旋下降成功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向前(在本例中是向下)的速度。下降速度是飞行速度和俯冲角度共同作用下的产物。在进行这种机动时两机距离通常很近,这就要求战斗机迅速滚转,以保持能观察到对方,即处在机翼平面的上方。这种连续不断的滚转趋向于使升力矢量处于水平状态,防止长时间保持过大的下降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机动游戏1)

在小速度进入俯冲时,大多数飞机加速都非常迅速。由于两架战斗机在螺旋下降中大约是以等速飞行,因此改变头尾间距的是相对加速度。最小加速度是期望达到的因素,如收油门至慢车、放减速板、反推力、减速伞、或其它任何可以减小向前的推力并相应增大阻力的措施都可使用。在小速度时,使总的阻力达到最大的通常是诱导阻力,通常通过保持最大机动迎角可以使诱导阻力最大。正常地,在飞行速度一定的情况下,增加最大升力的配置方案,如放襟翼和前缘缝翼也会增大诱导阻力。这种情况对后掠翼战斗战斗机可能是例外。 回到防御性螺旋下降图,防御方已经把加速度减到最小,让攻击机的速度越来越大,将高度间隔减小到0(在时间“3"时)。到时间“4”它将冲到下方。在这个位置,原来防御的一方可以调整发动机功率和配置,稳定并保持所期望的头对尾间距,同时保持它在螺旋下降中的位置,等待对方开始改出俯冲。在出现这一情况时,处于低位的战斗机应当对目标进行稳定跟踪。同样,假若愿意,位置“4”是处于高位的战斗机退出战斗的好机会。它可以滚转将升力矢量置于目标上,开始改出俯冲,产生与目标交会时最大的航迹交叉角,并且扩大间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机动游戏2)

这种减速战术(实际上是使加速度最小)对能够产生很大诱导阻力的战斗机是特别有效的,对那些装备有反推装置的战斗机也特别有效。当然,需要小心。如果决定通过这种技术转入进攻的话,则当敌机改出俯冲时,处于高位的战斗机最好不要错失射击机会,由于处于低位的战斗机通常将以优势的能量完成改平,而能量优势可以用来夺取优势。(未完待续)

按论坛规定,编辑掉外网链接

本文内容于 2014/3/3 19:35:05 被燕过无痕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