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来自新浪网---唐立久:新疆问题生成的缘由和求解之道3

前段时间张春贤讲过一段话,“新疆一些大学生由于没有就业和工作,他们迷惘、彷徨,甚至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学生家长为此而多方奔走,政府面对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焦虑之心不亚于学生家长。”我以为,如何建构体制和政策,可能是解决新疆大学生就业难的关键。比如,在疆央企员工本土化率的制度安排,引导大学生创业的政策制定等。

转变观念,树立大爱强疆的理念,提升新疆人的综合素质是培育新疆主体意识的核心。长期以来,新疆总是囿于边疆地区、欠发达地区的现实,养成“政策的路径依赖,等靠要和拿来主义”的思想,缺失自力更生、增强自我发展能力的精神。西部大开发十年以来,从实效上考量,新疆并没有取得意料中的成绩,各项数据表明:纵向比,自我陶醉;横向比,扩大了差距。因此,如果不改变“政策依赖型”思维模式,克服“等靠要和拿来主义”思想,全面实现新疆发展恐将成为空话。在这种思维定式下,对新疆优惠政策越多,人愈加变得懒惰,实际上对新疆越是有害。

此外,还要转变四个方面的观念:一是由“单纯供给型发展方式”向“民生改善、消费者主导发展方式”的转变,其次是是由“全力支持大企业大集团发展”向“支持大企业大集团与中小企业,特别是以农副产品为原料的中小企业发展相结合”的转变,再次是由“聚焦疆内”向“以区内为主并开拓中西南亚市场”的转变,最后是由“注重经济发展”向“注重经济社会全面进步与发展相结合”的转变。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营造创业创富环境是培养新疆主体意识的保障。

新疆经济是典型的瘸腿经济,以资本密集型为特质的大企业占比较大,而就业容量最大的中小企业,却发展缓慢。究其原因,既有本土居民缺乏创业创富意识和创业资本的原因,也有企业发展过程中条条框框过多、企业经营边际成本过大的成因。2010年,国家工商总局发布《支持服务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若干意见》,从促进新疆各类市场主体加快发展、支持新疆经济结构调整和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服务新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促进实施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战略、为新疆经济发展营造规范守信的市场环境等九个方面做出新的规定,大力营造良好的新疆创业创富环境。

浙江最引人注目现象是全民创业,百姓经济,全社会有良好的致富氛围。浙江人每百人中有8个创业者,有致富氛围就有稳定发展,无就业门路就会无事生非。新疆要充分调动全民创业的积极性,全民创业、守身立业、安居乐业,优化新疆创业环境,营造创富氛围。

对新疆城乡市场主体发展迫切需要解决而法律法规又无明确规定的实际问题,支持探索创新,先行先试。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亦倡导,新疆要向广东那样具有开放意识和探索精神,对于一些规章,采取“非禁即入”,减少行政许可范围,降低市场准入门槛,给中小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更大的发展空间,制定更加优惠的政策来大力发展中小企业。国际和东部发达地区的经验表明:中小企业发展了,就业岗位就会大幅增加,围绕着就业及相关问题便迎刃而解。

发展新疆中小企业,必然伴随着一批企业家队伍的成长,企业家是培育和建构新疆主体意识的中坚力量。早在远古时期新疆就是一条国际商业大通道。丝绸之路把中国与世界联系在了一起。在这条绵延几万里的商道上,曾造就了许多驰名中外的商人。他们促进了中外交流,他们在历史上留下的故事至今让后人叹为观止。历史经过很长一段休眠期后,一缕金色的曙光又再次光临丝绸之路上的新疆。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在市场经济的无情煅造中,在新疆广袤的大地上正出现一个新的商业群体,短短30余年间已是洋洋大观。我们称这个商业群体为“新商”。我们所说的“新商”,不仅仅包括以央企及各省市区在疆国营控股企业、兵团企业,还包括广汇、特变电工、金风科技、华凌、美克、阿尔曼等一批新疆本土企业,当然也包括来到新疆这片沃土投资安家的浙商、苏商、川商、粤商、闽商、鲁商、徽商、豫商、京商、陕商、晋商等等来自五湖四海的商家。这些“新商”的领军人物——企业家是新疆的稀缺资源。企业家面临着比常人更大的压力:早期的企业生存压力、企业发展中的融资压力、企业扩张转型中选择战略方向的压力、企业中对股东投资回报的压力、企业经营管理创新的压力、文化冲突和社会稳定的压力等等,万千风险企业家带头承担,他们像陀螺在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各种问题的鞭策下飞速地旋转。他们用智力、体能、勤劳、坚韧、责任,成就了企业的辉煌,为员工、为社会、为新疆发展和稳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美国好莱坞电影《我的名字叫可汗》的主人公里兹瓦恩·可汗的母亲的一句话印象深刻:世界上只有做好事的好人和做坏事的坏人两种人,其他没有本质的差别。如果以上述理念治理和发展新疆,新疆美好的未来将是可期并令世界憧憬的!

新疆是我们的母亲和共同的家园,55个族群是我们的兄弟姐妹。通过深化“新疆学”研究、转变观念提升素质、营造创业创富环境及积蓄“新疆人”和“新商”力量等方面培育新疆主体意识,成为新疆发展的关键所在。

“交心为上”思想建构

20世纪80年代,一位诗人写到:“让教育之风,吹掉南疆妇女脸上的面纱。”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曾说过一句话:“我们的先辈从来没有遮盖过自己女儿们的脸,所以我们这代人在尊重伊斯兰规则的同时也应该尊重自己民族的传统”。但现在,不仅是南疆的乡村,就是乌鲁木齐这样的大都市,都可以看到很多面戴黑纱,身穿黑裙的女人们。维吾尔的艾德莱斯服饰的确很美,可在某些人眼里不清真,鼓动穿黑袍蒙面纱。美丽的新疆还存在吗?

张春贤主政新疆三年多来,其经济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但是,经济结构与社会结构不匹配是新疆最大的问题!新疆社会结构包括民族关系、公民利益、社会心理等不仅没有改善而且有恶化的趋势。这是为什么?在官方,以为新疆经济发展了,社会结构等其它问题迎刃而解。其实,跨越式发展并不等于长治久安!在战略和政策不变的情形下,经济发展可能会激化社会矛盾。

新疆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区域,新疆社会结构的变革需有一个纲,我以为那就是对新疆各族群一视同仁,让他们不仅感到有尊严、被尊重,还有被尊敬的意识。新疆的稳定首先是人心的稳定。

新疆问题犹如夫妻变心,给钱送物或打骂有何用?和好、分居、离婚……,不同的智慧生成不同的结果。新疆问题的化解应“交心为上”。中国古哲说过,“凡伐国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胜为上,兵胜为下。是故,圣人之伐国攻敌也,务在先服其心。”其理至明。在世界三大文明中,西方文明崇尚自由,伊斯兰文明提倡公平,中华文明则注重包容,并由此形成了和谐至上的价值观。

在今天,“攻心为上”含有“一方为主,用手段征服对方”之意,如果改为“交心为上”更能体现民族间的“平等、共存、交融”之寓。“交心为上”的思想是:以法律法制为核心,平等公正博爱,民族间互尊、互信,新疆人皆兄弟。

孟子说:“爱护别人,可是别人不来亲近,那就要反问自己的仁德够不够;管理别人,别人却不服,就要反问自己的智慧和知识够不够;礼貌地对待别人,可是得不到相应的回答,那就要反问自己的恭敬够不够。凡是行为得不到预期的效果,都应该反省自己。自身行为端正了,天下自然太平。”

7世纪汉传佛教最伟大的译经师玄奘把佛教融入了中华文明;11世纪维吾尔族诗人﹑思想家玉素甫·哈斯·哈吉甫撰写的《福乐智慧》把伊斯兰思想注入西域文化。今天,我们需要当代的玄奘和玉素甫·哈斯·哈吉甫把伊斯兰教和维吾尔文化契入并创新中华文明,这就是“交心为上”之策!

近代历史上,封疆大吏杨增新口碑最好,可为“攻心为上”的楷模。他崇尚老庄哲学,无为而无不为,“圣人不死,大盗不止”。维吾尔兄弟都称老将军,树大拇指。对宗教、杨是逢节去拜,随喜,宗教界也称赞。

由国民政府任命的第一位新疆省政府主席吴忠信也颇得人心,他是1944年10月4日赴迪化(乌鲁木齐)上任的。吴从1936起一直担任蒙藏委员会——国民政府处理民族关系最高机关委员长,中国民族专家。1945年初他对当地各名族领袖们说:过去把汉回强分为二,认为汉族和维哈族等是不同的种族。这种论调是不合理的。实际上我们的祖先都是一个种族,一个血统。哈萨克为突厥族的一个支系,而突厥的祖先是匈奴,匈奴的祖先,却是夏禹王,夏禹王也是汉族的祖先。据历史的考证,维吾尔族的祖先是匈奴,匈奴是夏禹王淳维的后裔。由此看来,夏禹王是维吾尔族的祖先。夏禹王的祖先为黄帝轩辕氏,故维吾尔族同汉族一样为黄帝的子孙。从而可知,汉族维族同是一个祖先。我的解读:吴忠信之汉、维哈同缘说可能未必科学,但其用心则是真切而诚恳的。他想以此来确认新疆突厥系民族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员,表达出对兄弟民族间的信任和尊重,进而强化国家认同以抵制可能出现的独立思潮。

“交心为上”需要确立法律法制至上的理念。然而,“两少一宽”(即中共中央1984年第5号文件提出的:“对少数民族的犯罪分子要坚持‘少捕少杀’,在处理上一般要从宽”)违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原则,造成民族间司法地位不平等,使得对于少民的刑事犯罪难以处理,同时造成对少民中守法分子的逆向淘汰,使少民遭受“污名化”,从而强化民族间隔阂,最终起到了挑拨汉族和少民之间关系的作用。这项政策从制度上为少民的犯罪分子获得优惠提供了法律依据。

“交心为上”需要体现尊重平等公正信任的思想。近期在国内频发的“机场爆炸、商场砍人、孩子被摔、城管打死打伤人等等事件,说明中国社会充满暴戾气。我们不能简单说都是坏蛋所为。坏蛋确实要被惩罚,但需要思考根子在哪里:当尊严公平公正变得可望不可及,解决问题没有正常渠道,官官相护平民没有平等机会,做人的尊严被剥夺殆尽,我们的国家就有可能变成了把好人变成坏人的社会。新疆更需反思,如果把恐暴分子与一个民族挂钩,没有信任和尊重,新疆问题只会恶化而不会谐和。按照“交心为上”的思想,把恐暴分子和民众区分开来,恐暴分子再危险,如果得不到民众的支持就不会有前途。

从现代史上看,铁木尔·达瓦买提在上世纪60年代就担任过托克逊县委第一书记。在新疆他是第一位担任县委第一书记的维吾尔族,而赛福鼎·艾则孜在上世纪70年代,更是担任过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由此可见,关键还是在于对少数民族干部究竟如何正确认识和使用,平等、尊重和信任最为重要!

2013年7月,新疆乌鲁木齐第五小学足球队以7战全胜进43球失3球的战绩成功卫冕中国潍坊国际青少年足球邀请赛,两次对阵韩国球队疯狂打进14球。在乌鲁木齐市五小夺冠后,输球的日本大阪U13足球队不服,要求再进行一场交流赛,结果乌鲁木齐市第五小学又2∶0胜对手,新疆小学队打服日韩!不仅是足球,新疆在篮球、马术、射箭、舞蹈和音乐等方面也有丰富的优势,新疆要发挥各民族的特长,发掘对新疆谐和起到正能量的宝贵资源。

经济发展未必能够解决新疆族群和睦、交融,如果没有价值观和文化引领,反而会加剧社会分化,制造族群紧张的状况。维吾尔学者柯木认为,政府以为维吾尔富裕了就不会闹事,这是暴发户思维,会陷入新**立我们会更富的谬想;走阿拉伯化坚信真主会给我们一切,这会让我们思维封闭,阻碍维吾尔走向现代化的世俗之路,带给维吾尔的将是失去自由,世俗化和现代化是维吾尔及新疆各族群发展唯一出路!

新疆的历史不应该是仇恨、杀戮和战争!“交心为上”,真正为民生考量才是治疆之道!保卫共同的家园是我们新疆人的责任!因为我们及其子孙要一起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很久很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