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首先向因恐怖分子暴力袭击而逝去的同胞致以沉痛的悼念!2月份的新年刚过,3月的第一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可以说我渐冷的心又沸腾了起来,在这里我在想当时我在场是会做如何的选择,是先逃命还是寻找机会反击。坐在电脑面前夸夸其谈很容易但在实际情况下,恐慌和畏避情绪是会成几何级数扩张的,这就是所谓的兵败如山倒和羊群效应。

就3.1暴恐事件的发生,引发了我如下的思考:

1.民族政策的正确性与否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暴力的主谋是一群极端的东突分子,即维吾尔人。新疆1949年9月和平解放,王震将军作为第一任封疆大吏治理新疆,一直到改革开放前,新疆都没有明显的所谓独立迹象或有组织的**组织。我记得一张照片大家应该都很熟悉,即1958年毛主席接见新疆库尔班大叔的照片:

[原创]3.1昆明暴力事件思考

可以看到库尔班大叔是带着激动和感激的心情回见毛主席的,因为当时的新疆人民和全国各地的广大人民一样,从牛马不如的贫下中农变成了国家的主人。他们是带着自豪和感激去见自己的领袖的,我也相信不管到何时何地,库尔班大叔这样的普通维吾尔人都是新疆的绝对多数。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在短短的60年间,天山这片最美的地方会变成恐怖分子的乐土?在王震将军治理下,新疆的民族政策是相当强硬的,当时的孩子必须学习汉语汉字接收中国传统文化和马列主义思想教育,这点在当时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正是因为这样的政策加强了当时刚刚解放时期新疆少数民族群众对于汉人和新生共产主义政权的认知和认可。现在很多新疆年轻人根本不会说汉语(这点在西藏也同样存在),根本无从谈起他们对于汉人和其他民族的认知和认可。在恐怖分子眼中也许非东突人员都是所谓的“外国人”,这样他们动起手来自然不会有任何心理压力和负担,这个倒是和他们的所谓信仰没有半点关系,他们也绝非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强大,两种不同文化的撞击,要么你同化他们,要么他们把你当异类驱逐出去。现行的民族政策必须深刻反省!为了3.1暴力事件的死伤的同胞,应该参考王震将军的经验从新考虑民族政策,老的政策、做法并不一定就是过时的,现在反思一下反而是这些老一辈革命家所采用的政策才是最贴合国情和当地民情的,一时看起来也许过于强硬和不变通,但放在历史的长河里却印证了老一辈的高瞻远瞩和远见卓识!

试想一下如果3.1暴恐事件中这群东突分子和汉族一样不能携带管制刀具上街,那么这次惨剧是不是就能避免或者减轻?当然能携带刀具上街的远不止维吾尔一族,除了汉族外,所有有带刀传统的少数民族都能带刀。这点我是不反对的,这是对民族文化的认可和传承,另外要说的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新疆英吉沙小刀并不是中国最好的刀,而是保安族的腰刀,大家有谁会害怕带着腰刀的保安族兄弟吗?我看没有

[原创]3.1昆明暴力事件思考[原创]3.1昆明暴力事件思考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保安族的兄弟大家就不怕,而东突分子就能造成3.1暴恐事件?要让少数民族兄弟认同他们自己是个中国人,就得从他们小时候教起,等到他们大了有自己的世界观了再去说教就晚了,到时候不是说让不让带刀就能解决的问题,而是更加复杂和难以解决的定时炸弹。我相信大家肯定碰到过街边卖羊肉串的维吾尔族兄弟有很多是不会说普通话的,他们能和你交流吗?不能交流能做朋友吗?不能做朋友那能做什么值得大家思考。

有一段话我相信大家都看过:

1945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因为暴徒杀的是别人,所以我带着老婆孩子逃得远远的了,因为暴徒杀的是别人,所以我打的远远跑开了,因为暴徒杀的是别人,所以我庆幸自己还活着...如果是这样,这个民族就危险了

其实这段我是不想说的,因为我在当时并不会比在场的人做的更好,但是我想说的是,这点是比上面两点更危险的所在,即民族血性的丧失。诚然,在枪与刀之前,能活下来的人已经是幸运的了,我不能指望当时的人们还自行组织起来用血肉之躯去对抗刀锋,但是从3.1暴恐事件可以看出,我们中国大地的人们已经太久太久忘记怎么去活着了,这个活着不是指挣钱养家,不是指父母用身躯去保护子女免受伤害,而是指这个民族怎么去活着。我们可以看到直到现在,恐怖分子已经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伤,死伤人数已经达到172人,这里从侧面可以看出当时在场的人是要远远多于这个数字的, 那么恐怖分子有多少人呢?从我到多个网站查询的数字来看恐怖分子的人数应该在6-20人之间,这些人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造成达到自身8-21倍的杀伤力的,理由只有一个:人群无序逃散,且没有受到任何有组织的抵抗。这点是我想重点指出的,当人们身边出现类似的恐怖事件的时候,你该怎么活着?或者说这个民族该怎么活着,是四散逃跑等着警察或军队来镇压还是立即由人牵头组织实施有组织反抗?这点的提出一定会有人说我冷血或嘲笑我说在现场我早被吓得尿裤子了。确实,也许我在现场会是第一个倒下的或者是第一个吓得尿裤子的,但是我只是想如果今天发生的惨剧不是由这么一点的恐怖分子造成的局部伤害,而是一场全面的入侵战争,那么我们这些普通人要往哪逃?要到哪里去找警察或军队来帮忙?也许别的地方的情况比你身边还糟,到那个时候你是引颈就戳还是奋起反抗,这个就不再是个人的存活问题,而是一个民族能否存续下去的问题。政府对于这点的预计判断和民众宣导能力可以说是零,那么这次的3.1暴恐事件其实可以作为一个转折点加以利用,即对此事件中凡是奋起反抗的人不论是警察、士兵还是普通群众都要开始全面报道和宣传,以此为契机建立一个长效的预警和宣传机制,让人们能够知道一旦此事发生该如何去做,有能力自保的先行自保,自保过后要立即团结起来进行反制而不是一哄而散(现在所谓的《公民防范恐怖袭击手册》其实就是教大家如何一哄而散),一个国家的预警机制应该是教导民众如何解决危机而不是如何逃避危机,因为危机靠逃是不能永远逃避的(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要求危难的主题由普通民众去解决,而是突如其来的事件发生时普通人的选择问题),这样才能叫做一个国家,这样才能叫做一个民族,这样才能让这样的惨剧逐渐减少乃至不再发生。

最后,愿逝者安息,愿伤者早日康复,谢谢大家看完我写的这些疯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