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亲历****的阵痛

因为工作的原因,笔者在新疆乌鲁木齐生活了将近五年。非常不幸,亲历了“7.5”事件。事件的经过大家都已经知道,笔者就不再罗嗦了。在这里想要同网友们分享的是暴乱后的一些事情,给没去过新疆的网友介绍一些新疆的片段。由于昆明车站发生恐怖事件,有的朋友可能对新疆一些认识会有偏差。我注意到有的朋友在评论昆明事件时,有非常过激的言论。甚至批评国家的民族政策,攻击宗教信仰。对恐怖分子愤恨是可以理解的,但也要客观。由于笔者在新疆的时候经历了“7。5”事件,笔者也就对一些问题有过思考。并且有意接触了一些人,对一些问题进行了一些探讨。感觉也是一知半解,所以也没有拿出来给朋友们分享。看到昆明的恐怖事件,看到一些网友的评论,有了说一说的冲动。只是一己之见,算是抛砖引玉吧。

《原创》亲历****的阵痛

《原创》亲历****的阵痛

新疆很美,这是叫半截沟的小地方。在天山这样的风景随处可见。此地是吉木萨尔县,汉朝将军的驻地“北亭”

“7。5”的当天,我们只知道二道桥发生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具体不清楚。大部分内地去的企业都在高新区,对老城区不是很了解。单位通知都不要出门,事情的经过也是和内地人一样从新闻上知道的。“75”过后,整个城市都发生了改变。我们外地人感受不是很深,但是本地人有了很大的变化。如果把“75"比作一次大地震,随后又发生了很多的小余震。“7.5”事件一周年,乌鲁木齐如临大敌。武警特警联防全副武装,连社区的女工作人员都扛着木棒在街上巡逻。那阵势叫人脊背发凉,也有些忍俊不禁。当时我还和朋友说,如果恐怖分子真的冒出来,是保护路人还是保护这些扛着木棒的女士呢。感觉怪怪的,如果恐怖分子没武器,这些女士就是送家伙的运输队。呵呵,说远了。好在很快就有了改变,这些社区“棒子队”从街上消失了。说到一周年这一天,还真的发生了问题。

《原创》亲历****的阵痛

《原创》亲历****的阵痛

牧民小屋,山下有政府盖好的漂亮安居房。这是他们放牧时的临时住处。

《原创》亲历****的阵痛

哈萨克小姑娘陪我女儿玩。

“7。5”事件一周年的下午,我接到一位维族朋友的电话。告诉我小西门发生了暴乱,让我小心,不要上街。我将信将疑,出门到了苏州路与天津路的路口。发现真的不对劲了,满街都是武警,警用车辆不间断地来回巡逻。街上平时做小买卖的维族人都不见了,很多维族人开的餐馆都关门闭户。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很多人都走上街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我回到小区的时候,看到同住的几个男性邻居都打开轿车的行李箱,纷纷拿出了砍刀铁棍等武器。有人见我车里没有武器,还要分给我一把木棍。“知道吗?又暴乱了,早等这一天了!”还说了很多让我心惊肉跳的话。这时我才意识到,“7.5”过去一年了,但在当地人心里根本就没过去。好在政府及时澄清了小西门的事件经过,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原来,小西门是个比较繁华的商业区,有比邻的摊位发生了矛盾,引起了双方亲属的冲突。一方是当地的维族人,一方是内地某省的族人。几年的时间,我们内地人大量来到新疆,有个省的内地人都是成族群的来,垄断了很多的小生意。一件普普通通的纠纷,差点酿成大的动乱。从这一点上看,新疆的局面还是很危急的,稍不留神就会出问题。“7.5”过去很久了,但是影响依然纯在。

“7.5”过后一个多月,我来到了二道桥,到了大巴扎。那叫一个萧条,整个大巴扎就几个客人。熟悉乌鲁木齐的人都知道大巴扎的热闹,从建筑到商户,恍如到了异国他乡。我的一位朋友从内地来,我带他游览乌鲁木齐,肯定要到大巴扎一游。我的朋友看中了一把小刀,新疆的英吉沙小刀非常有特点。我们选了一下,没有看中,想走。这时候摊主说话了。小姑娘说:“买一把吧,真的不赚你们的钱。帮忙开开张吧,已经一个月没开张了。”她表情很诚恳,我的朋友心有不忍就买了下来。我们走的时候小姑娘又解释说:“我不是维族,我是塔吉克。”我当时很不经意,我来买东西,管你是什么民族。事后才猛然醒悟,人们对维族人有了心结。本来出门买菜都是买维族人的牛羊肉,买维族人的馕饼。维族人因为信仰的原因,他们的牛羊肉新鲜且真实。昆明路上有个早市,我在那里买羊肉,结果买了一块不知道多老的猪肉。回来炖呀炖的,几个小时还是搞不烂,不单是咬不动,还有一股尿骚味。那个早市上卖肉的基本都是内地某省的族人,实在不想多说他们。从此,我只要买肉就买维族人的,确实货真价实。有次我的当地朋友来我家里做客,我租住的房子有厨房,我的鲁菜还是很地道的。我的朋友见我买的维族人的羊肉和馕,很不高兴。如果不是我态度诚恳,朋友几乎摔门而去。在一个城市里,人们有了心里的隔阂,连买对方的东西都会遭到朋友白眼。而我的这位朋友是蒙古族,只是她连蒙语也听不懂了。后来朋友说,她的朋友在“7.5”中受伤,她本人也差点送命。我在这么多的当地朋友中,几乎都不愿意详谈“7。5”事件,很多亲眼见证的人也不愿意多说。我的这位蒙古族朋友给我讲了她的危险经历,新疆人特别爱激动,但她说的很搞笑。停下来,还是很多的忿恨无法掩饰。我真的理解了很多的人,那些要拿武器冲上街头的普通居民,那些不买维族人东西的人。只能是理解,但不时赞同。

我在乌鲁木齐认识了很多的维族朋友,有几个还成了特别好的朋友。开始我还真的有想了解他们的意思,后来就忘了目的了,成了真正的好朋友。一起喝酒的时候,维族朋友端起酒碗一通喝,把自己放倒了事。我很诧异,我才刚要开始喝呢。都说山东人豪爽,怎么你喝酒这么滑头呢?我的维族朋友见我喝酒就要讲套路,实在忍无可忍了。我只好解释,山东人喝酒讲规矩,最好是把朋友喝倒自己别倒。哈哈哈。。说到底就是滑头。因为几天就喝一次,维族朋友也默许了我每次喝酒都不倒的特例。一起真的很开心,他们善良。聪明,有教养。特别是宽容,让我很意外。有次我们出去吃饭,我一步就踏进了汉餐馆里。几个维族朋友都跟了进去。饭馆的老板吓一跳,他提醒我这是汉餐馆。我差点冒出冷汗,这可是对维族朋友信仰的大不敬。他们反而没在意,说我们可以看你吃啊。其中铁路局一位车长朋友给我说,他才不管什么宗教呢,只是饮食习惯不好改就是了。这位当车长的朋友是我为了方便春运认识的,成了无话不谈的密友。他说自己生在铁路局,在铁路局上托儿所,从来不礼拜,从来不诵经。问他一些宗教方面的问题,一问三不知。我才发现,维族人里还有这么一种人啊。经过了解,乌鲁木齐这样的人有很多。看来,恐怖分子,极端宗教势力,确实是很少很少的人。因为这么少的人,而怪大部分人是不公平的。

有个南疆的业务,可去可不去的。我实在想到南疆维族人真正的居住地看看,就决定去。我坐火车去的,有车长朋友我坐火车很方便。乌鲁木齐的一位当地朋友不放心,打电话到了阿克苏,让朋友接我。新疆人的热情没去过的人无法理解,那真是一根肠子热到底。阿克苏的朋友生意做的很大,派车去接我。司机是个新疆第三代,祖籍河南,能说一口流利的维语。我特别喜欢新疆口音,很夸张搞笑。看见一头驴很高兴,大叫:“毛驴子,毛驴子。”我很纳闷,新疆人没见过驴吗?见头毛驴这么大惊小怪的,这里又不是贵州。我们小时候都知道阿凡提是骑小毛驴的,新疆产驴人所共知呀。原来啊,内地来的人爱吃驴肉,把新疆的小毛驴都快吃绝了。阿凡提的小毛驴,真的很漂亮。白白的嘴唇,纤小的身体,长睫毛,真是毛驴中的精品。我在南山牧场见过一个哈萨克老爷子,骑着一头小毛驴放牛。他个子很高,骑在驴身上两条腿几乎碰到了地上。但是小毛驴上山如履平地,我骑着马也追不上。说半天小毛驴,想要告诉大家,内地人给新疆带去了繁荣,但也带来了问题。开发新疆也应该注意这些小的问题,小毛驴只是众多问题的一个而已。回到我到南疆的话题,在南疆我接触了很偏远的维族农民,他们不懂汉语,土地很贫很干。我到了拜城,库车的一些地方。幸亏我朋友的司机是个懂维语的人,不然我根本到不,即使到了也寸步难行。南疆的一些地方很落后,有的地方落后超过我的想象。走到一个岔路口,司机也不知道。正巧有个放羊的维族男人,草场很小,几颗杨树在河边,极目都是黄色的沙漠。司机上前向维族男人问路,两人交流几分钟。司机回来说,他不知道。他什么也不知道,连维语也不会很多。我问司机那人会不会是个弱智,司机摇摇头。司机说他一个人放羊,总是一个人放羊,时间久了,他的语言能力部分丢失了。这也是维族人?我认识的维族人都很聪明,怎么也有这么一类维族人。其实南疆很多的维族人也不是不聪明,就是没读过书。新疆人有个顺口溜,叫“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维族人讲普通话。”意思是维族人能说普通话的基本都受过教育,受过教育的维族人特别聪明。但是,一些没受过教育的维族父母,不懂教育的重要性,不送孩子读书。跟某部记录片讲的一样,从小就是放羊娃。能放羊就能娶婆姨,能娶婆姨就能生小放羊娃,恶性循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就在偏远的地方设立讲经点,给这些没受过教育的孩子灌输极端思想。这些发生在新疆和昆明的暴乱恐怖事件,充当杀手的基本都是这些讲经点培养出来的。而受过教育的维族人,和我们一样,想要好的发展,想要好的收入,想要好的生活。但是也有例外,我的一位朋友毕业于新疆大学,里面有一些维族教授在大学课堂里公然宣讲极端邪说,鼓励学生加入东突组织。“7.5”时更是上窜下跳,蛊惑学生上街参加暴乱。不知道这样的教授是否还在大学,其危害更甚于几个杀手暴徒。据说已经开始改变了,政府在强制性推行义务教育。我看到很多的牧民安置点,房子建得像别墅,让我这样的内地草民看的流口水。相信政府比我这样的愚人聪明得多,肯定知道问题的症结,从民生到教育都会有相应的政策出台。彻底根治恐怖分子滋生的土壤,只是时间问题。

我有机会同一位阿訇进行了交流,问了些宗教方面的问题。通过请教,我知道宗教也不是洪水猛兽,古兰经也不是异端邪说。YSL教也是要劝人从善,也是教导人们讲究公德。只是有的人好经歪念,篡改教义,宣扬极端思想。听朋友讲,个别大学的教授自己根本不信宗教,更不做礼拜,却鼓励学生加入邪教组织。看来有的人仍然爱幻想,骨子里就是反人类的渣滓。

我问过很多的新疆当地人,了解维族人吗?当地人都能说出维族人的一些特点,基本差不多。如果问他们了解YSL教吗?大部分就不太清楚了,即使能说几条,也是泛泛而谈了。笔者以为,内地去的企业应该有一些相应的宣传。让职工普通人都了解一些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了解一些他们的文化,了解一些他们的历史。这些了解更能彼此接纳,彼此融合。虽然看似生活在一个城市,却彼此不了解,怎么谈民族融合呢。对少数名族文化宗教的了解,也是民族认同。中国五十六个民族,所有五十六个民族的文化宗教都是中华文明的范畴。只是在物质上的改善,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名族间隔阂。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尊重,才能有融合的基础,也就不给极端势力可乘之机。

新疆是个好地方,最美莽莽苍苍的草原,最美维族姑娘。那些天籁似的音乐,那些魅影般的舞蹈,比马奶子酒更醉人。

这么好的地方,决不能让那些坏蛋糟蹋了。各民族大团结万岁!!!

《原创》亲历****的阵痛

《原创》亲历****的阵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2楼 神狙sniper
内地来的人爱吃驴肉,把新疆的小毛驴都快吃绝了——楼主在澄清事实的时候是不是制造新的混乱?

我只说看到的事实,新疆人知道我没说谎。本帖的目的就是要告诉大家一些事实,怎么会想搞混乱呢。我从心里喜欢新疆,希望新疆会更好。小毛驴是个现象,是开发新疆遇到的很多问题中一个小黑点。写帖子的时候,笔者尽量谨慎了。我是支持国家开发的,就是希望不要对昆明暴力事件有过激的言论。说恐怖分子,别说新疆人,别说维族人,就事论事才好。过激的言论伤害的是自己兄弟,正好中了坏人的奸计。


中华民族的民族政策一向都是非常包容的。春秋时期的楚国就是少数民族政权,一样是战国七雄之一。当时的说法应该是虏近中华而中华 意思就是少数民族只要按照中华民族的生活习惯,礼节制度来要求自己那么他们就是中华民族而不是胡虏。同时我们也在不停的吸收学习少数民族的优点和长处,当年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使得其成为一代霸主也是通过学习少数民族的优秀经验得来的。

五代十国期间很多少数民族进入中原,最后却被融入到中华民族当中。鲜卑之类的很多民族早已经消失,但消失的原因并不是汉人的民族灭绝政策而是少数民族仰望中华民族的繁荣而融入到汉族或者中华民族当中了。

元朝入主中原,因为在入主中原之前接触过天主教文明和伊斯兰教文明,所以对当时的儒家文化没什么太大兴趣,拒绝民族融合,拒绝接受如家文化,最终仅仅九十年代后就退回草原留下了“胡虏无百年之运”这句话。

清朝作为中国最后一个帝王朝代虽非常注意保持自己的民族特性(禁止满汉通婚 推行满文满族服饰等)但最终还是被同化,溥仪讲汉语,英语也很流利但没听说他会说满语。现在的满族更是如此,身边的朋友中有几位是满族的格格、阿哥只有一个有满语的名字。至于说会说满语能看懂满文的一个都没有……

这就是中华文明的魅力所在。只有包容性强大才能使国家强大,美国是现在最大的移民国家,一个街区里这家祖上是英国人,那家祖籍可能是法国人,但现在大家都是美国人。就好像我的籍贯是山东 但是我爷爷的爸爸小时候就已经来到辽宁 我爸爸 我 我儿子都是在沈阳出生,我们爷仨的籍贯还都是山东蓬莱,但我们爷仨却是地地道道的老沈阳人,老爸还有一些爱吃面食的山东人特性 到我这反而更爱吃东北人都爱吃的大米。

说几件我身边遇到或者听到的事情作为结尾吧

·A是老爸的同事,回族,他父亲是阿訇,结果A娶了一个汉族新娘,一开始还算风平浪静,但是A的老婆怀孕的时候就想吃肘子,迫于无奈A就范,让老爸帮忙给做 做好了之后用饭盒装好拿回A的老婆家躲在被窝里面吃,A的孩子算是我的发小,就喜欢吃我妈包的猪肉大葱馅包子,A也知道但也只能默许了。

·B是我在驾校认识的一个朋友,加上我以及另外一个汉族同学号称当时的三剑客(贱客才是,整天就知道胡闹,呵呵)驾校想快点下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把师傅弄明白结果我们三个天天请师傅吃中午饭,当时驾校是半天的练车时间,上午练车,中午开喝,喝完了我们仨接着练车一直到晚上。喝了三个月票下来了,我们都不知道B原来也是回民,父母都是纯回子(我们这边对回民的称呼)后来B也娶了个汉民做老婆,等到他儿子那一辈,除了户口本上面的民族是回族之外,其他的与汉人无异了吧。

·2010年秋季开学的时候遇到的C,那时候我在东北大学的校园里面卖手机卡,C同所有大学新生一样,穿戴看上去有些土气,说话声音很小尽管非常认真的说普通话语速也很慢但很难听懂,不过特有礼貌,选好了手机号之后登记身份证,一看是西藏的,虽然跟我对藏区的女孩子的想象出入很大,但一时间也成为跟身边人吹嘘的资本(那时候大家会比赛看谁的客户离沈阳更远,后来一哥们把手机卡卖给一马来西亚的留学生之后我的记录才被打破)后来跟东大的一位老师聊了这事,得知这样的学生都是少苏民族的分配生,有加分而且还有生活补贴,要不然她的分数来东北大学肯定够呛,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走出西藏,国家的目的就是让那些偏远地区教育欠发达地区的人走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外面的世界,用自己的心去分辨是非,而不是被谎言所蒙蔽欺骗。昨天看新闻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句话“东突分裂组织中的80后、90后成员95%以下只有初中以下学历”也有就更好的证实了这样一句话“贫穷和无知是产生暴力的温床”

·D是让我最难忘的人,那时候我是一个网店的摄影师,老板突发奇想的想找外国模特,但首先我们支付不起高昂的模特费用(那时候俄罗斯模特最便宜 一天也要1500-2000 好一点的要3000以上,但不得不说俄罗斯的妹子身材真的很棒,而且从小就学习芭蕾气质真的不是国内的模特能够比拟的)这时候D出现了,(维)吾尔族,在沈阳医科大学学习法医专业,小麦色的头发(后来证实是染的,她的发色更接近黑棕色)高鼻大眼,欧洲人的相貌,身材还可以,但就是髋部有些大(这样的女孩子应该生育能力比较强,道听途说而已 呵呵)跟我身边的这些90后女孩没什么区别,镶钻的苹果4、戴美瞳、泡夜店,时不时的会在空间或者微博里弄一些酸溜溜的小清新,之前没做过模特,想利用业余时间多多锻炼自己有钱赚而且还有免费照片拍,要的不多,300元一天 中午肯德基就搞定 比较爱美拍个三五张就要自己看看拍的怎么样,搞得我工作进度一拖再拖,影棚拍摄还算好,如果拍外景,每组衣服都要附赠几张糖水片,搞的我可不堪言,不过D的性格真的很好,是第一个请我吃棒棒糖的模特,整天傻乎乎的跟小孩子没啥区别。合作了一年多,关系也从最开始的工作关系发展到后来近似于情侣的关系,毕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从一开始就是倒数计时的,她曾经跟我说过她做警察的父母已经为她在当地谋得了一份司法方面的工作,具体的我没多问,毕竟我这种小市民能做的有限。

他的弟弟是消防战士,长得非常帅气,作为男人看到都会有流口水的冲动(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哈哈)

她也会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跟同学尤其是同寝室的同学有一些小摩擦,碍于面子不好发作找我诉苦。

她有一个神奇的胃,怎么吃都不会胖,而且要知道,作为女孩子,她的食量可以用惊人来形容。

她有时候会疯疯癫癫大大咧咧的,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出来。

她的线条有些粗,在超市里跟我讨论哪个牌子的卫生巾好用,但有时候也会很小女人用一种哀怨的眼神看的你发毛。

她喜欢柳永的词,但我总是背不出来,她告诉我很多次李商隐《无题》的后四句,但我总是只记得前四句。

关于民族问题的聊天好像只有一次,就是关于7.5事件,她的原话是“别说汉族,就是我们(维)族也不会在那天上街的,你能把一群疯子怎么样?”再后来她毕业了,联系也就少了,现在时不时的会有一两句问候,但间隔也越来越长了。她要结婚了,丈夫是一名汉族警察,而我,儿子已经两岁了。对我来说沈阳离乌鲁木齐曾经很近很近……


本文内容于 2014/3/3 17:15:48 被九天一色编辑

中华民族是一个统一、团结、融合的大民族,汉奸、叛徒和民族身份没有必然联系!极少数的汉奸内鬼,和平年代其隐藏身份的手段很多,无所谓,有中央统一领导,发动群众、依靠群众,这些问题都不难解决。

恐怖分子又不是新疆人民,因为他们根本不是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