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台“军舰”敏感海域对峙 最近只有几百米距离

台湾“中央社”2日报道称,“海巡署海洋巡防总局”2月17日派出新北舰与和星舰执行“丹阳项目”,前往暂定执法线北界海域执行例行巡护任务。经过约1天的航行,两舰于2月18日清晨6时抵达大陆春晓气田所在的北疆海域时,日本海上保安厅一艘1000吨级的PL—120巡视船,从右后方高速接近和星舰,日舰上镁光灯不停闪烁,台湾海巡舰也派出搜证人员到和星舰后甲板对日方搜证。从日舰出现到离开,大约有将近半小时的时间,双方一度对峙,最近只有几百米距离,且日方并未用无线电与“海巡署”通联,“虽无敌意,但以战速航近海巡舰,也未表达善意”。报道还称,大陆也有一艘春晓气田工作船在海巡舰左侧锚泊,一直保持相当距离;该工作船透过无线电与新北舰通联,了解海巡舰正进行例行巡护任务,并未影响搜证工作。海巡官员称,日方大规模出动飞机和军舰,可能是因为自2011年以来东海情势日渐紧张,“此次和星舰与新北舰出现在春晓气田周遭海域,引来日方相当关注”。

此次执行任务的新北舰于2013年3月30日成军,马英九亲自南下高雄主持成军典礼,并搭乘新北舰出海督导海上操演,是其上任以来首度搭乘公务船参与海上操演。“海巡署副署长”郑樟雄称,“北方海疆是中华民国暂定执法线巡逻海域,海巡署每天至少有1艘舰艇在暂定执法线内巡护”,而“丹阳项目”是用以验证“海巡署”与“国防部”相互配合的程度。辅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何思慎称,此行最主要目的是证明在东海甚至是南海问题上,台湾在“主权”议题“从来不打折扣”,也不会因为去年4月台日签署渔业协议,就松懈对专属经济海域特别是暂定执法线内的巡护。台湾师范大学政研所教授王冠雄还称,去年大陆宣布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后,台与大陆的防空识别区有部分重叠,外界担心当局在海空军的巡逻受到影响,“这次丹阳项目就已展现出国家在这方面的海空军实际作为及操演,并没有受到影响”。

据悉,新北舰与和星舰执行“丹阳项目”过程中,还与“国军”举行海空联合护渔搜救演练。“中央社”称,大陆春晓气田、天外天气田都在台暂定执法线内,这个区域正好也是大陆东海防空识别区与日本重叠区域,海巡舰前往执法护渔,“表明落实捍卫北疆主权与护渔政策,不受区域情势变化影响”,也不受大陆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影响。

台湾“中央社”2日报道称,“海巡署海洋巡防总局”2月17日派出新北舰与和星舰执行“丹阳项目”,前往暂定执法线北界海域执行例行巡护任务。经过约1天的航行,两舰于2月18日清晨6时抵达大陆春晓气田所在的北疆海域时,日本海上保安厅一艘1000吨级的PL—120巡视船,从右后方高速接近和星舰,日舰上镁光灯不停闪烁,台湾海巡舰也派出搜证人员到和星舰后甲板对日方搜证。从日舰出现到离开,大约有将近半小时的时间,双方一度对峙,最近只有几百米距离,且日方并未用无线电与“海巡署”通联,“虽无敌意,但以战速航近海巡舰,也未表达善意”。报道还称,大陆也有一艘春晓气田工作船在海巡舰左侧锚泊,一直保持相当距离;该工作船透过无线电与新北舰通联,了解海巡舰正进行例行巡护任务,并未影响搜证工作。海巡官员称,日方大规模出动飞机和军舰,可能是因为自2011年以来东海情势日渐紧张,“此次和星舰与新北舰出现在春晓气田周遭海域,引来日方相当关注”。

此次执行任务的新北舰于2013年3月30日成军,马英九亲自南下高雄主持成军典礼,并搭乘新北舰出海督导海上操演,是其上任以来首度搭乘公务船参与海上操演。“海巡署副署长”郑樟雄称,“北方海疆是中华民国暂定执法线巡逻海域,海巡署每天至少有1艘舰艇在暂定执法线内巡护”,而“丹阳项目”是用以验证“海巡署”与“国防部”相互配合的程度。辅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何思慎称,此行最主要目的是证明在东海甚至是南海问题上,台湾在“主权”议题“从来不打折扣”,也不会因为去年4月台日签署渔业协议,就松懈对专属经济海域特别是暂定执法线内的巡护。台湾师范大学政研所教授王冠雄还称,去年大陆宣布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后,台与大陆的防空识别区有部分重叠,外界担心当局在海空军的巡逻受到影响,“这次丹阳项目就已展现出国家在这方面的海空军实际作为及操演,并没有受到影响”。

据悉,新北舰与和星舰执行“丹阳项目”过程中,还与“国军”举行海空联合护渔搜救演练。“中央社”称,大陆春晓气田、天外天气田都在台暂定执法线内,这个区域正好也是大陆东海防空识别区与日本重叠区域,海巡舰前往执法护渔,“表明落实捍卫北疆主权与护渔政策,不受区域情势变化影响”,也不受大陆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影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