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莫斯科的第一场雪是在1941年10月6日深夜落下的,那一晚,莫斯科忽然乌云密布,狂风怒号。没到午夜,天空中便纷纷扬扬地下起了鹅毛大雪。

莫斯科这场初雪竟比平常年份提前了一个月。提前一个月的降雪对大雪中的德军来说,真是“雪上加霜”。11月3日,寒潮不断袭来,气温一下子降到零度以下,而且还在迅速下降。11月27日,一场突如其来的西伯利亚寒风,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使莫斯科的气温骤降至零下40度。

大雪覆盖了莫斯科周围绵延上千公里的河流、山谷、村镇以及桥梁、道路,也覆盖了德军的帐篷、野战机场、坦克、大炮和车辆。

寒冷的天气使德军大炮上的瞄准镜失去了作用,纳粹军队的飞机油箱被冻裂,坦克因燃油冻结,必须在底盘下烧火烘烤,才能发动,坦克及随行车辆行进时必须装上防滑链,否则无法控制,随时会翻落沟底,步兵的步枪、机枪等自动武器也因冰冻而成了废物。

德军官兵的处境十分悲惨,由于冰雪封冻,伤员运不走,补给送不来,他们身穿单衣,龟缩在战壕里,挨冻受饿。许多士兵穿着单薄的夏衣,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越来越多的德军士兵被冻成残废,许多人染上了寒颤不止、全身无力的疟疾。

德军每个部队仅冻伤的官兵,少则数百,多则上千,战斗力因而锐减。由于严重的战斗减员和冻伤减员,德军兵力在一天天减少。

古德里安的心情十分沮丧,正如他在日记中所写:“进攻的计划一再延期,严冬来临,我们只能坐等苏军争取更多的时间备战。这对于德军来说,真是件痛苦不堪的事情。这一切都使我十分伤心欲绝,我虽然有满腔的热情,却于事无补。攻入莫斯科的最佳时机已经错过,以后能否出现这样的机会,很难预料。至于未来的战局何去何从,恐怕只有上帝知道。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只能是抱着一线仅存的希望,拼命前进,但是眼前困难重重,我真不知道如何才能克服这些困难。”

他又写道:“天寒地冻,衣着维艰,人员装备损失惨重,油料奇缺,在这种环境里,真让我吃不消。时间越长,越让我感到责任重大。面对这种压力,即使是意志最坚强的人,也难以承受。”

尽管德国部队的状况都和古德里安部队的状况都差不多,但远在德国的希特勒根本不考虑前线的实际困难,依然坚持进攻。古德里安必须服从命令,他只能让部队继续向前推进,结果遭到苏军的顽强抵抗,损失惨重。

鉴于残酷的现实,12月4日,古德里安不得不放弃了最后的尝试,作出开战以来第一次撤退的决定。与此同时,德国中央集团军群总部也向古德里安发出了立即结束战斗的命令。

作为德军王牌将领的古德里安头一次产生了失败情绪,古德里安在日记中写道:“我不是为我个人的前途着想,而是忧虑整个国家的前途。”从这时起,古德里安成为一个极力主张退守的德国将军。

古德里安与希特勒的矛盾逐渐升级:希特勒命令古德里安的部队坚守阵地,不得后退一步,古德里安飞往东普鲁士求见希特勒,力陈己见,遭到拒绝。12月26日,希特勒解除了古德里安的职务,这是古德里安抗命的必然结果,古德里安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结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