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9年国民党军从大陆败退到台湾以后,蒋介石一直念念不忘“光复”大陆,依靠美国的军事支撑,寻找各种机会报复大陆政府,与解放军进行交战。始于1958年的“炮击金门岛”震慑台湾当局、闻名中外的“崇武以东海战”等事件就是发生在这种背景下的真实历史。台湾当局还从陆海空三军中挑选了大批骨干分子,把他们训练成武装特务,名曰“龙翔”部队,从60年代起组织了20余次对大陆的武装渗透。其中一些因为被我军及时发现未能得逞,中途折返,大部分次数登陆成功,被我军和武装民兵围歼或者捕获。只要他们登了岸,想跑回台湾是绝对没有任何机会的了。这些事件都曾经见注于媒体记入史册,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历史因为某些原因未能得到传播,甚至连档案上也查阅不到,这和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国民党政府在撤离大陆时潜伏了大批的特务,这些特务经过新中国历次清查运动被基本肃清,少数隐藏得比较深的也掀不起什么大浪。但是,国民党军还成建制的潜伏下了几支部队就鲜有人知了,这帮人连人带枪化整为零,以各种身份潜伏下来,由少数联络人进行管辖,不经“激活”不准暴露,所以非常隐秘。他们来自国军中的精英部队“青年军”,除了高级军官,其他都是出身学生的年轻人,在外面没有任何不良记录,也没人知道他们的底细,藏的深就不奇怪了。我叙述的这段历史就和他们有关,并结合了我亲身的一些经历。

1969年初,寒风凄雨中,几辆部队军车沿着泥泞的大堤,摇摇晃晃驶向小东关农场,停在了几排低矮的茅草房前,这些土屋破破烂烂已经有些时间没人住过了。作为先头部队,我和一批战士奉命为部队打前站,把这些烂房子修理好,为大部队进驻开创一个基本的生活条件。房子十屋九漏,到处开了“天窗”,睡觉的土炕也没有几个是好的,经过几天突击,终于可以住人了,谁叫我们是野战军呢,啥苦没吃过?农场地处海边,一片盐碱地,条件非常艰苦,只能凑合着过了。

我部开进农场主要并非执行生产任务,因为隔海对岸的老蒋不省事,经常窜犯大陆,派特务也就算了,想想不甘心,还派了什么“陆军海战队”由美国第七舰队护送到我沿岸骚扰,瞅空子准备上岸打一仗赚点外快。根据情报,我军在胶州湾设伏准备大干一场,把“国军”引上岸,利用解放军陆军的优势消灭它,但是海军立功心切,过早暴露了目标,前功尽弃。部队窩了一肚子火,跟着美国舰队的航迹在岸上跟进,防止国军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部队到这里边战备边训练,另外这里是军区农场,地荒着没人种,我们来了正好,找点事让我们做做,免得寂寞。

春天终于来了,海风吹在脸上有了一点暖意。农场旁边有条沙河,隔河不远时常传来枪声,偶尔也有几声大炮的声音,到了晚上更是热闹,曳光弹飞来飞去很是好看。听领导说,地方上在搞“文化***运动”,分“造反派”和“保守派”两大派,经常干仗,教育部队官兵别受到干扰,解放军不介入地方事务,还规定非特殊情况不准外出。我是从大城市入伍的,有点见识,地方上的情况知道得不少,两大派“武斗”的事常听家里说到过。然而,全国当时的形势已经大有好转,就算闹“武斗”也不过是小打小闹,哪像这里打得像战场一般激烈!派出的侦查员回来报告,几公里以外的山坡上有一个炮兵阵地,配有两门榴弹炮,四门加农炮,我在望远镜里居然还看到了两辆坦克,难怪经常有炮弹从我们头上飞过,据说是往另一派的据点发射的。我们解放军没打上仗,地方却比我们打得热闹,真是不可思议。

我在那时代理炮营军需助理员的职务,有机会往外走走,连我都纳闷,全国都不闹了,这里怎么会这么复杂,还有那么多的武器装备,与军队都差不多了,真是邪门!炊事班向我反映,部队没有菜吃已经几天了,得想想办法。于是我带着两台汽车,第一次到那个离着并不远的城市去采购食物。城市外围公路上设立了几道封锁线,拉着铁丝网,有的还有壕沟,架着机枪,和衣而伏的“造反派”怀里抱着枪,成色不错,看上去火力不弱。因为我们不带武器,他们看了几眼没有为难我们,城市内的状况就让我大为吃惊了,遍地垃圾,临街的楼房平房看不到一扇窗户,全被砖石砌起来了,只留下一个枪眼,显然这里经常有交火发生。老百姓不多,行色匆匆,好像很害怕。我想,解放20年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地方,看上去十分怪异,莫非时光倒流了?

不久,我又遇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了解到了前面的情景,我再也不敢派汽车外出运东西了,部队买菜不准到城区去,改去附近的集镇采购食品。一天,我带着三个战士拉着一辆架子车到10公里外的镇上拖粮食、蔬菜,办好了往外走的时候,几个持枪的家伙拦住了我们,问谁是干部,我回答说是我,他们说他们的司令有请我,请我跑一趟。我把几个战士拉到旁边,悄悄告诉他们,不要管我,赶快离开,回部队等我消息,以防意外。看见战士们安全离去,我才放心跟他们走了。心想,这一趟不知凶吉,我是解放军怕谁呀!了不得把我扣下来,还敢拿我怎样?

到了他们的司令部,可让我吃了一惊,简直是进了军营,岗哨严密,沙袋上布有几挺轻机枪,完全是训练有素的模样,绝对不像地方乌合之众那么涣散。有一帮女子在排练节目,也没在意是唱的什么玩意,因为我一直在思考对策,眼睛却在观察周围情况,看到一面墙上挂满了手枪,甚至看到了我从未见过的美式卡宾枪,这枪是怎么来的?我暗暗心惊,问小喽啰这些枪是配给谁用的?小喽啰倒也爽快,很自豪地告诉我,是他们宣传队员用的(一群女人居然配备这么多手枪,可见他们的装备条件有多好)。一位50多岁模样的中年人迎了出来,非常客气地打招呼、上茶,我问有何事要办,他拿出一封信递给我,要我带回部队,上面写着“XX部队首长亲启”。。。。。。(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