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 他们的路线图》有感

1、 “他们”首先宣称自己是“和平的宗教”,通过经商、避难的方式零星迁徙到一个新地方,很低调,很和善,很遵纪守法——除了对吃某种食物有点神经过敏,除了干涉婚姻自由之外(不过我们总是想,唉,不吃什么食物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内婚虽然很讨厌,但不跟他们通婚不就行了嘛)——我们总是有同情心的,所以谁能拒绝这么一群可怜巴巴、又显得循规蹈矩的外来人呢?于是,他们站住了脚。


2、既然站住了脚,那么第二步就是形成社区了。这个进程会持续几十年,“他们”的繁殖速度异常迅速,每家几乎都会养10个8个孩子,而且这些人一出生就毫无选择地成为“他们”。几十年之后人们会发现,周围已经到处是“他们”。“他们”自由地游走于我们的开放社会中,而“我们”却对“他们” 的圈子针插不进、水泼不入——除非“我们”也皈依了“他们”。“他们”对我们了如指掌——我们的优点和弱点,我们的思想和行为被“他们”摸得一清二楚,而我们却一点也不知道“他们”在筹划什么。甚至,“我们”还自作多情地认为,通过爱,彼此融合可以和他们成为好邻居、好朋友。就在我们酣睡的时候,他们却在谋划一场接一场的灭绝,正如1862年陕西回乱、1992年的波黑独立、1998年印尼屠华、2001年911袭击、2004年马德里爆炸、2005年伦敦爆炸和巴黎骚乱那样,屠杀总是会突然发生。


3、第三步,我们会发现身边的暴力和犯罪现象突然增加,就象1995年前后人们惊讶地发现周围突然遍布某族小偷一样。即便是犯罪,也是在不断地发展: 1995年我抓住第一个某族小偷,在把他扭送派出所时他用刀片自残了;2000你年我抓住第二个某族小偷,立刻围上来几个人跟我对峙,尽管我没能把他扭送派出所,但他们也没敢对我暴力相向;而现在,据说这些家伙已经动不动就结伙砍人了。不光是在中国各大城市,在布鲁塞尔,在巴黎,在阿姆斯特丹,在伦敦,在罗马,在悉尼,在莫斯科……“他们”同样招摇过市、耀武扬威。


4、第四步,犯罪行为会升级到群体性暴力,“他们”十分善于结为一体对付单个的“我们”,侵占财产,强占耕地,欺男霸女,欺行霸市,让“我们”时刻生活在暴力威胁和恐惧阴影中。


5、第五步,群体性暴力会变得越来越频繁,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动不动就出动几十、几百殴打、骚扰“我们”,甚至武刀弄枪、杀人放火。在这种情形下, “我们”面临选择:如果有可去的地方,“我们”就得扶老携幼、背井离乡,这样原来属于“我们”的地方就成了“他们”的了;如果没有可去的地方,“我们”就得继续在惊恐中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忍辱偷生:“他们”从来不会尊重“我们”,而却强令“我们”尊重“他们”;甚至,我们哪怕无心中一句话说得触犯了他们不计其数的所谓“禁忌”,他们就会持刀相向;他们还善于敲诈勒索,如有不从立刻引来几十上百人把我们的家园夷为平地。“我们”中很多不堪忍受骚扰、却又无处可去的人们,最后不得不违心地皈依了“他们”,以免遭迫害。


6、 OK,至此,某个特定地域的绿化已经接近完成,其标志是,“他们”占了局部人口的简单多数,或者是相对多数(即成为多民族中最大的族群)。这时,“他们” 就要闹独立、闹分裂了,“他们”闹独立时既有“温和派”(文的),也有“激进派”(武的),还有“犯罪派”(无间道),你兴兵围剿逼得“他们”走投无路时,“温和派”就来宣扬“和平”;你罢兵休战放他们一马,“激进派”就立刻卷土重来,杀人放火;而“无间道”派则是不管是战是和,片刻不停地进行犯罪的勾当。


7、此时的“我们”面临两种选择:要么,屈膝投降,看着那块地方分裂出去,眼睁睁地看着留在那里的“我们”的同胞被迫害、被驱赶、被屠杀、被同化(无论在车臣还是科索沃,当“他们”控制了该地之后立即都对当地其他民族实行了抢劫、屠杀、迫害和清洗);要么,奋起反抗。


8、同意他们分裂出去就能乞求来和平吗?就能结束这绿化步骤吗?谁要相信这个说法,那么,请允许我对他表示同情,因为他的智商不会高于60。这个分裂过程永远不会停止,过段时间你就会发现,现在的进程重新进入了“步骤一”,或者“步骤二”,只不过换了个地方……

转自《他们的路线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