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火车站惨案为何造成巨大伤亡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公共安全管理的隐忧,不仅在政府和相关管理方面,作为普通民众,在遇到恐怖袭击之后陷入手足无措的状态,屡屡造成巨大的伤亡,同样让人担忧。

反恐,不应该是政府的孤军奋战,在中国这样的广袤地域,在恐怖袭击愈加频繁和分散的今天,提高公众的警惕性和危机应对能力,积极培育全民安全意识,对反恐尤为重要。毫无疑问,这是急需补足的功课。

3月1日21时许,昆明火车站广场发生蒙面暴徒砍人事件。截至2日6时,已造成29人死亡、130余人受伤。民警当场击毙4名暴徒、抓获1人。现场证据表明,这是一起由新疆分裂势力一手策划组织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

昆明火车站这次的惨案,是天安门金水桥恐怖袭击案之后,又一起重大暴力恐怖案件。在这起案件中,暴徒作案之迅速,手段之残忍,平民伤亡之重大,令心惊心动魄。

对于这起事件,谴责暴力,严惩凶手固然是需要的,不过也应看到的是:火车站作为安保重地,应是警方重点布控的地方,为何暴徒在短时间内能造成如此巨大的伤亡?其中原因,除了袭击组织者的精密策划以及暴徒的训练有素之外,我们的公共安全管理,是否存在着疏漏?

火车站是大家都熟悉的地方,对于火车站的安保,我也有过不少个人的观察。火车站看似管理很紧,其实漏洞不少。比如现在火车站查身份证、行李安检都抓得很严,但是从广场到售票厅、候车室,巡逻警力依然不足,我每次在火车站坐车,除在入口看到有查身份证的警察外,很少能在其他地方看到警察。

在昆明火车站这起惨案中,通过新闻的细节,我们看到歹徒的凶残,民众的绝望和惊慌,但并没看到火车站在应对危急事件的努力,歹徒一路从售票厅砍到广场,按理说,那么多监控探头和那么多火车站工作人员,应该是可以很早发现情况,并通过车站广播让旅客紧急疏散的。

其实,对于火车站的安保和危机应急,一些日常的小事件同样能说明问题。例如,去年北京西站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个发病男子倒地半个多小时无人施救,其间电动车还被人盗走。这个事情被暴光后,许多人都指责路人的冷漠,但是,火车站和警方的巡查管理不力,难道不也应反思吗?

人流密集的火车站,一个区域半个多小时的管理若处于真空状态,那么遇上恐怖袭击事件,那还得了?

令人担心的不止火车站,其他许多可能成为恐怖袭击目标的地方,同样情况不容乐观。以中小学校为例,由于都是毫无自卫能力的未成年人,很容易成为袭击目标。但是中小学校的安保,实在不忍卒睹。前几年有段时间校园安全事件频发,公安部要求学校上下学期间应有警察执勤,但这个政策目前多在大中城市得到执行,许多农村地区根本没有。我记得媒体曾报道,在许多国家,警方对中小学校的安保管理,非常之严。例如

在加拿大,不光是上下学,在学校整个上课期间,都有警察在附近巡逻,此时如果有人靠近学校周边,都会受警察的盘问。

公共安全管理的隐忧,不仅在政府和相关管理方面,作为普通民众,在遇到恐怖袭击之后陷入手足无措的状态,屡屡造成巨大的伤亡,同样让人担忧。从中暴露出,目前公民防恐教育的严重不足。

对于公共安全管理,相关部门秉持的理念,一向是外松内紧。这样做的初衷,当然很好,政府内部崩紧弹簧,民众那边无忧无虑,这样不会产生社会恐慌气氛。不过,这样做的弊端同样是显然的,缺乏对民众的警告和教育,危机到来之时,民众如何判断应对,如何有效自我保护。

2008年之前,公安部反恐局曾组织编印了一本《公民防范恐怖袭击手册》

, 但现在看来,该手册的内容仍显单薄,内容没有跟上恐怖主义新形势的发展。更关键的是,即使这么一本实用性有限的手册,绝大多数人基本问所未闻。而在中国的大中小学,也没有开设防恐的课程。

在美国,小学生德育课上,老师会和孩子讨论911话题,911之后,美国的防恐教育已深入人心。如以色列,防恐意识更是渗透到了社会肌体的每一个毛细血管当中。

记得以色列反恐专家博厄兹·盖诺就曾讲过一种该国常发生的情形—在某商场的角落,一只旅行箱孤零零地躺在那里,一个5岁的小男孩看到后,立即告诉父母,他的父母在第一时间向警方报告,警察随后赶到,发现箱子里有定时炸弹,及时排除险情……

反恐,不应该是政府的孤军奋战,在中国这样的广袤地域,在恐怖袭击愈加频繁和分散的今天,提高公众的警惕性和危机应对能力,积极培育全民安全意识,对反恐尤为重要。毫无疑问,这是急需补足的功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