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从一出生就注定好的命运。“周”这个姓氏给了他前半生无数荣华富贵,也将在后半生让他身陷囹圄。

周滨,现在全国最著名的“神秘商人”。围绕着他,建立了一个隐秘庞大的政商帝国。但如今,从北京到成都再到海口甚至远及海外,从正部级的国资委主任蒋洁敏、中石油的副总、成都市原市委书记李春城、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等显赫高官,再到刘汉、吴兵等黑社会老大、市井之徒,这个隐秘的“黑金帝国”在一次次抓捕中逐渐土崩瓦解。

作为核心人物的他,成了人人皆知的“猎物”。

石油“少主”

周滨的公开身份是“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公司原董事长”,今年42岁,1972年1月出生,眼睛细长,与他父亲一样身材高大。出生那年,他的父亲还在辽河石油会战指挥部工作,这也注定了周滨一生与石油、能源结缘。

周滨就读的是石油院校,那是被称为“石油黄埔军校”的西南石油大学,地处四川。此事是时任中石油高层大秘、毕业于该学校的李华林一手安排的。周滨也从此进入了一个由校友组成的圈子,他的“学长”们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早围绕着他的家族组成了一个权力庞大、影响中国石油行业的圈子。

从东北到西南的四川,当时周滨或许没想到,他的未来与四川有颇多交集。

在大学就读期间,周滨结识了一个好兄弟,那就是米晓东。据《财新》的调查,1970年5月出生的米晓东,比周滨大两岁,是老海油子弟,米晓东在湛江的南海西部公司家属院长大,其父曾在新疆的中石油油田工作,中海油成立后调至南海西部公司任副总经理,颇有威望,已退休多年。在西南石油大学期间,周滨学的是科技英语专科,米晓东则应该在储运系。

同一时间,一直“江湖”打拼的广汉“操哥”(黑社会)刘汉在广汉特油供应站当副经理、经理,其实他真正的生意在别处,比如开设赌博游戏机厅歌厅等,他和兄弟刘维网罗一批“操哥”,纵横广汉。而另一个四川商人吴兵正在四川青年实业开发总公司任办公室副主任。

这两个市井起家的四川人,在未来成为周滨在石油系统外的另一支得力助手。

毕业后,周滨前往美国德克萨斯州,那是石油行业的重镇,攻读石油相关专业的研究生学位。“大师兄”李华林也“恰巧”被中石油派驻美国,在工作之余,亦成为照顾周滨的“保姆”。

在美国德州,周滨遇到了他未来的妻子黄婉。黄婉在北京出生,其父黄渝生是著名地质学家黄汲清之子,黄汲清正是发现大庆油田的功臣,母亲是詹敏利,黄家也算是“石油世家”。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她跟随爹妈到了美国,加入美国籍,先是读高中,后来移居到德克萨斯州。在那儿,周滨与黄婉相识相恋,并结婚。

父辈的旗帜

2000年前后,在美国生活多年的周滨和黄婉两人回到中国,在北京定居。周滨回国后曾在全球知名的油田服务公司斯伦贝谢供职,当时他的名片职务是“工程师”。

2001年,周滨时隔多年再次入川,寻找商机。

同年,四川商人吴兵成立中旭投资有限公司,在此之前,吴兵在四川还籍籍无名。吴兵得以发迹,是与业已被查的四川省原副省长郭永祥关系密切。和李华林、冀文林一样,郭永祥也曾是周父秘书。搭上郭永祥后,吴兵的业务迅速扩张。

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鼓励包括民间资本在内的一切资本参与水电投资,水电资源丰富的四川石棉县掀起水电开发第二轮高潮,并在四川省率先实行水电资源有偿转让。吴兵的中旭公司出人意料地战胜了众多资质、实力雄厚的国企,将龙头石水电站揽入怀中,该电站每年的发电收入为8.99亿元,甚至项目不动工,马上转手就可以获得10亿元。从一开始,吴兵并不打算修建,计划的是将项目转手卖给国企,吴兵可谓“空手套白狼”。

在大渡河的支流松林河,中旭投资还与四川天丰、花样年成都联合注册成立四川松林河流域开发有限公司,而四川天丰的股东之一正是周滨的岳母詹敏利。

“中旭系”还在四川有颇多业务,在房地产领域,一度与两家香港上市公司花样年、佳兆业进行合资,土地储备据说上千亩;在高速公路领域,一度控股成温邛高速公司51%股权;在金融领域,参股成都银行。中旭系在成都项目的顺风顺水时,主政成都的正是李春城。

很快,周滨和吴兵的生意就渗透到利润更为丰厚的石油行业,那个高度封闭的行业十分仰仗关系,而周滨最不缺的就是关系。虽然周父调任四川,但周家在石油系统的势力已然根深蒂固,中石油上下都是周父的属下,周滨等待的是时机以及站在台前的“白手套”。

2004年,中旭阳光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立,大股东还是周滨岳母詹敏利。公司成立伊始,就拿下了中石油旗下8000多个加油站零售终端的信息化的大单。此外“中旭系”还涉足石油勘探等利润丰厚的上游领域。中旭能科的一份改制文件显示,其与塔里木油田、吉林油田、长庆油田、辽河油田等存在业务往来。

但吴兵毕竟不是石油系统出身的,要做石油生意,周滨需要一个更得力的帮手。

于是他找到了老同学米晓东。2006年前后,米晓东来到北京,与周滨合伙做生意。

据《财新》的报道,2007年,米晓东到中石油长庆油田总部西安,当时冉新权担任长庆油田党委书记。冉新权不但是周滨的“学长”,更是周父的前手下。

米晓东在西安成立陕西德淦公司,公司的一个股东还是周滨的岳母詹敏利。德淦公司花了千万元从长庆油田拿到批文,拿到批文,米晓东就着手倒卖油区的地块。在被某国企拒绝后,该项目最后以5亿元将项目卖给了“东北石油大亨”王乐天。2008年起,油价开始飙涨,王乐天也获利不少。

米晓东就在陕西这块打理周滨油田买卖的业务。据说,蒋洁敏2006年11月当集团总经理后,曾将长庆油田的两个“相差很大”的区块“换包”,批给相关人对外合作。当时相关副总也签字了,但写的是按照蒋总的批示办。

2010、2011年,在米晓东具体操办下,周滨作为中间人,曾将数批国产的采油树设备销往伊拉克米桑石油油田的中方作业公司。《财新》特稿详细报道了,他们利用关系帮助销售,赚取中介费。但当时伊拉克不接受原产地为中国的井口设备(高压部分),米晓东运作的这批采油树设备是从中国绕道美国,再转口到伊拉克。但是在伊拉克方的监管下,这部分设备并不能真正投入使用,只能悄悄消化掉。

周滨和米晓东赚足了中介费,但中方石油作业公司却损失巨大。

有米晓东帮助,周滨及其亲属在石油的业务突飞猛进,拿下了中石油的诸多项目。

甚至还介入了公租房项目。北京“秋海旭荣”控股公司,是北京某公租房项目的主要承接方。两名出资人还是米晓东、詹敏利出资1800万。

22亿的杀人执照

2001年,刘汉被列为公安机关查处名单,欠下数条人命的刘汉,岌岌可危。

那一年,周滨的入川改变了刘汉的命运。据《新京报》报道,刘汉高价从周滨手中购买项目“为了维护关系”。刘汉的付出有了回报,他花的巨资攀附上某位领导,那位领导一个电话将他从查处名单上撤除。

据知情人王军透露,2001年,为讨有关领导欢心,刘汉在阿坝州投资建设两座水电站。2005年,刘汉把经济效益良好的天龙湖电站和金龙潭电站卖给四川汇日电力公司。资料显示,汇日电力是一家外商独资企业,注册地为英属维尔京群岛,法人代表叫陈炜民,香港人,而周滨也经常往来香港等地,照顾其他生意。刘汉以近5亿元的价格卖掉电站,2个月后的2005年2月,汇日电力将这两座电站以27亿元卖给大唐电力集团旗下桂冠电力公司,转手净挣22亿元。

那位知情人士说“以刘汉的精明和不会吃亏的性格,他会把营利的水电站转手给人,背后一定有很复杂的关系,也许是为了讨好某位高层,也许是洗钱,很难说清。”

2006年1月13日,曾经因为生意纠纷而派人刺杀刘汉的袁宝璟三兄弟因雇凶杀人和杀人罪被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当时四川省政法系统一资深人士认为,袁宝璟案,三兄弟均被判死确实有点过重。

此后,刘汉成了“领导的人”,这位原本出身广汉市雒城镇的“操哥”,也摇身一变从不入流的黑社会老大迅速成为横跨矿业、资本的亿万富翁,他也因此获得了“杀人执照”。在长达10多年里,刘汉黑社会组织涉嫌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严重刑事犯罪案件数十起,造成9人死亡,9名被害人中有5人是遭枪杀身亡。

覆巢无完卵

2012年12月,成都市原市委书记李春城因为涉嫌严重违纪接受中央纪委调查。

2013年3月20日,中石油旗下运营商昆仑利用总经理陶玉春,被有关部门控制。同一天,因涉嫌窝藏、包庇等严重刑事犯罪,刘汉在北京被警方控制。

2013年6月,四川省原副省长郭永祥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8月26日,中石油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永春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8月27日,中石油副总经理李华林、中石油副总裁兼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冉新权、中石油总地质师兼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王道富等3人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9月1日,国务院国资委主任、中石油原董事长蒋洁敏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2013年9月,四川富商吴兵卷入中石油窝案。

米晓东在2013年国庆前后,被有关部门带走。

自此,周滨外围、核心的关系被一网打尽。

所有人都在等待最后的谜底揭晓。

(综合财新、新京报、人民网、中国经营报、东方网等报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