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忆海钩沉”(十一) 忆中南海军教导大队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忆海钩沉”(十一) 忆中南海军教导大队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南军区海军成立后,在广州黄埔区的长洲岛,建立了一所培训干部的学校,那就是中南海军教导大队,我参军后最初来到的就是这个教导大队。


当时,在整个中南地区,还没有一所正规的海校,因此,中南海军教导大队,就肩负起为成立不久的中南军区海军部队轮训干部,和培养舰艇专门人才的任务;又因位於原国民党的“黄埔军校”旧址,使其更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笔者在以前的帖子里,曾多次提到过这个名字,在“我在黄埔的日子里”的帖子里,也专门介绍过该教导大队的概况,以及我们当年在那里的学习和生活。尽管早在1955年南海舰队成立之时,该大队就已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取消了番号,但是,由於在那种历史条件下所起到的特殊作用,及其独特的校址背景,使人们尤其是曾经在那儿学习和工作过的人,久久难以忘怀。笔者也正是出于回忆和怀念,最近上网查阅了有关资料,特别是该大队所在地的原“黄埔军校”,发现,那儿与当时大相径庭,尤其是校舍营房,完全不是我们在那儿时的模样。


下面发几张网上的照片,大家可作一比较,一探究竟;笔者也想依此寻找当年的足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 这应该是解放初期,即五十年代初“黄埔军校”大门及内景,当然,那时已取下了校牌。从门内可见当时建筑物并不多,只有几座平房和两层楼的楼房,中南海军教导大队就设在此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2 这是笔者目前见到的,唯一能反映当年中南海军教导大队所在地---原“黄埔军校”解放初期面貌的照片。尽管这张照片可能摄于“文革”时期,但仍保留了解放初期的原貌,只是多了一块校牌。大门墙内左侧的一座平房,是我们三中队的宿舍,笔者当年就住在那座平房里。这张照片大概是一群学生参观后的合影,照片已经很陈旧了,说明年代之久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3 黄埔军校五十年代的大门。那时没有校牌,门口有岗亭。


下面几张是大家见到的“黄埔军校”现在的模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4 现在已修复原貌的“黄埔军校”大门入口及内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5 由第二道门进入校本部建筑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6 校本部一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7 校本部楼群内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8 校本部模型。



从这几张照片可以看出,解放初期的原“黄埔军校”,与今天所见大不相同。这是什么原因?参观过“黄埔军校”的,或上网查阅过资料的人,想必已经知道了缘由。今日所见的“黄埔军校”,是1996年广州市政府按国家文物局批复的“原位、原尺度、原面貌”的原则,在原址上重建的,耗资2千多万元。2005年又投入1400多万元,进行了全面修缮,完全恢复了原貌。而1924年由孙中山先生在苏联专家帮助下建立,由蒋介石担任校长的国民党“黄埔军校”的校舍(注:据称,前身为清朝陆军小学和海军学校校舍),绝大部分已在1938年被日寇飞机炸毁。


其校舍被日军所毁的这段历史,今天早已为人们所熟知,可在半个多世纪前,却鲜为人知,更不要说我们这群刚出校门的初中生了。记得我们在上海参军时,只知道中南海军教导大队在广州,前来招生的带兵干部也不说具体的位置,直至来到驻地 ,才知道此处就是当年的“黄埔军校”。


刚到教导大队时,虽见学校范围很大,却见只有一栋陈旧的两层楼和几座平房,除此之外,就没有像点样的校舍了。不仅如此,当时甚至连教室都没有,我们是在操场边用茅竹和芦席搭建的教室里上课的,这样的教室大概建有三座。教室里除了一块黑板,一张讲台,十几张课桌和十几条长条凳,就没别的东西了。当时就很纳闷,这座闻名遐迩的名校,怎么如此简陋?那时消息闭塞,信息不畅,加之无人提及,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原先“黄埔军校”的校舍,绝大部分早已毁于日寇飞机的轰炸,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还误以为我们所住的地方,就是原“黄埔军校”的校舍。


从图8“校本部模型”所见,原先的校舍是一座很大的,岭南祠堂式两层楼的四合院,拥有近二十几栋楼房的建筑群,规模不小,而这只是“黄埔军校”的一部分。可惜的是,这些楼房绝大部分毁于日寇的轰炸,所剩下的少数楼房,以及后来加盖的几座平房,就成为我们教导大队的营房。几座平房分列在大门口通道的两旁,分别用作学员宿舍,以及会议室和干部宿舍。我们教导大队有三个学员中队,各占一座平房,我们三中队就住在靠近大门的那座平房里(见图2)。大门的两边各有一道一人多高、长长的青砖围墙,将整个营区围了起来,围墙外就是珠江了。那时,这儿以及长洲岛的大部分地区,都是军事禁区,不允许参观,而岛上绝大部分是军人,只有山上几个村落里住有老百姓。这道围墙现在已经没有了。


学员宿舍也是很普通的平房,青砖黑瓦,宽宽的屋檐,墙外屋檐下,有着长长的迴廊,几根园柱支撑着屋檐,翠绿的灌木和花坛,环绕四周,一派典型的岭南建筑风格。每座平房可容八九十人,我们三中队人数最多,有一百多人,一座楼住不下,有一个班住到二中队的宿舍里。平房的内部结构十分简单,其格局有点像现在的“筒子楼”,中间一条过道,两旁用木板分隔成一个个单间,每间住八到十来人不等,都是上下铺。屋内顶部没有天花板,房梁裸露在外面,整个上部相通,所以睡在上铺的人,虽处两个房间,但坐在床上就能面对面地聊天。那时,电力供应紧张,每间寝室只有一盏灯,灯光昏暗,每到晚上自习时间,我们大多是三俩人一道,打着手电筒,走过一条阴森漆黑的小路,到后面操场旁的教室里上晚自习。厕所也在后面的山坡旁,夜间都不敢独自一人去,总是相邀几个人一同前往。所有这些,现在都已不复存在了。


刚到教导大队时,我们这群小青年个个都很兴奋,对军营生活特感兴趣,觉得什么都新鲜,就连部队的大锅饭都特别香,因为那是大家响往已久的生活,尤其是经过1950年和1952年,两次全国范围大规模的青年学生参军参干(注:指军事干部学校)和抗美援朝的热潮之后,我们早已眼热,盼望能像学哥学姐那样,投身于祖国的国防建设,现在,这个愿望实现了,而且还出乎意料地,来到闻名已久的“黄埔军校”,其兴奋之情,可想而知。可是没过多久,就被浇了一盆冷水。大概入伍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就接到了通知,要求入伍不满三年的战士,都要剃成光头,不准蓄发。听到通知后,全都傻了眼,做梦也没想到要剃光头。那时,我们这些学生兵的“小资情结”还很浓厚,对头上的这三寸“茅草”,很是在乎,都舍不得剃掉。于是,大家“闻风而不动”,都赖着不去理发。中队和区队领导见大家都没有行动,有些急了,因为这是中央军委对全军下达的命令,必须无条件地执行。于是,领导们层层动员,个别谈心,反复说明这是实战的需要,如果在战场上头部受伤,头上没发更便于包紮救治,这样做是对战士的爱护。但是,这些解释并不能打消大家的不满。有人发牢骚说,难道敌人的子弹会长眼睛,专打三年以下新兵的脑壳,不打老兵和当官的?领导见讲理说不通,只好来硬的了,下令限期一个星期,必须把头发剃光。军令如山,大家只好乖乖地到军人俱乐部旁边的理发店,把头发剃了个精光。这种“光头和尚”的日子,持续了半年多,后来情况有了“转机”。原来,部队领导出于对知识和人才的重视和爱护,对部队里的知识分子,包括我们这些初中生在内,的生活津贴,作了调整。根据新的规定,凡初中学历者,可“享受”三年老战士“待遇”,生活津贴费由原来的每月6元,调整为每月9元。有了这个新的规定,有人又打起了“小算盘”。他们依此为据,认为“蓄发”也是三年老战士的“待遇”,那么我们也理应享有此“待遇”,于是悄悄地又留起了头发。后来见领导没有追究,我们“还俗”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在教导大队的学习生活,紧张而有序,我们也慢慢地适应了那儿的环境和紧张的生活节奏。大队全面贯彻毛主席为“抗大”制定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八字方针,抓政治思想教育,抓军事业务训练,每个环节都不放松。记得我们到大队后,上的第一堂课,就是学习“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队指导员逐条逐句逐字地讲解,並且一再强调,不仅要学会唱,还要记在心里,落实在行动中,因为这是我们军队的立军之本。“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仅阐明了我军的性质、任务和方向,而且对军人的行为举止,都作了明确而具体的规定。指导员的这番话,对我们的影响极大,时至今日我都在想,如果我们的各级干部,无论是军队的还是地方的,都能从思想到行动,不折不扣地贯彻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就不会出现像最近媒体所披露的某部队老兵虐打新兵的恶行;在我们党政军各个部门,今天也不会出现这么多的贪腐分子,不会有这么多的腐败案例发生。


我们的政治课是由指导员上的。他经常把我们带到原“黄埔军校”的几个纪念场所上课,最常去的就是“孙总理纪念碑”。今天,在网上又见到了“孙总理纪念碑”,好像又回到了当年坐在记念碑下的台阶上,聆听指导员讲课时的情景。指导员讲的是“中国现代革命史”,用的是中南军区政治部编写的“战士读本”。老实说,“读本”太浅显,而且这些内容,我们早在中学里就学过了,但是,在事件发生地讲那段历史,如“辛亥革命”,“北伐战争”,“第一次国共合作”,“黄埔军校”,以及“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蒋介石的“清党运动”和“中山舰事件”,等等,听起来情景交融,感觉就是不一样,仿佛置身其中,亲临其境,印像更加深刻。(见图9,图10,图11,图1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9 “孙总理纪念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0 纪念碑上的孙中山先生铜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1 孙中山纪念碑下的台阶。这个文字形的台阶,在那时已失修多日,破败不堪。我们当年就是在这台阶上席地而坐,听指导员上政治课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2 孙中山纪念碑一侧, 当年我们就坐在这儿听指导员讲历史,讲革命。


除了“孙总理纪念碑”,我们常去的地方,还有座落在军校西南平岗的“东征阵亡烈士纪念坊”(见图13),那儿有1925年广东革命政府,为纪念因讨伐陈炯明等叛军而阵亡的烈士所修建的“东征烈士墓园”,那儿安葬有国共两党516位烈士。“纪念坊”是1928年修建的,有蒋介石的亲笔题词。我们大多是利用星期天休息日去的。去那儿並不太远,我们宿舍前,即大门内右侧有一条水泥路,与围墙外的珠江平行,向西南方向一直延伸到“纪念坊”(见图14)。沿途距我们宿舍不远处,有一栋两层楼的小黄楼,那就是“孙中山先生故居”,是孙中山先生当年在黄埔军校时的临时居住地。这栋小楼还保存完好,与原来没有大的改变,现在已作“孙中山先生故居纪念馆”向游人开放。关于这栋小楼,还有一个故事。当年我们听说,广州刚解放时,部队进驻黄埔军校后,有一支连队住进了小楼,他们不知道这栋楼的来历,搞得又脏又乱,还在楼下养起猪来。此事被宋庆龄先生知道了,甚为恼火,告诉了周总理,总理立即命令部队全部撤出,只留下几个人管理和维护,所以,我们当年见到的是空着的小楼,这栋小黄楼,已被完整地保护起来了(见图15)。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3 东征阵亡烈士纪念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4 沿着这条小路一直通往“东征阵亡烈士纪念坊”,途经“孙中山先生故居”(右侧),“俱乐部”,“大礼堂”等。好像当年路边没有这座亭子,有没有围栏就不记清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5 孙中山先生故居。



我们在教导大队的军事训练和业务学习十分紧张,课程安排得紧紧的,尤其是航海专业,是完全陌生的领域,要学“地文航海学”、“气象学”、还要熟悉“世界云图”,等等,把我们搞得晕头转向。不过,通过一个阶段的学习和实践,我们慢慢地上了轨道,不感到那么紧张了。那时,部队的文体活动还是挺丰富的,岛上(注:指军校所在的长洲岛)除了我们中南海军教导大队外,还有不少其他驻军,我知道的就有中南军区海军第一舰队、高炮部队、海军船舶修造厂,以及警卫部队,等等,经常组织球赛和其他项目的体育运动。此外,海军礼堂(注:不知道是不是原“黄埔军校”的礼堂,从图片上看,不大像。在我的印像中,我们那时的海军礼堂要大得多。)每个周末晚都要放一场电影,凭票入场。入场劵是发到各单位的,不需要自己花钱买。当时放的大多是苏联电影,像什么“红梅花开”、“金星英雄”、“顿巴斯矿工”,等等,我印像最深的是“远离莫斯科的地方”,上下两集连放,一直看到深夜才回宿舍。最令人难忘的,是1954年初欢迎“全国人民慰问解放军代表团中南军区分团”来岛慰问。那是解放后继“全国人民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团”之后,国内唯一一次最大规模的慰问解放军的活动,由毛主席亲自倡议和指导,意义十分重大。记得,那天我们整装列队进入海军礼堂,听取了代表团分团领导的讲话,观看了慰问演出,后来几天里又观看了梅葆玖先生(注:梅兰芳先生的长子)的“贵妃醉酒”专场演出。还有一件更令人高兴的事,就是我们领到了代表团带个大家的慰问品,包括一枚纪念章、一支特制金笔、一本笔记本、一个带盖的搪瓷杯,杯身印有“赠给最亲爱的人 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字样。领这些慰问品是有条件的,必须是1953年12月31日前入伍的,据说差一天都不行,而我们赶巧了,比限期早了两个月,大家都特别高兴。纪念章还珍藏到现在,其它的都没有了。


在中南海军教导大队的时间並不长,不过大半年的时间,可是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在大队各级领导的教育和关心下,我们在革命部队里,踏踏实实地迈出了健康成长的第一步。遗憾的是,那时的物质条件太差,连拍照都是一件奢侈的事,可望而不可及,以至我们虽身在“黄埔”,却没有留下在那儿的身影。幸好,我们的中队长孙宝山同志---一位从陆军转来的正连级干部,在我们结业离开时,送给我一张他的个人照,就站在我们宿舍前的花坛边拍摄的。这张照片,我珍藏至今,每当看到照片时,都会让我想起当年“尊干爱兵”的官兵关系,以及同学之间兄弟般的情谊;回忆起在中南海军教导大队所渡过的那难忘的日日夜夜。 (完)

2014年2月26日于休斯顿




本文内容于 2014/2/28 9:53:27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