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日军横扫东南亚(8)

二战日军横扫东南亚(8)

根据之前两次的进攻经验,本间将军已预计最后之总攻击需要一个星期才能攻破阿布凯-莫邦防线及要一个月才能扫荡残余敌军,当进攻开始三天后,他在4月6日要求部队到达敌军预定反攻正面,日军的进攻集中在中路,剌入菲律宾第21师第22及第23团的侧翼,攻占了萨马特山及包围了整个菲律宾第2军,由美军及菲律宾童子军发动的反攻没有作用;只是第57步兵团稍有进展。

整条战线爆发全面战斗,菲律宾第1军连同身心交瘁的的第2军残余崩溃及掉队在后方,巴丹的指挥官们除与部份掉队者可连络外,与其部队完全失去连络,整个盟军防守瓦解及崩溃,所有道路塞满了难民及逃离的部队,4月8日巴丹半岛美军高级指挥官爱德华·金陆军少将看见守军再进行抵抗已经毫无意义,提出投降协定条件。

第2天早上,1942年4月9日,金少将与日军经过数个小时的谈判,疲倦的、饥饿的及憔悴的美国及菲律宾守军在战事已经沉寂的巴丹半岛向日军投降。美军及菲律宾军在巴丹半岛之投降导致之一个月后科雷吉多岛的陷落,但是,没有这次阻碍,日军将很快攻占美国在太平洋的所有基地,巴丹半岛阻延了日军的前进,为同盟国取得保贵时间以准备之后的战事如珊瑚海战役及中途岛战役,最终超过60000名菲律宾及15000名美军战俘被迫进行著名的巴丹死亡行军。

二战日军横扫东南亚(8)

而这时的菲律宾地区剩下的、成建制的抵抗只存在于科雷吉多岛了。科雷吉多岛是美军的海岸炮兵驻扎地,岛上驻扎著旧海岸炮兵团——第91团及美军高射炮单位——第59及第60团,后者版部署在科雷希多岛的高地上,击落了很多日本空军的战斗机及轰炸机,用以防范从海上来的任何进攻的固定旧炮台及巨大的榴弹炮,很容易被日军轰炸机寻找到及摧毁,美军士兵及菲律宾童子军防守这个小型的堡垒。

1942年年初,日本空军已命令在轰炸机上装上氧气以使轰炸机飞得更高,以避过岛上的高射炮射击,之后更猛烈的轰炸来临。

1941年12月,菲律宾总统曼努埃尔·奎松、麦克阿瑟将军、其他高级海军军官、民选议员及家族逃过对马尼拉的空袭及搬入在科雷希多岛上的马林塔隧道,他们到达时马林塔两边是作为高级指挥部、医院及食物和军火的储存地,1942年3月,数艘美国海军潜艇到达科雷吉多岛北部,海军带来信件、命令及武器,又接走美国及菲律宾高级军官、黄金、银及其他重要纪录文件,一些人不能由潜艇的接走的则最后被日军俘虏及关进在马尼拉及其它地方的集中营。

二战日军横扫东南亚(8)

科雷吉多岛共有守军11000人,包括以上说过的部队、美国海军第4团及其它被作为步兵的美国海军人员,当日军攻占巴丹半岛时,一些美军逃到科雷吉多岛,日军在5月1日开始对科雷吉多岛展开猛烈炮轰,5月5日晚至5月6日,日军第61步兵团的两个营在岛上东北登陆,虽然面对猛烈抵抗,日军仍在坦克及炮火支援下,建立了滩头阵地,守军很快被赶到马林塔山的山脚下。

5月6日傍晚,温赖特向本间提出投降条件,本间坚持投降必需包括所有在菲律宾的盟军,由于相信在岛上的士兵面对生命的威胁,温赖特接受,5月8日,他发出信息,命令夏普的米沙鄢群岛–棉兰老岛部队投降,夏普遵从,但个别士兵则作为游击队继续战斗。

缅甸陷落

二战日军横扫东南亚(8)

英国失守缅甸是马来亚陷落后的一个早期余波;这样日军才能夺取通中国和通太平洋的西大门,从而建成他们战略计划中所具体规定的大防御屏障。缅甸战役虽是一个余波,但也是一次独立作战,奉命投入战斗的是饭田中将指挥的第十五集团军。这个“集团军”只有两个师,即使包括支援部队总共也只有三万五千人。其任务,一是占领泰国,包括大部分克拉地峡;二是掩护第二十五集团军的后方,其时,第二十五集团军在克拉地峡的宋卡地区登陆后,正向南进入马来亚。随后,第十五集团军开始执行入侵缅甸的独立战斗任务,以首都仰光为直接目标。

由于缅甸的守卫部队数量少,质量差,日本是可以用这么小的一支部队进行这样大的一场冒险的。一开始时,守军总计不过一师多人,大都是新近成立的缅甸部队,只有两营英军和一旅印度军算是骨干;另一个印度旅正在首途中,作为总预备队。危机到来时,凡是可以动用的增援部队大都调往马来亚,但援救新加坡为时已晚;直到1月底,一支训练欠佳和名额不满的第十七印度师才开到缅甸,算是原先答应派来的较有实力的增援先遣队。空中情况更加糟糕,因为开头只有三十七架飞机对付一百架日机。到1月初马尼拉失陷后,又调来一个空军旅,日机的数量就增加了一倍。

早在12月中旬,日军已开始入侵缅甸,当时,第十五集团军的一个分遣队,进入克拉地峡的西面或缅甸一面的丹那沙林(Tenasserin),去夺取那里的三个主要机场,从而堵塞英国对马来亚的空中增援。12月23日和25日,日军对仰光猛烈空袭,使当地的印度劳工队纷纷逃亡,堵塞了公路,放弃了防御工事。1月20日,日军从泰国向毛淡棉(Moulmein)进军,展开正面进攻。31日,经过一场激烈的混战,占领毛淡棉。在这场战斗中,守军由于背向辽阔的萨尔温江口湾,好不容易才逃脱灾祸,未被俘虏。

二战日军横扫东南亚(8)

12月底,韦维尔已派遣在印度的总参谋长赫顿中将(Lieutenant-GeneralT.J.Hutton)去继任缅甸司令;赫顿中将又派遣新到的第十七印度师司令、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获得者斯迈思少将(Major-GeneralJ.G.Smyth,VC)指挥防守毛淡棉和仰光这一路的杂牌军。

毛淡棉陷落后,日军向西北进逼,2月上半个月,在那里附近的萨尔温江和约二十五英里远的上游渡江。斯迈思始终竭力主张作战略撤退,一直退到一个可集结兵力的阵地,但是,等到获准退却时,他已经来不及在米邻河(BilinRiver)组织这样的防御,因为这条河很窄,有很多地点都可涉水而过。这个阵地不久就被包抄。于是,部队飞速后撤,退往离前线三十英里(离仰光七十英里)的一英里宽的锡唐河(SittangRiver)。由于撤得晚了,为日军占了先,尽管日军在翼侧包围的行军中要碰上走丛林小路的困难。2月23日凌晨,那座重要的锡唐桥被炸毁,使斯迈思的大部分部队仍然留在东岸。只有三千五百人顺着迂回曲折的道路脱身回来,而其中仍持有枪支的还不到一半人。到3月4日,日军乘机到达勃固(Pegu)。包围这个公路和铁路的交叉点,也就是斯迈思的残余部队和少量增援部队集结的地方。

次日,陆军上将哈罗德·亚历山大爵士(GeneralSirHaroldAlexander)来接替赫顿将军任缅甸司令。丘吉尔做出这一应变决定,在当时情况下是势所必然的,尤其是高级指挥方面没有预料到这么早就溃败,所以更会作此决定。不过,这样做,对“汤姆”·赫顿是不公平的,当初他不仅对能否守住仰光一点表示过怀疑,而且还表明他有先见之明,一方面把供应送到仰光以北四百英里的曼德勒(Mandalay)地区,一方面又从印度的曼尼普尔(Manipur)邦赶修一条山路,同曼德勒和通往重庆的滇缅公路建立了陆上联系。在这个时期和更早时期,英国国内的看法大受韦维尔意见的影响,他认为日军的本领是估计得过高了——这种神话是可以用猛烈反击戳穿的。

二战日军横扫东南亚(8)

亚历山大一到,先是坚持必须守住仰光,并且下令进攻以挽回战局。但进攻的收获不大,尽管新到的第七装甲旅和一些步兵增援部队打得勇猛。所以,亚历山大不久就转而接受赫顿的观点,于3月6日午后下令,次日午后进行破坏后就撤出仰光。因此,日军在8日出乎意外地进入一座空城。即使如此,那里的部队也总算运气。在一条经过卑谬(Prome)、通往北方的路上找到一个缺口,才逃出日军的包围。

这时战火暂停;在此期间,日军又增援了第十八和第五十六两个师,外加两个坦克团,空军也增加一倍,达四百余架飞机。英军得到的增援要少得多。在空中,他们有三个筋疲力尽的战斗机中队,还有两个美国志愿队(AmericanVolunteerGroup)(是由国民党蒋介石处出借的),开头总共只有四十四架飓风式和战斧式(Tomahawk)战斗机,却击退了日军对仰光的空袭,并使攻方蒙受相去悬殊的惨重损失。但是,英军放弃仰光后,大都撤回印度——到3月底,初步增援已从中东调来,大约有一百五十架轰炸机和战斗机。仰光一失守,就打乱了预先警报系统,所以剩下的英机不能象早期在马来亚一样顺利抵抗日机。(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