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古代倉颉創字的思维应该成为人类学研究的法则,有关倉颉創字的思维揭示人的定义,人的思维逻辑,人与自然的关系,人类形成是意识上的统一,不是意识形态的分裂。人类社会的形成是增强人类生存的能力。倉颉創立的文字如“人,从,众”三个字也就揭示人类社会形成方向,也就是意识形态的统一,也就是人性的共识。我们总是在物质的范畴研究人类学,从来没有深入意识范畴研究人类学,何为人,至今没有明确的答案。中国远古时代的倉颉,也就借助“人”字给了明确的定义。考古学发掘史前猿人史只是物质上的人类自然发展史,人类的文化和文明是研究人类意识形态的共识,哲学等任何学科也都脱离不了“人”的标准,“人”的定义,可以对“人”有着充分的讨论,并形成重要的共识。

在研究人类学上,有一个误区,以“新进化论学派”引用于人类社会学的研究,这必然把人类社会发展的法则,等同于动物进化的法则。物种的进化的自然法则,是竞争生存的法则,人类社会的力量是统一意识形态,共同尊奉人性的法则。

所谓“史前史”也就是没有搞清楚“人”的本质的情况下发展的历史,即使当今社会,也没有几个学者能够认清人的本质,错误认识,必然在人类学研究上出现错误的导向。新进化论的代表人物有莱斯利·怀特、斯图亚特·戈尔德、埃尔曼·塞维斯、马歇尔、萨林斯等人。中国人类史的研究,应该从“人”字的創立,才有“人”的定义,“人”并不是自然人的起点,而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目标和方向,是人类社会存在的终极意义。我们从猿人研究只是如何建立具有“人”的意识,人的思维逻辑,人的定义和概念。“人”的意识形态与人类、人类社会的关系,这才是真正的人类学。

考古学从自然动物人的方向研究,仅仅从物质方面研究人类的形成。无论“游团、部落、酋邦、国家”都是一级组织,组织的最小单位也就是家族,只要是人类的最小组织单元,也就存在信息的交流,意识的统一。对“人”字的定义的研究,是“人”的意识统一的最小单元。除了汉语对“人”有了明确定义,其它任何语系对“人”的本质没有阐释清楚。

“人”的定义:人是自然界的一分子,人可以认识自然,师法自然,利用自然,改造自然,战胜自然。人必须克服本能和天性,才能成为倉颉創字意义上的“人”。这个观点是从“人、大、天、夭、夫”一组字形相近的字义中得出。人是认可人的伦理,思维逻辑的群体的发展方向,终极意义所在,不是人类的起点。如刚出生的婴儿称为“孩子”,孩:子亥,亥指豬,也就是与小猪一样只是一个动物而已。

倉颉創字就是以“豕”喻指自然界的一切,自然界只存在自然规律,永远没有“人”的意识的存在,也不会因为人的意识,而改变自然运行的规律。只有人才具有人类的意识,人类的思维逻辑。人类学不仅考古学从物质方面研究自然人类的历史,还需要从意识形态方面研究“人”的定义和“人”的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伦理观,信仰和精神研究人类学。国际上的人类学专家只能从他们使用的文字体系,他们的认识的角度研究人类学。作为中国人应该从倉颉創立文字体系中,发掘人类学的真谛,研究人的本质。这个世界,是人类意识中的世界,自然界是人和自然界万物组成。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不是仅仅尊奉自然界万物的神奇,也不是尊奉代表自然界的上帝,而是,与自然界存在的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瘟疫疾病斗争的生存哲学。这一点在倉颉創字的字义中都得以阐释。作为中国人类学的学者应该从倉颉創字的原理、性质、字义中研究人类学。不要盲目的尊奉西方的人类学专家的论调。因为,不能真正的解读汉字的密码,也就不知道何为“人”,何为人性,何为人的哲学,也只能算是动物学而已,不是人文科学。

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观点也要改一改,物质和意识同时存在,才是倉颉創字意义上“人”的存在,动物人和植物人存在都不能称为“人”存在。只有具有“人”的意识的动物人的存在,物质和意识同时存在才是“人”的存在。人不是起点,而是,人类努力、存在的终点,永远没有尽头的终点。我们不能停留在动物的层面上研究人类,研究人类学,研究人类社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