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日本右翼绝不是少数派 人数已有一千万人


日本老百姓其实被安倍之流“忽悠”了

王嵎生(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社会上有一种看法认为,安倍表现出右倾是因为整个日本社会在右倾,包括日本人民也是右倾的,我不同意。实际上是安倍利用美国来制造日本版的“中国威胁论”,他想走军国主义道路。有很多历史可以证明这一点。某些好战分子、军国主义分子,包括法西斯主义分子,利用某种机会来煽动民族主义。但日本人民不了解这些。现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已有70年,二战前后那些人慢慢离去,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那段历史。日本现在就是利用这种情况来忽悠和煽动民族主义。因此,我觉得中国必须寄希望于日本人民,要把事情给日本人民讲清楚。日本右翼分子可以忽悠日本人民于一时,但不可能忽悠到永远;他可以忽悠一部分人,但不可能忽悠所有人。我们就是要寄希望于日本人民,对日本要“正常化”的问题,要公开地、意正词严地、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日本安倍之流造成的。日本战后为什么发展那么快?是靠安倍那一套吗?是靠军国主义吗?是靠“中国威胁论”吗?日本真正发展起来是从战后到50年代的十几年间,包括60年代初期,除了发战争财以外,主要靠的是和平发展。在这方面日本人应该感谢美国人,美国人给他们制订了和平宪法,让日本在二战以后如此迅速地发展起来。要让日本人民知道,中国没有威胁谁,日本人民现在并没有没收到这个信号。

张九桓(前驻新加坡、泰国等大使、前外交部亚洲司司长):日本老百姓不知道其国家发动了一场侵略战争。他们是处在一种模糊的错误认识中,被忽悠了。要依靠现在我们的细节来帮助日本人重新认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从根本上来讲,人民不能受欺骗,人民要的是和平,人民要的是发展,人民要的是平静的生活,不是要战争,不是要跟着安倍去打仗。日本人民是维持和平和稳定可以依靠的力量,这个要加以区分。

但日本有右翼土壤,因为当年军国主义没有受到惩罚。所以,这个土壤的净化需要日本人民对于二战期间在东亚地区的侵略所造成的伤害进行重新认识。必须要认识到这一点,它才能可能从这一点出发走向正常国家的道路。如果你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怎么能够走向一个正常的国家呢?日本到今天为止还没有走向正常国家,第一步应该迈出的就是认识到当年的错误。不是说你军事强大就行了,经济发展就行了,你立国得立正,不立正怎么能走出正确的道路呢?

左翼势力已经逐渐衰弱,右派势力占据了主导地位

王泰平(前外交部政策研究司副司长、现任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9·11”事件发生的第三天、第四天,我到东京去参加中美日本对话,双方面高官、包括驻华大使,一开始就表示对美国的同情和支持,但日本一个同事跟我说,“日本长崎、广岛二三十万人,两颗原子弹就都被炸死,难道不值得同情和支持吗?”他把很多事情混淆了,我当时在那个场合不好跟他辩论,我就跟他说了一句话:“说实话,几十万人被原子弹炸死了,死的是无辜的老百姓,我非常同情他们。但你该明白,这几十万人的死,是你们日本军国主义的牺牲品,是他们的罪过造成的。”现在日本觉得很冤,安倍的亲信公开讲,东京审判是美国掩盖它战争罪行而进行的,他是把历史颠覆了。我们必须要看清楚,中国人民牺牲了那么多,日本人民牺牲了那么多,都是谁的罪过?那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付出的代价。

安倍之流曾说,战后70年,世界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日本形势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作为日本老百姓来讲,希望把自己的国家变成正常的国家,有军队、有自卫权,这种诉求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安倍要追求这个目标,这与老百姓的诉求还是有区别的。他利用了老百姓这样一种心理、一种诉求,又利用这个来否定战争,来达到这个目标,这是两回事。

安倍是右翼势力的代表,右翼不是少数人。现在,据说日本有各种名目的右翼团体,人数已达到一千万。一千万人是什么概念?日本人口总数为一亿两千多万,这个右翼组织就一千万。安倍要继续执政,肯定需要这部分势力。所以说,右翼势力在日本国内逐渐发展。但是不能说日本现在全面的右倾化,虽然右翼分子倒行逆施,但日本国内正义的力量、健康的力量、爱好和平的力量也在发展。安倍参拜以后,我们的使馆有一个统计,70%的人都反对参拜,安倍这种做法在国内是有阻力的。但同时也要注意,这70%的人并不都是说参拜不对,而是因为参拜会影响日本跟周边国家,如中韩等的关系。他们从这个角度出发,希望能够跟周围的国家保持比较良好的关系。

从将来的走势看来,情况可能更加复杂。战后日本国内左翼右翼两大阵营势均力敌,国会也如此。但到了90年代以后,尤其到现在,左翼的势力虽然没有完全消失,但已经逐渐地衰弱了。而右派为代表的政党势力占据了主导地位。另外,一个比较危险的问题是,从80年代开始,日本不断地修改教科书大纲。把过去的劣迹都抹掉了。因此,现在的70后、80后和90后都根本不知道日本曾经干过什么。这次东京都知事选举,一个右翼参选者获得了很高的支持率。他虽然没当选但却很高兴,因为很多年轻人支持他。将来年轻人不了解这种情况,当中国发出原本正义的呼声时,这些人也不会理解和支持。所以,我们必须看到,我们跟日本的斗争依然是长期的,将来的形势依然会很严峻。

日本老百姓其实被安倍之流“忽悠”了

王嵎生(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社会上有一种看法认为,安倍表现出右倾是因为整个日本社会在右倾,包括日本人民也是右倾的,我不同意。实际上是安倍利用美国来制造日本版的“中国威胁论”,他想走军国主义道路。有很多历史可以证明这一点。某些好战分子、军国主义分子,包括法西斯主义分子,利用某种机会来煽动民族主义。但日本人民不了解这些。现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已有70年,二战前后那些人慢慢离去,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那段历史。日本现在就是利用这种情况来忽悠和煽动民族主义。因此,我觉得中国必须寄希望于日本人民,要把事情给日本人民讲清楚。日本右翼分子可以忽悠日本人民于一时,但不可能忽悠到永远;他可以忽悠一部分人,但不可能忽悠所有人。我们就是要寄希望于日本人民,对日本要“正常化”的问题,要公开地、意正词严地、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日本安倍之流造成的。日本战后为什么发展那么快?是靠安倍那一套吗?是靠军国主义吗?是靠“中国威胁论”吗?日本真正发展起来是从战后到50年代的十几年间,包括60年代初期,除了发战争财以外,主要靠的是和平发展。在这方面日本人应该感谢美国人,美国人给他们制订了和平宪法,让日本在二战以后如此迅速地发展起来。要让日本人民知道,中国没有威胁谁,日本人民现在并没有没收到这个信号。

张九桓(前驻新加坡、泰国等大使、前外交部亚洲司司长):日本老百姓不知道其国家发动了一场侵略战争。他们是处在一种模糊的错误认识中,被忽悠了。要依靠现在我们的细节来帮助日本人重新认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从根本上来讲,人民不能受欺骗,人民要的是和平,人民要的是发展,人民要的是平静的生活,不是要战争,不是要跟着安倍去打仗。日本人民是维持和平和稳定可以依靠的力量,这个要加以区分。

但日本有右翼土壤,因为当年军国主义没有受到惩罚。所以,这个土壤的净化需要日本人民对于二战期间在东亚地区的侵略所造成的伤害进行重新认识。必须要认识到这一点,它才能可能从这一点出发走向正常国家的道路。如果你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怎么能够走向一个正常的国家呢?日本到今天为止还没有走向正常国家,第一步应该迈出的就是认识到当年的错误。不是说你军事强大就行了,经济发展就行了,你立国得立正,不立正怎么能走出正确的道路呢?

左翼势力已经逐渐衰弱,右派势力占据了主导地位

王泰平(前外交部政策研究司副司长、现任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9·11”事件发生的第三天、第四天,我到东京去参加中美日本对话,双方面高官、包括驻华大使,一开始就表示对美国的同情和支持,但日本一个同事跟我说,“日本长崎、广岛二三十万人,两颗原子弹就都被炸死,难道不值得同情和支持吗?”他把很多事情混淆了,我当时在那个场合不好跟他辩论,我就跟他说了一句话:“说实话,几十万人被原子弹炸死了,死的是无辜的老百姓,我非常同情他们。但你该明白,这几十万人的死,是你们日本军国主义的牺牲品,是他们的罪过造成的。”现在日本觉得很冤,安倍的亲信公开讲,东京审判是美国掩盖它战争罪行而进行的,他是把历史颠覆了。我们必须要看清楚,中国人民牺牲了那么多,日本人民牺牲了那么多,都是谁的罪过?那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付出的代价。

安倍之流曾说,战后70年,世界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日本形势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作为日本老百姓来讲,希望把自己的国家变成正常的国家,有军队、有自卫权,这种诉求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安倍要追求这个目标,这与老百姓的诉求还是有区别的。他利用了老百姓这样一种心理、一种诉求,又利用这个来否定战争,来达到这个目标,这是两回事。

安倍是右翼势力的代表,右翼不是少数人。现在,据说日本有各种名目的右翼团体,人数已达到一千万。一千万人是什么概念?日本人口总数为一亿两千多万,这个右翼组织就一千万。安倍要继续执政,肯定需要这部分势力。所以说,右翼势力在日本国内逐渐发展。但是不能说日本现在全面的右倾化,虽然右翼分子倒行逆施,但日本国内正义的力量、健康的力量、爱好和平的力量也在发展。安倍参拜以后,我们的使馆有一个统计,70%的人都反对参拜,安倍这种做法在国内是有阻力的。但同时也要注意,这70%的人并不都是说参拜不对,而是因为参拜会影响日本跟周边国家,如中韩等的关系。他们从这个角度出发,希望能够跟周围的国家保持比较良好的关系。

从将来的走势看来,情况可能更加复杂。战后日本国内左翼右翼两大阵营势均力敌,国会也如此。但到了90年代以后,尤其到现在,左翼的势力虽然没有完全消失,但已经逐渐地衰弱了。而右派为代表的政党势力占据了主导地位。另外,一个比较危险的问题是,从80年代开始,日本不断地修改教科书大纲。把过去的劣迹都抹掉了。因此,现在的70后、80后和90后都根本不知道日本曾经干过什么。这次东京都知事选举,一个右翼参选者获得了很高的支持率。他虽然没当选但却很高兴,因为很多年轻人支持他。将来年轻人不了解这种情况,当中国发出原本正义的呼声时,这些人也不会理解和支持。所以,我们必须看到,我们跟日本的斗争依然是长期的,将来的形势依然会很严峻。

环球网[责任编辑:薛满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