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日军对戴笠人头悬赏金为何高于毛泽东?

核心提示:抗战后期,戴笠屡次化装深入日伪区,布置情治系统、检查工作。当时,日本人对他的人头悬赏金额犹在对毛泽东的悬赏之上。

抗战时日军对戴笠人头悬赏金为何高于毛泽东?

戴笠 资料图

凤凰卫视2月25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军团,一个魔鬼般的可怕名号,七十年,一段隐秘历史的人证。《冷暖人生》最后的军统。

2013年10月,浙江江山市的八旬老太王庆莲接到一个消息,一个七十年来不曾见过的老同事想从数百里外的宁波赶来见见她,王庆莲对此颇感意外,七十年来在低调沉默中,绝大部分的同志早已离世,从未想过耄耋之年还有相见的机会。

记者:那么多年以后你们这些在命运中都有各自的起起伏伏的人再见到一起的时候,那种心情是什么感觉啊?

王庆莲:那个时候不敢多讲话,心里还是有一条线,怕讲的话。

李辉:越过这个线有麻烦。

王庆莲:对对对,都有个底线,就是看见了也不谈过去的事情,就是谈谈现在的事情。

陈晓楠:刚刚的这幅照片恐怕日后呢将会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神秘群体最后的影像,照片左边是86岁的王庆莲,中间是她的江山籍同事,89岁的戴以谦,最右边呢是从宁波特地赶来的92岁的祝仁波,他们也极有可能是这个群体在大陆绝少的健在者。

其实60年前这三个老人从未谋面,但是六十年之后一个共同的身份让他们重新相遇了,那就是军统,提起军统,大多数人呢肯定首先会想到的是像特务、谍战、暗杀等等这样一系列神秘的,又有点儿刺激的词儿,国民政府统治时期,军统特工最多的时候近5万名,专门是以监视、绑架、逮捕和暗杀等等手段来活动,而外界对它也是有极度的恐惧感。

但抗战时期,军统在对日情报的搜集上也发挥了重大作用,暗杀了很多大汉奸,所以数十年来外界对军统始终是有着毁誉参半的描述,也正因为如此,当我们刚刚提到的这三位老人,这三位在生活当中人们怎么看,怎么是非常普通的老人,突然向人们说出他们很少提及的这个特殊身份的时候,还是让人们会觉得格外的诧异。

解说:2013年3月,86岁的王庆莲像往常一样在自家附近的菜市场买菜,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迎面而来的陌生年轻人将她拦住了。

王庆莲:骑着电瓶车马上就下车了,你是不是王庆莲奶奶?我说是啊,我说你怎么认得我的啊?他说昨天晚上我网上看见的,他最后说了一句你保重身体,哇,我心里是,说不出的高兴。

解说:2013年初,某媒体一篇《大陆最后一个军统女特务》的报道引发全国转载,采访的正是王庆莲。

解说:网上很多有我的事情以后,95%的人都同情的,现在江山人民政府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你不要怕,我看了这一条我心里好舒服好舒服哦,就是还有人,还是有人跟我讲一句公道话,就是说我还可以挺起胸来堂堂正正地做人了。

1943年6月,一辆载着20名少年男女的军车在战火中从浙江江山奔赴重庆,他们是军统考试招收的新一批译电员和复印员,这其中就有15岁的王庆莲。

记者:考试之前知道军统是干什么的吗?

王庆莲:不知道唉,哪里知道什么,一点都不知道,日本鬼子把我们家里的房子都烧光了,那我们的生活来源没有了,吃饭都成问题了,能够找到一个饭碗那就好了嘛。

解说:因为抗战爆发,读了六年书的王庆莲学业中断,考卖香烟贴补家用,军统在江山招人时,母亲替她报了名,就这样对军统一无所知,只想谋个饭碗的王庆莲被调入军统据最机密的部门译电科,到了那里她发现,出于保密考虑,译电科的人几乎都是戴笠从江山老家招来的。

王庆莲:工作坐的这个一排一排的,就是我跟你对门也没有什么话讲的。

记者:电文的内容都是彼此不交流的。

王庆莲:不交流的,不交流的。

记者:当时你们在那边接触的情报大部分是关于哪方面的情报呀?

王庆莲:那当然还是关于日本人活动的情况了,可是也有对付共产党的事情,共产党方面的消息是,是我们有一个第三处,还是着重注意对日本人的消息比较多。

解说:尽管译电科氛围严肃,可这丝毫没有压抑王庆莲的少女天性,她爱美爱打扮,常偷偷跑出去跳舞,是科室里最时髦,最活泼的姑娘。

王庆莲:因为我,欢喜跳舞喽,欢喜玩喽,有的空军呢,美国回来的,那个外面的那个几个女朋友就告诉我去,今天到皇家空军里去跳舞去,我去了跳舞,不敢讲的,讲了上面要关禁闭的,我们不能够进舞厅的。

解说:当时王庆莲的直接上司是国民党里唯一的女少将姜毅英。姜毅英曾在1941年破译了日本军部无线电密码,提前侦知了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情报,深得戴笠赏识。在严厉的姜毅英手下,王庆莲没少吃苦头。

王庆莲:她说王庆莲专门吊儿郎当,我总有一天给她关起来,我听到了我就怕了,那我们里头犯,犯了错误也是关到里边的,我们有一对夫妻,它是两个人是派出去工作的,不是夫妻,是同志,后来这个女的就怀孕了,一知道她怀孕了嘛,就把他俩夫妻都调回来了,一调回来呢,男的就关起来了,女的没有关,女的就哭了。

记者:你们万一被抓到了以后你们该怎么办?

王庆莲:那当然是死也不肯讲,你要是讲了,你叛徒。活下去,戴老板就对他不客气了。

解说:王庆莲口中的戴老板就是戴笠,在军统内部,无论公开还是私下,大家都叫他戴老板。每周一军统有例行的仪式,事务繁忙的戴笠常常参加,给工作人员讲解近期国际国内形势。王庆莲的同事祝仁波,至今记得当时的情景。

祝仁波:军统里边呢有一支歌,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维护着最高领袖的安全,保卫着国家民族的安心,我们就是这个道德观念之间培养的,戴笠要求(喊口号),忠勇爱国之本,孝顺治家之本,整洁强身之本,正义为立业之本,好,散会,这个是军统的内部特殊仪式。

解说:祝仁波,1920年出生于上海,父母早亡,12岁就做了童工,1937年,17岁的祝仁波经表姐夫,当时中国首屈一指的电讯专家陈一白的引荐进入军统。彼时陈一白的无线电通讯指挥在对日空战中屡立战功。抗战中,祝仁波一边随部撤退,一边自学英语、数学和无线电技术,成了一名机电技师,负责电台架设和维修。

1944年,远征军在腾冲的电台被日军炸毁,祝仁波临危授命,从重庆辗转梁州前去安装新电台,为腾冲保卫战的胜利提供了通信保障。

陈晓楠: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军统一直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效率最高,同时也是电讯破译技术最先进的情报机关,而它的缔造者戴笠在重庆罗家湾军团据本部磁器口基地有十万之众归其调遣。在沦陷区,有一支号称15万人的武装直接听命于他,军统的情报派出机构遍及南洋,最远的触角伸到了南美。抗战后期,戴笠屡次化装深入日伪区,布置情治系统、检查工作。当时,日本人对他的人头悬赏金额犹在对毛泽东的悬赏之上。

美国时任驻华记者维森特报道,“戴笠的手下对叛徒和异己实行‘克格勃’式的制裁,在战场上则是发挥着‘中情局’般的作用,他们和地下帮会道不清的联系更加重了这个秘密人物的诠释。而同时,街头巷尾也少不了戴笠的花边新闻,说他风流成性,玩弄女性。但是在军统人员眼里,戴老板却有着和外界不同的一面。

解说:1944年,在浙江西部山区,一队200人的日本兵正摸向军统特务毛森的驻地,原来他们在那儿发现了戴笠的行踪,双方相聚不足12里,而当时戴笠身边是有100名侍卫和一名新调来的随从戴以谦。

戴以谦:(毛森)通知戴笠赶快走,打他(戴笠)电话,戴笠不理他,毛森骑了一匹白马去了,戴笠就骂了,他桌子一拍,他说你一个指挥员擅自离开职守,他(毛森)说戴先生,我不是离开,我为了你的安全,我要负责的。他(戴笠)说我的安全不要你负责的。

解说:戴以谦当时19岁,是戴笠的堂侄孙,原本是忠义救国军江西铅山办事处的接待员,与戴笠在视察时偶遇,被当即调走,没料到陪戴笠返程途中就遭遇了日军的追击。

戴以谦:戴笠不走了,他一走就怕乱起来,天黑下来了,开始走,每个人坐一把椅子,轿子四个人抬的,等我们开始跑了,大概跑了二三十里路,毛森就派通讯员通知了,他说日本人已经到我们住的地方扑了一个空,全部把他们包围消灭了。

解说:回到浙江,戴以谦被安排进入军统东南办事处工作,担任机要参谋,凡戴笠在东南地区的活动他都是贴身陪同。戴以谦发现,生活中的戴笠也并不像传闻中的那样不近人情。

戴以谦:实际上戴笠蛮亲近人的,同事一起,吃饭在一起,工作在一起,不过他的纪律是相当严格的,违反的话,重的话当场就枪毙。

解说:戴以谦在工作期间并未亲眼见过戴笠枪毙重犯,但他却从同事那里听过一桩大事。1942年8月,正是抗战吃紧之际,兼任缉私署署长的戴笠得到情报,孔祥熙手下的一名运输处长林世良利用刚刚打通的滇缅公路搞走私,戴笠与孔祥熙一向不合,当即布置了三道关卡,拦截林世良的车辆。

戴以谦:他用什么车子走私的?用孔部长的车子,空袭警报都可以通行的,你可以拦他,他威风凛凛的,你们想造反了?孔部长的车你们敢拦?戴笠说不算造反,我有权检查,钥匙拿出来,他就慌了。

解说:当时在林世良的车上发现了香水、丝绸、烟酒等大量舶来品。而林世良据说与孔二小姐关系非同寻常。戴笠将此事报告至蒋介石,蒋介石大怒,下令枪决。

戴以谦:那个宋美龄电话就打来了,不能弄的这个事情,弄到自己头上去了,戴笠说报告这个夫人,他说已经执行掉了,执行掉了就没话讲了,实际上还没有,然后就赶快拉出去弄掉了。

解说: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据统计从1942年至抗战胜利,军统总计侦抄各类电报737027份,破译密码839种,牺牲人数达上万人。抗战期间每年4月1日,军统都会召开牺牲人员纪念大会,戴笠会亲自主持,但1946年4月1日,却成了戴笠本人的追悼大会。戴以谦至今记得戴笠死亡当天所发生的一切。1946年3月17日上午,戴以谦像往常一样接到了戴笠密电,告知当日返回上海,参加杜月笙儿子的婚礼,得知上海天气不好,戴笠命人给飞机加满了油,还外带了400加仑油料。

戴以谦:到上海盘旋了三周,雾实在太大,看不到,找不到那个机场,通知机场那个所有探照灯全部开放,结果它再三周盘旋下来了,他讲没有,还是找不到,雾实在是太大了。

解说:飞机上戴笠再次电告戴以谦等人,他准备去南京降落,但因为南京大雨也没有找到机场,不久戴笠再次报告,找到一块平地准备迫降,此后戴以谦等人彻底失去了戴笠的消息。

戴以谦:那一夜哪还会睡觉,大家都整夜大通宵的,全国的所有的电台都打去问,限他一小时以内回答,都查到没有。

解说:次日一大早,戴笠的好友中美合作所的梅乐斯将军派出架水陆两用的飞机分头寻找,上午8点多钟,戴以谦得到情报,在南京附近发现了尾号为222的飞机残骸,机组人员全部死亡,那正是戴笠乘坐的飞机,戴笠飞机失事的消息很快传遍军统,引起了极大震荡。

戴以谦:大家都哭了,那以后我们就都觉得,他一死大家就都泄气了,皮球泄气掉了。

王庆莲:那大家心情很沉重,蒋介石那一次来做报告的时候,这里简直是说不出话来了。

陈晓楠:1946年戴笠去世之后,军统机构被大大削减,改名为保密局,由毛人凤负责,军统逐渐没落,内战爆发之后,18岁的王庆莲觉得保密局的工作很是枯燥无趣,辞职回乡,26岁的祝仁波认为抗战胜利就已完成任务了,也相继离开,21岁的戴以谦被派往北平站当站长,但是经过八年抗战,他和同事们对战争日感疲惫,终日拿一些假情报、旧情报来应付,后来随着北平和平解放,戴以谦也解甲归田,1949年国民党在大陆全面溃败,蒋介石率部逃亡台湾,当时业已成家的三人放弃了组织提供的机会,选择留在了大陆,而命运的巨大转折,也在等待着他们。

祝仁波:这个电瓶坏掉了。

记者:电瓶坏掉了。

祝仁波:坏掉了,要把它修好了。

记者:这些都是你的修理工具?

祝仁波:修理工具,这个呢,这个是电瓶。

解说:这间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维修设备不足十平米的房子就是祝仁波的家,94岁高龄的他至今还在帮人们修机电,虽然赚不了几块钱,但他乐此不疲。几十年来,只有这些机电始终陪伴着他。

祝仁波:因为是有了工作以后,那么过去的不理想的东西可以忘掉了,白天日子很好过,晚上受不了,晚上睡不着觉,它就半夜放电影一样的,这个电影是不好看的。

解说:1950年代,中共对留在大陆的军统进行肃清,“活要找到人头,死要找到坟头”,1950年,祝仁波的姐夫陈一白被逮捕,1952年死于提篮桥监狱,随后祝仁波、戴以谦、王庆莲等人也受到政治审查,定性为“历史反革命”,祝仁波被判处10年劳改,戴以谦蹲了12年劳改,二人的妻子都因受不了政治压力提出了离婚,戴以谦至今还记得离婚后妻子带着孩子最后一次见他的情景。

戴以谦:儿子这么大了,怎么办?我跟她讲你好人做到底,把他带带大算了,我本来自顾自都顾不了,连生活都活不下去。

记者:她跟你离婚你怪她吗?

戴以谦:怪,我们还能够怪她,我对她讲我说你不要怪我,讲不好听一点是八字的问题。

解说:在祝和戴二人服刑时,王庆莲也没有躲过政治运动,1958年她和黄埔军校毕业的丈夫一同被下放到塘栖镇劳动改造,因为拒绝承认与间谍组织有来往,文革期间王庆莲遭到了残酷的批斗。

王庆莲:我踩在那个凳子上,给我反绑绑起来,那么粗的棍子打过来打过去,我实在熬不了了,我说毛主席救救我啊,叫了那么一句,你为什么叫毛主席救救你?我说除了毛主席能救我,你们能救我吗?

解说:改造期间王庆莲一只耳朵被打聋,日复一日的批斗让她感到绝望,她跳入鱼塘自杀,幸好被及时救了上来。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1980年,王庆莲、戴以谦和祝仁波相继平反,王庆莲在塘栖镇又住了多年才返回江山,当年的批斗她的人都成了街坊邻居。

王庆莲:就是给我一个巴掌,这个耳朵打聋的这个人,风瘫了,也有人他说你不好去看看他去,我现在很好你都这样,我说不,不,不,人家已经落难了,我何必呢,我不怪他们,那时候时代是那样,我在这个时代就是要,要受到这些个苦,怪谁也怪不了,只怪自己的命。

戴以谦:我买了个录像机。

记者:买了个录像机啊。

戴以谦:放《西游记》。

解说:1980年改造加管制共20年的戴以谦回到江山老家务农,一直独自生活,如今按照五保户老人的待遇,89岁的他在江山附近一所敬老院里住着,这里也将成为他终老的地方。祝仁波原本被判改造10年,但因为有机电技术改造农场不愿放人,又继续按工人“留用”了16年,直到1980年,已经60岁的祝仁波才走出高墙,此后他没有回上海老家,而是跟着狱友来到浙江宁海的小镇上,一待就是三十几年。

祝仁波:这里做饭烧水烧菜,这是中午的面条,吃的面条。

记者:谁给你做呀?

祝仁波:我自己做。

记者:你自己还能做?

祝仁波:做,什么东西自己洗衣服什么一切全部自己,我的同事全部死掉了,我的长官全部死掉了,没有人了,只有我一个人,怎么不满意呢?这太满意了,太满意了。

解说:2013年11月,浙江西湖边的一个公园正在举办一场名为国家记忆的二战图片展,看展览的人并不多,两位八旬老人相互搀扶着静静地走了进来,一位是86岁的王庆莲,另一位是和她相识60年的老同事王家宝。

王庆莲:我在军统也是这样打扮,也有这样威风,我玛戈时候笑的也有这样灿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