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二战老兵: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


英国二战老兵: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

2月25日,在英国伍斯特的家中,二战老兵弗瑞德·塞克讲述日军杀害他战友的经历。 2014年初,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文章,批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决意将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错误行径。今年98岁的二战北大西洋战队老兵弗瑞德·塞克看到文章后致信中国大使,讲述了他曾作为战俘被日军强征修建泰缅铁路,饱受日本军国主义摧残的经历。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弗瑞德·塞克表示:铭记历史,才能捍卫未来,世人应阻止可怕的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他说:“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我不能背叛我的战友——那些长眠在泰缅铁路旁的,距离家乡几千里的灵魂。我是‘远东战俘协会’唯一在世的幸存者,我替已经逝去的他们说话,未经他们许可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他们已不能述说,也听不到任何来自日本方面忏悔的声音了。” 新华社记者殷刚摄


英国二战老兵: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

2月25日,在英国伍斯特的家中,二战老兵弗瑞德·塞克展示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给他的回信。 2014年初,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文章,批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决意将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错误行径。今年98岁的二战北大西洋战队老兵弗瑞德·塞克看到文章后致信中国大使,讲述了他曾作为战俘被日军强征修建泰缅铁路,饱受日本军国主义摧残的经历。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弗瑞德·塞克表示:铭记历史,才能捍卫未来,世人应阻止可怕的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他说:“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我不能背叛我的战友——那些长眠在泰缅铁路旁的,距离家乡几千里的灵魂。我是‘远东战俘协会’唯一在世的幸存者,我替已经逝去的他们说话,未经他们许可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他们已不能述说,也听不到任何来自日本方面忏悔的声音了。” 新华社记者殷刚摄



英国二战老兵: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

2月25日,在英国伍斯特的家中,二战老兵弗瑞德·塞克展示泰缅铁路上的一根铁钉。 2014年初,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文章,批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决意将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错误行径。今年98岁的二战北大西洋战队老兵弗瑞德·塞克看到文章后致信中国大使,讲述了他曾作为战俘被日军强征修建泰缅铁路,饱受日本军国主义摧残的经历。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弗瑞德·塞克表示:铭记历史,才能捍卫未来,世人应阻止可怕的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他说:“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我不能背叛我的战友——那些长眠在泰缅铁路旁的,距离家乡几千里的灵魂。我是‘远东战俘协会’唯一在世的幸存者,我替已经逝去的他们说话,未经他们许可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他们已不能述说,也听不到任何来自日本方面忏悔的声音了。” 新华社记者殷刚摄


英国二战老兵: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

这是英国老兵弗瑞德·塞克根据亲身经历写作的《永远不能忘记》一书中文版内容(2月25日摄)。 2014年初,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文章,批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决意将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错误行径。今年98岁的二战北大西洋战队老兵弗瑞德·塞克看到文章后致信中国大使,讲述了他曾作为战俘被日军强征修建泰缅铁路,饱受日本军国主义摧残的经历。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弗瑞德·塞克表示:铭记历史,才能捍卫未来,世人应阻止可怕的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他说:“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我不能背叛我的战友——那些长眠在泰缅铁路旁的,距离家乡几千里的灵魂。我是‘远东战俘协会’唯一在世的幸存者,我替已经逝去的他们说话,未经他们许可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他们已不能述说,也听不到任何来自日本方面忏悔的声音了。” 新华社记者殷刚摄



英国二战老兵: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

2月25日,在英国伍斯特的家中,二战老兵弗瑞德·塞克展示印有泰缅铁路和自己得救后照片的图片。 2014年初,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文章,批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决意将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错误行径。今年98岁的二战北大西洋战队老兵弗瑞德·塞克看到文章后致信中国大使,讲述了他曾作为战俘被日军强征修建泰缅铁路,饱受日本军国主义摧残的经历。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弗瑞德·塞克表示:铭记历史,才能捍卫未来,世人应阻止可怕的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他说:“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我不能背叛我的战友——那些长眠在泰缅铁路旁的,距离家乡几千里的灵魂。我是‘远东战俘协会’唯一在世的幸存者,我替已经逝去的他们说话,未经他们许可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他们已不能述说,也听不到任何来自日本方面忏悔的声音了。” 新华社记者殷刚摄



英国二战老兵: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

2月25日,在英国伍斯特的家中,二战老兵弗瑞德·塞克展示他写作的《永远不能忘记》一书英文版,书中讲述了自己作为战俘被日军强征修建泰缅铁路的亲身经历。 2014年初,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文章,批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决意将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错误行径。今年98岁的二战北大西洋战队老兵弗瑞德·塞克看到文章后致信中国大使,讲述了他曾作为战俘被日军强征修建泰缅铁路,饱受日本军国主义摧残的经历。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弗瑞德·塞克表示:铭记历史,才能捍卫未来,世人应阻止可怕的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他说:“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我不能背叛我的战友——那些长眠在泰缅铁路旁的,距离家乡几千里的灵魂。我是‘远东战俘协会’唯一在世的幸存者,我替已经逝去的他们说话,未经他们许可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他们已不能述说,也听不到任何来自日本方面忏悔的声音了。” 新华社记者殷刚摄



英国二战老兵: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

2月25日,在英国伍斯特的家中,二战老兵弗瑞德·塞克在讲述被日军强征修建泰缅铁路、日军残害战俘的经历时眼含泪水。 2014年初,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文章,批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决意将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错误行径。今年98岁的二战北大西洋战队老兵弗瑞德·塞克看到文章后致信中国大使,讲述了他曾作为战俘被日军强征修建泰缅铁路,饱受日本军国主义摧残的经历。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弗瑞德·塞克表示:铭记历史,才能捍卫未来,世人应阻止可怕的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他说:“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我不能背叛我的战友——那些长眠在泰缅铁路旁的,距离家乡几千里的灵魂。我是‘远东战俘协会’唯一在世的幸存者,我替已经逝去的他们说话,未经他们许可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他们已不能述说,也听不到任何来自日本方面忏悔的声音了。” 新华社记者殷刚摄



英国二战老兵: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

2月25日,在英国伍斯特,98岁的二战老兵弗瑞德·塞克和82岁的夫人伊丽莎白(左)坐在家中。 2014年初,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文章,批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决意将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错误行径。今年98岁的二战北大西洋战队老兵弗瑞德·塞克看到文章后致信中国大使,讲述了他曾作为战俘被日军强征修建泰缅铁路,饱受日本军国主义摧残的经历。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弗瑞德·塞克表示:铭记历史,才能捍卫未来,世人应阻止可怕的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他说:“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我不能背叛我的战友——那些长眠在泰缅铁路旁的,距离家乡几千里的灵魂。我是‘远东战俘协会’唯一在世的幸存者,我替已经逝去的他们说话,未经他们许可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他们已不能述说,也听不到任何来自日本方面忏悔的声音了。” 新华社记者殷刚摄


英国二战老兵: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

2月25日,在英国伍斯特的家中,二战老兵弗瑞德·塞克看着墙上自己的勋章。 2014年初,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文章,批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决意将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错误行径。今年98岁的二战北大西洋战队老兵弗瑞德·塞克看到文章后致信中国大使,讲述了他曾作为战俘被日军强征修建泰缅铁路,饱受日本军国主义摧残的经历。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弗瑞德·塞克表示:铭记历史,才能捍卫未来,世人应阻止可怕的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他说:“对日本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我不能背叛我的战友——那些长眠在泰缅铁路旁的,距离家乡几千里的灵魂。我是‘远东战俘协会’唯一在世的幸存者,我替已经逝去的他们说话,未经他们许可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他们已不能述说,也听不到任何来自日本方面忏悔的声音了。” 新华社记者殷刚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