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对日斗争应做美工作 美说话日不敢不听

对日斗争,我们如何做美国工作

美国弗吉尼亚州众议院近日以85票对15票通过一项提案,要求在该州教科书在提及日韩争议的海域时必须同时标注两个名称(日本称为“日本海”,韩国称为“东海”)。韩国政府支持此项法案。日本为此聘请公关公司做工作,日本驻美大使还就此事致函弗州州长麦考利夫表示抗议,但未果。弗州共有8万多美籍韩国人,他们2012年就曾推动此项法案,但未成功,去年他们又卷土重来,最终获得成功。弗州成为美国通过类似法案的第一个州。这件事看似不大,但意义不小,也给我们不少启示。

韩国和日本同为美国盟国,但近来关系明显紧张,不管谁对谁错,美国政府很难公开表态支持或偏袒哪一方。通过正式外交渠道直接做美国政府工作的难度很大。但韩国人选择了通过美国地方政府和民间组织,间接和迂回地做政府工作,事实证明,这样做不仅符合美国政治游戏规则,且行之有效。韩国政府以在美的美籍韩裔民间团体,通过有效的政治组织运作,以选票的力量,先在一个州的议会通过法案,并以此为突破口,在其他韩裔人口较为集中的州各个击破,形成合力,从而向美国联邦政府施加影响,以赢得对日斗争的主动权。

自日本首相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后,中日两国关系陷入低谷,并有冲突一触即发的危险。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发动了一场外交舆论攻势,批驳安倍的错误行为,争取国际社会的有力支持,效果不错,但远远不够。为什么?因为美国的态度事关重大。

美国官方在对中日间问题的表态时,总是强调不选边站,好像与美国无关。但中日间许多问题美国都脱不了干系。美国不是不想约束日本人,只是出于各种考虑,不情愿去做。美国对日本的影响力绝对超过任何国家,美国人说话,日本人不敢不听。在当前形势下,我们有必要通过较为合理而又巧妙的手段,促使美国政府早一点出手约束日本,早些化解中日危机。

促使美国出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由于两国的政治体制不同,美国对中国的战略疑虑和不信任也是很深的。但没关系,我们有自己的优势,一是在美国有几百万华人,选民人数规模远比在美韩裔人要多得多,且他们居住相对集中,完全可以通过有效的组织运作,形成强大的合力。二是中国可利用的资源也远比韩国要多,除美籍华人团体外,许多从中国发展中获利的大公司和商业利益团体等也都可以成为我们借用的力量。三是在中日间的许多问题上,我们有充足的道理可以说服美国民众。笔者最近参加了不少华盛顿智库的活动,发现许多美国人对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和美化战争表示难以理解,并予以指责。我们可以从历史问题和教科书等话题切入,最大限度寻求美国民众的支持。

我们可以借鉴韩国的成功经验,摆脱过去那种完全依赖政府层面交涉的单一模式,放下身段,从地方政府和民间草根入手,从基础工作做起,用五到十年的时间,以符合美国政治游戏规则的方式,通过美国的地方政府和民间团体向联邦政府施加影响,让那些反华的人也挑不出刺来,最终在美国形成一种对我有利的政治舆论局面,为我们最终解决中日关系问题铺平道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