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西门庆占有女人四阶段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西门庆占有女人四阶段

拟列入《商江赞美〈金瓶梅〉》写作目录 (尚未出版,待充实修改)

提要:一夫多妻是一种一个男人同时有多于一位妻子的婚姻习俗。始于母权制后期,为父权制婚姻形式的特点,是生产资料私有制的产物。一夫多妻最初择妻范围多限于姊妹,进入阶级社会后,性质改变了,择妻范围也扩大了。目前,合法的一夫多妻婚姻多存在于伊斯兰教国家当中,中国于1930年正式规定了一夫一妻制。

关键词: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西门庆占有女人;四阶段;

历史进入父系氏族社会以后,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男性开始拥有更多的财产并成为政治上的领导者,他们希望占有更多的妻子以生育更多的子女来扩大自己的势力,妻妾的多少日渐成为权力和地位的象征。随着一夫多妻制的出现,女性被视为男性占有者的一种财产。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西门庆占有女人四阶段。(事实上,在性关系中,异性是互相占有)

一、西门庆占有女人贪得无厌

西门庆娶妻纳妾以外,还偷情、包二奶,嫖娼,占有欲很强,到了贪得无厌的程度。

《金瓶梅》第六十九回《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丽春院惊走王三官》:这文嫂方说道:“县门前西门大老爹,如今见在提刑院做掌刑千户,家中放官吏债,开四五处铺面:缎子铺、生药铺、绸绢铺、绒线铺,外边江湖又走标船,扬州兴贩盐引,东平府上纳香蜡,伙计主管约有数十。东京蔡太师是他干爷,朱太尉是他卫主,翟管家是他亲家,巡抚巡按都与他相交,知府知县是不消说。家中田连阡陌,米烂成仓,身边除了大娘子──乃是清河左卫吴千户之女,填房与他为继室──只成房头、穿袍儿的,也有五六个。以下歌儿舞女,得宠侍妾,不下数十。端的朝朝寒食,夜夜元宵。”

《金瓶梅》第三十七回《冯妈妈说嫁韩爱姐 西门庆包占王六儿》:(西门庆)见左右无人,悄俏在婆子耳边如此这般:“你闲了到他那里,取巧儿和他说,就说我上覆他,闲中我要到他那里坐半日,看他肯也不肯。我明日还来讨回话。”那婆子掩口冷冷笑道:“你老人家坐家的女儿偷皮匠──逢着的就上。…

《金瓶梅》第六十一回《西门庆乘醉烧阴户 李瓶儿带病宴重阳》:西门庆脱了衣裳,坐在床沿上,妇人(潘金莲)说道:“你腊鸭子煮到锅里──身子儿烂了,嘴头儿还硬。若是信着你意儿,把天下老婆都耍遍了罢。贼没羞的货,一个大眼里火行货子!你早是个汉子,若是个老婆,就养遍街,日遍巷。”几句说的西门庆睁睁的,只是笑。

《金瓶梅》第六十七回《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次日,潘金莲就打听得知,走到后边对月娘说:“大姐姐,你不说他几句!贼没廉耻货,昨日悄悄钻到那边房里,与老婆歇了一夜。饿眼见瓜皮,甚么行货子,好的歹的揽搭下。…

《金瓶梅》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西门庆便叫道:“章四淫妇儿,你是谁的老婆?”妇人(奶子如意儿)道:“我是爹的老婆。”西门庆教与他:“你说是熊旺的老婆,今日属了我的亲达达了。”那妇人回应道:“淫妇原是熊旺的老婆,今日属了我的亲达达了。”

二、西门庆占有女人自顾不暇

西门庆的性能力很强,但是,占有异性过多,“六房都串到”,难免力不从心。

《金瓶梅》第十二回《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星魇胜求财》:话说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约半月不曾来家。吴月娘使小厮拿马接了数次,李家把西门庆衣帽都藏过,不放他起身。丢的家中这些妇人都闲静了。单表金莲归到房中,捱一刻似三秋,盼一时如半夏。知道西门庆不来家,把两个丫头打发睡了,推往花园中游玩,将琴童叫进房与他酒吃。把小厮灌醉了,掩上房门,褪衣解带,两个就干做一处。

《金瓶梅》第二十回《傻帮闲趋奉闹华筵 痴子弟争锋毁花院》:月娘道:…“他背地对人骂我不贤良的淫妇,我怎的不贤良?如今耸七八个在屋里,才知道我不贤良!今日也推在院里歇,明日也推在院里歇,谁想他只当把个人儿歇了家里来,端的好在院里歇!似俺每这等依老实,苦口良言,着他理你理儿!你不理我,我想求你?一日不少我三顿饭,我只当没汉子,守寡在这里。随我去,你每不要管他。”几句话说的玉楼众人讪讪的。

《金瓶梅》第二十五回《吴月娘春昼秋千 来旺儿醉中谤仙》:正是:雪隐鹭莺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以此都知雪娥与来旺儿有尾首。

《金瓶梅》第二十五回《吴月娘春昼秋千 来旺儿醉中谤仙》:(潘)金莲道:“左右的皮靴儿没番正,你要奴才老婆,奴才暗地里偷你的小娘子,彼此换着做!贼小妇奴才,千也嘴头子嚼说人,万也嚼说,今日打了嘴,也不说的!”

《金瓶梅》第二十五回《吴月娘春昼秋千 来旺儿醉中谤仙》:西门庆至晚来家,只见金莲在房中云鬟不整,睡?香腮,哭的眼坏坏的。问其所以,遂把来旺儿醉酒发言,要杀主之事诉说一遍:“见有来兴儿亲自听见,思想起来,你背地图他老婆,他便背地要你家小娘子。你的皮靴儿没番正。那厮杀你便该当,与我何干?连我一例也要杀!趁早不为之计,夜头早晚,人无后眼,只怕暗遭他毒手。”

《金瓶梅》第八十回《潘金莲售色赴东床 李娇儿盗财归丽院》:吴二舅又和李娇儿旧有首尾,谁敢道个不字。

三、西门庆占有女人乐极生悲

西门庆性欲过度,自知入不敷出,但是仍然执迷不悟,一意孤行。

《金瓶梅》第四十九回《请巡按屈体求荣 遇胡僧现身施药》:西门庆道:“你既是施药济人,我问你求些滋补的药儿,你有也没有?”胡僧道:“我有,我有。”又道:“我如今请你到家,你去不去?”胡僧道:“我去,我去。”西门庆叫左右拿过酒桌去,因问他求房术的药儿。…西门庆听了,要问他求方儿,说道:“请医须请良,传药须传方。吾师不传于我方儿,倘或我久后用没了,那里寻师父去?随师父要多少东西,我与师父。”临出门又吩咐:“不可多用,戒之!戒之!”

《金瓶梅》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西门庆因害腿疼,猛然想起任医官与他延寿丹,用人乳吃。于是来到李瓶儿房中,叫迎春拿菜儿,筛酒来吃。迎春打发了,就走过隔壁,和春梅下棋去了。要茶要水,自有如意儿打发。…西门庆情浓乐极,精邈如泉涌。正是:不知已透春消息,但觉形骸骨节熔。

《金瓶梅》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看官听说,明月不常圆,彩云容易散,乐极悲生,否极泰来,自然之理。西门庆但知争名夺利,纵意奢淫,殊不知天道恶盈,鬼录来追,死限临头。

《金瓶梅》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 吴月娘失偶生儿》:看官听说,一己精神有限,天下色欲无穷。又曰“嗜欲深者生机浅”,西门庆只知贪淫乐色,更不知油枯灯灭,髓竭人亡。正是起头所说:“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过了两日,月娘痴心,只指望西门庆还好,谁知天数造定,三十三岁而去。到于正月二十一日,五更时分,相火烧身,变出风来,声若牛吼一般,喘息了半夜。挨到巳牌时分,呜呼哀哉,断气身亡。正是: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旦无常万事休。

四、西门庆占有女人七零八落

西门庆生前抢男霸女,西门庆死后,他的妻妾各奔前程。情妇离心离德。曾经包养的妓女另攀高枝。

《金瓶梅》第八十回《潘金莲售色赴东床 李娇儿盗财归丽院》:原来出殡之时,李桂卿同桂姐在山头,悄悄对李娇儿如此这般:“妈说,你摸量你手中没甚细软东西,不消只顾在他家了。你又没儿女,守甚么?教你一场嚷乱,登开了罢。昨日应二哥来说,如今大街坊张二官府,要破五百两金银,娶你做二房娘子,当家理纪。你那里便图出身,你在这里守到老死,也不怎么。你我院中人家,弃旧迎新为本,趋火附势为强,不可错过了时光。”…原来张二官小西门庆一岁,属兔的,三十二岁了。李娇儿三十四岁,虔婆瞒了六岁,只说二十八岁,教伯爵瞒着。使了三百两银子,娶到家中,做了二房娘子。

《金瓶梅》第八十回《潘金莲售色赴东床 李娇儿盗财归丽院》:原来陈敬济自从西门庆死后,无一日不和潘金莲两个嘲戏,或在灵前溜眼,帐子后调笑。于是赶人散一乱,众堂客都往后边去了,小厮每都收家活,这金莲赶眼错,捏了敬济一把,说道:“我儿,你娘今日成就了你罢。趁大姐在后边,咱就往你屋里去罢。”…

《金瓶梅》第九十回《来旺偷拐孙雪娥 雪娥受辱守备府》:(孙)雪娥递与他一包金银首饰,几两碎银子,两件段子衣服,分付:“明日晚夕你再来,我还有些细软与你。你外边寻下安身去处。往后这家中过不出好来,不如和你悄悄出去,外边寻下房儿,成其夫妇。你又会银行手艺,愁过不得日子?”

《金瓶梅》第九十四回《大酒楼刘二撒泼 洒家店雪娥为娼》:自此以后,张胜但来河下,就在洒家店与雪娥相会。往后走来走去,每月与潘五几两银子,就包住了他,不许接人。那刘二自恁要图他姐夫欢喜,连房钱也不问他要了。各窠窝刮刷将来,替张胜出包钱,包定雪娥柴米。

《金瓶梅》第九十一回《孟玉楼爱嫁李衙内 李衙内怒打玉簪儿》:满街上人看见说:“此是西门大官人第三娘子,嫁了知县相公儿子衙内,今日吉日良时娶过门。”也有说好的,也有说歹的。说好者,当初西门大官人怎的为人做人,今日死了,止是他大娘子守寡正大,有儿子,房中搅不过这许多人来,都交各人前进,甚有张主。有那说歹的,街谈巷议,指戳说道:“西门庆家小老婆,如今也嫁人了。当初这厮在日,专一违天害理,贪财好色,奸骗人家妻女。今日死了,老婆带的东西,嫁人的嫁人,拐带的拐带,养汉的养汉,做贼的做贼,都野鸡毛儿零撏了。常言三十年远报,而今眼下就报了。”旁人纷纷议论不题。

《金瓶梅》第八十一回《韩道国拐财远遁 汤来保欺主背恩》:一席话,说得韩道国不言语了。老婆道:“自古有天理到没饭吃哩。他占用着老娘,使他这几两银子,不差甚么。”一席话,说得韩道国不言语了。

《金瓶梅》第八十回《潘金莲售色赴东床 李娇儿盗财归丽院》:祝实念、孙寡嘴依旧领着王三官儿,还来李家行走,与桂姐打热,不在话下。

《金瓶梅》第九十五回《玳安儿窃玉成婚 吴典恩负心被辱》:那来兴儿自从他媳妇惠秀死了,一向没有妻室。奶子如意儿,要便引着孝哥儿在他屋里顽耍,吃东西。来兴儿又打酒和奶子吃,两个嘲勾来去,就刮剌上了,非止一日。但来前边,归入后边就脸红。月娘察知其事,骂了一顿。家丑不可外扬,与了他一套衣裳,四根簪子,拣了个好日子,就与来兴儿完房,做了媳妇了。

如果不是为了带着孩子继承家业财产,吴月娘也许早就远走高飞了。

读完以上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西门庆占有女人四阶段,读者或许能理解作者写性的良苦用心。曲终人散,人去楼空。“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又诗曰: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这一首诗,是昔年大唐国时,一个修真炼性的英雄,入圣超凡的豪杰,到后来位居紫府,名列仙班,率领上八洞群仙,救拔四部洲沉苦一位仙长,姓吕名岩,道号纯阳子祖师所作。

《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罗袜一弯,金莲三寸,是砌坟时破土的锹锄;枕上绸缪,被中恩爱,是五殿下油锅中生活。

《金瓶梅》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 吴月娘失偶生儿》:正是起头所说: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写得够恐怖的。简直是望而生畏,心有余悸。但是,古往今来,英雄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有一首歌《女人是老虎》(作词:石顺义 作曲:张千一):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待:“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走过了一村又一寨,小和尚暗思揣:“为什么老虎不吃人,模样还挺可爱?”老和尚悄悄告徒弟:“这样的老虎最呀最厉害!”小和尚吓得赶紧跑,“师傅呀呀呀呀呀,坏坏坏,老虎已闯进我的心里来心里来!

2013年11月21日《纽约时报》(翻译:许欣、陈柳)[足本《金瓶梅》英译问世,详尽呈现明代世情]:“你现在很容易就能找到西门庆这样的人,”匹兹堡大学的张义宏说。“不仅是在中国,世界各地都有。”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西祠胡同显示:5005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